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22年前,那時我才17歲,在同學的手中接下了人生第一支菸……

【煙斗客首部曲:抽不盡的菸】

好奇的點燃之後長吸一口…..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咳嗽。當時我很慶幸,菸並沒有迷惑我,反覺它的辛辣應該是俘虜不了我,誰知日後的命運卻寫下了我與煙數十載纏綿悱惻的愛恨情仇。

18歲時迷上攝影,尤其愛拍夜景,我喜歡看被黑夜中包圍的燈火,每一個光點都是人活動的軌跡。時常我在氣溫只有五度的冬夜,曲著身體哈著嘴中的霧氣看著觀景窗中的光影世界,從繁華到寂寥…..那時,在我那年少的生命中,初次嚐到寂寞的滋味。

一天夜裡,我熬不住孤寒的侵襲,走進便利商店花了60元買了一包cartier香菸和一個打火機,當我燃起第一支菸時,辛辣感覺依舊,但煙從口中飄向天際時,心中卻多了一份篤實,菸頭那一小點火紅像在心底燃起的溫暖火炬,突然覺得自己比想像的更勇敢,更堅強。就這樣地,菸正式走入了我生命之中。

幾年下來,自己從一無所有,到慢慢獲得,再漸漸失去。菸成了我生活中最緊密的朋友,它參與了我生命中每一個過程,無論是喜或悲。指縫中的煙霧成了我窺視自己的媒介,吞吐之間夾雜許多理解與未知的惆悵。

第一次動念頭想和菸分手是在我23歲那年,母親癌末住院,我時常穿梭在醫院和家裡,痛苦的壓力讓我和菸更緊密的依存,一天沒有一包已經無法度日了,喉嚨受不了開始抗議,時常在媽媽的病房中會忍不住的咳嗽,只見媽媽拖著憔悴的病容憂心的看著我,她一直勸我不要再抽了,我表面允諾但私底下卻依然故我。一月初的深夜,母親病危,家人都守在床邊,半夜時情況尚穩定,我請家人先回家休息。誰知,清晨時,媽媽器官突然衰竭,陷入昏迷,我按下警急鈴,醫生護士衝入急救,媽媽短暫的恢復意識,努力交代了一些事後,用手抓著我的衣角說,不要再抽菸了好不好….沒幾分鐘,她就告別了人世。這個打擊,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強烈的浮起戒菸的念頭,也開啟了我與菸的慘烈戰爭。


【煙斗客二部曲:菸的復仇】


機場內置的吸煙室,旅客來來往往,進進出出,只為求一斗處吞雲吐霧,乍看竟是百態人生的煙霧世界。

母親去世後,我開始遵循她的最後遺教。戒菸。但母親過世對我的打擊太大,再加上平日對菸的依賴已太深,它很容易在我心靈脆弱時潰散我的決心。在我決心戒菸後五天我又抽了….實在是痛恨自己的沒用。

此戒菸事件後,我對菸開始產生亦敵亦友的關係,菸知道我不能沒有它,開始貪心地盤據我的身心,但我始終忘不了母親臨終的叮嚀……我在等一個時機,一個能徹底消滅它的事件出現。

終於…..我談戀愛了,在我們剛認識時,我問女友,需要我為你戒菸嗎?女友體貼的說,如果抽煙是你的樂趣,那我真的不忍剝奪…因為她的寬容,讓我錯過殺死菸的大好機會,沒想到一年後女友後悔了,希望我為她戒煙,我說沒辦法了,當時為時已晚,因為能夠殺死菸的魔法只有在剛戀愛時才有。

幾年下來我越抽越凶,身旁的人事物早已面目全非,只有菸還是形影不離,從一包到快兩包,無論是工作,休息,走路,騎車,睡前,醒後,當然更不要說飯後了…….. 我已經被菸俘虜了,徹底變成它的奴隸了。

曾經幾度瀟灑的想戒菸,通常撐不過幾天就失敗,只要我見到有人在我面前吞雲吐霧,彷彿就像萬蟻鑽心般難過,總會給自己一個台階,『媽的!抽完這支我就戒!』結果,菸毫不留情的懲罰我的叛變,讓我對它的需求與日俱增。

後來,我自以為是的想到一招,每天只帶10支菸出門,抽完就沒了。結果我忘了台灣還有7-11存在,連帶出那10根我每天還多抽了一包。心想這樣不行,於是又變通想到一招,我發下一個毒誓,我一生都不能自己買菸,否則會……(我忘了誓言的內容),只能接受女友每天分配給我的10支菸,沒想到這個誓言讓我變成名副其實的乞丐。

只要遇到朋友或親人,就向他們討菸,最後甚至整包拿走,朋友來家中沒買菸不准入內,幾次癮頭犯了連路人都敢上去要,我已經步入中年了,卻還得躡手躡腳湊上少年人旁邊,「喂!小夥子,有沒有菸啊?給一支好嗎?」好心的就施捨一支,跩的就說:前面就有7-11好不好!。天啊!我竟變成一個貨真價實的怪叔叔了。幾次半夜實在難忍想抽菸,不是去偷明日的菸,就是去垃圾桶翻菸屁股,看還能不能再吸兩口……我不但像賊,更像毒蟲,當時覺得自己真是賤到可以,我有時覺得這是我違背對母親承諾的代價。

【煙斗客三部曲:成為煙斗客】


映著月光,坐在天台書房的矮牆上,回想當日在金山燭臺雙峙前的決定,決意履行那個對自己的承諾。

2005年一個秋天的下午,我站在金山的燭臺雙峙前看海。17歲時初發現這裡後,這裡就成了我心靈的後花園,它對我有一種奇怪的魔力,任何的煩悶似乎都可以在這裡得到解脫。那天我抽著菸,望著海……突然間心底響起一個聲音:放下吧!放下吧!

當時心想放什麼?該不會是菸吧!可是我完全沒有戒菸的念頭,但奇怪的是,我居然對著手上抽兩口的菸說,感謝你陪我度過人生最珍貴的二十年,大家就在此時永遠告別吧!我深吸了一口後緩緩吐出…..我會記得你的味道的,再見了。老友!我捻熄了還有一半的菸,將口袋菸盒拿出來丟到垃圾桶內,將它們永遠留在我的心靈花園─燭臺島。

現在的我,還在繼續抽菸,但只抽煙斗,至於香菸,那天之後再也沒碰過了。可能有人覺得,管他紙菸還是煙斗還不都是抽菸,換湯不換藥。不!不!不!這兩者相差太多了,煙斗只抽空煙,讓口腔保留菸葉的芳香後就吐出,完全不吸到肺中,所以不會成癮,而且也不再像以前抽菸時會胸悶或咳嗽,據聞抽煙斗的人比一般人長壽者高出5%,因為抽煙斗有助於人思考及沉澱情緒,像牛頓、愛因斯坦、達文西等人都是煙斗客。

成為煙斗客後,我終於可以享受菸的芳醇,而不再被它控制,我用心情來決定燃煙的時機,夏日晚風起,坐在家中露台,俯瞰山谷、仰望星月,一口咖啡,一口煙,裊裊煙霧中回首往事如煙…(完)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