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留言版屢遭情色網路入侵,害我留言刪到手軟,想來真是氣憤難耐,心一橫決定,與其被他們攻佔,不如自己先來解放好了……

雖然我承認自己也曾有過年輕氣盛,但還稱不上是色胚,所以開場文字僅供參考,以下才是正式的圖文,誤被我拐騙進來的人,到此可以止步了。



....................................................................................................


2002年離開報社時,心中起了一個念頭,發誓永遠不再回媒體了,這理由容我留到最後再說。這些年間,偶爾會在一些場合,遇到過去報社的同業,但我都很慶幸不再是以媒體的身份列席,也因為成了旁觀者,看著別人做著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工作時,突然間會有許多感觸,原來自己那十多年來,幾乎都復始做著相同的事。



〔賞 鯨〕


最近東北角風管處有一個沙雕的案子,是由我們公司來負責視覺文宣,他們在舉行記者會當天,特地邀約了旅遊相關的媒體,來場別出心裁的東北海一日暢遊,用以宣傳東北角得天獨厚的風貌。於是我就厚著臉皮加入來騙吃騙喝,這大概是我離開媒體後,與記者們最漫長的一次接觸吧。




清晨六點半,我就開車從新店山上出發,已經很久沒這麼早出門了,上了高速公路才知到,原來這時候也是有不少的車流,大概是自己脫離上班族太久,不知道是大家太忙碌,還是自己太閒了,塞在車陣中居然還覺得有些新奇,約一個鐘頭左右,來到了頭城的烏石港,在清晨看著旁邊湖畔的蘭陽博物館,涼涼的空氣中瀰漫靜謐的氛圍,就像是一座剛冒出水面的城堡。






沒多久,記者團一行20多人就來了,遇到幾位熟悉的面孔,都是以前跑新聞時常相遇的戰友,當被他們詢問起我工作現況時,一時半刻說不清楚,吃喝玩樂似乎不是一個太光彩的職業,唯一和他們相同的,就是我身上那包沉甸甸的器材。等人都陸續到齊後,就登船開始第一個行程,到外海賞鯨豚,中途經過了孤懸海上的龜山島。






在島的另一邊見到一個難得的景觀,一艘工作船擱淺在岸邊,由於它已經失去動力,為了怕漂流到外海成為汙染,於是開始進行船身肢解,看著一艘滿目瘡痍的大船,航行幾萬海哩後,成了一座海上的資源回收場。






承接這場活動的公關公司用心良苦,不但要打點所有的活動細節,耐心的把記者侍奉好,居然還派出公司中青春洋溢的美女雅楠,來當model供攝影記者取景,在旅遊的活動報導中,如果能有賞心悅目的俊男美女搭配演出,更能幫助人們感情有所投射,產生遊玩的動念。

每當見到一群人簇擁拍照時,心中都會特別慌張,大概是報社記者當太久,有了被奴役性,深怕會遺漏什麼大家都有的畫面,趕一步上前搶拍了幾張才驚覺,我又沒有發稿壓力,再跟大家瞎擠什麼?深深喘了一口氣後,退到第二線,乾脆用記錄者的身份,來好好檢視這份自己曾經蹉跎十年的工作。






記得以前跑新聞時我總會拍下兩套照片,一套是發稿要給讀者看的,人、事、時、地、物要清清楚楚,另一套是要記錄下自己的心情,如今我已經失去前者的需求,在汪洋中破風前行的甲板上,我嗅到了海水鹹濕的空氣,心中想留下的,是要海上風中的味道,望著model飛舞的髮絲,也見到了風流動的軌跡。






這次的行程,由於天候的關係,並未發現鯨豚的蹤跡,對很多記者而言是失望的,因為少了一個可報導的圖文,但我卻發現自己有截然不同的心情,一旦沒有目標的壓力,卻反而更專注在沿途的海景,原來浪花也如絲般的柔軟。




..................................................................................


〔住 宿〕



上岸後一行人便前往剛開幕的夏朵沙灘民宿,它座落在外澳沙灘的岸邊,幾分鐘就能走到海邊,白色拱形的外牆,搭配上藍色的窗櫺,一幅地中海的夢幻的風情。






屋頂上建了SPA浴池,傍晚時分可伴著夕陽,舒緩的浸在池水中,吹著海風,遠眺無垠的太平洋。






開放式的餐廳,有著歐洲中世紀的長桌,每一個牆面都是海浪般不規則的波紋,民宿主人本身是學建築的,長期在地中海各處取經,然後用心堆砌自己的風貌。






為了介紹房間風情,民宿找來兩位年輕男女工作人員,穿起泳裝在房間內玩起鴛鴦戲水,這看似愜意的畫面,旁邊卻圍繞了許多攝影機,在浪漫與真實之間,有著一條赤裸的分際。






Model雅楠躺在如白雲般的床上,撩人的身段讓人對這裡更加嚮往,這是媒體最喜歡用的挑逗的方式。離開報社前最後兩年跑過影劇新聞,報紙總是希望用些搔首弄姿的畫面,而且一定要影星直視鏡頭,這樣才會有親切感,記者會現場最常聽到的,就是記者不停叫喚著藝人的名字:「XXX!看這裡!看這裡!」

但偏偏我卻是個很不愛人看我鏡頭的人,就算要拍報社風格的照片,也要挑張閉眼睛的才行,當然,編輯台是永遠不允許這種照片。






這張剪影是我自己想拍的感覺,一個女生襯著窗口的海天,會心的感受此刻的寧靜與美好,通常報社最討厭這種剪影照片,一定要像上面那張明亮豔麗才行,不知是他們心中太晦暗,容不下黑影的刺痛,還是我思想太暗沉,已見不得光明。






走到屋頂露臺上,雅楠拿著柳橙汁,對著拍岸的白色浪濤,親吻著玻璃杯,感受此刻身心的舒暢……這應該又是一幅旅遊書上最常見的經典畫面。






多年間,我始終保持一個習慣,每到一個感動的地方,總會拿著飲料對著遠方乾杯,看著眼前灑落在海上的陽光,迷濛卻光采,這才是我心裡想拍的畫面,把飲料的酸甜也融入心中吧。






當過記者的我,深知第一線採訪記者的甘苦,不但得在真實與假像間掙扎,有時還被迫要放棄自己的主觀。針對媒體本身,永遠是市場的考量,不是過度渲染,撩撥人的感官,就是刻意塑造表美好,讓歡笑過度氾濫。人們在依賴資訊的同時,也在投射自己的情感,並隨著他們起伏,淹沒了每個人獨特的細膩層次,有時我很慶幸,不必再背負為任何人的觀感,相機只當自己心的容器。






多年間,時常在國內各地奔波,在我心目中完美的飯店,不再是光有著五星級的設施,而是推開房間窗的那刻,就會讓感動溢滿的地方。





(未完待續)


Ps. 【光影人生26--攝記】下集有更精彩的燈塔、步道、沙雕、划舟和美食……



(攝影‧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