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章(民謠‧詞曲)攝於2005年

民國79年底,當時我剛退伍,在一家小報社裡擔任攝影記者,那時群眾運動剛開始興盛萌芽,我們這些初出茅廬的記者便得時常在寒夜中露宿街頭,只為守住任何一個可能成為歷史重要轉折時刻的大小活動。

某天我一如往常工作到半夜,在開車回家路上,突然被收音機傳來的幽幽女聲吸引住,她用台語如泣如訴地唱著:「春夜的北投,是酒意,是回憶,是一蕊花淪落的風塵,是三分酒意中的溫柔……」道盡了北投曾歷經的辛酸風塵歲月。聽歌的同時,我的眼眶含著淚水。至今依然清楚記得當晚聽到的滄桑旋律和詩般動人的歌詞。

之後,我便有意無意地會尋找起這首不知名的歌。直到一次聽到陳明章演唱「下午的一齣戲」時,那沙啞的嗓音和優美的歌詞,突然觸動心底的悸動,終於讓我找到了多年前午夜聽到的感動。當下我立刻衝到唱片行買下那張唱片。

每當夜闌人靜時,我總愛播放那張專輯,聽到第七首「再會吧!北投」時,記憶中曾經遍尋不獲的女聲,又再度輕輕唱起:春夜的雨水滴落來……

(攝影‧文字/陳建仲)

●●●●●●●●●●●●●●●●●●●●●●●●●●●●●●●●●●●●●●●●●●●●
以下將節錄《陳明章作品: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中的【第七景】再會吧!北投。

並搭配該景音樂(演唱者:潘麗麗)

ps.版主貼心建議:請先行攜帶一包面紙備用,以利感動落淚可立即使用。

﹝時間地點﹞民國68年北投
﹝出場人物﹞24歲男人及40歲陪酒生文惠
﹝故事大鋼﹞這一年北投要盡娼了。男主角和朋友在溫泉酒家喝酒,陪酒的是一個幼齒及40歲的文惠。酒家老闆嫌棄文惠人老珠黃,拼命灌她酒。她靜靜坐在那裡,一口也不喝。在難堪的情景中,文惠用沉默表達了她堅韌的尊嚴。

春夜个雨水滴落來,
冷霜霜,滴佇職條無情个無尾巷。
春夜个北投,是酒意,是回憶,
是一蕊花淪落个風塵,
是三分酒意中个溫柔。
來來來,牽阮个手,
勸汝一杯最後个紹興酒。
阮無醉,
阮只是用阮一生个幸福舖著汝个溫泉路,
舖著職條破碎个黃昏路。
春夜个露水?是幸福?是怨嘆?
益是英暗三分醉个結婚禮?
溫泉鄉有一蕊花,
伊有情,伊有意,
伊有心英暗卜嫁,
只是毋敢講出伊个身世。
來來來,牽阮个手,
勸汝一杯最後个紹興酒。
阮無醉,
阮只是有一个姊妹仔伴,
英暗卜離開溫泉路,
離開職條破碎个黃昏路。
祝伊幸福,
毋免閣倒佇職塊冷霜霜个塌塌米。
祝伊幸福。

﹝後記:今日的北投就像當年的文惠,人老珠黃了只能吸引那些曾經領略過昔日北投輝煌的老客人,他們身體不能做了,仍可以和陪酒的老女人口角春風。以色情業而言,北投仍是個有情有意的地方。﹞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