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厭舊似乎是人的通病,新東西到來的喜悅,會埋沒了對舊事物的感情,這樣一直不停的替換下去,突然之間才發現,周邊居然是一片陌生。


【手機的號碼】

每次過新年前,都會開始自我整理一番,年紀越大包袱也就越重,滿滿的人事壓的人喘不過氣,適時要把一些多年已沒連絡的名字,一一從手機中刪除,人在不同的時間會有不同的緣份,往往一旦過了交集點,就會像兩條反向的曲線,不會再有牽連。如果只是留下一個陌生的號碼,那又有什麼意義,我相信命運的緣份,該來的無法閃躲,已盡的也讓它平靜的遺忘。

當我刪到其中一個朋友Leo的名字時,卻遲疑了許久,這個電話多年來都沒再打過,但卻年年被我保留下來,明知不太可能會再連繫,卻一直下不了手刪除這個號碼。





我和Leo是以前跑新聞時認識的。由於年紀相仿又都對音響很有興趣,後來就成了投機的朋友,偶爾他會來我家聽聽音響,我也會去他家交流一些調校的心得,由於我是記者的身份,常常能向廠商凹到特別的公關價,Leo也就跟著我撿了不少便宜,但他對聲音無定見,常被朋友挑剔一下,就會六神無主的把整套器材殺出,然後像無頭蒼蠅般四處聽人說三道四,最後再委託我去幫他向商家議價。剛開始,我還樂意幫忙,但次數實在太過頻繁,弄得店家還以為我是在做生意,釋出的優惠也越來越少。

有天Leo又來電找我幫忙,當時我剛好為了一條新聞焦頭爛額,對他的不知節制突然怒火中燒,接過電話後就對他斥責:「夠了吧,你根本不清楚自己要什麼,一再的反反覆覆,讓我欠下一堆人情債,這次我真的不想再幫了,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

Leo聽後也不爽回應:「只是幫朋友撥個電話而已,我自己會去搬又不會麻煩你,有這麼困難嗎?」

我當下立即的反駁回去:「如果彼此是朋友,你利用我佔盡了便宜,而我卻曾從你身上得過什麼嗎?這是哪們子的朋友!」

Leo沉默了幾秒說:「我知道了,以後絕不會再麻煩你了,很抱歉。」





這是我和Leo的最後一次電話,多年間他不曾再和我連絡過,每次想到他,我心中難免有怨,你幫一個人就算幫了99次,只要你拒絕幫他最後1件,那之前的一切都徒勞無功,留在別人心中的,永遠是最後的評價。雖然我始終自認少了這個朋友,是他的損失而非我的損失,但奇怪的是,明明不會想再和Leo聯絡,但他的電話卻年年被我保留下來。

今年,看著手機中他的通訊錄,又在刪與不刪間猶豫,突然間居然按下了通話鈕,電話響了很久都沒人接,正感慶幸要掛掉時,突然聽見Leo熟悉的一聲:「喂!」
我彆扭的說:「Leo,新年快樂,知道我是誰嗎?」

Leo冷冷應著:「知道啊!突然找我有什麼事嗎?」

他刻意的冷漠,明顯感覺出他對當年的介意,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虛偽的談話後,我做了一個讓自己大感意外的事

我:「Leo,我打這電話,是覺得欠你一個道歉,當時不應該那樣說,真的對不起!」

Leo聽完我的話後,緩緩的說:「都那麼多年的事了,早已經都過去了。」

我問:「那你現在還有常換機器嗎?」

Leo笑笑說:「現在老婆小孩都有了,要陪他們時間都不夠,哪還有時間玩音響?」

沉默了幾秒他又說:「也要感謝你那時的話,當時像是失心瘋,之後就像醒了一樣,也慢慢就不換器材了,才會有時間去交女友……哈哈。」

一瞬間,大家又像多年老友一樣,閒話了這些年的家常,心裡其實明白,很多東西過去就讓它過去,短暫的回溫只為了彌平那曾經的遺憾。

最後我說:「很高興我們化解了這誤會,希望你未來事事順遂。」

Leo呵呵笑了一聲,他說:「你也是老友,也祝你人生一帆風順!」

掛上電話後,感覺自己如釋重負,並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做,深思之後卻慶幸這決定。愛讓人和自己更親近,恨卻把別人綁在身上,恨越深也就纏得越緊,越是討厭的人,存在的陰影就越大,怨念會衍生因果,今世的糾葛,來世還是要繼續。常常我們對於亟欲擺脫的事物,卻因為放不下的恨,而讓彼此更接近。

或許之前幫Leo做的事,是在償還前世虧欠他的,但今世卻因為自己的惡言,讓怨繼續埋下因果,來世我們又會繼續牽扯下去。





愛恨之間需要智慧來放下,是非真理或許已不需再明辯,心中自有一把丈量的尺,爭贏了道裡卻重傷了感情,無論如何都是輸家。這通無心的電話,讓彼此放下盤據心中的怨,昭雪多年友誼的價值,也讓因果回歸到寧靜,多年來我始終留著這號碼,原來就在等候自己的頓悟。

在很愉悅的心情下,終於把Leo的電話刪除了,並誠摯的祝福他,這位曾經併肩的老友。




‧‧‧‧‧‧‧‧‧‧‧‧‧‧‧‧‧‧‧‧‧‧‧‧‧‧‧‧‧‧‧‧‧‧‧‧‧‧‧‧‧‧‧‧‧‧‧


【遺棄的寶貝】

去年耶誕來臨前,正逢強烈寒流來襲,我奮力踩著單車,要爬上對面山頭的達觀鎮,在刺骨的寒風中,身體卻冒著暖暖的熱氣,內熱外冷交織下,感覺很棒,就像剛從溫泉池中爬出來般,冷也變得愜意,就這樣一口氣爬到最頂端。





就在歇息喝水時,突然瞥見垃圾回收場旁,有一隻大型的維尼熊絨毛玩具,好奇趨前仔細一探,原來牠坐在睡墊上面,身上有些骯髒,旁邊還放著一個綑好的睡袋,就像一個迷途的人,在這天寒地凍的時刻,看著維尼無憂無慮,無辜傻笑的表情,如果牠有靈性,此刻牠大概還不知道,再也回不去那個溫暖的家,和那讓人擁抱疼愛的時光。下一刻的牠,命運大概就是被送入骯髒的垃圾場中,在無盡的翻攪後然後被焚化……想著想著,眼眶不禁紅了起來。





我可以想像主人送走它的不捨,把它仔細安置在角落,讓它有個可以靠背的牆,並在地上舖上一層軟墊,在它頭上綁個漂亮的頭巾,怕入夜會冷還留了一條棉被,最後不捨的含淚離去。或許是因為孩子已經大了,家中再也擠不出空間了,在維尼帶給孩子不少歡笑後,也到了是分離的時刻,但牠那傻傻的神情,卻又像在枯等著主人,著實讓人鼻酸。





我陪在維尼身旁,等到天色漸漸暗了,初上的華燈也已亮起,天空的寒氣更顯懾人,我穿戴好身上的衣物,扣上安全帽,轉頭向無辜的維尼道別,看著它的身影慢慢暗澹,我一路高速的滑落到山腳,原來風已冷的令人刺骨……

回到家中,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曾經有好多心愛的玩具,遙控車、鋁合金超人、空氣槍、戰車模型……它們在伴我走過那段童少歲月後,也悄悄的離去,放眼望向家中滿滿的東西,經年累月不停的汰舊換新,早已找不到任何關於童年的蛛絲馬跡。





每逢歲末年初之際,總會聽到除舊佈新的口號,新的真的會比舊的好嗎?是喜新厭舊的人性,還是自我解套的藉口?年紀越大似乎越偏愛老東西,它們都有自己的味道,看盡人間滄桑沉浮,身上的疤都刻著一段段歷史,記錄著生活中的點滴,三十歲搬新家時買的沙發,直到四十歲時才體會它的舒坦,這十年的歲月,它支撐我度過許多風雨,依賴原來是一種信任。物有自己的宿命,被人挑選的同時,它也選擇和人相處的方式,哪天等它們老到不能用時,我會像維尼熊主人般,親自送他們最後一程。

寫稿此時,維尼熊或許早已走完它的一生,幻化為焚化場的炊煙,凝聚成寒空中的一滴雨落,瀟灑的濺落在地面。它曾帶給孩子們許多的驚喜與歡笑,都將成為人們心中雋永的片段。





我的菩薩曾告訴我說:死亡不是終點,只是一個必經之路,別恐懼它的到來,生命會無限綿延下去,活著時給自己什麼,死之後留給人什麼,才是這趟旅程的意義。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