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到七點就起床了,因為要去山路測試我單車中最貴的那台Cannondale R2000,這是我三台中唯一訂價破六位數的車...

那是農曆年前車店清庫存時用很優惠的折扣購得的。我目前三台車全都是Cannondale,這是有原因的。

大約十幾年前我就很熱衷騎車,那時只能騎得起GT、Giant等中低價的車款,但卻常去翻一些國內外單車雜誌或圖鑑,欣賞一些好車。有一天,我看到一篇日本單車玩家的專訪,受訪者大約五十來歲,擁有一台Cannondale F3000,他把那台車當成生命中很知心的夥伴,每天天還未亮,就騎著愛車到海邊的漁港漫遊,沿途他感受到身體和車的一種依賴,生活中的不如意都會在那段時間消化掉,也會在踩踏的過程中感受到生命的美好。然後,他總會在上班前將車子仔細擦拭,之後帶著愉悅的心情面對一天的開始。我記得他在訪談中說道:很難想像如果沒有這台單車,會是個怎樣的人生……

在看過那篇報導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Cannondale這個單車品牌,見到那主人對它的癡迷後,我也好想擁有一台。於是拿著雜誌到車行也想買一台,哪知當時台灣並無人代理,老闆說就算用水貨方式弄一台進來,運費加稅金鐵定要破十萬,以我當時能力就算打三折還是買不起啊!不過,心中暗地起誓,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擁有一台Cannondale單車。誰知這樣的夢想擺在心中十多年,竟一下子搞了三台,貪婪是要算利息的,這也算是我對C牌的業幛吧!

Cannondale是美國一家單車大廠,他們鋁合金車架可說是無人能敵,鋼性一流,重量又輕,最厲害的是吸震能力不輸碳纖車架,卻又比碳纖的韌性強,每一個車架都是在美國手工焊製,並驕傲的提供終身保固,光最後這一點就值得素有單車王國美名的台灣,好好見習一下。



今天試騎的是Cannondale 高價的公路車R2000,之前試過平路非常暢順驚人,踩起來能量像源源不絕,最高跑過時速58km/h,聽起來好像不怎麼漂亮,各位大可試試在單車上裝一個碼錶,自己跑跑看再說。

R2000的輪組是法國mavic第一級Ksyrium SL輪組,日本Shimano第二級Ultegra變速煞車組,車架是與環法自行車賽Saeco車隊相同的骨架,怎麼說都應該是一台超跑車。

但今天試山路時卻吃足了苦頭。

因為是獨騎,所以想試試看車的極限。騎上北宜路後,一路都掛最小齒片,有些像德國轎車的味道又快又穩,超控過彎更是一個爽字,有些下坡路段再補上重踩,還可和尾隨的重機保持幾秒的等距,真的沒話說,一級棒!

接下來我回頭繞進新屋路,想來試試我那熟到不能再熟的公墓上坡路。



剛開始還好,但竟越踩越累,呼吸也開始慌亂了,有些力不從心的現象,我索性站起來抽車,但情況並沒有好轉,時速從12一路直跌到7。憑著僅存的意志與尊嚴,為了這高價車的榮辱,拼死也要撐下去。苟延殘喘了一段路,最後在一段陡坡上,缺了最後那一口氣,整個人車當場定竿不動,突然慢慢傾斜……毀了,兩腳終於落地。

當場無法接受這打擊,在路旁喘得死去活來,這條路我起碼走過七八遍,家中另外兩台Cannondale都順利通過考驗,登山車的齒比不同,暫且先擱一邊不談。可是另一台小藍同樣是Cannondale公路車,等級和價位都遠遠不及這台,可是它卻毫不勉強的過關。當時如果有台電腦在旁,真想立即上網貼到Y拍來賣車!



到了燕子湖休息了好一會兒,正在調適這突來的打擊,無意間看到有人用很高檔的巨砲鏡頭及攝影器材在拍鳥,還很專業的用軍服包鏡頭當偽裝,我好奇趨前一看。大大出我意料之外,攝影師是一位約五十幾歲胖胖的歐巴桑,她不但觀察入微,動作還很敏捷,在鎖定移動的飛鳥後,立即啪啪啟動快門,我粗估了一下她的全套器材,四十幾萬應該跑不掉。或許是長期的父權社會,年長女性的興趣,只狹隘被定位為跳跳土風舞,街頭巷尾串門子,或逛逛市集等。今日見她那專注的神情,十分令人感動。

回家後,翻遍單車年鑑才知道原來R2000的齒比和之前小藍不同,是偏重在平路加速性的跑車,而小藍齒數較多是比較廣泛用途的公路車,此一答案讓心理好過了不少。



想起數十年前雜誌上讀到的那位愛戀單車的日本大叔,和今日見到那專注攝影的中年婦人,又想到最近媒體猛報導一位年收入三百萬的省錢達人,他洗手水要回收沖馬桶,全家一天規定只能開五次冰箱。不禁開始思考,人們是用什麼來定義一生的窮與富?是存摺本裡的數字?是堆砌的物質名牌?還是熱情的溫度……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