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被日軍徵召的台籍日本兵,都是當時的少年,大戰之間無數台灣兵戰死南洋,活下來的如今都成風燭老人,一位老爺爺在場史料展場,非常專注俯觸牆上的文字,努力尋找年少時同僚的名字和身影....

自從貼上預告決定要寫這文後,半夜睡覺時變得有些奇怪,連續兩天半夜都會無端醒來……

【10月25日~AM 01:30】

我夢見一個高僧來找我,他說我家中有一本書,有他要的第三個徵兆,能幫他找到一個苦尋未果的聖地,當我們找出他說的那本書時,一翻開卻滑落了一張相片,圖中左邊為一女子肖像,頭低低看著地面,右後方則是一巨大青銅佛像。

我們以為佛像就是聖地的位置,正當大家望得出神時,佛像卻突然慢慢消失,幾秒鐘後女子也消失,畫面開始淡入淡出,顯現出人世間的各種畫面;有辛勤工作的人,有手抱小孩的爸爸,有漫步中的戀人背影,有沮喪而趴低的臉,還有握著將辭世親人的手……

在此同時,夢境中還浮現了一些充滿智慧的言語和音樂,每個看著照片的人都淚流滿面,因為太像生命的縮影;曾愛過的、難忘的、逝去的人事都一一浮現……

突然間,一通急促的手機鈴響讓我醒來。我反射性的瞄了一眼床頭的鐘,才半夜一點半,拿起手機一看,是無顯示號碼的來電,我按了拒接鍵準備倒頭再睡。誰知幾秒不到,手機再度響起,我雖然很想再次拒接,但又怕是什麼緊急事故。悻悻接起來應了聲「喂?」

卻只聽見對方喀一聲,將電話掛上……

連續兩通電話讓我睡意全消,開始努力回想剛剛的夢境,並立刻起床將夢境記錄下來。如果沒有這通電話,清晨醒來時肯定會忘記此夢。這夜半的電話是個提醒嗎?那又是誰打來的呢?

【10月26日~AM 03:50】

入夜後,喉嚨一直發癢,忍不住一直咳嗽,睡眠也就斷斷續續,根本無法深眠,索性起床不睡了,一看時間還不到半夜四點,於是打開電腦,決定開始寫這篇文章。說也奇怪,喉嚨不癢了,連一聲咳嗽都沒有,像有股力量不斷督促我的腳步。

我聽過一種說法,當書寫所謂「鬼」時,他們也都會來看,我望向窗外騷動的樹林和黯黑的四周,這個夜的確比平日不安些。我相信此時應有很多雙眼睛,盯著我的每個字。




(文接【神鬼之間02--第一次的接觸】)

第一次的鬼壓身發生後,身體感官開始出現明顯不同,我常會聽到一些細碎的耳語。白天還好,但晚上一個人住在屋頂,再清楚不過,有幾次三更半夜,卻聽見窗外有人喚著我的小名,乍聽像鄰居媽媽的聲音,急忙出門探望,卻只見一片死寂的暗巷,但呼喚聲卻依舊持續。

最詭異的是,聲音來自不同的方向,後來某位鄰居長輩告訴我,晚上聽見不明聲音呼喚時,千萬不要回應,那是所謂「叫魂」,一旦回應後會對身體很傷,如果一連叫四次,就是要取你的命。

民間習俗也留傳人的肩頭有兩盞光明燈,它會守護我們的安全讓鬼無法入侵,但鬼會用親人的聲音騙你回頭,每回一次頭就滅一盞燈,當燈全熄滅時就能進犯……我牢記在心,對於不知名的聲音,或是走夜路有人從背後拍肩,我一律是頭也不回的加速跑開。

有一天凌晨三點,我還沒睡,突然門外響起叩叩的清晰敲門聲,我還在猶豫是否該應門,結果又響起三聲,心想應該是隔壁陳哥哥上天台來找我,門一開,一陣冷風撲來,屋外一個人也沒有,心裡一陣寒顫,趕緊關上門來。自從那天起,就時常聽見夜半的敲門聲,心態上也從驚恐到適應,大概可以篤定的是,這間房子應該是一間鬼屋。

幾年間,家中招逢巨變,從富裕生活一下跌落貧窮,爸爸生意原本順利,但接連被朋友倒了數千萬,一下子變成四處躲債的人,幾次深夜經過爸媽房間,還聽到爸爸自嘆想一死百了。沒多久房子被法院貼封條拍賣,媽媽肯求檢察官將封條貼在門內,留給我們一些尊嚴。

就這樣,我們一家人離開那間屋子,到隔壁巷子租屋而住,而那房子因為獨門獨院,新屋主將它組給許多商家開店,但沒有一家店能夠經營起來,店家一個經一個的換。那屋子地處台北最貴的光復南路上,四周同期的透天厝,十幾年來都已翻建成公寓大廈,地價及屋價連飆數十倍,但這屋子目前依然獨自矗立,我真的覺得沒有人能夠動得了它。

念了五專後,迷上攝影,開始四處拍照,常常地處偏遠郊區,遇到的狀況越來越多,常會走在路上聽見有聲音和我說話,或前方晃過的身影,但時常方圓都是一片空地,剛開始還會嚇到拔腿狂奔,但次數一多,心裡也慢慢適應,膽子也日漸變大。對神鬼的態度,從恐懼轉變成好奇,開始動念想探訪一些凶宅或是鬼屋,每到鄉間耳聞有此類的空屋時,都會想進屋去走走。

我發現自己一個很奇特的現象,每到這些地方,都會有頭疼或目眩的情況發生。



或許是自己特殊的體質,開始被朋友當成一個探針,來試探當地是否乾淨。入伍後,被分發到海邊戊守,一些老兵知道我的體質後,有天夜巡時,叫我獨自進入一間荒廢的哨內看看。才一踏入就頭疼不已,天旋地轉,趕緊蹲在地上,老兵看情況不對趕忙叫我出來。路上我問他剛剛那裡是哪裡,因為那裡是我有史以來感受最強烈的地方。

只見老兵臉色發白告訴我,那哨在前兩年的某天中午,有一個兵被人殺了三十二刀後奪槍,慘死於哨內,血濺得滿地都是。後來就靈異事件就頻傳,有人會在守哨時半夜突然被搖醒,也有人於哨內見到不明身影,之後沒人敢再站那崗哨……荒廢至今,但由於兇手逃逸仍未破案,那哨成了證物,也無法拆除。

出了社會後,朋友們陸續開始買房子,我成了職業的看屋者,朋友一定要等我點頭後才敢安心下訂。老實說,在我看屋的過程,或多或少都有感受靈體,無傷大雅的我多半都不說,因為大部分的房子都有,只是他們身上並無怨氣,對人不會有影響,但一次失誤卻發生在自己身上。

當時我看了一百多間房子後,決定選擇定居木柵,因為我覺得它很乾淨。住進一年多後,有天晚上出門時,我按了電梯下樓鍵後,就蹲下來繫鞋帶,沒一會兒電梯門打開了,突然間我就是感覺電梯內氣氛不對,我沒抬頭,只用餘光掃描地面,發現裡面並沒有人。之後我將目光慢慢上移,居然看到一件長裙底下是沒腳的,我低下頭讓電梯自動關上,後來看它停在一樓,我趕緊走安全梯來到一樓,再按開電梯,門一開我發覺剛剛那件衣服不見了,氣氛也恢復正常,心裡知道這事不尋常。幾個月後,我意外離婚,當時賣掉這房屋,接手的是鄰居的姐姐,一年後新屋主被某周刊拍到和名嘴婚外情,意外上了雜誌的封面報導。

後來搬到山上住後,因為這個房子太久沒人住,靈體有些混亂,同樣和我有靈異體質的Ting,幾次看到有陌生人出沒家中。當時我感受到一種新的靈體,不同於以往所接觸過的東西,反像是自然界的精靈,它們有著亙古的律動,發散一些深奧的智慧。在感受的過程中,我開始靜坐,也開始回想之前總總的靈異現象,如果宿命是注寫好的,那靈體的出現,並非如我之前所想是一種干預或改變,而應該是一種徵兆,在家中巨變前、在婚姻破裂時,似乎都出現不同的靈體聚集。

我試圖從宇宙間不變的定律,去真正解開生活中所遭遇的靈異現象,慢慢發現人有善惡分別,靈魂同樣有情緒,「怨」似乎是我在其中感受到最大的差異,再深思過程中,才發覺人們對無法掌控的事物,有著太多的茫然與不安,對神太過依賴與索求,對鬼太過扭曲與恐懼,於是我試圖就我體悟的靈體,徹底來作一次論述。

一般人對靈魂的概念,解釋太過於偏狹,也有太多汙名的標籤,貼在這些未知的靈體上,如鬼怪、惡魔、邪靈……然而,等這既定的印象發酵後,誰會是最大的獲利者?恐怕就是那些定義並控制靈體的人,是龐大的宗教組織、影視的娛樂工業,還是無所不再的論命團體?當人們的恐懼被膨脹放大時,安定的力量就成了有價的資源,寧願相信看不見的恫嚇,卻不願虔心感受心裡的體會。

在製造恐懼的結構裡,鬼已被醜化成一種詭異的獨立體,像是宇宙間憑空而生的東西,它們恐怖猙獰,邪惡醜陋,會竊佔人心,引發身體疾厄。其中已完全抹滅了人性的特質。應該好好仔細想一想這些所謂的鬼,或是好兄弟,他們到底是什麼,又來自何方?

其實他們也是曾和我們一樣的血肉之軀,有愛人、有家人、有夢想,也有牽掛,他們不是憑空出現的。每個靈體都曾是人,也曾是別人的父母、子女、丈夫、妻子、親友。說的更明確一些,他們就是我們的過去和未來。



如果人活動的世界是三度空間,那靈體的活動空間就可稱為四度空間,雖然彼此活動是在同一個場域中,但卻不會有任何交集,因為空間是平行的狀態。那為何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卻能不斷收到一些感應?那是因為靈體是一種電波能量,是散佈在空氣的分子中,就像許多包圍著我們卻看不見的各種電波一般,除非有接收器,不然是無法接收任何訊號的。

而人對靈體的接收器就是大腦,但每個人腦波的頻率和敏感度不同,有人一輩子都無法到訊號,就好像收音機的AM是永遠無法收到FM訊號一樣。然而,有人腦中就有與靈體接近的頻道,所以會在某些情況下收到微弱訊號,如影像、聲音。而在一些情緒亢奮的情況下,腦中頻道是會被改變的,像狂喜、驚恐、沮喪、悲傷或是害怕。這會使頻道與靈體的靠近,變得更容易接收到訊號。

如果說靈體是所謂電波,那我就要來下一個導論了,以下的話很重要,那就是「所有靈異現象,都只存在於腦中」!

腦是控制我們五官的中樞,所有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味覺都是在腦中接收到訊號後,所發出的指令。換言之,靈體其實只能影響腦,再經由腦對五官產生訊號,我們所感受的一切都是訊號,真實世界並不存在。

印象中電影中常上演的情節是,鬼會走入人間變成一個真實的物體,對人們展開無止盡的復仇或殺害,我認為這是天大的謬誤,是永不會發生的事情。因為人與靈體分屬宇宙間的兩個空間,彼此根本無法改變對方狀態,只會有微訊號的交流,如果真要說影響,就是訊號的內容。有時一些不好的訊號會使人心恍惚,產生心志的錯亂,失去理智的自約。但會去殺人的還是人,全球60億人口,每天有數萬起傷人、殺人的事情發生,但卻從來沒聽過鬼殺人的事件。

靈體如果能夠直接干預人間,那陰陽秩序將會大亂,被靈體害死的人,也會成為靈體,再去對加害人的家人來復仇。因此這情況絕不會發生,也不會有特例,就像地球日出幾十億次,但絕不會有一次是從西邊出來。這就是宇宙間的鐵律,若真的發生,定律一破,萬物都會失控,世界也就等著崩解了。

所以,一些對鬼心生恐懼的人,要相信我一句話,若見到異象,所見所聽都只是幻覺,千萬鎮定讓情緒平撫,頻道即會自動改變,一切將不再存在,靈體和人的相遇幾乎都是出於偶然。

那又該如何解釋為何人們會有中邪、附身的經歷?這就是所謂的定頻,當頻道完全重疊時就會發生。有些是透過方法,如催眠、宗教儀式,來轉換腦中的電波,將自己定在與靈體完全相同的頻道上,產生借位的情況,讓靈體透過肉身來發聲。

我看過一則新聞,就是心理學家發現一些精神失常者,常會無故地對空氣打招呼,並自言自語。但經長期紀錄顯示,他們的那些對話其實是有邏輯的,是有特定談話的對象。我不禁想到,很多精神病患,都是在經歷重大打擊後發生的,是否是那些無法回復的打擊,造成他們腦中頻道永遠改變,無法再回到人的頻率,變成腦波與身體分離,活在兩個空間的夾縫中……

人有善惡,靈體也有,一些冤死或慘死的人,心中如人一樣有執著與怨念放不下,便會四處尋找能感應到他的人,述說心中怨氣。一些氣數較低的人,就比較容易被挑中,並因此陰陽失調,愁眉苦臉,臉色黯沉,久久之後會影響自己的意志和思考。唯一的解藥就在自己身上。多接觸自然,開闊自己胸襟,讓意念由陰轉陽,自然能走出谷底陰霾。

多年來雖然常遇到靈異現象,但我從未在身上、家中,或車上懸掛任何平安符或護身符,因為我知道人的陽壽早已定,不可能輕易改變。另一方面,我也不想用對抗的方式去面對靈體,在很多時後他們給了我許多的啟示。

有朋友曾問我,到底何處才是乾淨的地方?我只能說靈體無處不在,只是我們感受不到,包括我在寫此文的同時,就在我身旁的四週……

物質是種不滅的定律,陰生陽,明生暗,熱生冷,起生落,在生命輪迴的過程中,人因為自己的恐懼,成了生命的牽絆,妖魔化了演化的過程。靈體曾是人們的過去,也將會是我們的未來,要放下心中對死亡的迷失,那不過是肉身的暫停,靈魂會有更多的可能,用另外一種形式,和心愛的人廝守下去。



PS.此文純屬個人觀點,不想淪為口水戰。歡迎有困惑或是想討論的人發言,我會就我的認知回覆,但對此文嗤之以鼻的人很抱歉,浪費你的時間,請移駕至別處尋找認同,在不同的信仰中辯論唯一真神,是件很浪費時間的事情。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