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地方只有用腳走過,而心沒真正停留,那些地方在我心中都不算曾去過……


寫完「夏夜」一文,悲如雨般打在身上,歲月增加了智慧,讓我深刻體會到,曾傷人至深的痛,卻成了心底最深的遺憾。在此感謝眾朋友們的鼓勵與安慰,你們的關心我謹記於心。

我生命中風雨不少,卻不曾喪志過,挫折會讓自己更強韌,更珍惜當前所擁有的一切……只是缺憾不會憑空消失,我也不想用快樂來閃躲痛苦,套句聖嚴法師的話,只有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才能放下它。

突然間,想出門騎騎車,讓自己能想清這件事,為何早已為過往雲煙的往事,寫出來卻痛不可抑。

從車庫裡推出Honda Hornet 900,轉動鑰匙後引擎發出沉篤的浪聲,像堅毅的心跳般有力,拿起相機袋後跨上小橘,轉動油門,朝山下的紅塵奔去,至於該往哪裡去,心中仍徬徨,台灣美景雖多,但我想找的是一個心曾經停留過的地方。

邊騎車邊思索心中的筆記,不停搜尋過往的紀錄,心曾經停留的地方,都會有個特殊記號。大部份地點,我只能算是匆匆的過客。剎那間,我想到一個地方,一個獨一無二的地點,它是我最重要的心靈花園,二十多年來給我許多啟發。

來到台北市,在市區騎重機真如人間煉獄,37度的高溫豔陽,加上全身厚重的裝備,走走停停讓引擎無法排熱,大量的熱氣從胯下引擎四散,安全帽直逼蒸籠,汗已是用流的不是滴的。辛苦一大段路才甩開車陣,直上建國高架,往大直方向奔去,穿越自強隧道後,很快到了仰德大道口。

沒錯!我要上陽明山,但它不是目的,只是前往心靈花園的必經之道。

騎在仰德大道上,樹蔭中的陽光不再熾熱,暢快的涼風迎面撲來,好久沒走仰德大道了。十幾年前,我還住在榮星花園附近,那時剛買車,最愛趁著下班時開著車,循著路燈環山,時常一路開到金山,幾次還繞到淡海。一個月總要跑上幾次,年輕時總覺得時間可無限揮霍,常盡情享受那沸騰的暢快。

後來陸續交了一些女友,這段路也成了和女友約會的必經之路,常去文大看夜景、菁山路吃土雞、去馬槽泡溫泉、到擎天崗觀星。那時真不知我是愛女生,還是愛這段過程。多年前立委黃義交被爆料劈腿,他和眾女友的秘密幽會路線曝光,幾乎和我完全重疊,只能長嘆一口氣,怎麼雙魚座都是同一個腦袋。



這趟和Hornet 900小橘的重機行並非要懷舊,所以並無重遊舊地的打算,但中途會經過一個點,卻是萬萬不能錯過,它的重要性僅次於心靈花園。

從陽金公路左轉進入巴拉卡公路,朝大屯自然公園邁進,沿途風景非常雅致,可遠眺小油坑火山口,沿路草木扶疏,陽光穿透樹影,使路上更嫵媚優雅。一路上車子稀稀落落,以前總喜歡在半夜探此路,森黑淒冷加上環繞的薄霧,像是一條接通天地的陰陽路。

到了大屯山自然公園小憩片刻,這裡有些人工的雕琢,並非我愛的感覺,但這卻是我和阿娟最後一次出遊的地方。


(上圖為大屯自然公園)

抽一斗煙回味一下。那時,我們只騎一台小機車,灰頭土臉的拼上山,她是唯一沒坐過我車的女友,那時真的很窮,日子都過的辛苦了,哪還有錢買車。物質雖然貧瘠,但寒風中彼此相依,卻多了份甜蜜,如今大型重機前來,不費吹灰之力就飛抵目的,速度卻讓人冷漠。

半小時後,我向大屯山主峰邁進,這條路非常陡峭,路狹又多彎,很多小機車常鍛羽而歸無法登頂,沿路綠草綿綿,山景壯觀遼闊,眼前的景物,常在瞬間就陷於白霧裡。



登得愈高,景物就愈飄渺,天色更是變幻萬千,是陽明山中靈氣逼人的一條路,曾多次以單車攀頂。

這路需要強大的意志與體力,常常騎到一片雪白世界,就像邁入雲端,只聽得見瀟瀟風聲夾著自己的喘息。

這條路像是一條修心路,堅持之後,常是一條直通藍天的小徑,我稱這段為天堂路。

終於登上海拔1092公尺的大屯峰頂。



這裡是附近群山最高峰,向遠方眺望,綿延的山峰層巒疊嶂,一片青翠綠草,隨風搖曳,遠方是閃閃的淡水河,觀音山矗立於對岸,與群峰隔岸相望。今日登峰已過午後,雲霧已迷漫,只能隱約看到台北盆地,此地我起碼來過不下30次,多半於深夜時,我喜歡在此等待,守著偶然乍現的燈火夜景,再等雲霧穿越身旁,享受黑夜雲裡的浪漫。

有數年時光,我愛帶著快速爐,在此現煮一杯咖啡,讓熱氣和著空氣的氤氳,化成雲的一部分,共同隨風遠離。

大屯山的美,在於它的淒絕孤傲,神秘中帶著靈性,霧氣來時恍若置身天堂,又像在自己夢境。山頂冬夜極冷,但心卻不曾恐懼,孤獨像是一個浪漫的儀式。

離開了大屯山,小橘沉厚的呼嘯聲,劃破山的寂靜,一路曲折綿延的下坡,像人生路上無盡的波折,退檔、收油、壓彎,小心翼翼面對迎面的彎道,這條路上沒有僥倖,只有專心和信心,驕陽、山風、樹影,滋潤了路上每一秒的膚觸。



終於騎到了一大片空曠的平原,這裡就是金山了。

寬敞的街道,貫穿大片鮮綠的水稻田,稀落的車聲,悠緩的生活步調,與台北市只有不到40公里的距離,因陽明山的隔絕,卻像是國境內的異國,在這樣一個安逸的村落,騎著一台速度怪獸,有些內疚,只能緩慢朝著此行的目標前行。



來到金山一個小山丘後,終於到達秘密花園的入口,把心愛的小橘擱在一旁,開始徒步上山,沿途景色非常純淨,像一個未被汙染的伊甸園,初發現這裡時我只有17歲。23年間我並不常來,每當心情有重大起落時,才會前來。這兒對我來說像個有魔法的淨土,能帶走我的傷悲,賦予新的希望。

步行15分鐘後,蔚藍大海映在眼前,我終於看見了心靈花園,當我站在圍牆邊望向海面時,像重逢久違多年的至親,眼角泛著激動的淚光……



(至於我在海面上看見了甚麼?心靈花園又是甚麼地方呢?~週二7/8日晚將揭曉【心靈花園下集:與它對話】)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