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 台東三仙台
我時常在想,人的一生如果有一次機會,可以回到過去的某一天,那麼我會選擇回到我生命中的哪一天?

2008年年底,我重返台東三仙台,多年來我一直不敢再回到這裡來,因為它對我的衝擊太大,象徵了死亡和重生。

時間拉回2000年12月。當時離婚整整一年,這一年來我從都市般到寂靜的山上,努力把很多失落與悵然都封存起來。後來認識了一個有著燦爛笑容的女生Ting,她的出現,走入我的生活中,幫我從無到有建立起家園,為了照顧我,還特地從中壢搬來和我一起住,為此她每天清晨六點就要出門,開100多公里路上下班。

事後回想,也是她讓我明白如何和自然相處,教會我如何面對自己的內心,告訴我甚麼樣的愛是無私的。(部分細節請見【山居歲月04--雨中的邂逅(下)】)

然而,那段時間我的心始終在徬徨,在挫折的婚姻後,不想這麼快又要回到那個狀態,不安與猶豫全展露在生活中,對於身邊多年來一直存在的那些異性朋友,似乎也念念不忘。感情很敏感,一旦質疑它的價值,似乎就已寫下結束。和Ting的感情就這樣越走越窄……

那個時候,我和Ting就站在台東三仙台的峭壁上,她抽泣低聲說:「你已經做出了選擇,換我來做選擇,這個決定和你無關。」

她說完話便站起身,身上的袋子瞬間從她肩膀滑落,接著她踉蹌的走向斷崖邊,我發現她的意圖後,發狂似的對著她的背影呼喚,在風中我看著她失魂的身影,但她的決心卻是毫不猶疑。那一刻,我整個人跪倒在地,不斷提醒她最掛念的媽媽,求她停下來。

這是我有生以來最無助的一刻,我讓一個心地如天使般皎潔的女生,選擇走上這條路。

第二天清晨,我呆坐在椅子上發呆,看著陽光照在Ting熟睡的臉孔上,清秀依舊,我懷疑這是一場夢,還是我們都已不在人間?直到我看見自己膝蓋上的破皮痕跡時,才清楚感受到這一切都再真實不過。幾乎崩潰的情緒,已記不清昨天是如何哀求,才將她從斷崖邊拉了回來。

回到台北後,我把用了多年的手機門號停用,切斷和所有異性朋友的連絡,生命像起了一場革命,血液中的DNA完全被改寫,明顯感覺自己變了,像一個不熟悉的陌生人,我不只一次的懷疑,當天墜崖的其實是我,當下我只是個亡魂。

而和Ting也無法再繼續,那恐懼的陰影讓我永生難忘……

如果人能有一次重返過去的某一天……這樣的念頭時常縈繞我心頭,雖然是個妄想,但卻藉由這樣的想像,我認真的檢視生命,這才發現心中原來有太多遺憾,有無盡的思念,有不絕的歡笑,和滿滿的感動。若只能選一天,這將會是個殘酷的抉擇。


2008年12月 台東東河

2008年當我再度踏上台東海岸邊,看見一對相扶持的中年夫婦,想起了8年前,相同的地點與時間,人生最重要的一天,那天是我的祭日也是生日。

我回到家中,找出當年事發前五分鐘,朝著Ting的位置拍下的照片,在峭壁上她渺小的身影中,至今才看見她那寸斷的心。

若真能選擇重回生命過往的某一天,我會放棄選擇,我不會回到過往。因為生命是獨一無二,每一天都是永遠。


ps.關於Ting的故事,日後將詳述於【關於愛情08--天使的眼淚】一文中。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