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之間,我連續拍了三個人。三個完全不相干的人,卻存在同一台相機中,每個人都給了我不同的感受。


【理想的起滅—呂秀蓮】


一天接到聯合文學周姐來電,希望我能幫前副總呂秀蓮拍新書封面照,因推出時間正逢美麗島事件29週年,拍照的地點就選在她當年的囚房(現為人權紀念館)。這讓我想起了數十年前的黨外時代,他們是我對民主的啟蒙。

美麗島事件爆發時是1979年12月,那年我還在念國小,對民主毫無概念,政府對此一事件的定調為高雄的一件暴力叛亂案。當時心中感受和大部分民眾一樣,對這些滋事、擾亂社會安定的份子,除了嫌惡還有不解。

上了國中之後,爸爸是個黨外支持者,家中成堆的地下刊物,包括了《美麗島》雜誌。一天好奇翻來看看,見到一篇對蔣介石的批判,說他殺人如麻,是個極權的軍閥,當場有如晴天霹靂。他不是我們從小到大一直歌頌的先總統蔣公爺爺嗎?他偉大的人格和事蹟,不斷出現在教科書中,還有歌曲不斷歌頌他的事蹟。如今卻看到一個石破天驚的反向描述,懷著憤怒和猜疑,索性把那些書全都翻完了。





在我還不到16歲的年紀,一個偉大的身影從心底徹底破碎,民主與人權的概念正開始萌芽。

上世新後熱情難抑,一方面用相機紀錄鄉土,另一方面開始想籌辦地下刊物,我跑去台大大陸新聞社看民主影帶,著手研究政大地下刊物《野火》的發行模式,甚至還跑去找當時中國近代史老師李筱峰商討此事,滿滿的熱情卻在人力物力的匱乏下,最後疾而終,留下一個很大的遺憾。

在那段時間裡,我建立了一個自己的觀點,對任何事都打破崇拜與盲目,改用批判的角度去檢視。

在成功嶺大專集訓時,我在莒光日上闡揚對民主的觀點,此舉引起國民黨知青黨部注意,派了四個號稱為彩虹小組的人,只要我一發言就立即對我大加撻伐,大家交鋒幾次後,他們私下對我的堅持很敬重,但卻表示無奈,後來大家居然成了朋友。

入伍當兵後,大專兵一下部隊就要承接業務,而我卻一再被以思想不純正而被打回票,留在哨所面海站了一年的衛兵。最諷刺的是,站衛兵的任務除了要抓偷渡走私外,還有一項最高的機密任務,就是為了防堵當時流亡海外的許信良偷渡回台,哨內貼滿了他可能易容後的各式照片,每天我就只能和他四目相對。

直到2000年政權轉移,原以為期盼多年的民主來了,誰知卻是另一個更深的斷崖深淵。從此對政治由熱變冷,從失望變厭煩……

拍照那天,和呂秀蓮走過當年美麗島大審的法庭,由於她貴為前副總統,身旁簇擁許多隨扈秘書,而她的想法也比一般人有主見,有很多堅持和要求。我曾在【人像之外】那文中曾提過,這對人像攝影是大忌,而我在短短一小時之類,不但無法突破此一困境,呂身旁的圍繞的那麼多人更讓情況陷入膠著,我只能盡量用景來帶出人的歷史。

最後我們來到當年她被囚禁的牢房,當下我請所有的陪同人員都出去,整個1坪多的囚房內只剩下我和她,在這個囚禁她年輕歲月的樊籠中。





她從一個沒有未來的政治犯,成為一國的副元首,從黨外到民進黨,這是她犧牲奉獻換來的代價。





可惜的是,這個她一心呵護的政黨,卻在擁權之後,因許多戰友人心的質變,燃盡了當年懷抱理想的許多青年理想,或許人心的貪婪讓人失望,但在那個時代,那種無私,那樣勇氣,卻始終令人崇敬。



(《重審美麗島─呂秀蓮的民主獻禮》呂秀蓮著,聯合文學2008年12月出版)



●●●●●●●●●●●●●●●●●●●●●●●●●●●●●●●●●●●●●●●●●●●●●●●●




【意外的人生─魏德聖】


受印刻雜誌之邀,我替他們拍攝12月份的封面人物魏德聖。拍照當天影評人聞天祥要和魏德聖來場對談,我一踏進魏德聖的果子電影工作室,就見他手沒閒過,有接不完的電話。

聞天祥看此景不禁說,今年七月他來這裡時,魏德聖還在為積欠的錢焦頭爛額,沒想到才短短四個月之間,海角7號卻賣座4億,魏德聖也擁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當我們一行人步行前往咖啡廳時,魏德聖顯得很疲憊,有氣無力的,沿路還不停的咳嗽,口中喃喃念著:「為什麼事情這麼多,為什麼我不能拒絕這一切……」

《海角7號》這部片又讓我重新接觸錯過多年的國片,曾經我是國片的忠實擁戴者。國中畢業典禮那天,學校放了一部《小畢的故事》,由陳坤厚導演,攝影師是侯孝賢,演員是鈕承澤,那部電影深深打動我心,故事中有我熟悉的環境和生活,男主角和我年紀相仿,有共同的叛逆與惆悵,那時才深刻感受到,電影除了成龍的娛樂搞笑外,還可以那麼動人。

之後我便迷戀起了這些小人物的電影,像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楊潔玫主演的《結婚》,由黃春明小說改編的《兒子的大玩偶》,虞戡平的《搭錯車》。還有一些改編自鄉土文學的電影,像張毅的《我兒漢生》、柯一正的《油麻菜籽》、李昂的《殺夫》等,更是一部都沒錯過。透過電影,讓思緒開始活絡,也慢慢學會感動。也透過影像,看見生命的重量。

接著幾年,侯孝賢、楊德昌、蔡明亮等人開始揚名國際,國片卻起了重大的變化,電影不再說故事了,變得艱深也變得陌生,常看到一顆中望遠鏡頭定在某處5分鐘,完全沒分鏡和剪接,演員隨性的口白和穿梭。更多時刻是一個空景,久久才有人車經過,不知道為何獎得的越多,電影卻變得越不動人。影評人不斷鼓掌叫好,觀眾的愕然卻寫在散場時的臉上。記得看完蔡明亮的《洞》之後,真的無法承受,自認資質太駑鈍,無法窺探其中奧秘,從此和深愛的國片分道揚鑣。

看過《海角7號》後,讓我找回了年輕時看國片的感覺,生動而好看,幽默的口白,漂亮的鏡位與節奏,雖然結尾有待商榷,但還是不愧是一部讓人共鳴的好電影,它的價值不應只在票房,而是對國片的信心。





魏德聖一談起電影便一改之前的無力,變得神采奕奕,他生動的用字遣詞,果然是個一流的說故事高手。他同樣經歷過國片最慘淡的十年,並從最基層的道具助理幹起,也當過臨時演員,後來才當起楊德昌的副手,曾拍過一部短片《七月天》,可惜當年名氣不夠無法排入院線。

最瘋狂的就是他曾斥資兩百萬拍了一段《賽德克‧巴萊》幾分鐘的短片,這部才是他念念不忘之作,可惜製作資金破億,一直籌不到資金,後來才拍攝小成本電影《海角7號》,向人展示他是有能力完成一部好看的劇情片。

魏德聖表示在籌畫拍攝《海角7號》時,經費非常結據,半年都無法開拍,演員班底一換再換,最後顧不得補助金和貸款沒下來,就把大隊人馬拉到墾丁,每天面對龐大的開銷,連便當錢都付不出來,只能一騙再騙來撐過當下每一天,心裡卻明白的很,錢在哪裡根本不清楚。





面對即將腰斬的電影,魏德聖一個人坐困愁城時,他說當時什麼壞念頭都會跑出來,曾想過從窗戶跳下去一了百了,也想過要去搶銀行,甚至連地點位置都算計過了。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貸款下來了,也才解決了當下的窘境。

說到這個部分,我和幾個從事藝術創作的朋友都有一個共同的經驗,每次到了山窮水盡退無可退時,就會突然出現一筆意外的收入。老天似乎都會給人留一條生路。而海角7號就是這樣誕生的。

半年前大部分的人可能都還沒聽過《海角7號》和魏德聖,而短短幾個月之間卻以4億票房打破國片的最高紀錄。套用一句魏德聖說的話,這部片照他評估只應有5千萬票房,多的部份都是老天給的。《海角7號》固然活絡了國片,但這對魏德聖而言卻是另一大挑戰,亮麗的票房也代表大家對他未來的期待,及更嚴苛的檢視,魏德聖再一次退無可退,而這一次唯一的對手就是他自己。



(印刻文學生活誌,2008年12月號雜誌封面)



●●●●●●●●●●●●●●●●●●●●●●●●●●●●●●●●●●●●●●●●●●●●●●●●



【休止符─陳俊煌】


兩個星期前,突然接到老友阿昌的e-mail,信中只有幾句話:「我弟弟死了,我再也沒有弟弟了……」原本以為是惡意的病毒信,後來想想不對,還是打了通電話到大陸給他,才知道原來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他弟弟因胸口不適,在太太陪同下到台中榮總做健診,下午三點踏進醫院,打了顯影劑沒多久,就突然發生休克,緊急搶救卻回天乏術,五點就宣告死亡,享年才35歲,留下一對稚齡的兒女。





小時後,阿昌家在我家隔壁,對俊煌最早的印象,只是個坐在學步車上的嬰兒,個性非常調皮好動,有一天還翻倒瓦斯爐上煮沸的滾水,整個屁股和大腿都被嚴重燙傷,只記得當時他快結痂的皮膚上塗滿油亮的藥膏坐在那裡嚎啕大哭。後來他被送到鄉下去住了一段時間,有一天某位長輩用機車載他出門,卻不幸發生嚴重車禍,騎車的長輩當場傷重不治,俊煌飛到十公尺外的田中,由於地質較軟,僅有皮外傷並無大礙。接二連三的厄運,大家都相信,這孩子未來一定成就斐然,才會大難不死。

由於他小我們五歲,所以一直沒和我及阿昌玩在一起,印象中他沒有同齡的朋友,巷中的孩子常在街上玩到昏天地暗,卻一直都獨缺俊煌的身影。

長大後,阿昌家搬到隔壁巷子,只有去找阿昌時才偶爾會遇見俊煌,他變得高高壯壯,或許是身體灼傷的烙印,他變得有些自大,喜歡講很滿的話,深怕別人會輕視他,課業成績也一直都不裡想,高職畢業後父母就把他送去學西點,希望將來能開一間自己的店。

十年前,我在光復南路香榭麗捨買菠蘿麵包時,意外見到俊煌穿著一身廚師白衣,頂著一頂廚師高帽,愉快的和我打招呼,原來他成了店中的小師傅。不是我私心,那家店的菠蘿麵包是我吃過最鬆軟香甜的。當時也替一路坎坷的俊煌高興,終於他找到一條自己的路。

阿昌後來投資餐廳,慘賠結束營業後,籌資另謀出路,搞了間頂樓加蓋成立一人工廠來組裝馬達,日以繼夜的努力加上時機的大好,阿昌的工廠迅速的膨脹,後來索性搬回故鄉彰化,規模也越來越大,阿昌和俊煌兩兄弟的收入也就越差越多。由於俊煌天生好勝不服輸,於是毅然辭掉麵包師的工作,回到阿昌的工廠,想和哥哥一起打天下,但阿昌卻要求他要從最基層開始做起。

兩兄弟親手足,由於哥哥表現卓越,俊煌一直擺脫不掉他的陰影,也有些患得患失,常和工廠的人發生口角,後來還曾經離開工廠去賣過早點,但已結婚生子的他,收入卻無法負擔一家子的花費。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再回到工廠,並開始認份的做起基層的工作。





上個月,我才剛好到阿昌彰化家住一晚,到達時已夜深,剛好遇到俊煌準備要開車離去,我和他揮手道別時,萬萬沒想到那是我見他的最後一面。





俊煌不是名人,只是個默默無聞的市井小名,就像這社會上大部份的人一樣,為了家庭和子女辛勤的付出,他的過世除了親友外,不會有人感受得到。

昨天我到台中參加他的告別式,看見他年幼的一對子女,好像並不知道永遠再也看不到爸爸了,我拿出相機,希望在他們將來懂事時,這些照片能讓他們看見別離前的爸爸。








●●●●●●●●●●●●●●●●●●●●●●●●●●●●●●●●●●●●●●●●●●●●●●●●



【心情】


一個月內我用相機,留下社會上三種身影,同時也象徵了三種不同的階層,一個在勾勒生活,一個在展演生活,一個在盡力生活。



(上圖為聯合文學/戴榮芝/攝影)


(攝影‧文字/陳建仲)




PS.12/20起約有兩星期在台東工作,雖會帶電腦前行,但上網時間不定,若有時間會一一回留言,但若時間緊迫也只能選擇性回覆,盼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


留言列表 (46)

發表留言
  • jetshu0204
  • 感觸總會在心頭
    沒什麼好說的
    還是只能謝謝你
    寫了那麼好的網誌
    跟大家分享
    ...
    謝啦
    祝你遠行順利平安
  • 謝謝你的祝福,開了七小時的車才到台東
    還沒來得休息就立即工作到十點,差點累掛
    你新貼的承載我好喜歡...也謝謝你

    apophoto 於 2008/12/21 23:42 回覆

  • holisong2002
  • 等我阿~會帶阿比去找妳阿
    賣造~~~
  • 我沒造啊~~
    這邊晚上每天都有勁歌熱舞
    辣妹滿街走,只是和我無關
    但我想你到這一定像猛虎出閘
    別忘了順變拿一對音箱來給我解解悶~~

    apophoto 於 2008/12/21 23:45 回覆

  • yeyawei
  • 前幾天看到大哥禮拜一會新增,
    今夜打開網頁突然發現新增的文章已經偷跑了。

    看完這篇確實有很深的感觸,雖然是不同的三種身分,
    卻同樣的經歷了人世間的磨鍊,
    只是有的人撐過了看到未來,卻也有人來不及等到未來...
  • 真是抱歉,我沒有偷跑,是我日期標錯了,真是抱歉 !!
    每個人未來的盡頭都同樣是死亡
    只是在未來的哪天停止才會心甘情願
    或許要等到那刻來臨才會有答案吧

    apophoto 於 2008/12/21 23:49 回覆

  • workhardkono
  • 唯有走過
    方有感觸
    透過先進的影像紀錄和文字描述
    更顯人生百態
  • 謝謝你的話,文字和攝影都是一種典藏回憶的方式
    有時是我自己的生活,但更多時刻是別人的

    apophoto 於 2008/12/21 23:51 回覆

  • pgmejo3
  • 由熱變冷.....
    這部份的經歷幾乎與我相同啊!
    這樣心情上的落差,
    不是那些未曾懷抱希望,最終卻夢想破滅的人可以了解的.....
  • 看樣子你能了解我的苦
    我知道呂秀蓮增益很大
    不管藍綠看到她都會有些想排斥
    我覺得自己被意識形態綁太久
    也太過度縱容曾經期待的政團
    我已經把政治狠狠給丟了
    這時才知道原來是非都被政治人物模糊太久

    apophoto 於 2008/12/21 23:54 回覆

  • agnesgouldoo
  • 鏡頭裡的繁華〈或凡世〉人間。讓我想起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裡的特麗沙,
    「這部照相機是特麗沙觀察托馬斯的情人的機器眼,又是遮掩自己的面孔的一塊面紗」。
    雖然你是你,但藉著機器眼,我彷彿看到一個令人懷念卻已漸凋萎消逝的年代,
    一個進行中的高潮人世,和充滿不確定性的幽暗。
    看這樣的記錄,讓我更想念Richterw晚年彈Mozart piano sonata裡,
    那種摒棄一切喜怒哀樂,冷靜清冽的琴音,一個接著一個琴鍵敲下去......
  • 我也愛Sviatoslav Richter彈的莫札特鋼琴奏鳴曲....如你所言,像風雨後的寧靜
    我個人的感情有一半並沒有隨我走到未來
    還留了一個很大的部份在過去,我對於上星期的事常忘記
    但對二十年前的瑣事卻鉅細靡遺的牢記
    不是我願意如此,而是大腦選擇性的接收資訊
    一但牢記後好想永遠都忘不了.....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03 回覆

  • 悄悄話
  • hueching2001
  • 阿昌的弟弟。。。那場景;是如此的傷心惆悵,不知人間事的稚子,茫茫然的妻。。。使我想起。。。
  • 算一算和你發生事情的時間點還蠻接近的
    我想只有你才知道那個痛有多深
    但這樣的事情似乎不會停止發生
    我相信生命是脆弱的
    但人心是非常堅強的
    看見你走過這巨變,真心替你感到高興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15 回覆

  • weesonkidd
  • 默默無名之人滿盡皆是..
    有更多動人之故事藏匿於燈火闌珊處。
    盼煙斗兄能看見且多加照料了;



    耶誕快樂 新年如意
  • 在我這的朋友,很多人的故事都是非常深刻動人的
    每天我常常無心的介入別人生活中
    但礙於個人隱私,我是不會去寫的
    所以我的故事只能微繞在自己的回憶四週
    希望能有更多啟發人心的事情能寫
    同樣祝你耶誕快樂,並謝謝你的看重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18 回覆

  • LiLingHsueh
  • 三種不同的敘述.
    三種不同的感受.
    感嘆生命的脆弱!

    俊煌的孩子以後懂事了,
    一定會感謝你為他們留下父親的最後回憶!
  • 當年母親過世時,喪禮沒留下什麼照片
    我至今仍然很抱憾,因為那是最後一次和她靠近
    生命固然無常,但也因無常才懂得思念與珍惜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25 回覆

  • 婷仔
  • dear老師~

    我的手機失竊了,所以沒有了你的手機號碼....
    心裡覺蠻難過的
    雖然手機價格並非很昂貴
    但是最珍貴的是一些別人傳撿訊以及聯絡方式,還有照片....
    好歹這隻手機也陪我過了快三個年頭了~
    真是悶翻天了!

    如果老師不介意的話,我有留下了我的MAIL
    希望可以重獲你的手機號碼~3Q囉~
  • 怎麼搞得....我也和你一樣慘
    我邊將手機邊拿東西,一失手手機掉到排水溝蓋中
    還當場買挖水溝工具當場打撈,結果只救回屍體
    我已經寄給你了!!
    祝耶誕快樂!!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28 回覆

  • shao1121
  • 湮兄
    好照片好文章
    有利鍊果然不一樣
    情境經營絕佳,圖文並茂,果然有一套
    我需多多學習
  • 別這樣說,我的生活並沒有比別人更豐富
    只是我比較多愁善感一些,會試圖去呈現而已
    你慢慢來,有天就會發現原來自己遺漏了好多事情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33 回覆

  • (我! 不是現在的我)

    過去的叛逆 或許是 因為 和別人方向的 無言抗議
    但 至少 現在的你
    心想的 該做的 都是你愛的事

    又有多少人 有這樣的 幸運和勇氣 !
  • 年輕時算過三次命
    每個老師都說我一生不會富裕
    但是衣食無慮,會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或許不是我勇敢,而是我認命了
    年輕時就已經沒有發財夢,所以會比較豁達些
    我還是那句老話,錢能買得到的快樂就是幸福了
    有些是錢買不到的,偏偏我特重視那些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37 回覆

  • 和別人 *反*向的 無言抗議
    SORRY!
  • 我知道!!已自動用眼睛更改了!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38 回覆

  • margaret1122
  • 第三則故事讓我落淚了!
    生命很脆弱呀!

    呂秀蓮在綠島的囚室我去參觀過,
    也寫了一邊「像雲一樣自由」的遊記。
    雖然相片中,她的表情還是很剛毅堅強,
    我相信她的內心一定百感交集。
  • 瑪格你也去人權紀念館過啊~~~
    那裡其實很棒,說個小笑話
    那天呂秀蓮去才發現,別人把她牢房門號弄錯了
    她那間住過的名單還多了個施明德,她當場抗議!!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41 回覆

  • Annie
  • 三個人
    擁有三個不同的人生
    也有不同的落差
    難得的人生啊!

    ps末了那個人物是否對contrast過敏?機率小耶~
    他的人生~總在機率很小時發生
  • 這種事情我真的是第一次聽到,好好的人去體檢
    出來時竟然變成是具屍體,為釐清醫療責任
    還請法醫來解剖驗屍,這對家人有是一次痛苦的傷害
    我相信這應該都是命,但這犧牲是否要呈顯什麼
    已後應該會慢慢知道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46 回覆

  • salemarket
  • 一定不能遺漏的<魯冰花>,從小看、每看必大哭,卻還是邊哭邊一直看;
    還有好幾年前的<運轉手之戀>,貫串整部電影、出其不意的黑色幽默,
    也是描寫小人物的生活故事,淡淡哀傷的結尾,但依然很不錯。

    盡力生活已足夠。
  • 你看的片都是我比較大時的片子,我都看過了,魯冰花真的很感人,也看到窮困農家孩子的生活困境,令人深刻的反省教育的觀念。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48 回覆

  • josie
  • {給光影人生14--三段人生的迴響}:
    十二年前我也如同阿昌般的捧著我的姊妹遺像心中有很多的不捨(我
    在心裡吶喊來世還要做兄弟姊妹)...她年紀輕輕34歲走了,留下稚女
    兩歲多而已...我當時跟天祈求"這個稚女不求人的養育,而是期盼天
    的帶領""讓天來督促稚女的力量是大大的大過我的單一力量!"所以
    願 雖是不同年齡層的我們有著當下要承擔的喜悲人生或志向,都有充
    足的能量迎向宇宙給予向光的康莊大道!!!!!!!!
  • josie沒想到你人生中也曾遇到這樣離別的傷痛
    讀了之後真的讓人很感傷
    幸好你的信仰能領你走過這段幽谷
    我想愛是人最偉大的力量
    能讓很多人感受存在的價值
    謝謝你的分享

    apophoto 於 2008/12/22 00:54 回覆

  • 悄悄話
  • peter180
  • 煙斗兄您好

    無意間逛到你的blog,您的影像很有力道,也讓我對攝影有了另一種啟發
    魏導這張Ink封面照片,彷彿可以看見他的人生!!

    希望能有這份榮幸認識您!!
  • peter謝謝你的來訪,很高興知道你的看法
    我想日後有緣的話一定能相識
    歡迎有空常來

    apophoto 於 2008/12/22 01:02 回覆

  • saber062
  • 煙斗哥,謝謝你。
    小弟又上了一課了。
    每次看你的文章,都會讓內心更加的充實。


    要工作又要打文章辛苦你了
  • 不會啦~~我已經被訓練成快手了
    這都要拜大家之賜,只是寫文過程有時並不好受
    同樣謝謝你的感想

    apophoto 於 2008/12/22 01:05 回覆

  • 悄悄話
  • margaret1122
  • 我去綠島兩天,是一個減碳的體驗專案,
    我寫了五篇的遊記,因為行程很精彩。
    關於人權紀念館哪一篇"像雲一樣自由",大概是最受到歡迎的一篇吧!

    有時間來指教一下喔!
  • 我正在把留言都回完後,就準備去你那兒拜讀
    有感想會留言告訴妳。

    apophoto 於 2008/12/22 01:09 回覆

  • iou724
  • 記得小學的時候,我也是對蔣公非常的敬仰
    長大了,研究他的歷史後才知他有多麼 "豐功偉業"
    這其中好壞的落差,雖然無法形容,我寧願去看一些優點
    相較於近幾年的元首,逝去的歷史元首或許都比現今的這些來的好些...

    ***

    三種人物 訴說三種命運
    都是從社會小人物輾轉煎熬的辛酸過程
    這其中包括老天給予的機會才能順利度過難關
    只要活著 就有希望

    唯獨 那位小哥
    不受眷顧 疲憊的
    不想再受到老天爺給予的試煉
    便就這樣一絲牽繫 踏上仙途

    解脫也許是一種福份

    一路好走
  • 時代有時代的共業
    以前的封建保守,讓社會活在集體自約中
    人民自由民主的意識未開
    卻創造了很多政治菁英,為理念付出珍貴的代價

    如今自由民主抬頭,當年的鬥士享受著他們創造的價值
    然而卻把開放的資產消耗殆盡
    我看到的是在一片土地上
    政治人物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
    無所不用其極的去撕裂及分裂人心
    我們民主的代價卻是更不寬容,更仇視異己
    這幾年的政治發展,不論藍綠都讓我徹底失望
    我不願在當他們政治目的的旗幟,去被鼓舞或煽動
    老實說我對他們厭煩至極....但工作上我分得很開

    俊煌的確一路坎坷,如果死事一種事實
    至少他的離開並沒有太大的折磨
    謝謝你的祝福,日後會把話帶給他

    apophoto 於 2008/12/22 22:51 回覆

  • kk690707
  • 斗哥.
    我最近已經回到澎湖.
    也開始潛水打魚了.
    冬天的水很冷.
    但我還是的下海打魚.

    期待夏天的相見.到時一定讓你有吃不完的海鮮.
    對了附帶一提.
    阿比將軍就有.而且很多人喝.
    因為這裡都是討海人.

    將軍-一個適合離家出走的地方.
  • 這麼冷的天還要下海....真是令人敬佩
    我蠻喜歡冬天的澎湖,海風大的嚇人
    但沒有壅擠的人潮與遊客
    反而有中蕭瑟的美感

    我有去你那看了幾次,海底珊瑚區真的不比帛琉差
    到時我也想來浮潛,當然吃海鮮阿比是一定要的啦
    希望夏天快些來....

    apophoto 於 2008/12/22 22:5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agnesgouldoo
  • 你的第三段讓我憶起二十年前的冬天,曾失去過一個出世滿月多的兒子。那時我們多快樂生下一個嬰
    兒,後來才發現他有很嚴重的先天心臟病。我的嬰兒在台大加護病房住了一個月,動了兩次大手術,花
    了五十萬。我記得當時診治的副教授很嚴肅告訴我“那麼漂亮的嬰兒..,我知道,王永慶也無法這樣花
    費!”一個要靠呼吸器和死神拔河的生命,何忍讓他繼續承受苦痛呢?!
    我們害怕失去,是因為我們_承擔不起那失去的“悲慟”!永遠都無法忘記,當我們和心愛的孩子死別
    時,那份萬念俱灰的哀_傷...如何由台北一路哭到高雄的家。母親的一席話才覺醒─“要為活著的人努
    力,不要為已逝的人傷悲”!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Richter彈的莫札特奏鳴曲不也道盡這樣的心境...
  • 你的分享讓人感傷,我想那椎心之痛,別人是無法體會的
    但生命好像總有不盡人意,意外的失去反而會堆積更身的遺憾
    如果生命的殞落是讓我們更懂愛,他已經給我們最珍貴的價值
    那個不捨與懷念的感覺會永遠活在心中
    謝謝你的分享,讓人感受的一個母親的偉大與悲傷
    音樂像時間之河,承載我們的心飄回過去
    找到心中那缺口,並慢慢的填補起來

    apophoto 於 2008/12/22 23:2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俊煌是天使的質地不堪地球的沉重

    從燙傷那一次他已走向死亡

    他沒認出自己是天使可以輕盈

    他選擇沉重,沉重是他生命的樂章

    祝福俊煌在光的國度安祥
  • 我想你替這件事寫下了很棒的註解
    謝謝你的話,阿昌會來這裡
    看了之後會對弟弟之死感到釋懷

    apophoto 於 2008/12/23 22:18 回覆

  • holisong2002
  • 最近交了一批貨~
    改天貼照上去妳看看

    現在正在研發小支喇叭
    改天有空幫我試音阿

    我決定3600消費卷
    都買阿比去找你
  • 你生意不錯嘛~~加油加油
    我年終時要到部落去參加跨年豐年祭
    一定會狂飲到天明,然後再去看曙光
    我想阿比可能不夠,我也加碼3600

    apophoto 於 2008/12/23 22:21 回覆

  • nuskin1
  • 三種不一樣的心情
    真的能體會苦甜參半的心情
    不知道菸斗大哥到台東
    不然 可以去找你呢~~
  • 我有經過花蓮喔~~可惜趕路只能匆匆路過
    台東看似在花蓮隔壁,但距離相當台北到台中
    一路開車下來,真的有些疲倦
    但花東濱海公路實在太美
    沿途真的是心曠神宜
    真是羨慕你的故鄉

    apophoto 於 2008/12/23 22:24 回覆

  • 悄悄話
  • nuskin1
  • 我前天已回台中了~~
    19~22都在花蓮呢!!
    真的很想和你見面
    聊一聊 很多事情
    只能說 寫不出來的~呵呵~
  • 真是可惜~~~我20日下來的
    那天因趕路只路過花蓮
    早知道我就19號出發,還能撥一些時間去七星潭走走
    沒關係,我日後到花東的機會會更多
    到時會提前說一聲

    apophoto 於 2008/12/25 16:41 回覆

  • angelmetoo
  • 好久沒來了
    煙斗大哥的故事還是一樣讓人對生命有不同的視野

    這段時間
    我也經歷了一些生離死別
    漸漸的發現原本自以為看得很淡的那些
    其實才是人最脆弱的面貌




    謝謝你的圖文分享使我有更深度的思考^^
  • 我有去你那兒逛逛,看見你的一些感嘆
    但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
    也見到你10月的時後去了花東
    目前我就在這裡,每天伴著太平洋

    你的話很有深度,讓我也同時檢視自己

    apophoto 於 2008/12/25 16:46 回覆

  • mavislee7406
  • 台東天氣應該不錯吧!
    怎麼聽怎麼看都不像是出差呢?
    又是海邊又是單車的很像渡假吔!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像是有點小炫耀呢(不淮否認喔)
    公司有缺人嗎?還是你需要助手或小跟班之類的職缺?
    記得通知我
  • 聽台北家人說冷死了
    老實說我真的沒感覺
    因為有幾天我還穿著短袖四處跑
    我的公司已經有我一條大米蟲
    實在不能再增加數量了
    而且你是老闆娘,沒人請得起妳好不好!

    apophoto 於 2008/12/26 23:55 回覆

  • Annie
  • 我想有可能是對contrast過敏造成shock吧!
  • 醫院也是如此說,會造成致命的機率似乎萬分之一

    apophoto 於 2008/12/26 23:55 回覆

  • 悄悄話
  • claire333333
  • 好感人~你口吻怎麼可以這麼感性?
  • 還好吧~~~不好意思
    我是一個用語很口語的人
    對我而言動人的事
    都是來自生活中

    apophoto 於 2009/01/07 11:18 回覆

  • I am so sorry to hear that about Daniel's brother.
    Wish he and his family get better soon.
  • 謝艾咪
  • 上面那段話,是留給阿昌叔的…
    如果他沒來,麻煩您代為轉告…

    雖然只是短暫的緣份,
    也希望能表達一點點關懷,

    謝謝先囉~
  • 謝謝你的留言,我會把話轉給他的
    人的際遇有時很微妙
    雖然只有短暫的交集,卻能引出許多共鳴
    人與人的關係,是沒有空間限制

    apophoto 於 2009/01/09 10:28 回覆

  • isgmnn
  • 推11~記得小時後去電影院看稻草人和無暖頭家 嫁妝一牛車 不知你有沒有聽
    過..那時選擇鄉土味的電影很親切對早期日據年代很好奇吧 所以..
    最愛是王童導的稻草人..你說的電影我都有看歐 不過大都是後來看電視轉播
    ~你這篇還讓我想到楊惠珊演的好像叫她的一生..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 都很
    精采 謝謝你喜歡我的日月潭紀行^^Y
  • 我幾乎看過每一部鄉土,嫁粧一牛車我是看原著
    我想不是我們愛緬懷過去
    而是以前的時代讓人溫暖
    人心單純而樸直
    現代人太物質了,用物質分階級
    只有賺錢的富豪才是讓人尊敬的人
    其實一個終生務農的農夫
    在他身上的哲理可能不比教授少
    只是沒人願意傾聽他們的聲音
    謝謝你的留言,你的照片很有意境!!

    apophoto 於 2009/01/17 10:33 回覆

  • e353304
  • 每一張照片的後面都敘述一個小故事~讓我靜靜的思考想了解裡面含意
  • 這三個人也代表社會中高低三個層次,有時換一個角度去看,每天人都在用生命寫故事,直到過世還會被人傳誦下去~~

    apophoto 於 2009/02/15 20:06 回覆

  • faven
  • 優秀的人位我們開啟了一道門~告訴我們成功背後的代價

    默默堅守崗位的凡人

    始終

    專注的甘於做個凡人
  • 我覺得當個凡人最美好
    不用將時間去應付成名後的虛假
    或許默默無名的認真生活著
    但那何嘗不是幸福的滋味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09/04/16 09:25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