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許多人都紛紛返鄉祭祖掃墓,到底這是對已逝親人的追思,還是祈求祖先的庇蔭?

如是後者那首先就得相信,人在死後是有能力來改變活人的世界。

最近適逢清明,許多命理節目請了一些所謂老師、道士上節目,大談人鬼之間的規矩與儀式,並深刻的描繪死後世界與秩序。老實說,我對那些說法和符咒本身沒意見,只是很想了解,他們是如何知道這些的?難道是鬼告訴他們的嗎?還是只是經由這樣的儀式來控制人的恐懼?

我曾經是一個很怕鬼的人,但現在的我卻處之泰然,不是我不信有鬼,相反的,我比誰都相信有鬼。自幼我就是一個有靈異體質的人,經年累月遭逢下來,從驚恐到習慣,再從習慣到悟道,我體驗出關於鬼的一套法則……

年幼時期,我們家住在北市光復南路一棟三樓的透天房子中,從小我就極度害怕晚上一個人待在家中,只要父母不在家,我一定會叫鄰居玩伴來陪我,如果他們不能來,我一定站在家門口直到爸媽回家為止。

有一次媽媽帶哥哥去弄牙齒,我在院子一直站一直等,從傍晚等到晚上,悲憤之餘拔起身上衣服的大鈕釦來咬,一不小心居然誤吞,媽媽回來後趕忙將我送醫急診,一連被醫生灌了五顆蛋白,才在兩天後的馬桶中找回那顆鈕扣。當時大家都以為我被漫畫書上的鬼怪所嚇,才會膽小如鼠。

當時我沒將實情說出來,我之所以不敢待在家,是因為我知道家中除了我們一家人外,同時也住了別人。

每天半夜12點,當全家人都回房睡覺時,樓梯間的某個電燈開關就會出現一個敲擊聲,叩…叩…叩…而且很規律地約15分鐘會敲一次。原本還以為是家人,直到有一天我等到12點敲擊聲起時,立即打開房門而出,見到開關前一片漆黑沒有半個人,當場打起冷顫,立刻鑽進被窩中。那天之後,只要家中沒人或半夜一到,我聽到的怪聲音越來越多。

還有一天晚上,爸爸應酬還沒回家,媽媽帶哥哥去看病,家中只剩下我和念幼稚園小班的妹妹,當時很想站門口,但又不能棄妹妹不顧,只能蜷在電視機前,打開全家所有的電燈,但還是壓不住內心的恐懼。時間比烏龜步行還遲緩,當時年幼天真,心想會不會一覺醒來,爸媽就回來了,就沒事了。

於是就帶妹妹上二樓臥室睡覺,才剛剛幫妹妹蓋好被子,準備閉上眼睛時,就聽到樓下客廳傳來腳步聲。可怕的是,那聲音從客廳開始慢慢往上行,當場我驚慌地告訴身旁的妹妹,無論等一下聽見什麼,眼睛千萬不要張開,因為我怕見到的東西會讓我們當場崩潰。就這樣聽著腳步聲慢慢走近,一步一步清楚的轉進我們的房間,突然在我們床前停止。我實在嚇得快窒息了,緊閉著眼握著妹妹的手抖個不停,約五秒鐘後,腳步聲又慢慢走出房門,並向樓下移動,妹妹問我剛剛是媽媽回來了嗎?我不敢回答。媽媽和哥哥一小時後才返家,爸爸更是到半夜帶著酒味回家,至今我仍不知道那天站在我們床前的人是誰。

後來表阿姨從鄉下北上工作,借住在我們家,她和我一樣是靈異體質的人,她也覺得房子半夜很不寧靜,原本以為是我和我哥弄出的聲音,後來發現不是,也開始覺得不對勁,就把這事告訴我媽。之後她們到台南一間廟去卜卦,解簽人說我們家的房子很不乾淨,曾有人滴了血在房子的心臟,而那人已不在人間,所以他的魂魄便一直留在屋中。

聽完算命師的話,媽媽並沒有當一回事,只覺得那人亂說,因為當時我們家是全新購入的房子,幾年來家中並無任何人過世。但我卻開始懷疑,一直回想家中曾來往過的人。後來我想起好幾年前,家中曾裝潢過,有一天工頭在施工時不小心受傷了,當場流了很多的血。

經不起我一再的詢問那工頭的現況,媽媽才勉強去探聽,沒想到卻帶回令人震驚的消息,就是那位工頭在我家裝潢的隔年,已在另一處工地意外墜樓身亡。

這一切種種,讓我慢慢相信有另一個死後的世界。不過要一直到我升上國二後的某一夜,卻發生了一件事,讓我深信世上真的有鬼。

(未完待續)

神鬼之間02--第一次的接觸

神鬼之間03--靈魂導師

神鬼之間04--靈魂導師【後記】

下週二將推出新文【神鬼之間05--遇到鬼】。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