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著沁涼的晚風,耳畔響著昆蟲奏鳴曲,與天上的星子相對。坐在露台上的書房,這是我一天中最愉快的時光。

遠離台北市搬到新店的山上後,家中五坪的露台就一直是我的最愛,那裡可以遠眺綿延群山,可以享受夕陽餘暉的光彩,最棒的還是夜裡徐徐的晚風和天空中的日月星辰。因此,平日再忙,晚上也總是要抽空坐在那兒喝杯咖啡,才心甘情願回到襖熱的房裡,扭開冷氣埋首於書桌前未完的工作。

山上的房子,四周遮蔽物少,日照非常充足,吸收一整天陽光的水泥房到了夜晚便會異常悶熱,加上本身從事需要大量想像空間的影像創作,霧中窄仄雜亂的冷氣書房,常令我昏昏欲睡。




有一天,在露台乘涼時,突發奇想決定將工作書桌移到與天地為伴的景觀露台上。

有了這樣的想法,我首先到大賣場選了一套可日曬雨淋的庭園桌椅,為了保存工作的氣氛,決定捨棄塑膠或玻璃製品,而選擇浸泡過防腐藥劑的木頭材質,並棄圓形桌面,選擇了較適合工作的長方形桌面。接下來,再請電工在屋簷下裝一組防水的插座及開關,順便裝上兩盞庭園燈,當作基本照明的光源,然後在書桌上放一盞可微調亮度的檯燈,接上筆記形電腦,擺台手提音響,基本架構就算完成。

為了使工作不被困擾,腳邊的捕蚊燈是必備用品,甚至還需要捕蟲網,因為隨時都會有些叫不出名字的蟲,突然飛上桌面,只好客氣的請牠們它日再來。如果碰上下雨天,就只好乖乖進房去,這時露台上就需要準備一個防水的塑膠收納櫃,每日離開前將電器用品收好,避免日曬雨淋。



坐在露台上的書房,多半是在晚飯後到睡前這段時間,這也是我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光,迎著沁涼的晚風,耳畔響著昆蟲奏鳴曲。有時累了伸個懶腰,才驚覺頭頂上是滿滿的星星,感覺像活在古老的世紀裡,眼前輝映的是幾十萬年前的宇宙。不禁令我想起,文藝史上那個輝煌的年代,或許並不是那時的人比現代人優秀,而是那個時代的生活環境,開啟他們無窮創作的能量,這是生存在五光十色的現代人所無法企及的。



幾十年來,對書房的經驗一直存在於水泥房中一角,如今拉出屋外,走入天地間,這才深刻感受到,置身在一個山中露天書房,讓想像力躍入涼涼空氣裡御風而馳,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