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四點就起床了,因為今日是我給新書訂的最後完稿日,再不交稿就死定了,總算不辱使命,中午前終於完成了。

原本應該一個月前就要截稿,結果一拖再拖,一下子下定決心要在20日生日前完成,結果那天還無恥地落跑和朋友騎單車。一下子又推託大選人心浮動,無法定心提筆,結果選後還和老同事去吃喝到半夜。

這一個月來,活得提心吊膽,都快受不了自己的鳥個性。我曾大言不慚向別人炫燿自己的工作態度:「給我十天的工期,我會花九天又十九個小時寢時難安,然後在最後的五個小時完美達成。」

可悲的是,照我的經驗法則,這種最後一分鐘的態度,得到的成果居然比每天按進度一點一滴做還要好上很多。只能說,人的惰性雖可怕,但惰性的反作用力卻比想像更可觀、更有爆發力,當已完全退無可退、置之死地時,那被逼迫出來的能量是非常驚人的,好比每天燃一點火藥傷不了人,但若將每日的火藥裝入壓力罐中,一旦引爆可是會出人命的。

下午,想放鬆一下心情,舒緩過大的壓力,剛好前兩天在電視上看見于美人專訪幾位重機騎士,她們說張菲是以騎車來治療憂鬱症,還表示重機的引擎轟轟聲能和心跳發生共鳴,引導壓力排出,也不知是真是假?於是下午就決定牽出車庫中的菊鬃烈馬小橘,來趟身心SPA。



出了新店後,我騎上縣道110,一路向三峽奔去,由於訓車期快過了,因此開始慢慢加高引擎轉速,從一般溫馴的3000轉,使力轉上4000~5000轉,小橘發出不同以往的低吼,聲音開始有些高昂了,在一連的彎道中我努力壓低車身來出彎,剛開始有些心驚,後來越來越順。

但在時數直逼時速100時,我開始放慢,因為我發現飆高的腎上腺素不但沒讓我放鬆,反而冷汗直冒,後來我一路保持時速70左右,我發現這是最舒服的彎道韻律,不但能兼顧四周美麗的風光,還可以享受一下小跑的舒坦。

可能有些人很好奇,時速只有70,那50CC小綿羊就可以辦到啊,何必搞到900CC呢?我來打一個比喻好了,兩個人同時去住五星級飯店,一個人是花盡戶頭裡僅有的一萬元勉強付住宿費用,另一個人則是戶頭裡躺著閒錢一百萬,花點小錢住宿遊刃有餘。雖然兩人使用相同的五星級設施,擁有相同的高檔服務,但你覺得誰住起來會比較輕鬆寫意?



到三峽前,我轉入縣道南111,那是一條小曲折的山路,不知是否宿命使然,我一向不愛走騎士們喜歡的康莊大道;路越小越有人味,果然沒錯,沿途看到了錯落的農家和一些悠哉的村民,還見到幾近絕跡、掛著菸酒圓牌的小柑仔店。時光好像一下子倒退回三十年前的老台灣,沿路涼風徐徐,空氣中還夾著豬屎味,曾幾何時,突然覺得那臭味怎會變得如此芬芳,好像打開了典藏許久的故鄉滋味,真是一條優美的小徑。

回家後,卸下裝備。平心而論,單以舒壓而言,重機的療效絕對不及單車的十分之一,騎完單車那種淋漓暢快、大量腦啡擁入的感覺,令人飄飄欲仙;然而,重機的超控與人機合一的痛快,單車的確力有未逮。騎過了一個悠閒的午後,接著安心的把小橘停回馬廄之中。我總覺得,錢能買得到的快樂,就是一種幸福。



PS.今純騎車,不想拍照,照片為之前配圖。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