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耶誕節似乎特別冷清,幾乎感受不到與平日的差異,一時有感而發想來聊聊心情……

瀏覽這兩天留言時,看見一些朋友的祝賀,才感受到耶誕的到來。這節日對求學時期的我,是一個天大地大的節日,相信有很多五年級生都有和我一樣的感觸;當年在過節前一兩個月,大家就會開始規畫聖誕夜的活動,聚餐、舞會、夜遊,或是和情人到郊外出遊,沒有人對這天是不期待的。對當時沒有女友的我來說,卻是一個既尷尬也興奮的日子,尷尬的是,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興奮的卻是這是一個大好機會可以和自己心儀的女生有些互動的機會。





因此,年輕時,我會在過節前一個星期,到書店去仔細地挑選卡片,卡片在書店中堆的像山一樣高,幾乎所有商場都播放著耶誕音樂,到處都瀰漫著濃郁的耶誕氣氛。選好卡片後,我會花好幾個晚上來斟酌短短幾行的祝語,並附上一張自己拍的精選黑白照片,希望把自己說不出口的話,讓圖片來替我說。最後還得計算對方收到卡片的時間,通常我會等到聖誕夜前三天再寄出。至今還記得將卡片丟下郵筒前的驚恐,但心驚中卻帶著一抹幸福。





而24日聖誕夜當天,連續好幾年我都會到宜蘭深山的四季部落,聽孩子們挨家挨戶報佳音,那童稚的歌聲隨著空氣冉冉上升,迴盪在黑暗的幽谷中,瀰漫了滿天的星空,像是山間繞樑的聖樂,時常讓我感動的熱淚盈眶,不知不覺就隨著那音符,在心底喃喃地唱起來……

記得每到聖誕夜的夜半時分,山上氣溫會降的很低,在攝氏幾度的寒風中,伴著全身的冷顫和口中的氤氳,總會在午夜來臨前,對著黑壓壓的群山高舉啤酒,對著自己思念的方向,獻上滿滿的祝福一飲而盡。風會把我寄語的話,在她展信的那刻,帶到她身旁……





年少或許太天真,但年長時卻又太寫實。曾幾何時,耶誕節那種讓人期待、等待、渴望、想像、思念的魔力,都在年復一年覆蓋的嚴冬中,完全殆盡。

今天早上,一連回覆了三個年輕媽媽,她們都是和我出生同時代的人,呼吸相同年輕的氣息,她們也都有著姣好的面容,可想而知她們年輕時的聖誕,會是有收不完的愛慕卡片,享受滿滿青春的燦爛。





然而二十年過去了,兩個媽媽已經離婚,目前獨自辛苦卻踏實的過生活,生命中有很多不可抹滅的傷,在這佳節中特別的孤寂。而另一個仍在婚姻中的媽媽,卻在努力尋找失落很久的自我與快樂,同樣的節日,卻在歲月的磨練中,消蝕了美麗的歡顏。

好久沒有認真的感受耶誕節了,或許年輕的朋友不知我感嘆為何,但和我同時代的人一定明白,真正讓人懷念的,是那一層又一層人情的溫暖。





這個節日已被我遺忘好久,突然想聽聽年輕時愛的聖樂,感受那個仍仰望夢想的年代。




Ps.此文純屬內心感嘆,歡迎自由留言,但就不一一回覆,新文近兩日會刊登。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