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曾經是我的一切。
這裡有我的童年,有我成長的足跡,有我戀愛的滋味,還有我期待的回家路...

【前言】



在台北生活了40年
對這城市的印象既熟悉卻又陌生
熟悉的是早已麻痺的街景
陌生的是不斷蛻變的人事

我在這永無止盡的翻新中
嘗試改變觀看台北的角度
也尋找記憶中純真年代

新舊之間
層層覆寫的痕跡裡
交疊了多少人共同的時代
也是我五味雜陳的
台北‧記憶



老實說,雖然在台北活了數十年了,但我對這地方的感情卻越來越淡,每每從鄉間帶著滿滿的人情返家時,見到台北街頭那一張張冷峻的面孔,和繽紛卻冷陌的夜景時,一種孤獨感就會冉冉升起,仔細一想,我又何嘗不是這造成這凝結空氣中的一個分子呢。

搬至山上後,只能俯看台北絕美的夜色,回想自己也曾是成就這片輝煌土地上的一點。距離讓很多事都變美了,我喜歡站在這裡來看台北。

在這些照片中我努力用華麗去掩飾孤單,用冷漠去尋找熱情,用複雜去發現純真...





◎◎◎◎◎◎◎◎◎◎◎◎◎◎◎◎【我的台北‧記憶】◎◎◎◎◎◎◎◎◎◎◎◎◎◎◎




在現代科技的玻璃華廈中,樓越來越高,人卻越來越小。
(2006內湖科技園區)



新舊交錯之間,像一條時光道的兩個出口。
(2006信義區四四南村)



林立於街頭的巨大廣告,永遠都是那麼光鮮、亮麗、幸福...但現實中的人卻艱辛依舊。
(2007公館汀州路)



從樹影中偷窺見一群天真的小朋友。我努力回想,自己是在幾歲時學會冷漠的。
(2007新北投公園)



小時候在這裡看成人電影,長大後看劇場表演,都在這裡。紅樓劇場,它最經典的戲碼,就是周圍變遷的一景一物。
(2007西門町紅樓劇場)



櫥窗內外,光影交錯,只能從移動的影子去分變虛實。
(2006信義區A4館櫥窗)



摩天輪像時代法輪,每升高一呎,時光就倒退幾年,到頂峰時才感受到,台北原來是個四面環山的美麗盆地。
(2006內湖美麗華商圈)



這張照片讓我感動好久,小時後曾經與父親的距離很近,後來在填壓的教育體制下,我成了不被期待的兒子,一再的衝突後,彼此變得像只剩血緣相關的陌生人。曾經,他的手是我生命的倚靠。
(2007木柵動物園周邊自行車道)



絢爛燈光與車流,讓台北充滿人氣,總會讓人盲目的順著人朝的方向流動。
(2006世貿商圈)



好久沒在台北看到這樣的畫面。我想起自己也曾有好多玩伴,小時候住家巷內像個大家庭,每到黃昏晚餐時刻,耳邊總會傳來媽媽的呼喚聲,和著整街的飯菜香...
(2007景美河濱公園)



時間一層層覆蓋在這片土地上。偶然間,總會不經意拾獲地上一些老舊的光影...
(2007南海路建中校園外)



我年輕時家裡也都是木窗,在風雨來臨前,我總愛透過一塊塊的小玻璃,看著正在變幻的世界。
(2006華山文化園區)



台北有許多地方還存在有這樣的老房舍,相對於周圍已改建的華廈,它們像風中殘燭般,孤獨地燃燒著最後的芒光。
(2007牯嶺街舊宿舍)





黃昏不分古今,人們只能循著夕陽與晚風的腳步,去品味記憶。

(影像‧文字/陳建仲)



    全站熱搜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