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我部落格裡罕見的光明故事,也是最近幫SHOW北縣雙月刊所採訪拍照撰寫的一篇稿子,故事中的主角阿俊是個陽光的大男孩,也是北縣家扶中心成立40年來第一個考上醫學院的孩子。



‧‧‧‧‧‧‧‧‧‧‧‧‧‧‧‧‧‧‧‧‧‧‧‧‧‧‧‧‧‧‧‧‧‧‧‧‧‧‧‧‧‧‧‧‧

故事人物:朱佳俊(陽明醫學院新生)

在國小三年級前,阿俊和一般的孩子一樣,有個幸福安康的家庭,雖然不算富裕,但和父母及兄弟感情很親,曾經他以為家就該是如此溫馨。

他爸爸是卡車駕駛,收入還算穩定,省吃儉用下,也存錢買了自己的卡車,並請來駕駛,自己當起小老闆。但沒想到公司才開不久,景氣卻急轉直下,發車班次是越來越少,最後無力支撐開銷,被迫只能將公司結束,賣車之後又當回司機,但收入卻已大不如前;面對這樣的起伏,他爸爸開始變得消極,時常一個人喝起悶酒。

他媽媽看這樣下去不行,收入已嚴重入不敷出,三個孩子都要上學和吃飯,就捲起袖子,從原本的家庭主婦開始去市場擺攤子,經濟重心從此就落到媽媽肩上。或許因為如此,他爸爸的自尊心受挫,經常和媽媽口角,酒也越喝越茫了,幸福和樂的家庭氣氛,一下子全都走味,阿俊幫不上忙,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念好書。

國小六年級時,他爸爸突然把三兄弟叫到面前,說已經和媽媽簽字離婚了,今後媽媽不會住家中,會由他肩負起照顧家人的責任;聽後兄弟們抱在一起哭,雖然阿俊不知道媽媽為何離去,但卻知道今後要更堅強,不能再變成爸爸的負擔;也因此他和兄弟的感情也特別好,能相互扶持的人也只剩下彼此。





阿俊家經濟頓時陷入困境,他爸爸也試著力圖振作,開始不再酗酒,並去市場租個攤位來做小生意,但一連賣過許多東西,生意卻一直沒有起色,家中的拮据,阿俊連營養午餐都負擔不起,國小老師知道他的遭遇後,總會默默伸出援手幫助,免費幫他課後輔導,並私下偷偷塞錢給他。後來上了國中,老師們也是盡心的幫他,在那個最叛逆的那個年歲,這些老師無私的愛心,也讓他不因怨恨而走上歧途,這些點滴阿俊都放在心中,只是不知該如何回報。

那個階段,家中經常有一餐沒一餐,全家曾吃了兩個月的泡麵度日,後來被鄉公所的人發現了,並得知他爸爸有一個職業舊傷,剛好符合輕度殘障的標準,就去幫他申請低收入戶及殘障補助,而孩子們的教育經費,也透過家扶中心的協助,幫他們一家人撐過那段最艱困的歲月。





那時,阿俊才體會到,或許因為這樣的經歷,才更能看到這許多人心的善。

高中時,阿俊爭氣地考上不錯的公立高中,老師一直循誘鼓勵,告訴他:「你能依靠的人,只剩下自己,唸書是證明自最好的方法。」當時,阿俊對生物、化學特別有興趣,就全心專攻第三類組,後來考上了陽明大學生命科學系,念了兩年之後卻決定休學,因為覺得自己像活在實驗室的人,與社會似乎愈離愈遠。他自覺,自己一路走來受到太多人的恩惠,因此希望能有更多機會和人互動,能直接回饋別人,於是他決定改變自己的路,給自己半年時間來重考。

就在今年的學科能力測驗中,他順利申請上陽明醫學系,邁開了將來想當醫生夢想的第一步,這也是北縣家扶中心40年來,輔導個案中第一個考上醫學系的孩子。





現在,阿俊會去幫媽媽賣東西,或許當年對她的離開有怨,如今似乎才明白,一件看似破碎的事,其實成就了更多圓滿。媽媽離開後,尋找到她自己的幸福,反而有更多能力來幫助孩子;他爸爸也不再消極酗酒,積極振作去撐起家,而他和兄弟們之間,也學習到獨立與互助;而這一路上扶持他的老師、同學、家扶中心、鄉公所……都讓他體悟生命中人情的可貴。

跌倒,是每個人走在路上的必然,爬起來要比走路需要更多的力量。然而,當站起再度昂首的同時,身上的傷卻能讓自己更懂得惜福,也走得更勇敢無懼。



(攝影‧文字/陳建仲)



PS.下篇預告:【關於愛情12--紅顏】,是寫一個美麗女人的故事,由於此故事太過曲折與晦暗,期待能先藉由此文帶來滿滿的希望,也由於寫稿壓力太沉重,此文也暫不回應留言,還盼請大家見諒!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