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得知一個意外的消息,讓我震驚不已……


去年五月,天氣正襖熱的時候,一個假日的午後,我去了一趟新店碧潭,那天我見到盡情戲水的孩子,和忘情跳水的老大哥,那天回家後我看著這些生動的畫面,想到生命就像一個光譜,前段和末段都是充滿熱情的金黃色,而中間這段漫長時光,卻像一個無色的白,每個人壓抑著自己的感情,走在社會規範下的框框,雖然時常覺得虛無苦悶,卻也僅只限於朋友閒聊中的抱怨,太陽升起後,大家還是如常順著這個溪流的律動而游。因此,在那天假日午後,我見到踏進社會之前、與離開之後的生命光彩,有感而發寫下了一篇【金色時光】。







上個星期,一個陌生的朋友突然來留言,問能否借用當時那篇文章中,其中一位跳水大哥的照片,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圖中的老大哥姓宋。我回覆留言欣然同意供轉載使用,並請該朋友能否也幫我問一下圖中宋大哥,對於我拍下這些照片的感想,但卻一直沒有收到回音。






兩天前一個網上的老友「茉莉花香」來留言,他說朋友告訴他中秋節當天,碧潭有一位老大哥如往常一躍入潭後就失去蹤影,隔天才找到他的屍體。這件事立即讓我和前幾天的借圖事件聯想在一起,立即Google了關鍵字,碧潭、跳水、溺斃等字來搜尋。






在某個網誌中,我找到了我拍的照片,圖片上方還寫了幾個字【悼宋大哥】,當場我整個人驚訝的傻住,立即去看更多的相關資訊,結果找到一則新聞影片,報導一名64歲的宋先生,中秋節當日和朋友到碧潭戲水,結果人就失去蹤影,在中秋當夜全家殷殷盼著,卻始終不見他回家團圓。隔天早上,警義消動員18人,在一個大石下發現宋先生的屍體,就這麼魂斷在他生前最熱愛的潭水中。






同樣的星期六下午,我又獨自走了一次碧潭,對比上次的心情宛如天地之遙。站在上次拍攝宋大哥的位置,灰矇矇的天空下,感受不到任何想按快門的慾念,生命或許是脆弱的,稍縱即逝,但是光譜卻能持續耀眼,宋大哥用自己最愛的形式,躍出生命最後一道美麗的弧線。






一場意外的偶遇,凝結了悼念的身影。


去年五月與宋大哥意外的偶遇【光影人生18-金色時光】。



‧‧‧‧‧‧‧‧‧‧‧‧‧‧‧‧‧‧‧‧‧‧‧‧‧‧‧‧‧‧‧‧‧



這件事也讓我想起了袁哲生。

他的小說改編而成的電視劇「倪亞達」現仍熱烈上映中。






2003年,我在銘傳大學的文藝營遇到袁哲生,當時我正在收集許多作家的肖像,袁哲生是我從沒拍過的人,於是請託他能否撥些時間來讓我拍照,當下他立刻爽快的答應。原本我拍作家喜歡找長廊取景,以讓空間有延伸感,也藉單純的背景圖顯人的質感,但拍袁哲生時我並沒這麼做,我們兩人一路在校園內四處找景,突然間我們同時看到一個景,那是在一個廣場端景的木圍籬,映著穿透樹葉的稀疏陽光。就是這兒了!我對袁哲生說,只見他笑著頻頻點頭。






當他站在那晃錯的光影下時,問了我一句:「那現在我該如何呢?」我回說:「你就當我不存在,當你自己吧!」他有些猶豫的晃了一下身體,一會兒就把手插在口袋,仰頭朝左邊的天空,似乎若有所思的想起什麼,樹影投射出他嘴角的微笑,斑斕的陽光灑滿一身。當場我就知道,就是這畫面了。






一年後,2004年,袁哲生戲劇性的在辦公室後方樹林,以上吊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後來這張照片就成了他最後遺作的封面。出版社告訴我,他太太第一次見到這張照片時傷感不已,在袁哲生所有的照片中,這張最像她熟悉的先生,淺淺的笑容中偷藏著千頭萬緒,當夜她枕著先生這張影像入睡。






有朋友愛開玩笑,說我是一個奪人魂魄的攝影師,被我拍過的人沒多久就會往生,我總無奈的回應,拍過的人不下上千,往生者卻屈指可數,生死早已命定,彩度卻是由自己手繪,連神佛都無法定奪生命起滅,更遑論是人。死亡不是人間最惡的事,心死的活著才讓人悲。






冥冥之中,或許在我的生命中註定有一個任務,就是要幫一些人,留下讓人追憶的光采。





PS.歡迎大家自由留言,此文僅選擇性回覆留言,盼請多多見諒!!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