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總感覺身後有一股默默在幫我的力量,引領我走過許多黑暗和低潮,也因此敞開壓抑的心靈,然而……這股力量不是來自人,當然,更不會是鬼。

大約十多年前,坊間很流行關於「輪迴」的書,由於對這類議題一向好奇,加上自己身上多年來也一直有未解的困惑,就在那段期間,大量閱讀這方面的翻譯書,作者含蓋有心理醫生、靈媒,及一些受神感召的凡人,雖然事蹟不同,但內容卻很類似,都是關於召喚前世靈魂之類的記錄。

簡單的說,我們每個人肉身內的靈魂,可能已存在幾世紀之久,曾經歷成千上百副肉身,才轉而流至我們身上。因此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恐懼、不明就裡的病痛,都有可能是某一世靈魂遺傳下來的東西。透過催眠的召喚,身體會出現各式各樣男女老少的人應答,但其中最令我感興趣的,是在召喚這些靈魂之際,偶爾會突然冒出一個聲音,他似乎不屬於這大輪迴之中,也沒有瀕死前的痛苦,反像一個旁觀者,清楚地述說一些非常深奧的哲理,明顯高於人的智慧,這旁觀者就被泛稱做「靈魂導師」。

後來,我在很多書中都讀到關於靈魂導師的描述,他是一個智慧的靈體,已無須再經歷生老病死的肉身輪迴,多半是由一些高僧、修行者、佈道者……等生前悟性較高的人所轉化的,他們的工作就是要幫助芸芸眾生,提升心靈的層次,同時也兼具守護者的角色。每個人隨著心智的成長,靈魂導師也會跟著變換,一個導師可能同時間可以照顧好幾個人,所以,有時當我們感覺和某人心靈相通時,當然可能是因果關係,但有時卻是因為彼此的導師相同,他讓被守護的人,彼此能感應扶持。

自從有了這層理解後,開始去檢視自己過去的總總,才發現在很多特殊的時間點,總會出現一些莫名徵兆,例如在某項重要決定點前會特別心煩意亂時、或像是車被拖走、忘東忘西、錯過時間……等一連串的不順利與挫折,原來都是靈魂導師對我的一再提醒和警告,這才驚覺原來靈魂導師都在身旁,在那當下也都會給出建議,只是被我輕忽了。

而徵兆的意涵又可分為兩個層次,分別是「警告」及「考驗」,要區分兩者有時並不易,兩者初看都是一種不順利的打擊,但經歷數次後也是可以看出點端倪的。因此,我也漸能區分出其中差異,「警告」會令人徹頭徹尾一整個不順,一個挫折沒用,就再來兩個,兩個沒用,就再來三個,只是人們往往要到徹底失敗後才會覺悟。而「考驗」則不同,它會讓你在瀕臨放棄之際時,突然出現轉機,或者起頭很順遂,後來才出現狀況,目的在試煉你的決心與意志,進一步幫助我們去勇敢面對逆境,突破瓶頸。

不過,我個人的經驗是,靈魂導師只會在人們面臨抉擇時出現,日常生活中很難感受到他。幾年前我常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有可能直接和他對話嗎?



於是,某天夜裡,我坐在全黑的房間中,心中冥思並呼喚著靈魂導師,期望他能出現夢中和我見面,當天半夜三點時我突然醒來,甚麼夢也沒有。第二天又再試一次,心中想著相同的問題,結果當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摸黑走在一條全黑的隧道中,突然前方出現一個光點,隨著前行的步伐,光點越來越大,後來到了一間屋舍,屋內陳設像一間教室,耀眼的光線令人瞇起了眼,透過很古老的格子窗戶,見到屋內有一位頭髮花白的外籍老者,他臉上掛著一副金邊眼鏡,像個優雅的英國學者,他從頭到尾都未抬頭看我,只是很認真地拿著粉筆在黑板上不停的寫,仔細一看,黑板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數學程式,正當我望得出神時,突然間一片黑暗,我從夢中驚醒,趕緊看看身旁鬧鐘,半夜三點整。

有了這一層經驗後,對於靈魂導師之說,已經深信不疑,之後每當我遇到人生抉擇或逆境時,總會在睡前在心中冥想,希望獲得指點迷津,但他並非每次有求必應,若一覺到天明而沒有作夢,就是他不想回答我的問題,但只要他出現,當夜一定會於半夜三點整醒來。

靈魂導師從不直接回答問題,多半用一個夢境表達,夢境通常像暗喻般非常深奧,其中處處玄機,當下若沒有立即寫下來,回床再睡,早上醒來幾乎全忘。

此後,每次當我找靈魂導師時,都會習慣性的在床頭放上紙筆。

有一次,因為突然對未來感到茫然,對人生充滿焦慮,那夜我問導師:攝影之於我的天命是甚麼?我又該拍下什麼?

當天半夜三點我又醒來,拖著沉重的眼皮勉強抓起桌旁的紙筆,摸黑的寫下剛剛夢中的話。第二天早上,幾乎已忘記昨夜這事,突然間看見桌旁的紙上,躺了幾個歪斜不堪的字,一時間愣住好久……

紙上寫著:「一切回到最初的原點」。

學攝影當時,受到報導攝影與文學的啟蒙,在社會的底層中,看見困厄中艱辛生活的人們。攝影成了我情緒出口,也是我和世界溝通的工具,一心希望能用相片記錄下生命的感動。但幾年工作下來,攝影已成職業,興趣卻成了包袱,拍照成了謀生的方式,可悲的是,自己早已忘記來時路,不知該如何回到原點。



靈魂導師一直在變,原以為他只會在心靈上給人指導,直到有一年到法國遇到一位盛名的素人畫家,才瞭解到,靈魂導師也能在具體的專業上給人力量。

這位素人畫家是一位已年過七十的台灣阿嬤,多年來她一路陪在畫家老公身旁照顧他,伴他東奔西走四處為家,幾乎沒為自己活過一天過。她說,有一天早晨,突然聽見耳邊出現一個聲音,叫她拿起畫筆,她聽了之後照做,沒想到拿了之後就停不了,從沒學過一天畫的她,作品居然震驚法國藝壇,聲望超越了她服侍一輩子的畫家老公。當時我問她,你畫畫時有先想好要畫什麼嗎?

她不好意思的回答我:完全沒有啦,筆一拿起來就開始一直畫,這些畫其實不是我畫的,是神握著我的手畫的。

那次之後,我發現所謂的精神導師除了精神上的指導,有時還能在其他具體事物上授與力量,創造許多事物。記得讀過一些書中提到,當創作者在思想純淨且開放時,會自然吸引一種古老而專業的靈體進來,他會幫助人們完成一些超越當代思想的作品,像米開朗基羅、達文西、巴哈、莫札特,據聞就是善於招喚靈魂導師,而他們的作品中也流露出濃厚的神性,成為數百年來的經典。

靈魂模糊了生與死之間的界線,相信的人奉其為神諭,不信者斥之為無稽。只是不論信與不信,都閃躲不掉命運,冥冥中注定一切卻無法預期,生命中許多的奧秘就藏在這些看似無意的偶然間。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