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總統大選已經結束,就像船過水無痕,社會又恢復和諧平靜,家家戶戶都準備要來過新年,上星期開票過後這幾天來,像被人敲了悶棍心中有苦難言,對於選舉的結果我是絕對尊重,民主的精髓就是服從多數人的決議,但這競選過程卻讓我覺得不堪。

在我寫完<未來的未來>一文後,表達出我對台灣未來的堪慮,官場中已無技術官僚,缺乏高瞻遠矚的政治家,充斥的都是政治官僚,權力和位階是他們所最重視的事情,一切的行為都是為政治角力,台灣的前途仍太滄茫,人民的痛苦只有在選舉時,才能成為攻防下的議題。







選前,我接到一些台商朋友來電,他們都賭上自己身家,請我務必支持馬吳,其中有位朋友還在幾個月前,對我很仔細分析三組候選人的政見,他覺得在教育政策上宋楚瑜才是治本,其他兩位都太空泛,他下定決心要把票投給他,如今卻反過來支持他當時怒斥的人,我問他改變的原因,他說:因為投給宋只會成為一張廢票,與其如此只能含淚投給另一組人。

什麼時後選票也充滿功利和算計,人們不再把票投給自己最欣賞的人,而是當成否定最討厭人的籌碼,這樣所展現的民意真是眾望所歸,還是堆積更多人心中的怨,投下的只是一種妥協,誠心建議中選會以後在後候選人中,多一組以上皆非的選項,若此項得票數最多,就請政黨重新提新後選人,人民不是政黨的棋子,丟什麼東西選民都非得嚥下。







這次選舉很奇特,企業家群起表態支持某組候選人,這是讓我覺得最難堪的一幕,俗語說商人無祖國,卻沒想到卻能如此的明目張膽,這些大企業家或許只佔台灣1%的人口,卻擁有超過台灣90%以上的財富,享盡最多的資源和特權,不知體恤急劇擴張窘迫的人們,三緘其口尊重人心的自由意識,還為己之私還如此集結捍衛自我利益,用利誘威逼的方式製造恐慌,多數潦倒的人已經不起再失去什麼,而他們因此獲利積累的財富,有更公平的紓解貧富間的不公義嗎?

其中以某首富最令人不齒,照理說權力越大影像力越大,更要謹言慎行,但他除了有錢,賺錢,花錢,和偶爾捐錢外,在他平日應對的言行中,是我罕見最沒智慧的人,將員工喻為動物,用血汗勞動力打造自己帝國,卻無法抑制員工不斷的自殺,言談間充滿個人的蠻橫和偏見,坐擁千億資產,卻從沒留下外任何讓人省思的價值,相對之下張忠謀就讓人欽佩許多,他從沒表示票投誰,只說會全力支持人民所選出來的人。







這次選舉讓我覺得無力,不是自己投的票變成了廢票,而是過程充滿威嚇,算計,抹黑,口水,賄選,操弄…………..當人自己不再尊重自己的意志,這份得來不易的民主價值,人民永遠只會是政黨的禁臠,成為他們政爭的槍桿。

歲末年初之際,重刊一篇我在兩年前除夕寫下的舊文,內文是一字未改,也來檢視看看兩年間社會改變了什麼?


2010年2月13日第一次刊登




每年到這個時刻,都像一個結算的時刻,要盤點這一年來的得失。年紀愈長,我卻愈逃避這麼做,因為獲得的遠遠落後失去的……

最近電視忙著報導許多大企業的尾牙,大家火拚明星卡司,豪氣誇耀鉅額的獎金,老闆犧牲扮相,裝扮成逗趣角色,來贏得親和的形象,在這些大型的嘉年華中,億元像是最基礎的獎金單位,一場熱鬧過後,瞬間誕生許多千萬富翁,在低迷已久的氛圍中,一幕幕的欣欣向榮傲人展示。

然而,真實社會是否也是如此?我只知道,我周圍的朋友,日子卻過得比去年更拮据了。





我受夠媒體的功利,新聞往往追著富人跑,竭盡所能報導豪門婚宴,其中的企業聯姻,女星與小開、老闆與少妻。世紀婚禮這名詞讓人望而生厭,兩千年來不過也才21世紀,這種所謂王子與公主的神話,除了充斥金錢的堆砌外,感情的真諦又在何處?反倒更像一個物資的交易,家族利益的互惠,用青春來贏得財富,用美貌來換得金權。這樣的婚姻標竿,似乎金錢等同愛的質量,或許其中真有情愛,但也與大部分的人無關,張揚舞爪的結果是,媒體還要再為小開偷上賓館、夜店偷攬辣妹、家暴離婚的風波,再一次的玷污大眾的視聽。

資本化的社會中,不斷飆高的豪宅,上億秒殺的超級跑車,破千萬的年終,這些資訊就像細菌般充斥空氣中。然而,除了錢和權外,我們還有看到更振奮人心的事嗎?





光鮮新聞的另一個反面是,今年流落街頭的遊民創下了歷年最高紀錄,有人為了溫飽甘犯法入獄,不斷爆增的隨機搶案;更有人不想再為生活痛苦,攜家帶幼的共赴黃泉……這樣的社會兩極,雖然只佔人口結構的個位數,卻也因這樣兩頭的擰轉,把大部分中間的人逼迫的更加糾結。當這個社會的最大族群,成了最沉默的一環,只會加速人漸朝兩邊裂解,很多事情的核心,都被扭曲,一種新興的階級意識,也在慢慢發酵,豪門、政要、權貴、新貴、庶民、勞動者,到一無所有的遊民,成了人與人間背後的符號,媒體或許是推手,但他們也是為了保有階級所必須進行的權力遊戲。





當社會的自殺率攀升,而出生率不斷降低時,就是社會重病的徵兆。顯然台灣已陷入這樣困境,四百年來,這片土地命運乖舛,多次政權的更迭,從荷蘭人、明朝、滿清、日據、國民政府,似乎永遠都像是個殖民地。紛擾的政權角力,愛台灣像個貼紙,隨著競選活動四處張貼,卻沒有人直視土地的定位,提出宏觀的永續目標。只是一味傾倒權勢的人,在他們享盡大半資源後,再當個善人來拋擲愛心,貧似乎是刻意被權力結構出的位置,讓他們憐憫援助的同時,也突顯其自我的優越。


‧‧‧‧‧‧‧‧‧‧‧‧‧‧‧‧‧‧‧‧‧‧‧‧‧‧‧‧‧‧‧‧‧‧‧‧‧‧‧


除夕時節,看著窗外紛飛的雨落,又到了一年一次返鄉的時刻,除舊佈新,新年新希望,似乎是我們停損缺憾的方式,也成了一種寬慰的方法。雖然年復一年間,日子未必會更好,但期待成了最後的出口,如果連這動念也沒有,明天似乎也不具意義。





看著逐年式微的年節氣氛,回想起在最困窘的年代中,卻有著憂戚與共的同理心,如果時間帶來的是進步,在擁有這些現代的同時,卻漸漸遺棄了什麼?

今年,我還有許多重要的文要寫,有些傷痛就像漆黑的迷宮,走入是需要勇氣的,一旦踏入其中,襲來的是無盡的徬徨,很感念這一路上許多朋友,你們手中的火炬,不只引導了我的方向,也讓同樣身陷的朋友,能同時分享著溫暖。





年節將至,感恩這兒朋友的扶持,也因為有了你們,給了我繼續的動力,在此祝福每一個人,在嶄新的年度中,能有更多的智慧與勇氣,昂首面對將屆的未來,感念與大家同行的時刻,環境雖冷清,卻澆不熄熾熱的心。



Ps.祝大家新春愉快,歡迎大家留言,點滴自在心頭,就不一一回覆。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