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6 29 我買了人生第一台重機 Honda Hornet 900。

2007年2月28日前,在邁入40歲前,我的生命之不曾和重機有任何交集…
同年6月29日,也就是在之後的三個月又零一天,我騎了一台900CC的重機回家了。


話說2007年2月27日那天夜裡,過完農曆年沒多久,從前唸世新的老同學相約聚聚喝春酒。老實說,自從搬到山上住後,幾乎就過著半隱居的生活,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交際應酬幾乎從不參加,與其說我不想見到老朋友,不如說我不喜歡熱鬧喧騰過後,回到寧靜山中的那個落差。所以能避則避,朋友們索性聚會都自動將我排除在外。那天,我居然破戒,參加了那場聚會。

老友們許久未見,幾杯黃湯下肚,大家開始面紅耳赤扯開嗓門講話,雖然講的永遠是過去那些一再重複的糗事,但似乎永遠聽不膩,或許是這些事情證明了我們曾經有過年少吧,在大家的笑聲中,高梁一杯接一杯乾,在逐漸暈眩的腦裡,時光飛逝的倒轉。

撇開了狼籍的杯盤,告別了同學,我自認非常清醒的走上車,才開不到兩百公尺就遇到警察臨檢,「有沒有喝酒啊?」警察攔下我問的第一句話,當時我真的以為自己喝不多體態極佳,酒測一定ok的,就回說:一點點!..........沒想到就這三個字讓我萬劫不復,如果能時光倒流重來一次,我會回答的三個字將是:絕對沒!

警察遇上酒駕客,就像蒼蠅遇上屎,怎肯輕易放過。拿起酒測器我當場就要大力吹下去,只見一老警員連忙阻擋,問我喝什麼酒,當我回說高梁時….只見他表情扭曲,立即從車內拿出兩瓶礦泉水:「先喝在測吧!我可不想帶你回警局做筆錄,你煩我更煩,」老警察一臉無奈的低咕著,我當場拼光了一瓶水,然後很阿莎力的說,來吧!拿起酒測器用力一吹,聽見滴的一聲,上面出來一張紙片,上面寫著我日後的命運,保證比廟中求來的籤詩還準100倍……




從老警員手上拿過酒測單,…0.53…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慶幸的是差0.02就會被以公共危險罪起訴,要被戴上手銬帶回警局做筆錄,日後還需出庭並付擔高額的罰金。而不幸的是愛車小銀當場被吊走,並接過一張近三萬五的罰單,不但要上課,駕照還要扣一年…….當天,我恍神地坐上計程車,像一隻失志的喪家犬,腦中一片空白,只是湧出數不清的幹字。

接連幾天,正逢連續假日,心裏一直走不出這困境,總覺得這近四萬元的代價好不甘心,平日連買個幾百塊東西都要上Yahoo拍賣比個半天才會下手,這損失可以讓我帶老婆去一趟東南亞度假了。後來老婆看我終日恍神,跑來勸我說,或許是老天疼你,才用一個會讓你痛,但卻承受得起的代價來警告你,告誡你日後不能再酒駕,以避免更大的災禍。老實說,不得不承認,女性在遇到問題時頭腦總是比男人清澈些(感情例外),她的話真的讓我漸漸認栽,釋懷了。

住在山上卻不能開車,彷彿被軟禁般痛苦,為了解決交通的問題,只能重回機車的懷抱了。而我十幾年前買的那台野狼150檔車,因為近年實在太少騎了,常常發不動,動輒需要花錢修,但常常一修好後又閒置數年,然後又得花一筆錢再去修車,算一下我十二年來騎不到6千公里卻花了數萬元修車,所以一年前我心一橫就送給朋友,幸好朋友盧哥重情義,一知道我的情況後,立即願意將車先給我騎,直到做完一年車牢之後再還他。

重新騎上這台野狼150,外觀雖略有風霜,但還是不減它英挺的丰姿,只是它真是有年歲了,騎起來抖得兇,坐在上面的感覺像即了使用氣血循環機。如果想來硬轉一下油門,車車馬上放屁抗議。幾天下來,因工作關係,騎著它在台北市郊到處奔馳拍照,我開始覺得非常方便,機動性高又不用繳停車費。某天我還騎去木柵貓空拍照,迎面而來的風,混夾著樹林間的清香,俯看遼闊的台北盆地,這一切讓我想起了許久不曾憶起的年輕往事。一台機車,一架相機,和一顆熾熱的心,從城市到鄉間,曾騎過了一段段難忘的美麗時光…….

【40歲的禮物】

如果人的平均壽命是80歲的話,那40歲就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它代表下山路途的始點...

40之前都在收獲,求學、就業、結婚、創業…40之後卻要開始面對失去,體力,健康,夢想,親友,生命…都會逐漸消失,我一直想在這天送給自己一個難忘的禮物。

某一天,我翻開報紙見到一條新聞,立法院已經三讀通過,550cc的重機日後將開放行駛全國的快速道路上,只等交通部頒布施行日期……那時心裡像觸電一般,以我這偏僻的山上,若是能騎重機上快速路,不到三十分鐘就可抵達台北鬧區,不論在油費,機動性,娛樂性,拉風度….都比現在開車高出許多,最重要的是它可紓解我現在無車可開的困境,於是下定決心,就把重機當成是送給自己40歲的一個重要大禮吧。

開始燃起慾望之火,就難以抑制它的蔓延,我一方面開始買雜誌,上網收集重機資訊,另一方面立即報名重機駕訓班,開始練車考駕照。幸好我有十幾年騎野狼打檔車的經驗,駕訓班的Honda CB400我一個小時就摸熟,除了比野狼重,打檔方式相反外,騎駕路感算類似,一個星期後我就順利取得重機駕照了。考試當天有重機租車業者來兜生意,可以優惠當日考到駕照的同學,以500元來體驗一日重機,我當然不能錯過此一良機,開始了與重機的第一次接觸。

到了租車行擠滿了剛考到照的同學,現場擺了許多我在雜誌上圖片才見得到的夢幻車種,Yamaha 的當家跑車R-1,R-6,怪獸級未來戰士街車Fz1n和Fz6s

Honda 的科技跑旅VFR-800和經典帥氣的Hornet黃蜂家族…第一次麼近看到這麼多重車,實在太興奮了,就在忙著盯著車吞口水時,沒想到所有眼前的美車都被同學登記光了,只剩下一台和駕訓班教練車同款的CB400…在很不甘願的心情下含淚租下。


【希望之路】


第一次和租車行老闆及駕訓班車友上路,整隊大約十來人,當時內心非常忐忑...

因為這是我頭一次騎超過150cc的機車跑在馬路上,也不知道是我太慢還是大家太厲害,同樣是剛考照的新手,每個人都死命的狂加油門,區區環河路就跑到超過100……我是嚇的魂快飛了,但又怕被拋棄只有崔油死命猛跟,有一個大哥亦受不了此一行車速度,去跟領隊抗議:我們是才剛拿到駕照的新手,又不是車手。後來大哥嫌他租的Suzuki GSR600可能太像跑車新手不好駕馭,和我交換以好上手著名的Honda CB400來騎。我發動GSR600不知是否心理因數,覺得像被貫過新版軟體,實力膽識似乎大增三成。

來到了著名的羅馬公路上,領隊說放牛吃草,各憑實力來跑,只見大家像失栓的蠻牛般前衝,剛開始我還勉強跟上,但一過灣龍頭就開始晃,前後輪齊剎來將速度慢到20以下再來慢慢彎,幾個彎道下來,還差點撞山,我和那位大哥早被大家海放到天涯海角,後來遇到路邊不知休息多久的車隊,趕緊請教領隊過彎技巧,他說入彎前回油退一檔,含著前剎然後入彎時再補油出彎,短短幾字我居然完全了解,接下來的山路我就秉持此原則過彎,只見我過彎時速不斷攀升,從20、30、50、到最後的七八十,慢慢的看到遠方領先的第一集團了。我想多加練習後自己的成績應該還不差。只可惜,大哥仍舊掌握不到技巧,直呼:看人騎重機原以為很帥,原來是在玩命,不會再騎了。


【最終選擇】


搜尋各大重機網站,看盡無數車友留言後,對自己要買什麼車卻心中無譜,上網看到眼發黑,眾說紛紜,仍不知該買何台?

Yamaha Fz1,kawasaki Fz750,Honda cb1300,suzuki gsr600…..太多太多口袋名單了,最後自己不勝其煩,索性列了一些自己喜愛的條件來一一篩選,1、首先只考慮街車,因我日後可能當成通勤工具,跑車太趴,休旅太重,街車動靜皆宜。2、再來是價位要40萬內,不知自己是一時興起還是會持之以恆,不能失血過多。3、最好是圓燈配雙圓錶,我偏愛經典復古款,感覺圓燈最優雅奈看。4、雙排氣管尤佳,幾乎四輪超級跑車都是雙出排氣管,為了彌補自己一生可能都無緣的遺憾,機車雙出總行吧!。5、最後一項品牌形象要有歷史定位創辦人要有理念,這點本田宗一郎的Honda似乎在四大車廠中最符合我的標準。

綜合以上結論,要Honda的街車,售價四十萬內,原燈加雙圓錶,還要雙出排氣管………..最後入圍的剩下兩台,Hornet CB900 及 CB750…..CB900贏在排氣量,馬力扭力皆高出CB750不少,前者還是噴射引擎後者是化油器。但CB750的歷史經典性卻又不是CB900可相提並論的。一番掙扎後我決定到車行一睹實物再來做決定,後來去了八德榮秋,居然發現CB750是賣四十萬零五千,很可惜…..它已喪失候選人的資格慘遭淘汰。Hornet 900自然成為唯一的人選了。

2007年6月29日,我前往八德榮秋辦理交車,順便將我的亮橘色Hornet900裝上後箱與側箱,我的業務員是大鳥是個愛騎跑車的年輕人,他對於我裝這些箱子很不諒解,他說除了外觀醜外,對超控和速度也會有影響。我原本也難解釋為何上了年紀的人特愛掛箱,騎了車後我才知道,年輕時只愛速度,孑然一身無牽無掛,但年紀大了,不愛速度只愛深度,希望藉此重機帶回滿滿的回憶,箱子就算再醜,但裡面裝的卻是美麗的鄉愁。

第一次緩慢的將Hornet900(騎回家)….當夜難掩心中的興奮,我全副武裝,戴上買了許久的Arai安全帽,來到了家中山腳下往三峽的110公路,我深吸一口氣,知道前方就是我人生未來的道路,握緊龍頭打上一檔,向眼前蜿蜒的山路撲去,頭燈如利刃般劃過幽暗的山谷,引擎像頭野獸般,呼嘯奔向遠方沉默的星空中…(完)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