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前往澎湖同時,突然間想來寫寫心情,最近發生了一些讓我困擾的事情……

【向老天借的空間】

大概是這個星期一的傍晚吧,我像往常一樣,騎著單車去繞山腳一週,這條再熟悉不過的路段,騎到一半腳卻突然抽筋,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吃力的把車慢慢推回去,回到工作室時卻突然發現,剛剛還好好的電腦卻突然當機,無論再怎麼重開,電腦都只停留在黑幕,和上面一排簡短的英文…disk boot failure…



深夜,我打開notebook,把【關於愛情—秘密】繼續完成,在決定寫這文時心思非常紛亂,應該說是磁場有些改變,常在書寫過程中,不時感覺房中燈光有黑影閃過,連窗外都不斷發出叩叩的敲擊聲,望過去卻是黑壓壓的夜。後來我受不了,索性將電腦關上,對著空蕩的房間破口大罵……

不知是否有什麼不可知的外力,意圖干擾我寫這文,但怒斥之後,卻顯得特別寂靜,在半夜時分我才終於完成這文。

第二天,趕緊將電腦送修,才知道我的硬碟整個死當,完全無法讀取,這裡面有我近一年所有的工作內容,還有一些待交的圖片,多半都是重要的人物,當初拍攝就很不容易,更何況還有人已離開台灣,像總統千金馬元中回台參與的國際級藝術家蔡國強團隊就是其一。

當下整腦中一片空白,這損失之慘烈已不是金錢能擺平,整日失魂般茫然無措……



日前,硬蝶已送往專業工程師手中搶救,救不救得回來還是未知數,我太相信科技,居然沒有備份,讓這一年多來所有一切,包括blog中的原始圖檔都付之一炬。以前用底片機時,東西看得見摸得到,放一百年也不會消失,而數位的東西全都藏在一個看不見的黑盒子中,在沒有按下power鍵之前,這些東西是不存在的。

科技的進步,也虛擬了我的人生,一個小小隨身硬碟,應該就寫的下我生平所有的一切。

想起朋友告訴我的一句話:硬碟裡的東西是老天借給你的。這句玩笑話,卻道盡目前心底的無奈……



●●●●●●●●●●●●●●●●●●●●●●●●●●●●●●●●●●●●●●●●●●●●●●


【意外的嬌客】

星期三中午,家中院子來了一隻奇特的鳥,全身髒兮兮,黃色羽毛配上禿頭,像子非常奇怪很像外星生物,牠對人和狗毫無畏懼,但多靠近牠一些,會毫不猶豫的用嘴侍候,個頭雖小巧氣燄倒是挺高的。在山上我遇過許多迷途的動物,大部分稍做休息後,也就會自動的會離去,我擺上一盤清水,和灑上一些磨碎的米粒後,也就不以為意的走開。



晚上,我到院中去看皎潔的月圓時,居然發現這隻鳥還在,而且倚在玻璃門上睡著了,心想這鳥應該不是野生的動物,而是有人飼養的鳥,只是一時迷路而無法返家,看見這有人煙,就落腳在這休息,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我連牠是什麼鳥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趕緊跑去院中查看,牠躲在草地上避陽,似乎根本沒想走的打算,我拿相機拍了些照片,立即就出門去找鳥園,店家老闆一看圖立即就說這是太陽鳥,又稱玄鳳,正再猶豫該如何處理時,卻又不自覺地掏出錢包買了籠子和飼料,臨行前老闆笑笑說,「他會和你說話喔!」

把籠子放在牠面前,牠毫不猶豫的走進去,然後對著籠內的空的飼料盆猛啄,牠熟悉的動作,果真是隻被人飼養過的鳥,我放入水和食物後,牠發了瘋似的拚命吃,也不知牠流浪了多遠,挨餓了多久。



在陽台蔭涼通風處我圍了一個地方,把鳥籠放在那裏,索性也將門打開,讓牠可以自由的進出,卻發現牠幾乎只願待在籠中,想帶牠出來透氣,牠還會用嘴拚命叼住欄杆死不肯出來,大概深怕一旦離開了再也回不去了。

他在新家的第一夜,睡到天昏地暗,大概早已疲憊不堪。

到了第二天早上,牠開始唱歌起來,我不太喜歡養鳥,總覺得翅膀應該是屬於天空,而不是籠中,但牠幾乎不再使用翅膀了,似乎豢養久了也失去了這功能,就像太過依賴別人,反而會萎化了自己的潛能。我希望能在未來幾個月間,他能重新發揮老天賜與他的天賦,期待有天回家時,牠已經遠遠離去,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天空。



刊文同時我將前往澎湖及將軍嶼四天,預定下星期二返家,也該把沉積多年的秘密,存放在海天之間。


PS.這幾日不再回覆留言,圖片也只剩相簿中可用,盼請多多見諒!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