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100664  

這裡面並沒有神,更沒有鬼,只有困在人間的靈魂。

 

 【發 病】

近一個多月來,生活出了狀況,從某一夜開始,半夜三更突然驚醒,之後再怎麼努力,把能用的睡姿都換遍了,卻只感覺滴答的鐘聲越來越大,一怒之下起身開燈翻書,不但沒找回睡意,精神反而越來越亢奮,最後無奈的坐在床上,看著遠方的天空由黑翻白,當陽光映入眼睛的那刻,如針刺般的痛著。

 

 _A090606  

 

到了早上工作的時間,身體已經疲憊不堪,情緒也變得非常低落,無心於任何事物,幾度感覺就要打盹,趴在桌上想小憩一下,腦子卻又開始轉動,體內睡眠的開關,就像突然間壞掉一樣,當午夜再度來臨時,恐懼爬滿了全身,想喝酒來灌醉自己,幾杯下肚之後,果然開始輕飄恍惚,趕忙趁勢往床上一躺,但半夜相同的時刻又醒來,大腦就像被人偷裝一個鬧鐘,又是一陣與床和枕頭的掙扎後,徒然目送黑夜的離去。

 

 _A180035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個星期,夜晚成了我最大的夢魘,精神也瀕臨崩潰,最糟的是很多負面的情緒接踵而至,一些深藏心中早已上鎖的陳年舊事,像被人翻箱倒櫃般灑落一地,心就像被人揪住隱隱作痛,無端亂竄的憂鬱、消極、失落無處不在,在開車時會有強烈的孤獨感,也會莫名的想掉淚,一整天食不下嚥。幾天內就掉了近三公斤,心裡清楚自己生病了,憂鬱症應是悄悄找上我,而且來勢洶洶。從報章中看見如中天主播史維哲及藝人歡歡,近日都因憂鬱症而輕生,決心要嚴肅來面對這情況,不能讓症狀持續的惡化下去。

 

 _A090618  

 

首先我要找出病因,回顧這一兩年間,命運開始給我出考題,最敬愛的外公辭世、多年相伴的愛犬相繼離開、父親突然中風、如母般的大姑過世、工作上遭遇的挫敗、日漸沉重的壓力、對生命的價值質疑、曾有的夢想已遠離、對歲月匆逝更添喟嘆……這一切在事發的當下,都用隱忍來消化情緒,用自以為的豁達來看淡人生無常,殊不知它們已藏在胸中,逐漸蠶食心靈,當睡眠出問題後,這一切就失控了,全出來向我索討未償的債。曾自認堅強剛毅的我,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是如此的脆弱。

 

 _A080520  

 

最悲哀的莫過於沒有人可以求援,以前朋友們遇到類似的情緒,都是找我來幫他們排解煩憂,除了要耐心傾聽訴苦,還要努力去找出問題的癥結,接著曉以大義的循循善誘,經常是拿著電話和他們聊到夜半三更,如今並非我不去找他們,而是已知預期的回應,不外就是,「你平常就是想太多了」,「生活過得太安逸」,「別那麼自我封閉,給自己壓力太大」,「多多到郊外放空一下,晚上常出來喝兩杯」。諸如此類安慰的話語,雖然都是出自一片善念,但他們永遠不知道,這病絕非庸人自擾,更不是空穴來風,像是長期淤積心中苦悶的清算,如再疲於承受這些好意,無疑對病情是雪上霜,我要的不是安撫,而是找到解決的辦法。

 

_1030849  

 

在這部落格上的一些朋友,視我如兄長老師的角色,會向我描述心中的焦慮與苦悶,對於大家的信任內心充滿感動,只要是我能力所及,會毫無保留全力相授,總會以一個客觀的角色,仔細研讀後並給予一些建議,絕大部分問題都糾結在觀念,只要心念一轉很多問題也就不再。那些隱藏在悄悄話裡的心靈對話,日積月累已超過十萬字,如今是自己最虛弱時,卻落到無人可說的慘境,或許有些人會選擇跟家人說,但我覺得那是不行的,因為他們和我的距離太近,一不小心就會將憂鬱沾到他們身上,一方面他們也涉入太多私人情緒,很難成為客觀的角色,更多時刻他們不自知,本身就是形成憂鬱的原因之一。

 

【靈魂治療】

 

一天午夜兩點半,瀏覽著自己部落格中的留言,想看看以前是如何來回應那些和我現在有著相同困擾的朋友,時至天亮連讀了三十篇文的留言,竟意外發現一個秘密,就是我的回覆好像並非出自我手,不僅回文中許多觀點令我陌生,文字構成的語法明快且錯字頗多,和平常我寫文的悠緩斟酌大不相同。記得不只一位朋友曾提出質疑,說我回覆留言的語氣和文章本身很不同,懷疑我是找別人捉刀代回,當下覺得荒謬一笑置之,如今卻深有同感。

 

_MG_4415  

 

仔細的回想,當朋友來訴說心中的痛時,為了能理解他們的苦,會產生一個投射角色去感受,然後再以現有的智慧,來思考該如何自處,但為了怕被這沉重負面情緒拖垮,不自覺的會設下安全線,絕不讓自己的情緒跨越那線半步,於是就出現一個和寫文截然不同的性格。相較於寫文章的自己是一個比較感性、溫暖、抒情、細膩及懷舊的人,回覆網友留言的自己則是一個理性、冷靜、客觀、善於分析的人。難怪,雖然這個部落格叫做煙斗客的重機日記,但我卻習慣性的會在每一篇文末留下真名,這下才發現,就是在情感上要和煙斗客劃出一線區隔。

 

 _1000605  

 

一日上午,心情又開始抑鬱難耐,打開電腦把近日的疑惑和痛苦,全留在word中抒發,然後就匆匆開車外出散心。待晚上回家時,心情恢復平緩許多,一打開筆電看見上午紛亂的情緒,竟不加思索的就打起字來,用很理智而清晰的脈絡,逐一回應了上午的困惑。於是,就在這樣一來一往間,分別在極端的情緒中寫下許多文字,過程看似自問自答,卻又像是來自不同思維的兩個個體。生病的那個我,就在這些文字往返的過程中,找到了釋放的出口,也抓住了一個諮詢的對象。年輕時曾讀過一本書,作者說他相信世上絕對有另一個自己,並花了大半的歲月在世界各地旅行尋覓,如今,像找到了另一個自己,就活在同一個身軀內。

 

由於對話內容非常龐雜紛亂,簡略摘要成問答題,為避免角色混淆,患者以下簡稱「陳」,回應者則簡稱「煙」。

  

_MG_9371   

 

陳:覺得自己得了憂鬱症,該去看醫生並服用安眠藥或抗憂鬱藥嗎?

 

煙:你的病並不是來自生理問題,而是靈魂生病了,這些年你淤積了太多沒有釋放的情緒,身體再也承受不住了。藥物會強化生理的機能,掩蓋靈魂的傷痛,透過藥物,靈魂本身並沒有被治療,只是被控制,傷痛會被推擠到更深處,一直都會存在體內,就像有人會用催眠或回溯的方式來理解靈魂的痛處,在你還有能力醫治它時,何不先靠自己來試試,一旦使用藥物就會形成依賴,也會忽略靈魂原本要傳遞的訊息,成癮後很難再擺脫得掉,有天當你的靈魂已病到沒有任何藥物可以壓制時,接著你就會傷害自己和別人。

 

陳:這病為何會找上我?又為何現在有那麼多人有相同的困擾?

 

煙:人每天的生活內容,其實是大同小異的,無形之中形成一種規律的漩渦,其中或許有些小小不滿,其實已依賴這樣的循環很深了,一旦你所熟悉的人事物發生變化、突然離你而去,或是突發的壓力及打擊出現,就會讓這個漩渦速度變快、變慢、甚至停止,那一刻你會強烈的感受驚恐與不安,以為自己脫軌了,憂鬱、徬徨、失落、等感受接連而至,苦悶的堆積也就形成病因。

 

_1030044  

 

陳: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努力去保持這個循環的律動,讓它不會被改變,那靈魂就不會受到傷害嗎?

 

煙:這是一個很蠢的問題,你自己心中很明白,人有悲歡離合、生離死別,怎麼可能維持永遠不變,生死、得失、分合都是一體兩面,擁有的同時就註寫了失去的宿命,靈魂勢必會在這過程中不斷受傷,但傷痛並不是命運的本質,而是為了鍛鍊靈魂在這些痛苦後,超越悲慟引發更恢宏的愛,並建立自癒的能力,讓他變得更強韌無畏,你的多愁善感、情感豐沛、溫情念舊,多年來讓你受了很多的傷,而我就是在這些傷害中所培養出來互補人格,理性冷靜,態度超然,條理分明,也就是要在你沉淪時,能及時出現將你拉住。這就像靈魂的一個自我救贖機制,每個人身上也都具有這個部份。

人心是非常弔詭的,就因為有兩個面向的角力,所以我們經常會自我矛盾,活在規律漩渦中的人也未必快樂,因為他們會渴望突破,會失落於自己所沒有的東西,那個反面的靈魂並沒有被滿足,一陳不變週而復始的步調,漸漸會讓他們感到生命的空洞,時間久了會讓靈魂也因空虛而發生病變,尚失自我生命價值。

 

 _MG_4376  

 

陳:你的話我有些疑慮,在你所謂循環漩渦中,看似平淡規律的生活,不也累積了人與人間深厚的感情,雖知終需有分開的那刻,不是生離就是死別,又該如何看待這些累積的情感,跟其中所堆積的思念呢?

 

煙:你想想思念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如果你天天和父母、親友、愛人、寵物在一起,你對他們會有這念頭嗎?似乎只有真正失去的那刻,才會有思念的發生,你只感受它帶來的不捨與痛苦,有去感受它所帶來的意義嗎?離別固然悲痛,但何嘗不是一個情感的總結,讓自己知道曾經付出與擁有了些什麼,讓你能更深刻明白它的珍貴,唯有透過失去一途,才能算得出它在你心靈中的重量,生命不也就在這些聚散離合之中,逐漸豐富了它的厚度。最苦的不在於失去,而是那些不敢去愛,卻又放不下的人,矛盾糾結度完餘生,時間如河,沒有一刻會是永遠,但每一刻也皆能成就永恆。

 

_A090215     

 

陳:那你覺得我應該如何來療癒我生病的靈魂,有具體的方法嗎?

 

煙:顯然你是被壓抑的情感所拖垮,你的漩渦已經停止,曾經熟悉的物質都已不再,你必須認清這個事實,並堅定的和過去切割,勇敢接受生命虛無的本質,舊的人事就讓它藏在回憶中,不能再被交錯時空的情感所牽絆,必須重新調整生活的重心,要放下曾是最依賴的事,在停滯的水面加入活化的新元素,找回你已擱置很久的事情,並重建一個新的循環。

必須殘酷對你說,靈魂因你而傷痕累累,即刻起,我將積極介入你的人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A090011  

 

應該算是慶幸,腦中雖被裝了一顆鬧鐘,卻沒有奪走我入睡的能力,為了讓自己有更多的睡眠時間,每天九點多我就上床,約凌晨四點就會自動起床,回到古早時代農業社會的作息,並前往山間小徑漫步,看著天地從靛藍到嫣紅的甦醒,萬物如魔幻光影般的展演,感受著天地生生不息的能量,像是來到一個從沒見過的新世界,並積極努力戒除曾經依賴的一切。

住家附近有一間咖啡廳,幾年間不論晴雨每天傍晚都會去,它就像個心靈的避風港,如今再也沒踏進過一次,習慣要戒很難,但為了清除這個已潰堤的循環,卻是必經的過程,如今空出來的時間,會強迫自己去做一些沒做過的事,或是曾想做而沒能做的事,靈魂也在新事物的刺激中,慢慢被啟發與復原,它的發病反像是一種提醒,叫我勿忘那條曾經朝思暮想之路。

 

小IMG_5502  

 

心底知道,有一天又會過度依賴這個循環,讓生活再度陷入膠著時,要從美好中尋找慰藉,也要在傷痛中牢記苦澀,要再次堅決果敢的出走,生命的蛻變如四季變幻是永無止息。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