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7212024    

一位看似平凡的女性,像每個人生活中都會遇到的人,她內心卻藏了天大的秘密,在庸碌的人群之間,有太多的私密在粉飾下竄流,就像戴上集體的假面具,將心中深處的晦暗,藏在每人笑開的嘴角間。

 

【閱讀之前】

 

去年,印刻文學生活誌的副總編江一鯉小姐向我邀稿一篇短篇小說,對我來說是不得了的事,攝影作品上過的媒體已很難估算,但純文學的創作卻還不曾有過,何況是專精的文學刊物,驚喜之餘也開始苦惱。

 

多年間書寫的多半是散文和扎記,小說除了三十年前唯一的那篇外,沒再寫過。要再重新構思一篇,說真的,好像已喪失那本事,只好在寫過的文章中挑一篇類似的型態,那時腦中立即想到這篇文。當年部落格剛發表時,是以兩篇不同屬性的文章呈現,前半段放在【關於愛情】中,後半卻收納於【神鬼之間】,打從要出版《光影人生》開始,這篇文第一時間就被放入名單中,後來礙於篇幅和調性與其他文格格不入,苦惱之餘也只好割捨。

 

 

  _6291865    

 

 

在我寫過的文章中,或許內容有些不堪,但結局總會突顯正面價值,像去蕪存菁的過程,但這篇卻非常不同,心情像在黑暗迷宮裡不斷尋找出口,碰得滿身是傷,最後以為找到了光,卻只是一堵刷上白漆的牆,讓人感到絕望。

 

晦暗並非要闡述的意念,這是一篇真實故事,裡面的每個角色,多少都存在著你我的影子,當我們披上道德袈裟論起是非時,難免令人迷茫,袈裟就能庇佑我們擁有幸福嗎?還只是一種集體的虛偽?

 

人心之複雜超乎想像,人都是從最單純位置來出發,卻因為際遇不同而逐步染色,似乎只要慾望不死就會越貪越多,不論是金權還是情感,這故事要談的不是希望,而是從絕望來回視那最初的單純。

 

文章很長,由兩篇文改寫成一篇類小說,由於故事並非虛構,是世間真實的故事,讀前必須先放下一些偏見,用更包容的心,來看關於人生的際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秘 密》

認識Monica是十幾年前的事了,她在北部一家外商公司上班,因工作的關係而相識,年紀比我小一歲,如同職場常見的幹練女性,認真於工作之中,也常和同事閒話家常,身上透露些傳統的拘謹,雖健談卻很難深聊。初識Monica時她才新婚不久,多年間也沒見他生小孩,夫妻倆都是留英碩士,一心只想當頂客族,過起自在逍遙的生活。近一年間的幾次的相遇,她的笑容越來越少,眉宇間散著淡淡憂愁。

 

一天在Monica的公司又遇見她,無意間她悠悠的談起,幾天前她看到一篇我描述自己外遇的文章後,心裡突然感覺很痛,數夜都無法好眠。我追問起原因,卻見她欲言又止,冷冷丟下一句:「你文中的每一個角色,我都曾當過……。」

 

她的話令人震驚,原以為她是個再單純不過的人,就像位大家閨秀,無法將她和糾結的感情聯結,離去途中反思Monica的話。一個星期後撥了通電話給Monica,她猜到了我的來意,猶豫了一會兒,最後才允諾說:「好,那就當面聊吧。」

 

 _A016251  

 

 

Monica出生於書香世家,父母親都是知識份子,父親懷才不遇工作一直不順,常埋怨資質比自己差的同儕反而都發展得不錯,只能將心思寄託在Monica和她哥哥的身上,希望他們有天能出人頭地,一吐心中積怨。他對子女自幼管教甚嚴,將期望化成鞭策,讓Monica從小就被迫必須察顏觀色,心思纖細又敏感,比同齡孩子多了份世故。

 

八○年代的台灣,孩子的課業成績,是大人評量前途的唯一標準,Monica在父親殷殷的期待下,一路也念上了大學,讀的卻不是令人尊崇的名學,與父親的標準有段落差。Monica雖極力想做到最好,犧牲了談戀愛的時間,拼命想要讓自己更卓越,唯獨少了讀書的天份。直到23歲大學畢業那年,感情世界仍交白卷,沒喚回家人渴盼的榮耀,對人生也感到疲倦。

 

 

 _2040214  

 

 

出社會後,Monica接連換了幾份工作,自幼被灌輸的責任感,讓她在職場中總是認真而勤奮,卻也不見斐然的成績,只能在不同的工作間流轉,尋找一個能讓她發光的場所。她的好勝與企圖心,卻在職場中一再被消磨,當她已準備好說服自己,接受那個不完美的自己時,意外出現了一個男人,闖進她的人生。

 

這段戀情萌芽之初,她內心掙扎了許久,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一個有婦之夫。

 

 

    在她從小養成教育中,這樣戀情是污穢而不堪,在掙扎的過程卻意外驚覺,多年來身上被緊箍的束縛,因這場不倫戀,完全崩解開了。對著長年囚困的自約,有種反打一把掌的快慰。更令她惶惶不安的是,在這樣幽暗的地下情中,居然初次嚐到勝利的竊喜,一種被人捧在掌中的呵護,是她多年間一直苦尋的感受。

 

交往一年多,Monica一直活在矛盾中,白天她感受對另一個女人的愧疚,晚上卻又霸佔屬於那女人的肉體。就這樣,Monica對家人脫落的感情,從這個男人的身上找回。時間一久,Monica不禁開始惶恐,工作依然毫無起色,愛情又見不得光,於是毅然決定遠赴英國留學,要給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無論男友如何苦苦哀求,都挽不回她鐵般的決心。對於自己的絕情,有時連Monica自己都困惑,心底是愛那男人,還是迷戀被人愛的感覺。

 

到英國後,Monica和男友相隔異地,兩年的不倫初戀悄然落幕,迷途的男人倦鳥歸巢,她繼續尋覓起未來,沒人知道他們曾有段戀情。國外唸書的日子很寂寞,幾個台灣去的留學生常相聚取暖,漸漸的,Monica和其中一位Ken越走越近,沒多久就談起戀愛。Monica談到Ken時,露出很複雜的神情,她覺得和Ken之間沒有激情,但Ken卻符合她所需的一切條件;顯赫的家世,無微不至的照顧,很多生活的驚喜。曾經一度,她以為自己找到了幸福。

 

 

   

 

 

 拿到學位返台後,Monica在中部老家附近的貿易公司工作,Ken卻在北部的科技界任職,每星期兩人總不辭勞頓見面,或許因為遠距的關係,讓兩人格外珍惜共處的時光。一天,Ken禮貌上說要去中部拜訪Monica的父母,卻偷偷把媒人也帶上,Monica在毫不知情下,Ken當場向Monica父母提親,由於他優秀的工作與家世,讓Monica父母當下歡欣的允諾。這突發之舉讓她又驚又喜,驚的是她困惑著,Ken真是她廝守終身的對象嗎?喜的是,她無法滿足父母的那塊,Ken為她補上了。

 

婚後,Monica一心想做個賢妻,放棄了原本頗豐的收入,北上在私人基金會找到約聘的工作,夫妻倆成了人人欣羨的對象,不但學養良好,也有穩定而光鮮的工作,他們開始規畫起人生下一個目標,如同大部分中產家庭一般,想移民到加拿大,享受那有著綠茵宅院的生活。一切就在看似順遂時,命運總在鬆懈時提出考驗,Monica又遇見一個讓她動心的男人。

 

Ray比Monica大上幾歲,是個學識淵博的學者,幽默風趣且滿腹經綸,在一場晚宴中結識了Ken和Monica夫婦,彼此有相似的留學經歷,彼此間無話不談。由於Ray的太太和孩子定居南部,他一人隻身在北部學術機構任職,因此Monica和Ken夫婦偶爾會約Ray一起聚餐,Ray也會大方的分享他苦學的養身操,日子一久,Ray和Monica暗地發產出情愫,但也都僅止於心中發酵。

 

有一天Monica腰傷暗疾復發,Ray得知後自告奮勇幫她推拿,兩人在身體接觸的那刻,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動,就這樣背叛了彼此的婚姻。Monica那時才終於知道,在和Ken結婚前的猶豫,是因為Ken始終不曾讓她真正動心。

 

 

   

 

 

這段出軌的婚姻,維繫了好幾年,深夜時Monica看著Ken側睡的背影內疚不已,無數次想終止這段不倫戀,卻又放不下手中的甜蜜,她感覺體內住著兩個人,一個是從小父母親友眼中的閨秀,另一個是在努力偽裝時,被壓抑而撩撥起的叛逆。那些所謂隱晦、不堪、背德、不倫,一直都是共生在那保守拘謹的體內,只是它已逐漸失控,不知該如何來駕馭。

 

在Ken的身邊,她感到安心,體會平凡的幸福,但在Ray身旁,她感受激情的濃郁,看見自己延伸的慾望……

 

或許,生命的試煉在尚未完成前,總會不斷的被考驗,並越來越強烈,直到痛徹心扉的醒悟。Monica從初戀到婚後都選擇一樣的答案,考驗也從不止息。

 

Monica從小就喜愛日本文化,長假愛去日本旅遊,她喜歡日本製品的精美,喜歡日本人禮貌與剛毅,為了能讀懂日文書籍,她下班後到補習班去進修日文,教課的田中先生是個來台多年的日籍人士,高高瘦瘦,帶些憂鬱的氣質,對學生非常親切,會耐心的解答大家的問題,獲得許多女學生的愛慕,Monica也是其中之一。

 

 

 _9165289  

 

 

她對田中先生的相思與日俱增,不同於之前的歧戀,不再為了彌補遺憾的缺口,也不再是關不住的情慾,反倒像場遲來的初戀。在課後她總留下單獨和田中請教課程,時間一長,田中也對Monica動了感情,兩人在彼此仍陌生的情況下,毅然決定交往,Monica為了要維護這段感情,向田中承認自己的婚姻,也坦白多年間的婚外情。田中聽後雖難掩失落,用生澀的國語對Monica說:「我希望你只屬於我一個人。」

 

為愛癡狂的Monica顧不得眾親友的感受,要和結婚多年的Ken提出離婚,無論Ken如何不解與發狂,也改變不了Monica鐵直的心。這10年的婚姻,雖早已名存實亡,但Ken卻不曾改變對她的愛護,這一點Monica是感念於心,愛情雖已蕩然無存,但親情依戀仍在,最後Monica答應Ken所提出的同屋分居要求,給這段婚姻最後一絲的尊嚴。

 

Monica把多年紛亂的情絲,做了一番徹底清理,結束了和Ray多年的外遇,也和老公呈現分居。只為和心愛的田中可以無憂的在一起。他們一起島內旅行,去了蔚藍的花東海岸,走過滿天繁星的墾丁,漫步裊裊山嵐的九分。Monica極欲想和田中分享家鄉的一切,曾一心嚮往國外生活的她,自從高中畢業旅行後,再也沒這樣去看過這片土地,這場戀愛也拾回她失落的少女情,也從愛慾的泥沼中,攀到一根承載的浮木,並打從心底想和田中開始一段人生。

 

 

_1050324  

 

 

田中在台舉目無親,只能在小套房租屋,還常會被房東趕,Monica於是拿出自己工作多年的積蓄,偷偷在台北近郊買下一間房,想給田中有個安定的家,逐步擁有一間屬於他們的天地,但礙於還沒簽字離婚,每天還是必須回到和Ken的家。她和Ken之間彼此越來越像室友,回家都關進自己的房內,空蕩的客廳顯得特別寂寥,那裡曾經充滿著歡笑。

 

有一天,Ken急急忙忙外出,一時間忘了關上房門,Monica走進他的房內,好奇他都在房裡做些什麼,突然瞄見桌上螢幕的交友網站,她瀏覽起Ken的發言紀錄,整個人當場傻住……

 

對話裡的一字一句,完全不像多年來朝夕與共的男人,用字充滿俏皮與輕挑,內容大膽淫穢,和印象裡的Ken判若兩人,Monica腦中現出一個質疑,到底是她被Ken所絆,還是她綁住了Ken?

 

 

 _2130609  

 

 

在田中這邊,兩人在一起的日子久了,住在Monica房中的田中,情緒日漸消沉,辭去了講師的工作,變得足不出戶,整天掛在網上玩電動,餓了就煮白米澆醬油吃,有時連Monica走進屋內,站在他背後許久也毫無察覺,目不轉睛盯著螢幕。Monica受不了對他大發脾氣,田中卻只冷冷的回應:「妳和老公簽字離婚了嗎?我不喜歡和別人分享你。」那天之後,Monica就很少來找田中了。

 

隔了一段時日,Monica又來找田中時,卻發現門被反鎖,無論她如何按門鈴呼喊,裡面就是毫無動靜,她帶著憤怒離去,隔天又因擔心前往,看見門上貼了一張字條,寫著:「在妳離婚前我都不會再和妳見面了。」

 

 

   

 

 

Monica急忙到樓下詢問管理員,才知道田中平日足不出戶,久久才會出來採買,Monica無論用電話、寫email,試圖要和田中對上話,卻不再見他有任何的回應,偶爾才會在門上留下字條,Monica於是也將自己的想法貼在門上。這道深鎖的大門,成了他們溝通的唯一的媒介。

 

經過了幾個月,對於田中的避不相見,Monica開始魂不守舍,也無法專心於工作,生活變得一團混亂,一切都在失控中,最痛苦的是,無人可以傾訴,仍必須強顏歡笑的應付同事、親友和Ken。某天,Ken來敲她的房門,用堅定的態度說:「分居好一段時間了,感情似乎沒有好轉,變得更生疏了,與其這樣不如放彼此自由吧!」話畢就遞出一張簽好字的離婚證書。

 

 

 _C098054  

 

 

隔天,兩人一辦好離婚手續,Monica立即飛奔去找田中,她迫切的想把這好消息告訴他,只是門內依然寂靜,於是將這張離婚證書貼在門上,告訴他現在是完全屬於他一人。只是,無聲的玄關像暗啞的黑洞,聽不見自己的回音。

 

幾個月過去,依然豪無田中的訊息,無窮無盡的貸款已讓Monica承受不住,務必非將房子變賣才行,在她38歲生日這天,Monica悵然站在田中門前,看見一張他留在門上的生日卡,打開卡片的同時,眼淚倏然落下,這段曾經最無私的愛,卻已分離足足八個月,不曾再見上一面,甚至說上一句話,門的厚度成了心中最遙遠的距離。

 

兩天後的早上,管理員倉皇來電,說她屋子內飄出焦味,前去敲門卻無人回應,要Monica立即前來處理,聞訊後她立即請假趕去,但無論她怎麼敲門,依然是毫無回應,為了怕引起火災只好報警處理,警方趕至時,正好是中午12點,基於維護人權的立場下,當下不能立即破門而入,大家站在門口不斷枯等,時間來到下午2點,裡面依然毫無動靜,消防員直覺事有蹊蹺,才決定破門進入。

 

在幾位員警敲開大門衝進後,突然有一個警察奪門而出,一把抓住正要進入的Monica,勸她不要進去,因為田中已在餐廳的天花板上吊自殺。

 

Monica踉蹌的跌坐在地上,腦中是一片慘白,她不敢看吊在空中的田中,從員警口中得知,他全身赤裸,將身體所有毛髮都剃除,就像一個淨身的儀式,象徵來到世上身無一物,離去時也孑然一身,地上留下一封遺書,寫的卻只是最後的心情。

 

 

 _C138288  

 

 

「8月25日,氣候很舒服,涼風陣陣吹入屋內,颱風即將來到,天空雲彩像花朵般綻放,窗外遠方的溪水,在迷濛中閃閃發光,美麗的像一幅畫……AM 11:53田中。」

 

原來,就在Monica剛抵屋外的那刻,一門之隔,就是田中和Monica訣別的剎那。

 

 

幾天後,Monica站在停屍間,望著田中冰冷的遺體,不停擦拭眼眶溢出的淚水,深怕會滴落到他身上,讓他靈魂捨不得離開。這是八個月來,頭一次見到田中,卻也是天人永隔。Monica鼓起勇氣,走進那個屬於她和田中的家,看見田中將他們兩人出遊的照片,用印表機輸出,密密麻麻貼滿了整面牆。這段愛情,結束在一個暴風將至的午後,如一陣風般,無聲的穿入屋內,卻又於窗前消失無形。

 

【人性】

 

田中住在Monica的房中將近一年,剛開始充滿著赤子之心,會在下午一個人騎著Monica的機車,到近郊的原住民部落和孩子們玩成一片,還去幫村民們一起挖溫泉池,並喜孜孜的和Monica分享喜悅。

 

但沒幾個月,田中開始變得恍惚,不願再繼續工作,也開始深居簡出,一個人盯著電腦發呆,有人靠近都不自覺,Monica當時很憂心,幾次和田中溝通卻都吵架收場。他的心突然像上了把鎖,拒絕外界所有一切,就這樣封閉了八個多月,Monica雖知道他病得不輕,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在田中自殺那天,鄰居聞到Monica房內傳出焦味,管理員慌張前來敲門,田中曾一度用力回敲,像是對這打擾憤怒的抗議,但始終都不願開門。直到Monica趕至,苦苦相勸下依然毫無反應,情急之下才決定報警,萬萬沒想到破門那刻,卻驚見他已上吊,根據警方研判,那重重的敲門聲,讓他動了自殺念頭,只是不知是臨時決定,還是醞釀已久。令人不解的是,警方進屋後完全聞不到半點焦味,這個莫名竄出的味道,也隨著田中消逝成謎。

 

 

 彩34  

 

 

田中的死法令人駭然,儀式性的剃光毛髮,全身赤裸的上吊自殺。而居住屋內更讓人不寒而慄,在牆上和桌面貼滿了和Monica的合照,並將窗戶用黑紙封死,用噴漆在門窗上畫上大大小小十字架,寫著滿滿的日文,多半是自己的心情,他囚禁在不見天日,只以回憶和情緒緊緊包圍的房內,那些四處可見的十字架,像是對恐懼的鎮壓,他精神狀況出現嚴重的問題。

 

事發當天,Monica隨後至警局做錄筆,一個員警嘆氣說:「妳最難處理的恐怕不是田中,而是那間房子。」說也奇怪,這消息不知如何走漏,當晚Monica就接到許多來電,有員警、管理員、社區住戶,還有仲介,紛紛表示對那屋有高度興趣,但所開的價格卻連行情一半都不到,Monica一切仍在恍惚中,無心也無力思考這問題。

 

Monica替田中舉行一場簡單的告別式,田中的父母也從日本趕來參加,他們對於孩子的自殺,感到無限哀戚,也頻向Monica致歉,感謝她能在田中生命的末段,提供一間房子讓他居住。當田中父親走入房中,看著牆上滿滿的日文,深深的嘆了口氣,原來兒子把心情都留在這裡,並說田中生病多年,對自己的疏於照顧深感愧疚,最後他在田中床頭上的天花板上,發現一個小小的神社的圖案,當下濕了眼眶說:「不論他最後怎樣,始終都是我的孩子,這個神社是我從小給他的信仰,在他心中還是想念著故鄉和我們。」

 

田中父母將他的靈位迎回日本後,Monica也請了一個牌位安置於一間鄉間小廟中,那是田中深愛的村落,他們還一起想過日後要前往定居,Monica希望能保有這思念的方式,因為她葬下的不光是自己深愛的人,還是生命中最甜蜜的時光。這些美好的記憶,從破門的那刻起,永遠無法再累積了。

 

 

 _2220722  

 

 

和Ken離婚後,兩人雖住在同一屋簷,但財務早已各自獨立,貸款的壓力讓Monica無法喘息,悲劇發生後,就算忍痛半價出售房子,依然無法償清貸款。於是她決定先出租,補貼一下見底的戶頭。她請來油漆工將所有牆面粉刷,抹去田中字跡的同時,也不斷告訴自己,所有傷悲要隨字跡淹沒而消失,必須要堅強的站起來,人都已經站在谷底,不會再有比這更糟的事了。

 

為了安撫住戶的恐懼,Monica請來法師辦了一場法會,當法師聽說這裡發生的事,馬上表示屋內怨氣太重,非花個十幾萬才能善了,Monica拿出戶頭僅存的幾萬塊,對著法師說:我只剩這麼多了,再多也沒辦法了。

 

法會結束後,清潔的阿姨知悉這屋內有人自殺,立即表示想要承購。Monica好比被一群禿鷹環視的俎肉,沒有任何人在意田中的死,也沒人在乎Monica的感受,只想掌握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來賺取高額的價差,貪婪的人性盡顯於此。

 

Monica委託幾家仲介想出租,他們一聽原委後,沒人有意願接手這案子,面對枯竭的帳戶,也挑起Monica的自私,決定先將此事隱瞞,自己上網來出租。沒想到才刊出幾天,就有一對男女來看屋,男的頗有年紀卻寡言,女的年輕時尚叫小倩,兩人先後看過兩次,小倩對這房子很喜歡,尤其是廚房望出去有景美溪。最後在男友的點頭下,小倩愉快的承租這房,但卻只有她一人要住,因為她是這男人外遇的對象,房子是男友拿來包養她的場所。

 

 

 _A036811      

 

 

將房子租給小倩後,Monica感覺忐忑不安,深怕鄰居會將事實告訴小倩,招惹出更大的麻煩,因私心而隱瞞了實情,雖暫時解決了眼前的困境,卻也讓心中的牽掛更高懸。四個月後一天中午,小倩突然打給Monica,約她當晚見面,見面時小倩焦慮的說:「Monica姐,那間屋子好像有些怪怪的……」

 

Monica緊張的問:「妳有遇到什麼事情嗎?」小倩遲疑了一會才說:「我覺得……那房裡好像還住著別人。」

 

安靜了幾秒後,她又說:「我在睡覺常會聽到客廳裡有腳步聲,還有一個男人的自言自語,有幾次還發現有一個男人在窗戶外看著我。」

 

聽著小倩描述,Monica如觸電般起了雞皮疙瘩。突然間,小倩哀求著說:「能不能告訴我,那房子之前有誰住過?」

 

Monica知道再也瞞不住了,一五一十把田中所發生的事情全盤托出。然後補上一句:「如果妳不想租了,我就把押金全部還妳,如果妳還想繼續租,我就給你打折……」

 

小倩面露感激看著Monica說:「妳人真好,願意告訴我這些。但我不想再回去了,這幾天我就會搬走,今晚先暫住朋友家,白天會和朋友去打包行李。」

 

分別時,Monica看著小倩的背影,內心歉疚不堪,田中死後她看見太多人的貪婪,也從小倩身上看見自己的私心。

 

 

 _1050323  

 

 

兩天後的午夜,急促電話聲劃破寂靜,一接起來管理員焦急的說:「你的屋中傳來女人哭聲,趕快過來看看!」Monica慌亂中外出攔下一台計程車,途中她感到驚恐,小倩已表明不會再回去,那哭聲又會是誰呢?

 

當Monica打開房門那刻,見到小倩一人在漆黑房中大哭,打開燈時才發現,她居然變得和田中完全一樣,用報紙將窗戶全都封起來了,Monica大聲的斥喝:「三更半夜的,妳又回來這裡做什麼?」

 

田中在這空間的最後幾個月,將自己囚在其中,沒人清楚他在想什麼,那封閉而扭曲的靈魂,日日夜夜鬱積的怨念,最後隨著自殺而離去。然而,房子卻似乎記下了那氣味,田中是一個第三者,他介入了Monica的婚姻,善妒的他鬱鬱寡歡,而小倩同樣也是一個第三者,是田中徘徊的靈魂招換了她?還是她在感情中的苦悶,喚醒了房子的記憶,呼吸著田中遺留下濃濁的悲傷,感受著相同的惆悵,從恐懼變成了疼惜?

 

 

  _MG_3765  

 

 

人鬼之間,像是一條線牽繫的兩端,既像人的過去,也像虛擬的未來,兩者之間有太多牽絆的情感。田中在他自殺前,悠悠寫下眼中最後的風景,他選擇靜默的結束,卻意外激起人性的漣漪,從恐懼中誕生貪婪,在投射中照見自己,於離別中感受虛無。沒有人真正看見田中的靈體,卻見到許多躲在他魂魄中的人性……

 

Monica知道房子不能再留了,忍痛以市價的一半賤賣。有天她在逛賣場時,見到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前夫Ken牽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生迎面走來,在強顏歡笑中大家虛偽的寒暄,離去後,她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暈眩,胸像被人用鎯頭猛力槌打,她急促趕回家中,趴在沙發上放聲大哭她自以為對Ken已沒有愛情,才不斷在婚姻中尋找出口,感受著地下情中被人疼愛的喜悅,填補家人對她脫落的期望。

 

 

_1050127  

 

 

萬萬沒想到,突然的偶遇,讓她驚覺多年來對Ken的愛,早已累積很深的厚度。她徹徹底底的被擊潰,看見一個比自己更年輕、更貌美、更出眾的女生,挽著曾說要與她廝守一生的男人,心就像被緊緊揪住,是不甘心,還是不捨,她已無法分辨。此刻的她,早已一無所有,失去了愛人,失去了丈夫,失去了積蓄,失去了家庭,也失去了靈魂,這時她才發現,自以為所站的谷底,原來根本就沒有邊界,她成了一個不斷墜落當中的自由落體……

 

【後記】

 

看著坐在眼前的Monica,望著她清澈的雙眼。娓娓道敘這段往事,面對這些巨大的衝擊,她的冷靜卻令人深刻。

 

我問:「妳家人或 Ken知道這些事嗎?」

她搖搖頭說:「沒有人知道。」

「那妳介意我將妳的故事寫出來嗎?」

她笑笑說:「既然是個祕密,只要不寫出我名字,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走出咖啡廳時,已是傍晚五點,看著Monica離去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如同每天在路上遇到的無數臉孔,一個你以為再平凡不過的人,卻藏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秘密。不禁想著,人心究竟要有多深,才能藏的下它們?

 

 

_1280151  

 

 

今天之後,在我的心櫃裏,也鎖上了一件秘密,就是Monica的名字。

 

 

 

(攝影‧文字/陳建仲)

 

 

 

 

 

 

PS.本文圖片僅為情境配圖,人物和場景都和內容並無關

創作者介紹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eftear0509
  • 看得好驚心動魄~之前就有看過這篇你寫的文章
    這次看完全部~對於那樣的經歷內心真的很震撼
    不自覺的反思自己....是否也曾經差點掉入那樣的泥淖中
    當心開始動搖的那一刻
    提醒自己 別被人性中的貪婪與私心給駕馭了

    希望故事中的Monica在未來能夠遇到一位可以相知相惜的對象
    祝福她

    真的很開心你又有新文章了...
  • Rolleica
  • 這故事憂鬱的讓人喘不過氣...不過看到您又發表新文章...又有些許舒坦...真是怪異的組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