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些意亂心煩,經濟的蕭條,讓一些朋友陸續失業,人民的生活開始凋敝,政客還吵鬧不休,最近有些無心寫文,先重貼一篇小品文喘息一下,這是篇一年前寫的舊文,現在來看依然不過時,台灣除了政治,不知還剩什麼?

年幼還不知道世間有菩薩,就知道有蔣公這一號人物了。從小到大已數不清到底唱過幾遍「先總統 蔣公紀念歌」。

近年來台灣政局紛紛擾擾,同一片土地上的人民,被政治人物利益的考量硬生生分成兩半,政黨忙著製造信仰,政治人物則忙著挑剔政敵的毛病,再加上媒體的搧風點火,讓人們都焦慮地急著尋找自己的位置,很怕會被時代給狠狠拋棄。太多人浪費太多時間在聽、看,和談「政治」這件事,誤把政治當信仰,急迫妖魔化異己的人。

我常在想,當一個社會善惡只剩下意識形態,而喪失獨力判斷與思考的能力,病的是人民還是整個國家。

離開媒體後,對政治早已置身事外,因為我很清楚,無論藍綠誰執政,都和老百姓太遙遠,大部分人喜愛找簡單的答案,將功過推諉一人,日子過得好一人居功厥偉,生活過得苦,就揪出一個代罪羔羊,找個理由來安撫自己情緒。在我心中藍綠早已是一個龐大的共犯結構,利用民眾的信仰去掩飾自己的貪婪。我從不信除掉誰或誰當選,就會有重大改變的神話,阿扁從神變成鬼才不過幾年,貪腐揭開了他的面具,成了人們發洩情緒的出口,而媒體就是存活在這矛盾之中,成了創造廣告營收的話題。台灣的新聞,一直有個兩星期哲學,就是天大的新聞都不會超過兩星期,所有類型的新聞在兩星期內至少會循環一次,像政爭、醜聞、掏空、殺人、意外……不同的只有名字和事件,阿扁卻首次打破了這個循環,成了每日的頭題。



最近心情有些煩悶,稿子積壓太多沒寫,手上預定的攝影計畫也還沒開始動手,苦守寒窯自哀自憐不是辦法,決定四處去走動放空一下壓力,於是發動Hornet 900小橘,來趟四處漫遊。

每次在穿戴整齊騎士裝,跨上機車那刻,都會幻想自己像蝙蝠俠之類的俠客,一身勁裝加上高科技電子配備,再配上一台疾如風的猛車,準備要遁入紅塵,解救蒼生……這大概是從小男孩到中年的我,唯一沒變之處!。



一路沿著台三線向南急奔,風擎電馳好不暢快,但我的快在一些同好眼中也只是隻慢龜。來到了大溪龍潭附近時,看見石門水庫的指標,就順勢轉入,哪知路上砂石車一台接一台瘋狂地飆走,輪胎所捲起的石頭,像子彈般猛往後射,逼得我只能以更快的速度一一超越,就這樣一路和砂石車廝殺,幾個山路下來神經繃得快斷了,決定找一家咖啡廳來喘口氣。



來到一家Tony House,入內後才發現別有洞天,露天坐位可以飽覽石門水庫的湖光山色,愉快的一口咖啡一口煙,廝混了一個下午,原本想寫寫新文,旦卻寫不到一百字。



回程時經過慈湖,前一陣子為了兩蔣要不要移靈及撤哨,兩黨口水噴的滿天飛,慈湖自幼耳聞但卻從未去過,好奇心驅使下順道探訪。兩蔣遺體部分是關閉的,但旁邊的公園卻有不少人,我一向對遊樂區和公園不感興趣,總覺得不自然又不環保,短促走逛後要離去前,突然瞄到公園內有些巨大的雕像,趕緊停車趨前一看。



才踏進公園,立刻被震懾住了,草地上佈滿了上百座老蔣的銅像,對這些銅像有莫名的感受,是我們從小看到大的東西,學校,機關,公共場所,遊憩區,海角天涯.....都曾有它的身影,但若將你一生見過的銅像瞬間一起呈現,那真是令人驚駭不已。



很難清楚描繪對老蔣的感受,從有意識以來,在所有的教育系統中,他都是一個時代的偉人,民族的救星,文章提到「蔣公」前面一定要空格,演講說到「蔣公」時還貼手立正站好。當年幼小的心中,對他的景仰絕不次於神佛,萬萬沒想到短短幾十年間,歷史被反過來,老蔣成了冰雪無情、殺人如麻的軍閥,讓我們這一代人很迷網,一下是神一下變鬼,像一場世紀騙局般,打碎強灌在我們心中的神,操弄下的歷史只會製造出更多扭曲價值。



眼前這群大大小小的老蔣銅像,或坐或站,有大有小,不禁想起老蔣過世時我才七歲,早上冒雨到西藥房買咳嗽藥水時,外省老闆拿著報紙痛哭,那時真的舉國哀慟,電視一律黑白,還全國降半旗,排隊瞻仰儀容的民眾從國父紀念館排隊排到我家門口,出殯當日靈車所經之處,萬人長跪不起。

如今物換星移歷史慢慢清晰,去蔣化之後各大公園遺棄的銅像,都紛紛回收到這裡集中,當年雕像不知彙集了多少追悼的淚水,但躲藏其中的歷史傷痕,是再大的銅像也壓陣不住。



慢慢走到一座巨大銅像前,全身不寒而慄,老蔣唯妙唯肖的神情栩栩如生,端詳時心底響起了一個聲音,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罷,都是老蔣所一手創造,前者接收他所有的資源,後者因他而有了存在的意義。銅像在起起落落之間,就像翻攪的政治的角力,在纏綿與激烈之後,更鞏固了老蔣不滅的神話。

老蔣辭世三十多年,歷史中的風雨也該停歇,也是該學習放下與包容,時代有它的原罪,到底是為了自以為是的正義,彼此繼續的抗衡下去,還是只是在為少數人自私,成為他們攻城掠地的棋子。

下午和老蔣的相遇,至少有一點是該感謝他的,全台許多最美的地方,像陽明山、溪頭、日月潭、墾丁……老蔣都留下了個人行館,私藏了該地最美的風景,自私成就了己慾,卻意外封存了美好。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