_1150281  

 

溽夏午後,山區常會下起大雷雨,午後一過,灸熱的天候隨即翻臉,山區又常位居雷雨孢下,突如其來的一陣狂風驟雨,雨水如瀑般傾瀉狂落,閃電繞著房屋四周直霹,轟天的巨響連門窗都吱吱顫抖。

 

_1140359  

 

某日午後,雷雨又現身,一人獨坐於屋頂閣樓中,拉開落地門簾出神盯著天空,目睹了天地間的驚厄奏鳴,閃電清晰的從天曲折滑下,雷聲讓每寸肌膚都感受它的嘶吼,剎那間心莫名顫動,就像發現一個秘密般,在看得見卻碰不到的天地虛空,萬象因種種機緣下的觸發,綻放出令人驚心動魄的景象,心中很清楚,這場即興演奏很短暫,如同生命裡曾經的驚駭。

 

_1150915  

 

靜默觀天那刻,浮現了一個詭異的想法,在大雷雨發生這當下,他們」都正在做些什麼事?像我一樣欣賞著大地風雲嗎?還是如同大多數人一般驚恐嫌惡,抑或正忙得不可開交,對外面世界正發生的事無知無覺?

 

 _1150356    

 

他們」指的不是認識的親友,亦非過往戀人,而是在不同年紀中,心中最想成為的「那個人」,像是學生時幻想的搖滾歌手、剛出社會後一心想成為的攝影大師、在迷惘中迫切想當的智者、在最拮据時假想出來的富豪、還有寂寞時神遊的旅者…….這個疑惑成了一個漩渦,把思緒捲進一串壓縮的時空,時間軸大亂的前後交錯,重逢了許多不同時期的自己,也看見那些早已模糊的投射人物,一陣劇烈搖晃之後開始慢慢沈澱,彷彿看清了一個真相。當下置身於此的我,從來就沒成為幻想中的任一人,像是一個殘酷又真實的映射,原來我早已被那些幻想中的角色,絕情而粗暴的狠狠拋棄。現在的我,是全部失落的總和。

 

回想起從小到大的這一連串過程,這些角色或許身份不同,但似乎從來沒離開過我的身體。

 

_6241944    

 

國小時期的我,被選入田徑隊,常代表學校四處征戰,雖然總有拿回名次,但都是不受矚目的三、四名,那時真心渴望能跑第一,好在朝會上接受全體師生的喝采。十八歲時個性木訥呆板,完全不受異性的青睞,對那些玩世不恭異性緣極佳的同學羨慕不已,他們身旁總不缺女孩相伴,因此開始幻起自己是個巨星,在數萬人的演唱會上讓人癡迷。

 

_7212672    

 

出了社會成了一個平庸的攝影記者,卻一心想當一個大攝影家,希望在國際舞台綻放光芒。三十多歲遭逢巨變孑然一身,嫉妒起那些事業起飛、開名車住華廈的朋友,希望自己能成大企業家,有揮灑不盡的金權與權力。這些夢從年少就開始做,到中年似乎都還沒醒來。

 

四十歲以前的我,過著瓢竊別人光彩的日子,就如同電腦的剪下、貼上一般,把別人身上最最亮麗、最奢華、最驕傲的片段,像小偷一樣複製起來,然後再裝進自己的腦海中,拼貼出一個幾乎無所不能的我,在意識中接受著萬人擁戴,還因此曾感到小小雀躍,深深相信因為仍有渴望,才能讓自己的生命變得不凡。

 

 _1150557  

 

殊不知時間總在毫不起眼的角落擺上鏡子,讓我們無法閃躲看清自己的面目。

 

搬到山上一晃就是十六年,目睹了院旁的小樹苗,從剛冒出土地的弱不禁風,漸漸長成一株十幾公尺的大樹。這段時間見它飽受風霜,夏天強颱肆虐過後,它身軀斷肢盡顯狼狽;秋天裡的暖陽下,它反而看起來更粗壯了;冬日寒流來襲,它幾乎掉光所有樹葉,只剩那枯索寂寥的身影;幾個月後的春天,似乎又變得更加盎然高聳,無論日月星塵如何運轉,它始終無怨的接納包容一切,並從困境中學習強韌。

 

_5131243            

            

它不被四周意境影響的灑脫,彷彿在用另一種方式告訴我,生命雖偶有艱辛殘酷,卻仍是平實美好,人們急欲逃避的逆境,卻反而是它茁壯的機緣,也讓我從那些羨慕的角色上,發現不曾想過的另一面。美麗的人懼怕衰老,光彩的人擔心被遺忘,權貴之人止不住憂碌,才氣的人害怕枯竭,喧囂的人逃避孤單,幸福之人懸念著無常……

 

_1160007  

 

有一段時間,我觀察著樹的潛心,才發現以前複製的都是心之所欲,只在意別人有而自己無的部分,心中並非那麼渴望那些榮耀,貪求的只是別人看己的眼光,腦中的拼貼像本慾望的札記,只擷取讓人崇敬的片段,卻淹沒了自己最獨特之處。在那些從沒開始也不曾結束的角色上,根本就不存在過生命,貪戀起豔陽下的風和日麗,卻從不知那是來自黑夜的轉變,萬物中陰陽的共生,如同喜樂與哀愁間的纏綿,是無法割捨與緊抱不放。

 

 _1140440  

 

活在地球兩極的人,當一人正受陽光照耀,另一人也就生活在黑暗當中,在那些傳頌的成功故事裡,身後卻是默默數以萬計失敗的人,而那些成敗之間的定義,總是由金權與物質來論斷。芸芸眾生與己無關的評量,只為了滿足普世的觀感,必須窮極一生努力不懈,讓自己成為周遭眼光中有價之人,一旦失去了親友的期待,生命似乎就變得暗淡而無奈。在切割截取那些美麗幻象,也生產了另一面的悲苦,在永遠無法觸及的失落下,那些以為的暗黑世界,正是自己所建構的囚牢。

 

 P7142142  

 

以前總認為人生就是一連串的選擇題,當下是經歷無數抉擇後的答案,這個觀念也讓我常活在懊悔中,以為如果選了另一個答案,就會擁有一段全然不同的光彩人生。過去的我深深如此以為,經常活在沮喪中,如今才真切感受,人生根本就不是個選擇題,因為從來就沒有是非答案,至死都不會知道另一選項的結果,那些以為的答案都只是心中幻象,並頑固的干擾著現在與未來,而最令人悲哀莫過於,深信自己的選擇是錯的,而一輩子活在懊悔中。

 

   _1150523  

 

永恆」是個美麗的名詞,綑綁我好長一段時間,曾經以為一切偉大皆來自於此,如同生命中的愛情、友情、親情、熱情,願意為此鞠躬盡瘁,只因它給人一種天荒地老的意象。然而,人生最詭異之處就在於,終會有那麼一天,發現到這是一場騙局,無論自己再如何努力,甚至窮盡一生去緊握,最後終將放下一切所有愛恨情仇,沒有人可以例外。

 

     _5050961  

 

這個美麗的永恆,也就成了心底痛苦的種子,喜悅都是暫時的,也不明白到底什麼是知足,慾望會媚誘人心去抓取所欲,嫌惡與恐懼會讓人逃避,最後躲進一個越來越小的心囚,以為苦尋到的一點幸福,卻不知它本身就是個變數,隨著時間剎那變異,美好只是片刻的覺受,永遠都不存在永恆。

 

_1130293      

 

午後的一場大雷雨,帶來嚴肅的深沈,想像起昔日極欲成為的那些人,會是如何感受這場雷雨,如同一個無解的謎,頓時成了一個毫不重要的事,但我卻深刻感受,當下這個以為失敗總和的我,正感受此刻間天地玄妙,以為的失敗卻意外成就啟發,感念起天地悠悠的過往因緣,平凡如往昔的我,一心只想要成為不凡,但一棵樹的強韌,卻讓我從不凡中看到平凡。

 

午後天光交響曲中,讓人更清楚不過,在最簡單的事物中,才藏著最艱澀的道理。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