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來的我想還是躲不掉……這篇文章半年前就想寫了,但卻一直無法起頭…… 

半年前在回憶這段過往中,卻突然想起另一個重要的人,那是原本沒有在我【關於愛情】系列中規劃出現的人,沒想到下筆寫出她的故事卻令我悲傷難抑,那篇就是「夏夜」。

而原來預定要寫的這篇「雙姝」,之所以難寫,以至延宕多時,實在是因為它橫跨了近十年,影響我非常深遠。或許應該這麼說,如果沒有這段歷史,那「風中的花瓣」那文根本就不會存在,「約定」這文也許也不會存在。若真如此,那《角落映像》這本書則至少會有三分之一以上的空白。

它,扣住很多事情的源頭。

這原本是我和一位原住民少女之間的戀情。但當仔細構思之時,卻發現其中躲藏另一個女孩的身影,她也是一名原住民女孩,雖然沒和她交往過,但那感情似乎要更深沉,就這樣主角由一個變成兩個女生。 

最近實在忙得很瞎,下午特別抽空,騎上重機飛快的於林間奔馳,希望一些惱人的事能如身旁景物,狠狠拋諸腦後。雖然未來兩天依舊時間壅擠,但我決心利用空檔來完成這重要的文章,再拖下去可能又是半年後了。即便尚未動筆,我仍期許自己在這個週日晚上能順利貼出新文。 

趁此休息空檔,歡迎自由發言!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