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83年新聞界發生一件大事,兩個令人崇敬的中時報系記者,在俄羅斯出差返台時,飛機在西伯利亞的雪地墜毀,剎那間,徹底摧毀了兩個家庭。

同年間我意外進入該報系工作,在拿到悼念兩位殉職同仁的專刊時,一字一句把所有人對他們追悼仔細讀完,其中罹難的文字記者,有位結褵十八年的太太,在她追憶亡夫的文字中,讀到她動人至深的追憶,和蝶戀情深的相依。

膝下無子的他們,對方是生命中最大的價值,他們無時無刻不在交換心情,用說的不夠,就用筆寫下,看著一篇篇他們往返的小紙條,難掩心頭的酸楚,就連臨登上飛機前,先生仍不忘撥電話回家表達思念,哪知造化卻如此弄人,讓那通電話,成了最後的遺言。

一年後,我在報上讀到一篇他太太投稿的文章,令我當場震驚不已,內容是描述她在整理過世先生遺物時,卻意外在電腦中發現他先生和別的女生往返的情書,在她以為完美的感情中,卻見到他先生的外遇。

起先她是憤怒不解,無法接受這破碎的完美,她強忍著痛苦,讀完他們間的每一封信,在文字間她看見丈夫心裡的渴望,看見這段婚姻的缺口,更看見自己沒給先生的東西。或許是這份情感太深,兩人的感情已經交融,她開始羨慕起先生,因為他擁有她所沒有的東西,那段時間……她居然愛上先生愛的女人...







當時我太年輕,無法感受這之中的深奧,只覺得要怎樣無私的愛,才能包容情感的背叛。

多年後我和她成為同事,在工作接觸下,發覺她是我見過最正直、坦蕩、有智慧的人,那時才漸漸體會她當年下筆的心境,當愛到達一個層次時,不再只是佔有,而是把自己變成對方,愛對方所愛的一切。

那天…我在金山海邊,看見天空翱翔的遙控飛機,拿起相機留下這畫面,在沖放照片時,想起這段往事。就在那出事飛機殞落前,很多人是擁有幸福的,但幾秒之後,卻成了他們心中最深的痛,快樂和悲痛原來是這樣的接近。






流動的時間裡,變化是不會歇息的,愛能成就很多永恆,讓美好停止在靜默間。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