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響世界像一個小武林,有太多寶刀、名劍存在。我想就算我窮盡一生的時光也聽不盡所有名器。


在我13歲國二時,第一次在鄰居家聽到音響發出的聲音後,整個人就像著魔一般,深深愛上這總會發出近乎真實人聲的儀器,往後近三十年的時間,我幾乎無時無刻都在追尋心中那座完美的音樂殿堂,它花了我大部份的青春,散盡了我數不清的金錢,也切割了大部份與家人相處的時光…


前年,我算了一下我用過的喇叭,共有四十五對,擴大機五十八台,CD唱機二十二台,LP唱機六部,及近百條線…如果說我目前的器材總值是八十萬,那我換機白白折掉的錢鐵定破百萬,在這其中可怕的並非是金錢的損失,而是被撩撥起來無止盡的貪婪。

每當換過機器後的第一首樂曲響起,我聽到幾可亂真的演奏,及栩栩如生的演唱,我不只一次含著激動的淚光入眠,心底不斷告訴自己這是我聽過最完美的音響了,然而激昂幾天之後,心魔又讓我開始懷疑起是否有更完美的聲音?只要換機念頭一起,就是墜入地獄的開始,會立即將書架上近百本的音響雜誌重新讀一遍,儘管之前已翻過不下數十次數百次,我還是會開始熬夜在網路上搜尋器材評論至清晨,第二天醒來完全無心工作,黑著眼圈,腦中不斷盤旋的是下一台機器的人選。但是音響首重在搭配,往往牽一髮而動全身,一項小小器材的改變,就會令味道面目全非,造成全面性的崩解,就這樣,我一次次將自己辛苦到達的高峰全部剷平,然後再從空地開始砌磚,最可悲的是一棟樓蓋了數十載還未竣工,我居然還樂此不疲。


音響世界像一個小武林,有太多寶刀、名劍存在。我想就算我窮盡一生的時光也聽不盡所有名器,終日庸碌尋覓,搬進搬出,充其量也只算是一名機奴而已。前兩年我漸漸體悟出了一個道理,一山還有一山高,我不想再浪費有限的時間來建造心中的空中閣樓了。也因此,目前的音響器材有些已多年未動了,聲音已不再是我目地的考量,我只留有價值的經典器材,它們在音響時代中,都有著承先啟後的歷史地位,雖未必是顯盡榮華的天價品,但卻都有人的熱情與夢想在其中。

音響誤了我前半生。如果我拿調整音響的態度來拼事業,目前應該也是一方產業之霸,如果我拿研究音響的時間來做學問,我想教授級應是最起碼的,如果我拿對音響的執著來參悟人性,那我應已至無欲而剛之境,歡喜自在的品酌著美麗的生命之歌。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