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七天,寫了「最長的五十天」,和「尋找一朵玫瑰的名字」,拼了差不多七千字,真的已精疲力竭,最痛苦的是,要不停地在回憶中抽絲剝繭,搞得自己時而難過時而快樂,再不抽離一下,真的可能會精神分裂。

這兩天騎著另一台重機阿豹Silverwing 600,帶著NoteBook前往烏來及坪林風景宜人的咖啡廳,坐下來寫這blog的破萬感言,以及其他的點點滴滴…


(坪林的「香草天空」咖啡廳)

「煙斗客的重機日記」從去年11月正式開版,老實說以我年過四十,要重新學年輕人趕流行賣風騷真的不容易。最初目的是怕年紀增長,有些往事會逐漸淡忘,所以想當成札記,慢慢記下生命中一些重要的經歷。起先只想寫完七段感情紀錄就停手,但越來越貪心,似乎也欲罷不能,結果就寫了40幾篇,原本最初想寫的那七篇故事反而只完成三篇。

雖然目前只有42篇文章,但文字的負擔卻非常非常重,像【關於愛情】系列中的「風中花瓣」就超過一萬字,而最少字的文章也有上千字,並非我要如此折磨自己和讀者,實在是個人文筆程度的問題,如果我有老友鍾怡雯那樣的文采,也許只要五分之一的文字就足以將故事精髓表達得淋漓盡致。我也不願如此,在此請原諒我的無能。

我粗算了一下,第一個一千花了四個月的時間,然而從一千到一萬卻只花了兩個半月,一方面令我受寵若驚,另一方面卻備感壓力,感覺要為更多人的眼睛來負責。也曾經猶豫是否要調整調性,以求更加符合大眾胃口,幾經思索,最後還是決定堅持自己的初衷,只寫一些曾經影響過我的人事,至於有沒有市場,或者是否符合大眾的胃口,還是那句老話,這裡是留給年老的回憶,我不想連自己都騙,人數的壓力,不會讓我改變初衷,只會影響我進度的快慢。

我是個好逸惡勞的人,記得去年剛貼上【關於愛情】兩篇短文後,每天不到5個人次來訪,而其中3個人次可能是我自己點的,那時倒也輕鬆自在,網誌丟一旁閒置近一個月聞風不動。直到有一天,朋友大鳥寄了耶誕卡給我,說我的blog上那兩篇給他深刻的感觸。後來隔幾天去車廠保養重機時,遇到一位不相識的車友小黑上前來問我是否就是煙斗客,他說「風中花瓣」讓他讀完頭皮直發麻……

那時我才知,原本以為無人聞問的blog居然還是有人在看,因此決定無論如何非再加緊更新文章,才無愧於自己與別人。但人的惰性實在頑強,掙扎兩個禮拜,還是悠哉悠哉一無所獲,因此決定讓自己退無退路。於是我寫了一封e-mail給大鳥,告訴他如果那週的星期五前我沒貼上「秋天的味道」新文,那麼我那台900CC的大黃蜂就是他的了,信尾並標註以此信為憑。

最後就因害怕小橘成為別人胯下新歡,終於在星期五當晚11點多,將新文章貼上。我的惰性真是可悲。


(從新店前往坪林的山路上)

我的網誌就這樣開始慢慢累積了起來。但我是一個跳躍思考的人,時常已經想好要下筆寫攝影文章,但等電腦一開卻寫成寫單車遊記。結果是文章次序大亂,甚至還有網友反應說,【關於愛情】系列已經有01, 02, 03, 05了,那04呢?也不怕老實說,04到目前只有一句開頭:那年雪山坑冬天特別冷。而這句話已躺在我電腦裡快半年了。

經營blog最大的收穫是重逢了好多老朋友,也認識了好多新朋友,失散多年的朋友都意外現身,而一些已少有連絡的朋友,沒想到竟也是我blog的忠實讀者,至於新朋友那更鮮了,我是一個連msn都沒用過的山頂洞人,居然還能在此和一些小我十幾歲的帥弟正妹們相知相惜。雖然剛開始被人叫大叔,還以為世界末日來了,但後來卻覺得很親切,甘之如飴。

Blog這東西,讓我與未謀面的陌生人有了一個交心地,大家會分享一些心情及感覺,這是書寫之餘最大的價值,我總會很慎重的看待及回覆每個人的留言。當然我也喜好四處逛逛別人的網誌,開了不少眼界,這也成了我睡前最大的樂趣。

一旦開始就註定會結束,但甚麼時候會停下筆來,真的不清楚,也許半年也或者更久,看回憶哪時被掏空吧。

感念並珍惜和許多人在此的相遇。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