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一個星期左右,深夜或清晨時總會聽見狗的嗚咽聲,那叫聲時遠時近。原本以為是鄰居家中被主人關起來的狗,直到幾天前的早上終於真相大白……


●●●●●●●●●●●●●●●●●●●●●●●●●●●●●●●●●●●●●●●●●●●●●●●●

【3月10日】




早上正準備要出門上班時,用遙控器打開車庫門的當下,卻突然聽見幾聲狗的哀鳴,那聲音讓我全身起了冷顫,聲音是從地面水溝蓋裡傳出來的。

趴在地上,朝水溝蓋內看了又看,裡面是一片漆黑,又深又暗,有一股陰冷氣流從孔縫中冒出,還夾著嘩嘩的流水聲,剎那間又彷彿聽見狗叫聲,心中篤定了,下面有一條狗。

躊躇了一下該如何才好時,還是決定先打119請消防隊來幫忙,另一方面也拿出相機,想將過程完整紀錄下來,實在無法理解狗狗是如何出現在地底。





約莫十分鐘後,一台大型的消防車出現在巷子頭,下來了一男一女的消防隊員,在和他們描述狀況後,他們先搬出了長梯下去一探究竟。





待撬開地面溝蓋後,才驚覺下面別有洞天,是一個深約三公尺左右的深井,濕冷空氣和著水聲,地底都是小碎石,左右兩邊似乎有通道。





消防員順著長梯爬下孔中,窄小的寬度只容一個人的身體,像一個神祕的入口,通往一個人們所不知的世界,這讓我想起一部驚駭的電影「深入絕地」。





消防員到達底部後,弓起背鑽進入左邊的通道,沒再聽到狗叫聲,留在地面上的女隊員頻頻對我說:「沒聽見狗叫聲啊!也沒看到狗啊!」我內心焦急不已,期待狗能再次發出聲音,證明我真的沒騙人!

五分鐘後,男隊員爬出洞口,表示什麼都沒看到,兩人並繞到另一個約50公尺遠的孔蓋處去查看,我對著洞口說:「狗狗,你要人家救你,就要勇敢的發出聲音,害怕的躲在角落,是沒有機會的……」





消防隊員便再次爬入洞中,依然豪無所穫而無功而返。就在他們離去後,心情非常沮喪,我很確定牠就在地底的某處,唯一能做的只能祈禱牠從原路出去,當天我帶著憂心忡忡的心情上班去。

傍晚返家時,才剛進入社區就見到一台消防車開出去,心想會不會是狗狗獲救了!立即返家瞭解狀況,才知道原來下午狗狗哀聲大作,一會兒狂吠,一會兒又嗚咽不止,家人和鄰居實在不忍,又再度去電請消防員來幫忙處理。

誰知他們一來,狗又沉默不再出聲,依然毫無斬獲,早上已經來過一次的女隊員可能因為不耐,態度開始變得不友善,頻頻表示這種事不應是他們的工作,他們純粹是義務為民而已,而我們一再的呼叫,實在浪費他們的資源,在幾番不愉快的言語互動後,他們便悻悻然的離去。

我因不在現場,無法得知當下再度進入下水道的情況,只能從孔縫中灑下一些狗食,希望能幫助牠生存下去。



●●●●●●●●●●●●●●●●●●●●●●●●●●●●●●●●●●●●●●●●●●●●●●●●

【3月13日】



經過好幾天了,偶爾還是可以聽到狗狗發出悲鳴聲,只是次數越來越少,甚至有時一整個下午都不再聽見,一度懷疑牠可能已經脫困,當然也有可能已經死在裡面。

下午有個重要的會要去簡報,是同事們共同辛苦一個多月的案子,花了很多心思在準備,結果卻被一間不曾著力於此案的公司攔截。一同參與此案的同事們都覺得難過與無力,雖然失落在所難免,但我對生命的風雨早已習慣,人生其實並沒有意外,該擁有的一定會獲得,但不該有的也勉強不來。

自從數天前聽見狗的哭泣後,開始覺得一切都不太順遂,晚上也都忐忑難眠,心理壓力劇增,於是google了關於「地下道」、「受困」、「狗」等關鍵字,才發現有許多類似的案例。多半的狗很難自行脫困,因為下水道全黑又錯綜複雜,走失了方向很難再返頭;再者,狹小的管道也沒有迴轉空間,狗狗在裡面只能不斷往前行,努力尋找光源或流水的方向。

對於那受困的狗,我只聞其聲卻從未見其影,曾懷疑牠根本不在這裡,傳出的只是下水道的回聲而已。



●●●●●●●●●●●●●●●●●●●●●●●●●●●●●●●●●●●●●●●●●●●●●●●●

【3月15日】




星期天的清晨總令人特別慵懶,八點多了還在夢中,突然間,熟悉的嗚咽聲又出現了,不同的是這次特別的清晰,我趕忙爬出被窩,梳洗後立即衝向水溝蓋旁,果然聽見一陣陣深沉的狗叫聲由孔中傳出。





趴在洞口張望,一片黑壓壓中似乎有一道白影晃過,心中驚呼總算看見牠了!連忙搬出專業的相機,將感度調高到1600,光圈轉到最大,並將鏡頭深入孔蓋中其中一個小方孔,連拍了幾張,拿起來檢視畫面,已可看見牠模糊的身影,就在我所在之處的正下方。





興奮之餘,忙將相機調成手動,努力用眼睛貼著觀景器對焦,清楚的看見一隻中型米黃色的狗,骨瘦如柴的軀體,正在猛吃灑在地底上的狗食。我一方面繼續丟狗食下去,引誘牠留在原地,另一方面則焦急的想辦法。

打了電話給管委會,尋求他們的協助,警衛趕來之後卻表示愛莫能助,因為沒有工具打開蓋子,也沒有長梯進入洞口,在一分一秒逼迫下,只能硬著頭皮三度打給消防隊,希望他們能再次協助,若真遭拒也無怨無悔了。沒想到他們再次一口允諾,等待期間,我守在洞口旁,不停的對牠呼喚,深怕牠會再次跑掉。

沒一會兒,我一抬頭卻看見有兩台機車向我騎了過來,原來是兩位熱心的住戶,從管委會那裡得知這訊息後,立即趕來一同加入救狗的行列。





這次消防隊開著小吉普來了,來了兩位年輕隊員,大家先齊心把水溝蓋給撬開來,大夥蹲在旁邊商討對策,我向洞中一望,心涼掉半截,那隻狗狗又不見了。





其中一位隊員先行進入探勘,當下心中默默禱告,拜託,一定要發現牠!





慶幸的是狗狗很乖的蹲在一角,讓隊員摸著牠的頭。





大家想了一會,討論如何將狗抓出來,有人提出用繩子來拉,因時間很短暫,不會造成窒息,於是我立刻從家中翻出一條狗鍊遞給隊員。





隊員小心的把繩子套在狗的頸部,為了等一下能迅速將牠拉起,隊員先爬出僅能容一人空間的洞口,好讓等一下狗狗能順利出來。





狗狗的未來全都繫在這條繩上,一旦失敗狗將重摔入地底,必定驚慌失措立刻逃竄,之後要再救牠起來恐怕就更加不易了。

此刻,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抓住繩子的一端,用力一拉,只見狗狗騰空而起,成功與失敗就全在這一瞬間。





狗狗彈出了孔洞,繩子緊緊勒著牠的脖子,在解脫的前夕,要能挨得住最大的束縛。





離地面只剩下最後的50公分,卻是牠重生的高度。





狗狗安然的落地,讓現場所有人都歡欣不已,牠也知道終於脫離那黑暗的下水道,感念的緊靠著拉牠離開的人。





重見天日的狗狗看著睽違已久的藍天,只有曾經失去過,才會知道它是何等可貴。





狗狗的瞳孔一白一黑,是一隻混到哈士奇的米克斯,立即被眼尖的住戶認出,是某家已失蹤三個星期的狗,隨即撥打電話通知主人。





這隻狗有個貴氣的名字,叫Coco,主人在遺失愛狗後遍尋不獲,萬萬沒想到會被困於下水道中,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牠盯著巷子轉角,似乎知道那是回家的方向。





主人的兒子騎著機車立即趕來,看著眼前這失散許久的家人。





小主人幫Coco綁上原來的鍊子,Coco依偎在小主人懷抱中,場面非常的溫馨感人。





Coco熟練的跳上小主人的機車,重回陽光的土地,牠也恢復了原本的自信,結束了十幾天的囚困。

這件事給了我一些感想。牠也曾經是別人家中的寶貝,但這段迷失的時間,很難想像是過著怎樣的日子,躲在黑暗無光的下水道,面對惡臭難耐的環境,還有飢寒交迫的寒流侵襲,但牠卻始終沒放棄希望,不停的用叫聲,發出求生的意志,撿拾地底潮濕丟棄的食物,來延續生命能量。最後順著光的方向前行,找到一個離地面最近的位置,等待著重生的機會。





對比起人類,卻有許多人一旦陷入生命的困境,或迷失在內心的黑暗角落中,就輕易的放棄妥協,用逃避與躲藏來自我欺騙,將找不到方向的自我,困在內心某個深處,不聽不想也不管。人沒有放棄自己的權利,因為還有家人殷切的牽掛。





Coco只是隻迷途的狗,在牠受困的當下,我卻從牠的眼神中,看見了對藍天的渴望。當牠選擇站在陽光底下,就已經離開了谷底。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