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2年我離開了工作十多年的媒體,並和朋友集資三百萬開公司,沒想到一年半就把資本燒光,在公司結束前完成了這個作品,也就成了一個影項實驗,始終不曾商品化過,唯一公開發表的地方就是無名,每次當我再看到這組作品,像是見到一個失散的自己,提醒我心中曾經的許多夢,或許,這可能會是最後一次發表,但也可能是另一次心中烈焰的火苗。 當時音樂--電影夜戀原聲帶



【當拍攝焦點不再是人物】

長久以來,我始終將把人像當成我影像的唯一焦點,用心去紀錄這片土地上各式各樣「人」的生活。在我心中,人,似乎是宇宙萬物的核心。

直到有一天,我意外地在一個心愛的喇叭上發現一道傷痕,心痛之餘,努力回想傷痕是如何發生的,才想起原來是當我抱它搬入新家時,在樓梯轉角處意外擦到,讓喇叭與新房子都同時留下了一個印記。後來我發現身邊許多物品上面,似乎都留有大大小小的痕跡,時間越久,疤也越多…我也開始學習到,在這些傷痕間,其實都紀錄著過往的歲月。





【拍攝一雙鞋子的故事】

我記得多年前,曾經讀過一句話:現在的人多久沒有赤腳踏在土地上?我直到很多年後,才認真思考這句話。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始終是穿著鞋的,不知有多久,我的身體是沒有和土地接觸,鞋成了我和世界接觸的重要介質。打開鞋櫃,看見滿滿的鞋,有的陪我走過許多國家,有的和我渡過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有的伴我走過生命的低潮。仔細一看,大部分的鞋都有一段過程,卻都已殘破不堪。

這是我第一個不是以人為主要觀點的創作,是一雙鞋和一個小女孩間的故事。這鞋,平淡無奇,但她有感覺,有呼吸,會戀愛,當然也會死亡。在影像中,我試著跳脫傳統以人為萬物首宗的認知價值,試著透過鏡頭去詮釋一種信念,那就是,萬物都是以各自生命的方式,與彼此共息…





【開演】當生命開始之初,也是喜與悲的起源。







【初始】 生命在開始之初,似乎就註寫好它一生的事蹟。







【喜悅】 物質似乎能填滿我們心中的空虛,然而喜悅之後就又是空虛。







【期待】一生之中有數不清的白晝,但總會有一個最難忘的夜。







【相隨】 我們呼吸著空氣生存,但大部分時間我們卻只相信看得見的事物。







【幸福】甜蜜不在分享,而是一種依賴。







【友誼】 命運像一條隱形的鏈,把所有人都牽掛在一起。







【踏雲】 想像有時比真實更動人,它讓一切事情變得更美。







【戀愛】 無論在雨中抑或狂風中,心底永遠是晴天。







【浪漫】 天涯處海角邊,深信此刻是永恆。







【青春】 像一首動人的詩篇,寫盡心底的喜樂與哀愁。







【成長】 熙嚷喧囂的人群裡,看不見自己的足跡。







【陽光】像是黑暗中的旋律,讓黑不再那麼寂靜。







【出走】 心力交瘁後,尋找一個離心最近的位置。







【影子】 在困惡的環境中,時常會意外發現自己的影子。







【冷落】時間的刻度讓我們清楚,當下永遠被下一秒所拋棄。







【回憶】生命中最虛無卻也最真實的寶藏。







【遺棄】從珍愛到遺棄間,標示出心的溫度。







【結束】 從一開始就註寫好的,身上的塵埃道盡千言萬語。







【重生】千繁化盡後,在天地之間,昂首闊步。





後續請見─【光影人生04--圖片創作~鞋子的故事(幕後花絮)




(影像‧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