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年末倒數時刻,各地都會舉行盛大跨年晚會,在熱鬧與祝福聲中,大家共同跨越新的一年,而每年我都是待在山上屋中,靜靜度過這轉換的年份,今年卻無法閃躲……


【2008年12月31日晚上9點】



在台東的史前博物館前廣場,忍受著低溫寒流和刺骨寒風,和一些民眾看著南島文化節最後一天的演出,在泰雅女歌手雲力思撼動天際的歌聲中,畫上動人的句點,也代表我在台東12天的工作正式結束。

接下來登場的就是藝人主導的跨年晚會,我毫不留戀的收拾起器材離去,卻見到更多的人陸續湧入廣場。我對跨年並沒有特別感覺,對這度量歲月刻度的工具,沒有多大的興緻去慶祝,但我知道「它」卻對很多人很重要。





一年來生活總堆積些不如意,時常我們希望能藉著一個點,轉換種種的不快,並帶來嶄新的期待,有時寄望放在明天,更多時刻是在新年中,雖然往往事不如願,就像2008跨年沒有人會料想它比2007來的苦澀許多,但這是一個動念,一個替痛苦解的方式,每一刻我們都在盼望,盼望下一刻會更美好,而跨年似乎是這個力量的最大凝聚。

回到小小的旅館房間,寒冷的氣候讓我不到12點就躲進被窩,拿著遙控器在模糊的螢光幕中,觀看各地倒數讀秒迎接2009年到來的盛事,數十萬人在深夜中舞著螢光棒,歡聲雷動,電視前守著上百萬的人,感受年歲交替的契機,在這徬徨的時刻,對未來焦慮的人心,這是大家最虔心的一刻,期待新年。


【2009年1月1日清晨5點】




突然夢中驚醒,想到今天日出不同以往,是今年第一道曙光!

雖然我不愛在日月追尋這樣的符碼,但已經答應很多網友要把曙光帶給大家,再加上有太多人千里迢迢來到台東,準備迎接台東太麻裡的日出,而我人就位於離那不到20分鐘的車程,睡過頭也就算了,偏偏自動醒來,罪惡感讓我不敢再回到被窩裡,匆匆背起了相機,在還沒亮的天色中,惺忪的朝海邊駛去。





我沒選擇南邊人潮擁擠的太麻裡,反而來到北邊無人的東河海邊,曙光不是專屬於第一眼看見的人,感動的位置遠重於看見它的時間。

隨著一分一秒過去,天色依舊灰矇,厚厚的雲層中開始飄著雨絲,我知道今天與曙光絕緣了,在太麻裡和墾丁應該會有許多人失望,我反而輕鬆起來,悠哉的去7-11買了一杯咖啡,掌中溫暖逼走了一些寒氣,聽著夾在風聲裡的海浪聲,享受這幾十天來難得的悠閒。


【2009年1月2日上午8點】




今天太陽一早就冒出頭來了,我收拾好五大箱行裡,住在這房內已經13天了,曾經我一度以這裡為我在台東的家,白天騎著單車四處遊蕩,晚上就坐在舞台前看原住民舞蹈,午夜時才回旅館邊處理影像,邊喝咖啡回著網友的留言。

這些日子生命特別寧靜美好,體會了自然的純淨,感受了原住民的靈魂動,就像甘醇的水流進身體,滋潤原本乾涸的心。





帶著離情依依,不捨的離開了飯店,一路朝數百公里遠的家邁進。

途中我經過了一處美麗的海岸,忍不住停下了腳步,在豔陽下我看到藍天、綠草、海洋,和人的身影,愉悅的交織在一起,當下拿起了相機,留下許多的美好,雖然昨天大家都錯過了曙光,但歲月卻不會因沒有曙光而黯淡,每個人都在日月的刻度中盡情的展演著生命。





或許我們只是需要一個理由,一個讓我們遺忘哀傷,一個讓我們期待的轉折,在這歲末年初之際,希望有一個重生的開始。





終於,我看見心中的曙光,暖烘烘的映著每個人...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