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車走在蜿蜒山路上,四處無人,太陽也漸透出雲層,在寒冬中送出溫暖。
拿起相機拍下久違的陽光,這是近兩個月來最美麗的清晨。

2008年2月16日清晨六點,就是昨日週六,我在溫暖的被窩裡,瞥見微亮的天空正蠢蠢欲動,我知道就是今天,台北久違的陽光終於要探頭了,趕忙跳下床,簡單梳洗後立即奔向車庫,看著我那三台已經昏睡一個半月的腳踏車,挑了一台全功能越野的登山車後,草草拆輪塞入車內,朝日出的方向前行。

到了新店碧潭後,將車輪組好,打算向烏來方向前行,以前上烏來大部分都走新烏路,此路寬敞平整,也常可見眾車友一同賣力前行。但今天,我卻想走羊腸小徑,改走碧潭西側的美之城社區上山,那條路上車子很少,沿路幽靜許多,加上看看時間剛才剛過七點,車友也只見到零星幾人騎過。



大概是這段日子久了沒騎,生疏了,腿部肌力有些退化,平日如逛花園的路徑騎起來有居然有些吃力。大約二十分鐘左右,來倒一個三叉路口,若繼續前行可以至廣興、燕子湖,然後接新烏路上烏來,沿途湖光山色非常宜人,幾乎99%車友都走這條路,我平日也都是走這路。然而,若向左彎,則過橋進入直潭淨水場,這條路我竟從來沒走過。當下一想,生命要豐富,就要勇敢挑戰未知,因此決定選擇左彎一探究竟!



繞過淨水場外圍,首先來到山谷間一個平坦寬廣的台地,上面錯落了許多別墅型的房子,每戶都有天有地,還有不小的庭院,感覺出大家很用心佈置家園,有專門訂做的鐵鑄門牌,還有日式庭園造景,其中一棟屋子的外觀還用磨石子處理,然後再配上原木飾板,像極了一座人文美術館。



沒想到自認早已摸熟這一帶的山路,竟還能意外發現這片從來不知的世外桃源。

一路順著山路向上騎,沒多久發現一所隱藏在山裡的學校~直潭國小。



直潭國小被森林包圍,很難一窺校園全貌,我想將來若有小孩,一定要來讓他念這樣的學校,去體驗並學習自然萬物的律動。

樹林的生命週期比人類悠久太多,早已像一位禪師般達成一種和諧入定的生命狀態,沒有慾望,不會相殘,更不會自殺,面對困厄的外力摧殘時,總是逆來順受,堅毅不搖……



路越騎越窄,也越來越陡,正要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走錯路,沒多久竟聽到巨大水聲,便直覺地向音源方向前進,來到了直潭淨水場的上游,見到水庫正緩慢洩洪,巨大的能量濺起如霧般白茫茫的水花,幾隻芒花在一旁優雅地搖曳著,動靜之間,是一幅懾人的強烈對比。



離開淨水場的小路錯綜複雜,許多是通往民宅的自家路,一有閃失,便有惡犬隨時在侍,只能戰戰兢兢的小心前行。

接下來的山路上,完全無人煙的跡象,內心有些忐忑,但沿途風光實在美麗,太陽也漸透出雲層,在寒冬中送出些許溫暖,讓我安心許多。拿起相機拍下久違的陽光,這是近兩個月來最美麗的清晨。

沒多久感覺像快到山頂,路旁出現零星幾個墳墓,還來不及多想,一個轉彎,山脊上竟出現成千上百墓碑,感覺像誤闖他人私宅般,內心很歉疚,只能邊騎邊問候請安道歉。想起幾年前半夜,我從屏東山地門趕路到墾丁,沿途前方和後方都是一片全黑,好不容易經過一處點點燈火,心裡一喜,下車察看才發現每一盞燈就是一個墓碑,當場我點起一隻煙,對著燈火訴說許多心事,上百名往生者聽著一個活人喃喃自語,只希望藉眾人豐富的生命經歷,啟發我的智慧與勇氣。畢竟在每個人過往的生命中,一定也曾有過年輕,有過夢想和深愛的人,我相信每座墓裡應該都埋藏著一段動人的生命故事吧。

我常在想,天底下最可怕的東西應該就是「人」吧,每天都有人殺人,或殺害其他生物,但從未真正聽過鬼殺人之類的事。

騎過墓園後,才看見招牌,原來那裡是新店市第七公墓。



之後途中開始出現幾戶農家,有散步的阿公熱情打招呼,後來還經過一些外形奇特的屋舍,像是公家機關,但又有些隱蔽,聽說當年蔣介石將孫立人、張學良等人都軟禁在這一帶山區之中。

沒一會兒,迎面一位騎著鐵牛車的阿伯和我打了招呼,回禮問候之際,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仔細一想,原來剛剛半小時前,我明明在墓園附近就騎車超過他,並互想問候「饒榨」(早安的台語說法),為何現在他又會出現在我面前,只能在心裡大喊:不對不對!



再騎不久,終於接上往烏來的大路~新烏路,立刻感受到截然不同的氣氛,大概是連日下雨把台北人都悶壞了,只見往烏來的方向眾車出籠,單車族絡繹不絕,老老少少一群接一群,依這空前盛況看來,此路今天少說壓過不下數百台單車。

此時再回首我剛剛經過的那條寂靜小路,覺得特別回味。從以前到現在,我始終偏愛和別人走不同的路,最常提醒自己的話就是:「當全世界都在動時,我要静,當世界靜止時,我要動」。



騎回停車場,準備卸輪離去時,一回頭才發現身旁站了一名婦人,不知她站在我身旁多久了,只見她專心地看我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扭螺絲卸車輪。婦人身上套著圍裙,戴著一副白手套,像正在工作當中。

她問我:「你的車可以放到轎車裡啊!」
我說:「對啊,只要可以拆前輪的單車都可以放得進去。」
她繼續問:「那像這樣一台要多少錢啊?」
我回答:「看功能不一定,幾千塊到一兩萬的都有啦!」(我怕說出我真的車價會令她興趣全熄)
她笑笑回答我說:「真不錯啊!我退休後也要買這種腳踏車,像你一樣開車到處去騎。」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內心有些難過,突然想起電影練習曲那句已用爛的經典台詞:「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去做了」。這句話曾讓我非常認真的思考我生命的核心價值,是金錢、地位、還是熱情。要賺多少錢才能買到老年的安全感?要怎樣的地位才能贏得別人的尊敬?太多人在這抽象的包袱裡瞎忙,結果卻是用當下的青春和親人去交換。



命運太深奧,把明天留給明天的自己,認真熱情的活在當下吧,滿滿回憶勝過坐擁萬金,遙望已漸夕暮的青春!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