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風災一週年了,人們愛用刻度來檢討事情,媒體出現了許多相關的回顧,但回首這一年來困境依舊,這場天災似乎還沒真正的結束。

去年88風災隔天,我去了一趟台東,回來後寫下一篇〔反撲〕,原本只是心情的抒發,沒想到引起許多人的注目,今年我受〔印刻文學生活誌〕之邀,再度踏上台東,要記錄台東災區一週年回顧,原本不打算貼在自己的Blog上,但8月8日晚上,看了日本NHK製作關於小林村的節目後,卻在半夜睡夢中無故驚醒過來。

片中記錄日本築波大學教授宮本邦明等學者,組成日本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考察團來台,當他們見到小林村的慘況時全都震驚住了。「太驚人了,雖說是專家,但沒看過那麼大的災害,只能叫外行人。」其中一位同行的日本學者站在小林村被土石淹沒處這麼說著。





如此巨大的走山坍崩絕對是罕見的,經過他們一年的調查研究後,提出了一些令人深省的報告,小林村位於坡度25度的緩坡,根本不可能發生如此巨大災害,但當一行人來到坍塌源頭處,發現一大片光滑的巖片時才驚覺,這應是地表百萬年負重下出現的裂縫,長年經雨水滲入,已造成岩層本身的滑動,結果暴雨一來巖縫滲入大量雨水,把整片岩石大規模的推動。

原本台灣就常見三公尺內的〔淺層崩塌〕,而小林村這次的崩塌卻是深度高達84公尺、近二十層樓高的〔深層崩塌〕,滑動面積不再是幾十公尺,而是綿延一公里長,500公尺寬的面積。然而,近年來愈趨惡劣及詭異的氣候,等於宣告了如此可怕的災變,將不再會是空前絕後。

地球暖化後,海洋溫度的上升,形成了極端的氣候,讓酷熱、暴雨、嚴寒、乾旱加劇,近十年來,光是400公厘以上的豪大雨,整整比10年前多出一倍,百年防浚計畫早已跟不上氣後的惡化,臺灣土地群山繚繞,有太多人逐山而居,只要一遇上上千公厘的豪大雨,〔深層崩塌〕就隨時就會發生,就像一顆不定時的炸彈。

睡前我想著,日本專家費時一年來研究小林村,因日本地貌和臺灣神似,他們將研究資料彙集帶回國,並重新搭配日本國土空照的判讀,標記出有可能發生〔深層崩塌〕的地區,極力加強災變的宣導與防治,而身為苦主的臺灣,卻還在為了誰該負責而爭論不休,政客忙著推諉責任,怪天怪地就不知自省,媒體忙著找代罪羔羊,揪出來並在節目上公審,似乎一旦釐清禍首,災害就永不再發生。





臺灣這片土地,四面被大海環抱,有著蒼鬱的山林,分明的宜人四季,以婆娑之姿傲岸於海天,原本美麗富庶的寶島,權力卻讓人變得顢頇。



........................................................................................................................



去年8月9日,往台東的飛機才剛復駛,倉皇中我後補搭上最後一班飛機,接連幾天我深入許多受創慘烈的部落,目睹這片被譽為臺灣最後淨土的後山,在狂風驟雨後的滿目瘡痍。與其說我感受到自然的無情,不如說我看見人類的渺小,在人們太習慣以自身為核心時,卻長期怠忽和我們共生息的土地。在傾斜的經濟價值下,眼中只存在GDP的數字,開發成了一切合理的藉口,創造了企業家的財富,贏得了全球的競爭性,但賠上的卻是子孫永續的生機,該被犧牲的,卻永遠是沉默不語的森林樹木,慘遭蹂躪的,都是這片得天獨厚的土地。

那一次的風災,自然界用他們的方式,發出悲鳴的嗚咽,索討了長期被人們霸佔的土地,他們為了生存不再沉默,這樣的狂風驟雨過後,環環相扣的官商勾結下,慘痛的代價卻要由最底層的人來駝負。人心是健忘的,一年就這樣悄悄的溜過,憂戚與共的凝聚力沒了,大家早已遺忘那悲傷的氛圍,就在我重返這片土地上,檢視這些仍未痊癒的傷口時,才驀然的驚覺,這些之前埋下的惡因,似乎還要繼續慘烈的輪迴下去。


以下將以圖文對照的方式,來呈現我心中的所見所感




2009年風災後的太麻裡溪




通往嘉蘭村的路上,88風災見到的斷橋已修復,但河床卻更顯乾涸,這條太麻裡溪古時河道有一百五十米寬,後來因人為開發慢慢縮減成五十米,風災過後大水一次讓河道回復到遠古時期。







2009年嘉蘭部落被衝到溪床房屋




2010嘉蘭部落

來到上次臺東受創最深的嘉蘭村,被大水沖到河床中的房屋依舊在,這次卻明顯的被埋在更深的土裡,河床被運來大量的土石墊高,畫出一條堤岸邊界,有些傾倒的房子只剩下屋頂最後一角。







2010嘉蘭部落

生長在嘉蘭村的原住民青年緯世,看到這片景象,談起年少時河水豐沛,裡面有成群的魚蝦,是孩子們的玩樂的天堂,如今卻成了埋葬房屋的墳場。







2009德其段




2010德其段

到了上次德其的斷橋處,那次巨大的溪水狂奔出海,一舉就將鐵路和公路變成柔腸寸斷,當時這裡駐守許多SNG車,不斷的在尋找失蹤員警的遺體,如今一年過去了,路面卻一樣的惡劣,像塊無法痊癒的傷口,砂石車不停往返穿梭。







2009台東嘉蘭村




2010年組合屋

座落在山間的組合屋都陸續完成,一些流離失所的人都安置在此,漂亮的屋舍襯在藍天白雲之間,在這片好山好水的土地上,他們或許有個能遮風避雨的地方,但是離開了生長的故鄉,回家也成了漫長的等待。







2009知本金帥




2010知本溪

去年風災最觸目驚心的一幕,就是知本的金帥飯店,在眾人的面前硬生生倒下,如今飯店遺骸早已不見,只見怪手不斷在充填堤防的高度,臺灣的百年防洪計畫,敵不過一次的惡劣氣候,天地間無常的變幻,已超越人的智慧。







2010知本

知本是臺灣東部最著名的溫泉勝地,但88風災後遊客卻銳減,在一些山壁間土石整片的滑落,這些土地的傷,只會更加劇惡化。







2009富岡漁港




2010富岡漁港

去年最讓我震驚的畫面,就是富岡漁港前的漂流木,從岸邊向海中央延伸數百公尺,如今那驚駭的畫面不見了,暫時恢復海天一色的寧靜。







2010加路蘭




2010德其

海岸撈起的漂流木,都堆在嘉路蘭一旁的空地上,數量非常壯觀驚人,短時間還無法消化這些成堆的小山,只能任憑日曬雨淋,風吹雨打。







上次風災因為太麻裡溪的潰堤,讓交通中斷無法繼續往南行,大武一代的村落也變成孤島,要靠空投接濟物資,這一段路蜿蜒又起伏,有時路面的盡頭就是天空。







圖中經過幾個小鎮,特別到河床去走看,見到波濤洶湧的溪水,不斷衝擊著鐵路的橋墩,顯然河道路徑已改變,讓山裡的水全彙集到這裡,不免讓人憂心,一旦颱風驟雨過後,這裡的慘烈可想而知。







出海口中,溪水夾雜著大的汙泥,成群的推進,有許多泥沙土混在水中,大量的流失當中,將匯入後的海面染成一片黃濁。







在一個河床地上,當我正出神的拍照時,突然間颳起一陣強風,捲起滿天的塵土,眼前的滾滾黃沙,彷彿映照出一群林間精靈,正在訕笑著人類的癡,在我們極度努力擴張慾望時,卻也因為自身的貪婪,破壞了遠古以來與大自然的協議,就像是一幕戰役前的煙硝。







台東擁有臺灣最美麗的山海,一場風災過後卻暴露出嚴重的生態危機。土地、山谷、河流、樹木、人……都開始躁動不安,全球加劇的極端氣候,加上人類無止息的佔領,不停拓展開發設廠,都讓這塊擁有百年靜謐的最後淨土,已變得難能可貴。


文明創造了科技,科技是來自於人性?還是混沌了生命的本質?歷史會給我們答案的!





原文刊載於〔2010年8月號印刻文學生活誌〕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