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040929  

睽違多年又再見到母親多年前留下的菩薩,卻又在剎那間失去了祂。在得與失的掙扎過程中,卻意外有了一種新的體悟。

 

 2013年中秋節後,突然接到阿嘉的電話,說我父親趴在桌上不動,要我趕快過去看看,原本以為父親又跟往常一樣,不忌口讓血醣飆升,誰知這次居然是中風,也讓潛藏許久問題,終於一次爆發了。

 

父親近年來和宋阿姨及阿嘉住在一起,阿嘉是宋阿姨跟前夫生的兒子,也有三十多歲了,三人於台北市租屋,同一屋簷下生活好幾年了,比起我來他們更像是一家人。記得幾年前,父親初次介紹宋阿姨時,還嚇了一跳,她只比我大 8歲,和我一些好哥們年紀相同,加上她又注重養生,看起來要比實際年紀更輕,私底下我和哥哥還曾在閒聊間談到,真不知該叫阿姨還是姊姊。

 

 _1090878      

 

父親的高調和宋阿姨一拍即合,兩人常一同回東勢老家,美其名是探訪弟妹,其實大家都知道是在炫耀,此舉也讓姑叔們不知所措,他們在傳統鄉間生活了一輩子,子女有些也和宋阿姨年紀相仿,但基於父親是兄長,能做的只有表面的笑往迎來。

 

阿姨的兒女婚宴時,無論如何叮嚀或暗示,父親還是要和宋阿姨連袂參加,當阿姨向親家介紹父親是早逝大姐的先生後,接著見到他身旁笑咪咪的宋阿姨時,就只好視而不見自動跳過,雖然如此,宴席間宋阿姨可閒不住,和同桌賓客攀談熱絡,比親家還要活躍。

 

 _MG_9267    

 

有一天,父親突然宣佈想要再婚,終於讓二叔叔忍不下去,開口對他說:「大哥,你最該擔心的是兒子還沒娶媳婦,而不是自己急著討新娘。」這些話讓好面子的父親,沒有再提起這件事了。

 

父親中風時,宋阿姨人在日本,她的前夫是日本人,自己也早入籍日本,很多朋友都在那兒,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去走走。她和父親同居四年,但近兩年父親常因血醣過高昏迷送醫,有一次她在醫院對我說,已無法再和這樣狀況不斷的老人繼續生活了,畢竟她還算年輕,也要為將來打算,因此要我跟哥哥趕快想辦法安置爸爸,看是要請一個看護,或是將他送到安養院。

 

她的一席話,道破了和父親的關係,父親這些年,太習慣用錢來綁住感情,錢是很狡猾的利誘,一旦出手了什麼都會改變,就像感情一貼上價格,也就成了道地的商品,沒了愛不愛的問題,只剩下值不值而已,十多年來父親和一些女人的分合,也都因他口袋深淺而起。

 

_1100405     

  

他病倒的這刻,正逢他最窮困潦倒時,又需要別人照顧,宋阿姨的顧慮,我心裡早有譜,也毫無責怪之意,父親的脾氣我太清楚,沒有子女能和他一起生活,哪怕只要半天定會發生爭執。面對宋阿姨的要求,私心也想了一個權宜之計,知道他們孤兒寡母在台北生活不易,於是找哥哥妹妹商量後,決定由我們兄妹三人來負擔他們租屋及生活開銷,請她繼續和父親再生活一段時間,最後,她接受了這個條件,但也附上但書,一旦父親無法自理生活,就要立即離去。

 

父親的這次狀況,心裡已明白,再怎樣也留不住宋阿姨了,該立即來解決父親的去處,雖然她人還在日本,但已著手和哥哥到父親的住處整理衣物,一進屋才發現父親房中髒亂不堪,所有的地板桌面都鋪滿厚厚的灰塵,衣服文件散落滿地,記憶中他是一個有潔癖的人,不知怎會落的如此狼狽。

 

 _8170367  

 

就在收拾好東西,臨走前,眼光瞄到客廳櫃上一尊坐姿的觀世音菩薩,祂由純銅打造高約三十公分,全身箔上閃閃的金身,頭手有一層粉白陶瓷披覆著,五官極為慈悲祥和,瞥見那個熟悉的面容,記憶一下子就被拉回從前。

 

那是媽媽生前最愛的菩薩。

 

 _1020779

 

二十多年前媽媽得知罹癌三期後,更虔誠的燒香禮佛,走訪北部許多名寺古刹,父親見她舟車勞頓,於是花了好幾萬元買下這尊菩薩給她,媽媽一見就非常喜愛,早晚之間都能看見她在菩薩前虔心合十的背影,口中念念有詞,有一次從她背後走過,仔細偷聽了一下,才發現她並不是祈求自己的康復,而是祈望哪天若不在人世時,能請菩薩能庇佑先生及孩子們。

 

母親往生後,菩薩就一直跟著父親,他先後搬了六次家,菩薩也跟著顛沛流離,父親女友陸續換了幾個,這些年間他也曾發達過,揮霍買入許多昂貴的古董、字畫、古玩,卻也因生意日趨黯淡,而紛紛賤賣求現,最後賣光了身旁所有值錢的東西,但無論如何,他始終留下這尊菩薩,或許祂已成母親的分身,成為心底深處中的想念。

 

 05農村景色    

 

如今,再度重逢菩薩,心中百感交集,喚醒了一些關於家的遙遠記憶。

 

哥哥見狀就說,要不要連菩薩也一起帶走吧。

 

我想了半响,覺得還是先不要帶走,畢竟菩薩是放在公共的客廳中,這房子目前還有人共住,等到宋阿姨回國再搬比較好,算是對他們的尊重,於是那天就只先搬爸爸房內的東西。

 

 _1090980      

 

三天後,在醫院見到宋阿姨,她前一夜才剛返台,我描述了父親的病況,也告知她公寓已無法再續租,光是醫藥費、看護費,及將來養護之家的費用,已讓我們子女負荷沉重,無能力再支付這筆房租了,但我們還會再付一個月房租,讓他們有時間找地方搬家,至於一些屋內的傢俱家電,雖然都是父親所買,只要她用得上全都可以搬走。

 

告別宋阿姨後,立即趕往父親的住處,要找一些他公司的文件,好告知父親的客戶關於父親的現況,就在打開大門的那刻,當場就傻住了,原本放菩薩的位置,已經空無一物,才想起剛剛忘記跟宋阿姨提這件事,又立即折返去找宋阿姨。

 

 _MG_3258  

 

當我向她詢問此事,只見她有些支支吾吾,接著才說:「阿姨跟你爸爸那麼久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什麼東西也沒得到,就也只拿了這個菩薩,何況祂又沒開光,就當件禮物送給阿姨好了。」

 

我立即反問:「現在這菩薩在哪裡呢?」

 

她說:「我哥哥在屏東潮州鄉有一間宮廟,他是裡面的廟公,自從見過這菩薩後就一直有感應,我就把菩薩寄去給他,他說會將菩薩放在宮廟,讓信眾來燒香供奉,有空你們也可去拜,這對你們和菩薩都比較好,也算是一件功德啊。」

 

我壓抑情緒說:「宋阿姨,心裡知道你這些年的辛苦,對妳是充滿感激,你要什麼東西都能給你,但唯獨就是這個菩薩不能,因為祂是媽媽的東西,祂對我們而言不是尊菩薩,而是媽媽的紀念品。」

 

宋阿姨聽了之後說:「這我知道啦,可是……怎麼這麼剛好,菩薩已經送宅配了,要不然……等我哥哥收到後,再叫他寄回來好了。」

 

 _1090335  

 

這事情真令人懊惱,趁父親清醒時向他提起這事,心想如果他曾答應過宋阿姨,那我也就不方便再多言,但父親一聽見菩薩的事,突然瞪大雙眼,立即追問:「幹嘛要問起這個,是不是已被宋阿姨的哥哥拿走了?」

 

為了怕刺激他,我佯稱還在,不要掛心,只是問問如果宋阿姨要能不能給?

 

父親用力扯著嗓子說:「她哥哥當廟公,看過菩薩後就一直來要,我都一口回絕那可是你媽媽的東西,千萬不能給,知道嗎?」

 

父親的話給我莫名壓力,接連幾天要到外地出差,為了怕夜長夢多,就把這事件告訴妹妹,交由她來繼續追蹤,妹妹聽聞後非常憤怒,她的個性很率直,遺傳到父親的剛烈,很怕她會引起意外的紛爭。果然不出所料,才正要工作就接到妹妹的來電,電話那頭她哭得很慘,說剛剛和宋阿姨大吵一架,宋阿姨說她態度惡劣,對她毫不尊重,也不顧念她和爸爸多年情分,還落話說,如果我們要把菩薩拿回去,就拿十萬塊出來贖回吧!

 

 WP_20141213_034  

 

回台北後,先放冷這件事,回父親家打包東西時,正好遇上阿嘉回來,和他聊起了這事件,他也覺得自己的媽媽和舅舅理虧,結果他還幫忙找出一張宅配菩薩的單據,直接交給我,一看日期就是宋阿姨回國當天,她連醫院都還沒去,就立即先把菩薩打包送交宅配,那一刻,有個感覺很強烈,這似乎是早就算計好的事情,突然懊悔不已,在還有能力拿走菩薩時,卻自己斷送那機會,擦身而過似乎已註定了和那尊菩薩的緣盡。

 

照著宅配單上的地址,寫了一封很誠懇的信給宋阿姨的哥哥,表明這尊菩薩是母親生前的最愛,如今成了她遺留下的物品,希望基於我們對母親的思念,懇求能將菩薩歸還給我們。沒幾天,宋先生就來電,說著濁重海口腔的台語,僅聽懂他一半的話,唯一清楚的,是他一再重複說著:「並不是我不還給你,而是我已感應到那菩薩了,必須要用擲筊來詢問祂的意願,如果是祂自己不走,那我就必須尊從菩薩的意願,就沒有辦法還給你們。」

 

 _1280864    

 

後來把這件事也告訴妹妹,她聽後怒不可抑,覺得實在太過離譜,立即打電話去給宋先生,他一接起電話知道是我妹妹,連忙就說:「之前已和你弟弟(我其實是哥哥,但宋先生顯然連我是哥哥還是弟弟都搞錯)溝通過,目前也已經擲筊問過菩薩了,祂決定要留在這裡,也已完成開光點睛並安好神位,不是我不還,是祂自己不願走!」

 

妹妹聽後大怒,不斷地大罵宋先生是小偷,非要報警來處理,絕不會就此罷休!兩人就在電話上互罵起來,接著宋先生就把電話給掛了,後來妹妹不甘心再打,剛開始先是沒人接,接著就完全關機再也撥不通。

 

 _MG_3539    

 

這事件對妹妹衝擊很大,她知道菩薩對媽媽的意義,不斷問我如今該怎麼辦,除了先安撫她之外,自己也是束手無策。幾天後,宋阿姨得知父親客戶要來醫院探視他,於是趕緊叫她的姪兒一同現身醫院,看能不能承接起父親生意,後來得知是個爛攤子後,一個星期左右就搬離那個家,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無論是在醫院,或是後來的護理之家,甚至父親最後的告別式上,她都不曾再出現。同樣令人難堪的是,每天被父親請喝咖啡,整天混在一起的朋友,也從此一併消失了。

 

之前,逢年過節我們子女會請父親吃飯,宋阿姨會找她的親戚子女來湊成一大桌,說這樣比較熱鬧,他們嘴巴都很甜,常逗得父親很開心,一高興起就拿紅包分送給他們,起碼都有幾千一萬的,而那些都是我們才剛剛給他的錢,但父親住院後,卻不曾見他們來探望過,想來還真感慨萬千,對他們也無所怨言,只是看見父親一生都用錢來攏絡人,最後卻留不住半點心,不勝唏噓。

 

 _1100181    

 

菩薩之事,內心充滿矛盾,雖說是媽媽的遺物,但祂不同於金飾、玉鐲、珠寶之類的物件,而是一尊象徵慈悲與智慧的菩薩,如果撕破臉不計代價來搶回,卻讓祂一身沾滿濁氣,吸附眾人的憤怒與怨恨,日後又該用怎樣心情來面對菩薩,更別說要禮佛聞修了,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於是開始對親友談起這事,希望借助大家的智慧,幫忙想出圓滿之道。

 

國外有錢的姨丈說:「錢能解決都是小事,這樣有紀念性的東西,十萬台幣並不多,一萬美金我也會付。」

 

企業界的朋友說:「這是你媽的東西,無論如何都要拿回來,但我不會花半毛去贖回,寧願砸錢去請黑白兩道來喬。」

 

當官的友人建議說:「那間宮廟絕對是違法的,要不要幫你找些違法的證據,你再拿這些資料來和他交換菩薩?」

 

念佛的親戚說:「請佛是要講因緣的,這樣強取豪奪是在結惡緣,或許菩薩之所以會在他們那裡,就是要渡化他們吧!」

 

修行的朋友說:「不要再掛心此事,都是自己的執著,繼續牽扯會進入他們的惡境,終將形成你們日後的糾結因果,就此放下祂吧。」

 

宗教學的教授友人說:「你有覺得最近不順心嗎?那是一定的,因為你連自己的菩薩都沒保護好,祂一定很氣你,又怎麼會庇佑你?要是我,拚了命也要拿回來。」

 

更多人的說法是:「這樣行為太沒道理,明明是別人的東西還要擲筊幹嘛,要不你跟他說做人要公平,叫他也搬一尊佛出來,然後換你來擲筊,看祂要不要跟你走?」

  

_1110305   

 

親友們的回答全是好意,點滴都感念於心,但我始終認為這事件有另一層意涵,並非純如表象如此,菩薩曾一度近在咫尺,如今卻已遠在天邊,祂似乎要藉著自己的存在與消失,來告訴我一些道理,似乎也包括聽聞這事件的所有人,每人所謂是非曲直,都自認為是一個道理,卻又只像是個念頭,每個人反映出來的答案,也都是以己心為軸,所畫出對應的覺知。

 

 _1120861          

 

父親過世之後,一天午後,看著清朗的天空,想著如煙往事,當想起這菩薩時,突然間豁然開朗,原來失去的菩薩,其實始終都如明鏡,如實映射出每個人心底的扭曲。宋阿姨因私心而貪欲,讓心去抓取想要的事物;妹妹在遭逢逆境時,用情緒與嗔心去看待對立之人;而宋先生以信仰為名,卻執著表象的形式,形塑出思想的無明。

 

佛法所說的貪、嗔、癡,盡顯於這菩薩身後的人心。當然還包括我,一直都被這「我」的意念所困,一心認為這是媽媽的菩薩,如今當她不在時,理所當然就應是我們的,受制於實體與形象的佔有,而忽略「我」之外的無限,或許是太自以為是,以我為中心來看待事物,殊不知那個以為的「我」,也滋生出貪欲、愛恨、無知、自大、偏執,與傲慢,遮蔽了對萬物的謙卑與感念。

 

 _1060005  

 

如今,此事已相隔兩年,迷霧也已逐漸明朗,媽媽藉對菩薩的虔心,引發出心中的無憾,如今媽媽往生多年,曾經一切皆已成空,早也放下人間一切眷戀,沒有帶走任何東西,留下的也不是一尊菩薩,而是放在孩子心中那份溫情與慈愛。

 

_1090561      

 

重逢二十多年前的菩薩,並隨著祂的離去,看見祂所留下的法義,緣分的起滅中,難捨的雖是得,珍貴的卻在失。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