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音響文了,雖然大部分來此的人可能對音響沒興趣,但音響卻是花掉我最多時間的興趣。每個人或許都有一些迷惘,而我人生的業障卻盡顯於此。若說人生苦短,要及時行樂,這話是我安撫罪惡最好的療劑。

我除了在Blog分享心情外,也在一些音響網路社群中,相當活躍,除了時常會分享一些心得外,還常常在上面買賣器材,總覺得自己在音響拍賣網上相當市儈,挑物賣貨快狠準,跟在blog這裡差很多。我想是自己試圖去切割不同的我,總希望還能在這裡保有最後一片淨土。只是有趣的是,音響原本卻是我最初規畫blog時的重點,因為我實在使用過太多器材。我常和朋友開玩笑說,如果閱機也能算是一門學問的話,我應該有博士的學位,閱機無數。

這篇文章是我在某個音響論壇中,曾發表的一篇感言,主角是一對英國BBC所設計的小喇叭,型號就叫LS3/5A,外型樸拙,體型嬌小,若以貌取物,可能並無值得置喙之處,當年全新一對也不過一萬多出頭,原本只是設計用在廣播車上的喇叭,沒想到無心插柳下,歷經數十年的演變,它竟成了音響史上最閃亮的傳奇,不但價格扶搖直上,而且根本無人要出售。

前陣子又在其他地方看到有人引用我曾寫過的這文,幾個大陸賣家還拿來當賣ls3/5a的文案,心想既然如此受到廣用,何不也納入自己的blog中,不過因為blog調性問題,還是需要大幅度改寫,以更接近平易近人的角度。




(上圖圖說:這對360度擴散的德國喇叭Duevel venus幾年前曾放在客廳,貼圖出來分享後,居然被德國原廠抓圖放在自己網頁中,來介紹全球的用家。)



接觸音響已超過20年了,幹過最荒謬的事情,就是3/5a這對喇叭我居然買進六次,又賣出了五次,其中還包括相當罕見的限量版,每次都是賠本殺出,有時想想自己是不是頭殼壞了,到底這是什麼鬼喇叭,在擁有時不懂知足,失去時卻很失落,會一直陷入這樣循環不息。除了耗費金錢和心力外,從它身上我聽到了什麼?又或者我到底在迷戀它什麼?




(上圖圖說:現在音響價格高得令人膽顫,這台瑞士Nagra的CD機,只有一個便當盒的大小,卻要一台國產車的價格,還是懷念以前百花齊放的時代。﹞



民國79年,進入職場領到第一份薪水,我就跑到台北中華路買了一對JBL的喇叭,接下來的幾個月陸續買齊了擴大機和CD唱機,剛開始只能放在快無法轉身的暗房中,陪著自己邊沖放照片,邊聽著自己喜愛的音樂,最喜歡在夜深人靜時,聽著喬治‧溫斯頓的鋼琴曲,在昏暗的紅燈下,佐著一罐冰啤酒,看著自己奔波各處帶回的影像,隨著音符的起伏,在盤中慢慢的顯影。

一段時間後,漸漸開始對這些製造聲音的器具著迷了起來,還四處拜訪店家,聆聽各種不同的器材,當時美國audio Research是Hi-End的代名詞,做夢都希望能擁有這家的擴大機,但當時一部最廉價的前級都要五萬元,對一個月薪才一萬多的社會新鮮人來說,根本是買不起的天價。




(上圖圖說:當年厚著臉皮和日月音響分期的ARC前級,早已不知流落何處。)



記得某天,我來到八德路的日月音響,鼓足了勇氣走進去,對著老闆朱先生說:「我想買一台ARC的前級,但錢不夠,不知能否讓我分三期來付。」朱老闆聽後愣了半響,最後緩緩的說:「開店二十年來還不曾有人提出這樣方式,不過看你蠻誠懇的,就照你的要求吧!」就這樣,我寫下兩張借據後,付了第一期款項,就歡天喜地的把機器抱回家。大概我後來兩期都有按時償清,日月音響之後竟也開始推出分期付款方案。只是,現在回想起來,真不知當時怎麼有臉做出這樣的要求。

至於喇叭,我則較無定見,對各種品牌都很好奇,換喇叭的頻率很頻繁,Harbeth, Rogers, epos, proac, AE等的英系喇叭我都玩過,目標一直都鎖定在中小型的書架喇叭上。後來在一本舊書攤買的香港雜誌上,見到主筆推薦五萬到二十萬音響組合,喇叭居然都是同一對LS3/5a,那時才真正開始注意到它。

初看時,它的外型並不吸引我,小小鈍鈍,像個戴著厚膠框眼鏡的書獃子,但實在經不起對它的好奇,就請當時藝聲的浦先生從香港買一對Rogers ls3/5a回來,懷著期待的心情,開箱試聽時,老實說……當時的心情有些低落,高音像悶葫蘆,中低音又緊且少,只有聲音還算平順。當時搭配一台美製小管機,湊和著聽著,有好一陣子我都很安份的聽音樂。




(上圖圖說:Harbeth 1991年推出的P3是衝著LS3/5a而來,外觀有95成像製作更精美,但歷史評價卻有天地之遙。)



後來英國陸續推出同體機小喇叭,都聲稱ls3/5a廉頗老矣,新技術研發已大幅超越了3/5a,那時心魔又蠢蠢欲動,立即購入一對黑檀木 harbeth p3來賞玩,果然音響性極佳,通透、開闊、活潑,一聽之後就將手邊rogers ls3/5a以一萬六的價格讓給好友。沒想到此舉,卻又讓自己踏入無窮無盡的地獄,從此開始大玩起各種野豔的小喇叭,sonus faber fm2, AE-1, proac responser等……都陸續購入賞玩。這個時期,聽音樂變得像在法庭公審,不斷聽著重覆的音樂片段,只為比較出哪一對喇叭的高音才能透牆而出,而哪一對的低音能令人捶胸頓足。為了追逐那無垠的音場,以及毀天滅地的動態,常冒著被鄰居罵三字經的風險,夜半三更還在那裡鑼鼓喧天試音比較。隔天都是帶著黑眼圈,疲憊不堪的去上班,若能因此找到所要的喇叭,這代價勉強也算值得,但卻反而越來越不知所措。



(上圖圖說:音響史上有太多的限量精品,但都只是曇花一現,像LS3/5a這樣樸實之作,卻反成史上無法超越的經典。)



1995年,這場亂象又被Harbeth的限量版ls3/5a給終結了。這對喇叭一抵港,我就立即花了3萬2千元搶下一對。老實說,我當時也不知為何要買,只覺得不買會抱憾。Ls3/5a沒別的本事,就是能讓人安心聽音樂,記得那對喇叭是和當時的女友Kim一起開箱的,為了怕將來手癢又將它拋售,還對著它發誓絕對要廝守到老,曾經一度我想拿美工刀在它的底部刻上自己大名,就算後來後悔想賣出,也會因此沒人想要。只是我錯估了Ls3/5a,原來它還有另一個特點,就是特別容易投射出人的貪婪。




(上圖圖說:當年木柵的家,使用的是原木的義大利喇叭,華麗漂亮的外觀,硬是把LS3/5a給擠走。﹞



1997年,我婚後搬入木柵新家,開始嫌它外形太過古樸,襯不出新房子裝潢的華麗,於是將它賣給了老同學,並換了一對美輪美奐的義大利喇叭,大概是我忤逆誓言,報應隨即發生;牽一髮動全身,又開始了地獄般的換機生涯,這次變成擴大機換不停,整天都流連在網路賣場,像螻蟻般的將器材搬進搬出,搞得身心俱疲,工作家庭全都無心經營,最後連婚姻都亮起紅燈,這場混仗最後以離婚搬家落幕,所有的器材也在經濟需求下,全部拍賣掉,一切又回歸到零。




(上圖圖說:目前使用的英國Chord CD唱機,設計師John Frank稱這外型靈是來自古根漢美術館。)



至於我那對曾啟誓的限量版Harbeth ls3/5a,命運也算乖舛,先後賣給兩個人,但卻先後都神奇的回到我手上。記得每次重逢都令我感動涕零,一再告訴自己不會再分開,後來搬到山上來住,面對頭上的日月星辰,開始想過簡約的生活,擴大機選用最陽春的naim nait 2,一切由奢入儉,只想聽最純淨的聲音。

但對一個心從不寧靜的人,心魔是不會讓人有僥倖的機會。在拮据的經濟下,為了添購昂貴的攝影器材,經不起一再被誘惑,後來又將這對幾經分合的ls3/5a和nait2賣給了一位知名的樂評家。事後我後悔想原價買回這對喇叭,但它已經不知被脫手至何方,幾年前在一場ls3/5a的網聚上,我驚見它的身影,努力打探出物主後,我表明願意多花上萬元的代價買回它,無奈對方就是不為所動。




(上圖圖說:黑牌Rogers LS3/5a 大約是1979-1980間產品,是Rogers品質最穩定的時期﹞



日後,我便常在網路上尋找ls3/5a身影,但它的價格已連翻三級,成了難以接近的千金小姐,不再是當年親切可人的鄰家女孩。我開始覺得它名不符實,價值遠高過於聲音,雖不買會忐忑,但買後卻又經不起屋外野花的媚惑,後來也都再度賣出,加一加前後共曾買入五對,其中同一對還曾三進三出。




(上圖圖說:義大利sonus faber guarneri homage 是用做製作提琴的理念來設計,編號第一對被義大利cremona小提琴博物館收藏,第二號及第三號,分別屬於小提琴名家阿卡多及Uto Ughi。)



幾年間,我不再擁有ls3/5a,它也於多年前停產,這對叱吒風雲三十年的喇叭,終於正式走入歷史之中,製造它單體的工廠,還發生了一場無名的大火,把所有塗料秘技全付之一炬,日後要重製的機會恐怕再也沒有。只是,沒想到這才是它的春天,身價居然開始扶搖直上,二手價年年不斷疊高,甚至到了一件難求的地步,我開始忌妒擁有它的用家,覺得它憑什麼能值那麼多錢,並安慰自己,當年連限量版都不留了,現在還有什麼好掛念?就這樣強迫自己將ls3/5a的身影徹底拋諸腦後,不屑也不想再擁有它。

奇怪的是,心中雖滿懷排斥,但只要一見有人出售,還是會特別留意。在某一年的音響展上,甚至還買了一本香港阿明寫的《3/5a的傳奇》,但買來後卻連翻都沒翻。不只如此,某次有個機會見到朋友在賣3/5a的專用腳架,明明知道用不到卻還是傻傻買下,這個時期,我的喇叭已經換到sonus faber guarneri homage,堪稱是博物館級的手工逸品,不知超越3/5a多少等級。




(上圖圖說:當年一對一萬出頭的Rogers仔黑牌,前一陣子網路有人販售二手品,價格已直逼九萬大關。﹞


然而,就在兩年前的某個深夜,又見到Y拍在賣一對老Rogers ls3/5a,價格是我見過最高的,好奇拿出阿明寫的書研讀對照,一看之下欲罷不能,裡面記載ls3/5a三十年來各階段時期的版本,不同時期價格聲音都不相同,其中原來還有如此深奧的名堂。於是我做了一件不能再傻的事,我花了史上最高的價格,買下那對1980年生產的老Rogers ls3/5a。




(上圖圖說:收藏的日本Luxman MQ30擴大機,外觀酷似一座鳥籠,夜晚關燈時籠內會透出點點火光。)



一年多來,我反覆聆聽這對Rogers,先後用過Luxman和手工製的air tight管機來推它,漸漸明白那麼多人趨之若鶩的原因。在音響的各項評比中,要贏過3/5a實在太容易,當然包括自己手邊絕美的guarneri,以及造型詭異的Duevel,都有十足的實力讓它黯淡無光,但是,以感性的情感面來說,它卻有一種很特殊的味道,更正確的說,是我聽過所有的喇叭中都沒有的東西,那就是音樂的魔力。




﹝上圖圖說:目前LS3/5A和Duevel bella luna同時在書房中,我還是喜愛LS3/5a的人聲,像流進心坎的聲音。)



以前年輕氣盛,只盲目追求刺激,也是年過四十不惑之年後,才能體會這種生命的韻味,魔力要比魅力還要更極致,它會直接憾動內心深處,每次聽它演繹的音樂,除了感動還有感傷,這無法用頻譜去量測,也無法用規格去標示,就像一種歲月之音,一種亙古而動人的旋律,簡單卻寧靜。我也總算明白,為何一些老玩家在看遍天下名器後,最後總是情歸ls3/5a,或許他們曾經歷太多驚濤駭浪,最後發現簡單才最是彌足珍貴。

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香港雜誌上一句Rogers LS3/5a的廣告詞──「渺小見偉大」。






一路從好奇、追尋、迷惘、唾棄,到頓悟,其間花了我無以數計的金錢和十多年的歲月,一路上我與它分分合合,就像人與人間的緣份起滅,或許此時的相遇,是彼此最對的年歲,如果人的一生只能帶一對喇叭前往一座孤島,我會毫不猶豫舍下昂貴的guarneri而選3/5a。人生風雨已太多,恬靜的角落卻難求。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