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9978-4      

上星期我人在台東都歷,來到當地人才知道的隱密海岸,見到一幕讓人衝擊的畫面。

 

兩個少女生澀拖著風浪板,像是才剛剛初學不久,緩步朝外海走去,突然間們眼冒出一個巨大的浪頭,兩人被這景象怔懾住,動也不動木然看著浪潮洶湧撲來。

 

接著她們被浪頭狼狽淹沒,卻沒因此而退縮,仍亦步亦趨的朝海中前行,心想若沒有高度的熱情,很難堅持她們站在這裡。

 

幕,不禁想起初學攝影的往事,感覺老天總是慈悲的,會不吝給新手一些好運,讓他們能愛上萌芽的熱情,但接著就是一連串的考驗,成就會走到哪裡,全憑自己下的決心有多大。

 

 _MG_4437   

 

十幾歲剛拿起相機拍照時,就拍到一些別人覺得還不錯的風景,卻也因而自得意滿起來,覺得自己是有天賦與才氣的人,信心滿滿挑了十幾張去參加校內比賽,結果一公佈卻當頭棒喝,參賽的同學都人人有獎,只有我是全部鎩羽而歸,那次受的傷很深,頭一次驚覺到自己的平庸,出現想要放棄攝影的念頭。

 

隔年,拿了一張無心拍到的流浪母女照片,再度參賽,卻出乎意外的得到大獎。往往就在瀕臨放棄的剎那,老天又會開啟另一扇希望之窗,似乎無意的提醒著我,拍人物才是我該走的路徑。於是又狂熱的拿起相機,走入城市角落與貧脊鄉間,去紀錄許多社會底層人們的生活,親友看到照片總會一再問我,這些畫面既骯髒又不美好,拍那麼多陌生人要來幹嘛?老實說,當時好像只因衝動而拍,自己也不清楚所求為何。

 

 _MG_4377  

 

直到某天,正在河堤上拍一個老人,他發現後氣衝衝的走到我面前,二話不說就賞我一個大耳光,憤怒的質問我為何要拍他,當下就和他吵了起來,回家沖洗出那張爭執的畫面,在柔和唯美的陽光下,更顯駝背的老人生命的滄涼,那是一張很棒的人物肖像,但在當下似乎一點意義也沒有了。那一巴掌就像是老天執起老人的手摑在我臉上,要我別像一個掠奪者一般,只知道一味追求影像的張力,要兼具柔軟與謙卑的心,虔心去體會人物身後的故事,自以為的悲苦何嘗不是矯情,那天我把那張精彩的底片給丟了,也終於明白了,沒有靈魂的影像,儘管畫面再動人,都只是心中的虛妄。

 

 _MG_0009-1  

 

三十年來,在攝影這條路上,得到的挫折要比成就多太多,甚至不知這個從少年就堅持至今的興趣,是否就是我的天命。也從歲月中明白,天命並不是老天恩賜的禮物,而是祂給予你的一種能力,經過重重的考驗之後,來體會祂之所以這麼做的苦心,並非讓你來彰顯成就,更不是來獲取別人的仰望,而是用來檢視自己的意志與領悟。唯有勇敢通過這些試煉,才能清楚祂要你走到何處。

 

看著櫃子中滿滿的底片,真正紀錄的不是這些成千上萬的容顏,而是當下自己的心境轉折。對我而言,天命已不是一個宏大的目標,而是一個覺醒的旅程。

 

 _MG_9251  

 

看著眼前少女一次次被巨浪吞蝕,卻依然無懼的勇往直前,如同我在攝影路上的跌跌撞撞,心中默默的祝福著,海浪有時嚴厲殘酷,有時卻壯闊如詩,或許這段學習過程會充滿創傷,千萬要堅持下去,當有一天能躍上浪花自在馳騁,那時才會真正明白,一切曾歷經的苦澀,都是在成就當下的甘甜。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