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距離上一篇重機日機已相隔四年,離譜的是那篇遊記還是開車前往的,都快忘了已多久沒騎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7年在一連串意外下買入一台重機,也由於這台機車才起心動念想寫些遊記,才因此有這個部落格的誕生,轉眼間已過了九年,這台重機多半是閒置狀態,「煙斗客的重機日記」早已名不符實。去年中甚至一度想乾脆把重機賣掉算了,但又考量到若真的售出,部落格勢必改名,和重機已扯不上邊了,因此猶豫再三。加上去年忙著八月出書的事,這樣一拖就是大半年,直到今年農曆年後終於丟上拍賣網,決定正式和它說再見了。

 

02  

由於公里數才數千車況又如新,於是開了一個比行情要高的價格,留或賣就一切隨順因緣,我這台小橘(honda hornet 900)購入後即停產,成了此款車的末代版,新車種要貴上一大截,因此我開價雖高,陸續還是有人關切。原本應該早就賣掉,卻陰錯陽差錯過和賣家相約,後來有一車友來詢問,表示能否用他的honda cb750來和我交換,看到留言居然發愣,接著開始動心。

 

令人困惑的是,不是已要和重機道別嗎?換車念頭又從何而起?回想起當初買入小橘時,也是在它和cb750之間難以取捨,就像是繞了一大圈,最後又走回原始掙扎中,心底似乎仍愛騎重機,之所以會想分手,是因為始終無法駕馭它。

 

03  

(上圖攝影者待查,特此致歉!)

 

剛買車時會興致勃勃四處小跑,每次回家後都像重獲新生,只因騎它的壓力實在太大,有幾次過彎差點滑向護欄,也曾因碎石撇輪險些轉倒,慢慢的對它就產生畏懼。心越怕就越少騎,近幾年只有到了驗車和同學邀約才不得不騎,反倒是阿昌寄放在我這裡的honda大羊,三不五時就跨上趴趴走,也因熟悉而悠遊自在,自家的小橘,成了一道心中的高牆。

 

深思這次賣車的前因後果,買入時曾殷切嚮往,要跨著它迎向太平洋,奔馳在花東的蔚藍公路上,多年來這依然只是夢想,但卻不曾澆熄過,突然很想將一切都歸零,重新接回剛買車時的心情,就當這車是我賣給了自己。

 

將小橘從賣場中下架,把發霉的安全帽及車衣拿去水洗日曬,再上網添購一些配備,並牽至車行換新輪胎,著手規劃要來趟旅行,最後決定前往故鄉東勢旁的大雪山。

 

04嚴海楊攝  

(上圖攝影/嚴海揚)

 

出發當天風和日麗,背著大小包袱走進車庫,有個想法忽然閃出,這趟路程既遙遠行囊又多,乾脆還是騎阿昌那台比較舒適,小橘不妨留到下次短程再說,心裡雖然一直這樣想著,手卻已將小橘推上馬路。太清楚自己的個性,這次若沒再騎它,小橘將只會是車庫裡的一台模型。 

 

久未騎它更顯生疏,發動那刻恐懼又來附身,下山時死命抓著龍頭,身體僵硬像根樁,心中不停的嘀咕,懷疑此行能否平安返家,背著懸念和驚惶,一路朝南方急轉油門。

 

05  

先到了石門水庫的一間咖啡廳,剛買車時常騎到這裡偷閒。景色依舊幽微,心境卻已全非,那時還沒有部落格,對未來仍感恍忽,一切的緣起都是從酒駕開始,被吊照後才被迫重逢年輕騎的野狼,居然也騎出了興趣才忍痛買下重機,因此才會產生拍寫遊記的動念,沒想到部落格一成立後,就意外滔滔書寫起心情,並和來自四方的朋友結緣,在鼓舞中寫下歷歷往事,最後才能集結成冊,若只截頭截尾來看,酒駕和出書是毫無相干,不禁感嘆造化還真弄人。

 

源頭雖來自惡因,最後卻結出善果,很多己所不欲的意外,更像是命運的轉折,被迫走上一條陌生的路,從不願到熟悉,又從熟悉到知足,才因此發現期望之外的天地,逆境或許只是偏見,態度才是決定一切的關鍵。

 

06  

離開咖啡廳後,騎在台三線上奔放寫意,寬敞彎曲的山路,盡收靜謐的田園風光,燦爛的陽光,芬芳的泥土,清新的山林,農家的人煙,隨風拂上安全帽內的臉龐,喚醒失落的感動。四周飛馳的景物,就像在逃離繁華。從小至今,從最喧鬧的市中住到邊陲,最後離開城市走入山間,這段路像快轉的縮影。

 

07  

到達故鄉東勢已是傍晚,來到東勢火車站前,多年前被改成客家園區,四周一切早已陌生,三年之間故鄉親人陸續凋零,從外公、大姑、父親、外婆,到年輕堂弟……或許曾經感到不捨,現在卻逐漸放下,消逝原來是牢記的方式。

 

07-2  

晚上一人獨睡外公遺留的祖厝,以往過年才會回來。當時這裡永遠親友滿載,熱鬧喧嘩,對照眼前蕭瑟更顯空寂。睡前我聽著窗外的蟲鳴,那是年少熟悉的旋律,年輕時暑假曾長住於此,夜夜都聽相同的聲響,此刻所感受的溫馨,卻是寂寥所構築,蟲鳴鳥聲年復一年,心卻早已遠揚年少,熟悉的音符中,奏鳴起歲月蒼蒼。

 

08  

隔天起個大早,一路朝大雪山方向邁進,沿路有戶農家在燒東西,陽光與白煙層疊宛如詩境,過去拍過影像中,有很多關於煙的畫面,有收割後燃燒的稻草、農家柴火的炊煙、玩炮竹笑開懷的村童、廟宇虔心祈神的信眾、吸菸者的各式神情,或是墳前上升的一縷幽幽輕煙。煙無形中包圍著生活,卻又乍然消失無蹤,看得到卻握不住,人們在煙中討生活,在煙裡尋覓依賴,最後也如它一般幻化成空。

 

09  

越往山裡騎路越崎嶇,對小橘的恐懼,只能專注在路面上,這樣的感覺很特殊,少了騎單車的肉身煎熬,或是開轎車的漫不經心,必須時時刻刻貫注前方,無法轉頭回顧來時路,也猜不透彎道後的未來,只能一個彎一個彎的解決,迎面的風成了時間的度量,精準感受到每一秒的來去。

 

10  

越往山頂氣溫越低,平地雖氣候涼爽,一到海拔兩千多公尺高山,溫度驟降只剩五度,雖已備齊禦寒衣物,但在迫人寒氣裏疾行,手腳仍然冰冷僵直,登頂前看見一條小徑,停下車後往深處走去,數十分鐘後來到一個瞭望台,目睹一群綿延山脈,向山的盡頭望去,距離家約二百多公里,身體或許有些勞頓,但整路都令人雀躍,這趟路不打算帶回驚豔的風景,只盼能置身於自然中,聽著心跳的脈動。

 

11  

 

12  

在步道上見到樹影投射其中,雖無色彩卻生機盎然。人生宛如樹,從一顆種子開始,接著萌芽破土,承受日曬風吹雨淋,熬過來才能茁壯成蔭,開枝散葉結滿果實,生離死別帶來省思,從消逝目睹生命真實,所有一切隨時都在變異中,苦痛是來自緊抓不放的意境,曾以為這樹該永遠都在土地上,顯然生命之樹卻從不是如此,它是生長於時空之間,在日出月升中緩緩長成,只有全然的接納生命一切,才能目睹它那曼妙之姿。

 

 13  

山的清新讓萬象絢爛,一條小路映入眼前,有股難以言喻的感動,好似此刻正走到的年歲,來自群居的城市,卻未曾感受自在,不被期待卻也難逃兢爭,怕輸卻又不想贏人,成了隨波逐流的浮萍,藉著相互取暖感受存在,當身體已逐漸老邁,仍耽溺在已逝總總,憂心未來的蒼茫,害怕任何的變動,用盡方法繫縛擁有,原來自始至終都是被自己所困。前方之路雖荒漠無人,卻感受天地浩瀚奧妙,此刻不再心繫牽掛,每踏一步都是自在無礙。

 

14  

在大雪山神木前,仰望這株1400多歲的紅檜樹,出生於魏晉南北朝,試著想像它剛冒出土壤時,台灣是個怎樣的光景,放眼所及一片蠻荒,大樹目睹了西班牙人、荷蘭人、明朝、清朝、日本人、國民政府的起起落落,至今仍昂首屹立。人常自詡為萬物之靈,卻遠不及這樹的經歷,看著光影走在它身上,樹幹裡容納了所有人的先祖,人的一生只是他身上的一道痕,那些自命不凡的人,該來它身上尋找自己的位置。

 

15    

常聽人說「活在當下」,要人要好好把握時間,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年輕時常被這句話鼓舞,積極想去衝刺打拼,如今才發現一直誤會了這話的深意。當下不應存在任何的念頭,是敞開雙臂感受四周一切,不心懸過去更不焦慮未來,藍天、白雲、微風、蟲鳴、樹木、陽光,每個剎那都是唯一,相逢瞬間也在離別,或許根本沒有永遠,但每一刻卻都是永恆。

 

16  

在一株樹上看見詭異,不知是蟲卵還是樹瘤,樹幹上有片不規格的花紋,讓人覺得不太舒服,它並非認知中的常態,仔細近看那片變異,裡面像躺著大大小小人形軀體,雖覺噁心卻越看越迷,如同一幅縮小的眾生像,對這樣非原生的變異,人總會想盡辦法去剷除,大自然卻選擇包容共存,變異日積月累下又形成生態,和樹彼此之間共生,人類的聚落何嘗不是土地外來變異,大地從不曾要求回報,人卻為己私索求無度,開發每寸值錢的土地,並消滅異己的生態,當貪婪無止盡的蔓延,逼上絕路的最終還是自己。

 

17    

來到海拔兩千多公尺的天池,藍天、白雲、綠樹,倒映在碧湖裡,多麼和諧美好的畫面,但卻同時存在著虛實。如果說湖中的樹只是幻影,它不也真實襯托出湖的存在?知見是種可怕的事,經驗與知識會告訴人必須去相信什麼,憑藉的卻是極其狹隘的視野,只看到湖面上與湖面中的兩種人,描繪出的世界截然不同,但他們卻只相信親眼所見,並為此爭論至死方休。這些意識衝突充斥在一切事情中,人始終都只願活在自己的知見中。

 

118    

這趟也帶了一台大底片相機,直到離開大雪山,前後只按下八張,並非景色不如我意,而是數位雖帶來方便,卻媚誘人不停亂按,同時也失去了純粹,底片機像是修心的方式,必須虔心面對景物,留下的並非只是畫面,更像是心的投射。我曾是個活在表相裡的人,用美醜、學歷、職業、財富、名聲、成就去論斷人的價值,成為這些虛偽外相的奴隸,評量它的人也追求虛浮,只想取悅大眾,想要功成名就,有很長一段時間,拍下的只是心中的虛妄。

 

如今,拍照不再帶著目的,所拍的不應只是外相,更應是內觀的過程,不願老站在鏡前,為了外貌錙銖必較,更該直觀內心靈魂,讓美醜無所遁形,希望哪天若於鏡中看見一張衰老的臉,卻能帶著滿心的歡喜。

 

18    

離開大雪山後,又去了新社和谷關,鮮少拿起相機來拍,只想單純享受騎車的感受。九年前考重機那天,路考一結束後,重機租車行就領著剛拿到駕照的學員來一趟驚心動魄的飆速體驗,當時我平衡感極差過彎很驚險,車行老闆見狀,騎到我身旁丟下一句話,他說:「過彎千萬切記一件事,只要拉前煞不要踏後煞,否則一定犁田。」他的一句話,成了我重機生涯的座右銘。

 

這次試著改變方法,快到彎道時前後輪同時煞,整台車突然變得非常沉穩,入彎時順著彎角壓身繞弧,完美的畫出優美曲線,一氣呵成乾淨俐落,沿路反覆不斷練習著,身體也從驚恐逐漸放鬆,在上千彎道的淬鍊下,終於體會與小橘融為一體的感覺,這喜悅整整遲到九年。

 

20  

返家時山上太陽西懸,躲在糾纏的樹枝後,提醒著重返了世俗紅塵,又成了人與人交織的圖騰內,和熙冬陽依舊暖心,如縮瑟大地的一盞明燈,引領著憂碌的人們。這一趟旅程帶回滿滿感觸,卻沒能分享好吃好玩的訊息,或許是篇極其枯燥的遊記,卻是我的一趟觀心之旅。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面鏡子,投射出接觸的所有事物,經年累月的壓力,與耳濡目染的世故,鏡面多半已蒙塵扭曲,不像童年時那般純淨剔透。真實的世界經過每個人凹凸的折射後,產生出各種不同的認知,最令人擔憂的並不在於變形,而是人對心鏡從不曾質疑。人非己是,人短己長,所有一切的衝突,都發生在自以為是的真理。

 

21    

這次旅行,以天地萬物為鏡,透過自然萬物的實相,映照出心中多年的扭曲,看到了貪婪與憎恨,抓取著深不見底的欲求,追逐如幻影即滅的人生,卻不知近在咫尺的真相,時時都活現大自然間,當心看不見人以外的事物,是因為它還不夠柔軟謙卑,只有驚覺自身的渺小,才能看見天地的深奧。

 

 意外重機之行,讓我再度愛上騎車,比剛買車時更加熱衷,已規劃著即將要去的地方,或許這裡也該回到最初,騎在它原本要走的那條路。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Rolleica
  • 讚啦!小橘重出江湖,希望也會帶來更多的心靈峰警語對話。
  • 謝謝你的鼓勵,平心而論我寫的遊記真的太過嚴肅,不是太平易近人,不過這篇算是開始,會有比較多感觸
    日後再寫遊記希望能輕鬆許多!

    apophoto 於 2016/03/29 23:08 回覆

  • 蘇菲
  • 每次的行旅, 隨著時空不同
    相同的路徑,想必也不會相同

    有趣的昰心的轉折 往往都在剎那間
    意外重機之行........
    倒是縫合了這些年來撕裂的重機恐懼啊

    也很有趣的昰, 你喜愛聽得音樂曲風
    並沒有因為時空改變而改變..
  • 你說的沒錯,同一個地方每次去感觸都不同
    其實自然如鏡,會反映出當下的心境,花東我去了太多次,每次都看見不同的自己
    生命的逆境還真是重要的轉折,安逸讓我們會耽溺而懦弱,只有一些突發的意外
    才會讓我們能夠走回當下,重新摸索一條原本不會走的路
    我的音樂都很沉重,這真是萬變中的不變,大概這是屬於我靈魂的旋律

    apophoto 於 2016/03/29 23:17 回覆

  • 貞子
  • 這篇遊記寫得真好
    我又來這裡上了一課
    大自然的無私 我們要向它看齊
    更要謝謝你無私地分享

    期待將來能看到你更多的重機遊記


  • 自然其實就是反映出世界的律動,也就是生命真實的面貌
    只是身為人往往被七情六慾所困,會有很多貪戀與情緒
    往往就形成生命的苦源,而自然萬物幾乎都不是這樣的活著
    它們不會貪戀或排斥境界,默默接受周遭一切意境,無條件奉獻自己供給需要的人
    自然真是我們的老師,蘊含宇宙運行的一切真理

    apophoto 於 2016/03/29 23:25 回覆

  • leftear0509
  • 恭喜你和小橘終於融為一體
    幸好她沒被你割愛 我們才得以見到這篇好圖好文
    最最最難能可貴的是竟然有你騎重機的照片
    (謝謝三位攝影大哥)
    不過..那幾張照片應該不是近期拍的吧
    怎麼覺得有點胖胖的耶.....哈哈(別打我)

    命運的轉折 總是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
    你的觀心之旅 是許多人心中的夢想
    藉由你的鏡頭 讓我們跟著你的心一起去旅行
    未來還需仰賴小橘的陪伴
    完成你馳騁花東海岸的夢想

    明天我也要挑戰自我~請了三天假
    同個時間騎單車完成一日雙塔與環島的願望
    帶著愉快的心情吹著風 盡情踩踏
    就像你說的"活在當下"
    盡情的感受藍天 白雲 微風 蟲鳴 樹木 陽光...
    和大自然美麗的風景合而為一
    (不過我的環島 是環小琉球島 一日雙塔是墾丁鵝鑾鼻燈塔到小琉球白燈塔就是)



  • 北宜公路上有許多攝影高手,會幫騎士拍下許多照片,真的很感謝他們
    這些大概都是一兩年前和同學約期時拍的,因為身體內有防摔裝配,也穿兩層褲子所以看起來真的有些胖
    不過胖瘦都只是外相,這些年也不頂在意了,心胸別太貧脊就可以,只盼求自在快活,哈哈
    恭喜你要來感受當下,不過目的真的不重要,過程才是最精采的部分,好好享受吧!

    apophoto 於 2016/03/29 23:33 回覆

  • candy600rr
  • 今年我已和兩台愛車各環島一次了~
    但台灣還有好多美景等待著我去體驗欣賞~
    我雖然是女的~但我對兩台愛車並不感到恐懼~
    反倒是很愛帶著它們到處跑~留下許多美照~
    開心享樂~認真生活~人生很短~把握當下~
  • 真是羨慕你啊,今年才過三個月就環島兩次,太幸福了,該換我來急起直追
    看你的簽名檔,應該是騎仿賽600rr吧,真是太令人佩服!
    幾年前在福隆台二線正在過馬路時,看見紅燈下重機騎士一列排開
    令人驚訝的是全是騎仿賽穿皮衣的女騎士,當下感到非常震撼
    肅殺的感覺比男騎士還強大,一過馬路靜靜看她們優美的身形飛馳而過
    飛揚的頭髮真的帥到不行,當下既崇拜又羨慕
    想必你一定也是技術卓越的女騎士,有機會見到在馬路上見到一位騎著大蜂技術拙劣的大叔
    還盼不吝指點一下,我幾乎都獨跑也從沒跟過車隊,一切技巧都是自己摸索,進步實在有限
    真的如你所言,騎車是感受當下最好的工具,騎著他能感受生命的美好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6/03/29 23:51 回覆

  • Matte Chen
  • 上個月在西濱受到強風襲擊
    整條高架橋上就只有我一輛重機在狂風中搖擺著
    只能戒慎恐懼地接受大自然的試煉
    路很長、風很大、人很小
    當下對於「破風」兩個字又有一番新的體悟



    那個老闆那麼缺德,叫陳大哥過彎煞前輪!!!
    大概是租車生意不好,想靠摔車的營損與修車費來賺錢吧

    過彎前要先減到適當速度,我習慣會多減一點比較保險
    進彎時基本上是不煞車或是只帶一點點前煞
    如果彎中速度快了點,是帶點後煞來修正速度
    有時候要騎快,我甚至會在踩後煞的同時,補一點油門,這樣車會更穩!

    過彎煞前輪,無論四輪兩輪,都會有推頭的狀況,重機甚至會有「車身回正」的現象,反而會彎不過去~

    看陳大哥的追焦照
    覺得大哥過彎時身體會有點朝外側傾
    建議大哥可以稍微移動一下重心
    例如左彎時把上半身放鬆,然後把重心放到左邊那片屁股上
    這樣過彎會更順暢
  • 皮皮兄

    感謝你的寶貴建議,我自幼運動細胞頗佳,任何球類稍加練習就能上手
    但是騎重機不太一樣,體能耗費不大,但是需要技巧知識和膽大心細,這部分我就有待加強了
    雖然沒和車隊出遊,但是卻很希望有些朋友能指點,你說的我一定會注意並多加練習
    事實上多年前你的一句話,也是我重機生涯的座右銘
    那就是千萬別穿拖鞋移動重機,每次偷懶想穿拖鞋挪一下車,都會想到你的話而乖乖穿上運動鞋....哈哈

    九年前我們買車時550CC以上還是掛黃牌,而且也無法上快速道路,掛牌車不過一萬多台,難得遇到同好都會愉快打招呼
    如今假日走一趟北宜至少遇到數百台重機,橫衝直撞的一大堆,有些還會再盲彎超車,真是險象環生,有些懷念起當時的單純
    有機會路上相遇,希望你能不吝指導一下,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6/03/31 13:17 回覆

  • Tango Wu
  • Hello煙斗老弟,我也愛騎車愛亂跑,年紀是虛長你幾歲,曾經也加入過車隊,但幾次以後就對那種高速度有些吃不消,還是一個人亂晃舒坦些,最近看你許多文提到要以自然為師,自己也想試著用手機拍心情,只是別人都覺得不知所云看來還有待加強,多謝你許多讓人深刻的分享啦,另外想請問一事,這文的最後一張圖有些詭異,看起來像人的枯木居然有腳掌,請問這是安排的嗎?半夜看來心底有些發毛!
  • 那張照片不要說你,我也覺得有些毛,別說是我安排的,甚麼時候拍下這張也記不得了
    那張不是這次旅行所拍,印象中沒拍過這樣的畫面,是因為要配圖才去資料庫找圖
    這張圖原本枯木很小,像是隨手亂按拍下也只拍兩張,何時何地拍得記不清了,也從來沒有注意過這圖
    這次找圖時才發現這畫面,原以為是拍到溪邊敞開雙臂的人,放很大來看才發現是枯木,最令人詭異的是居然有頭有腳,還一度以為拍到了魔神仔

    原本是一根T型枯木杵在溪邊石頭上,應該是被人擺上去的,但我拍的時間關係,讓枯木的陰影形成一個敞開雙臂的人
    放很大來看時,不但感覺到腳掌,似乎還有頭和五官,真是令人驚訝,別說你心思不細膩,能注意到這不容易
    自然的神秘與奧妙,讓人真的要心懷謙卑才行,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6/03/31 13:33 回覆

  • 阿漫
  • 隔了幾個月再來看煙斗客的遊記
    在這剛下過大雨的午後
    讓我心生幾許感慨

    曾經喜歡過的
    曾經沈迷過的
    曾經慹愛過的
    也許都曾經在莫名的情況下被抛棄過

    何時再有機緣重新拾起?

    忘了是從哪座山上攝影活動後
    在下山途中巧遇一隊重機
    因修路而單線通車
    所以我們都停在路旁等候指示
    我一看見是重機車友就很興奮的向前攀談
    哇!不是百萬也有80萬
    不過,令我難忘的是他們都是中年大叔級
    卻比年輕人更有一番成熟韻味

    我也期待能重拾生命中曾經有過的對事物的熱情

    ~~漫
  • 你的留言也給我幾許深思
    數十年間自己的興趣還真不少,也是時而熱忱時而疏離
    不過幸好都還能保留,音響,單車,攝影都超過三十年
    也隨著年紀改變面對這些興趣的心態,從瘋狂,沉迷而慢慢走到真正享受的地步
    我很怕自己會成為一個單一價值的人,生命中只剩下工作和賺錢
    或許如此,而有些刻意壓抑那些普世汲汲營營追尋的事
    有時想想,人生不過就數十年,身外物帶不走就一切隨緣
    真正想要的,是能跟著我靈魂一起走的東西
    謝謝你溫暖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6/04/06 09:12 回覆

  • Matte Chen
  • 我也曾經考慮過要把大車賣掉。

    一次從北橫切產業道路直上李崠山,路況不佳使得心理壓力倍增,腦中閃過「還是騎小車好,比較沒壓力!」的念頭。

    小車雖然沒啥力但也表示她很聽話,想催就催,想轉就轉,十足順從我的意志。

    後來前輩跟我說:機車就是要用「騎」的,跟其他要用「騎」的東西一樣,是靠下半身來使力的!

    騎了幾次,領悟到以前騎小車是用「掌控」,而大車是靠「引導」。上半身放鬆讓車子去發揮,她就會自己順順地劃過彎道。

    當初騎大車的壓力應該是來自於我無法完全掌控的不安或恐懼吧!


    認清了自己的無法完全掌控的事實後,在練大車前我會先騎腳踏車來揣摩一下,再到大車上練習!
    諸如過彎時的身體重心、逆操舵等技巧,我都是這樣搞懂的,也驚覺我本來就會這些技巧,只是在腳踏車上身體都是自動反應,沒有細細的去思索這些招式是如何使喚出來的。

    騎大車等於是讓我重新去學騎了一次腳踏車哩!
  • 你說的我感觸很深,因為我不只一次感覺操控不了我的大車
    或許是太過謹慎,也或許是求好心切,讓騎重車成了一個壓力
    就如你說的,騎任何車需要的平衡感是相當的,這次也有想過這道理
    因為我騎單車已經超過三十年,當年前後避震車一推出就買了
    也慢慢從單車上累積很多保持穩健的方式,上下坡,過彎,煞車時機....等等
    這次我是用了許多單車經驗來改善自己騎重機的方式,在單車上後煞比前煞要重要許多
    因此才會在重機中加入後煞,當年有某個榮秋遇到車友告訴我,重機首重前煞後煞幾乎沒用
    這個觀念也誤了我許多年,哈哈哈.....

    apophoto 於 2016/04/06 09:3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austin
  • 黃蜂是一部好車 。 但是cb750更是經典阿 可惜 代表黃蜂跟陳大 緣份較深厚

    騎車出游是一件放鬆心靈的事 。 別被外來因素而左右 , 跟著自己心的節奏 , 相信一路會更順暢 , 有緣份的話 , 希望能在沒有煩惱的山道 相遇 。。。。。。。。。。
  • 我也曾想過,若能再回到2007年,我會選哪一台車
    其實答案和現在一樣,雖然cb750超經典,但cb900多了些個性
    感覺不是那麼乖順,卻也是平易近人,和我現在的性格較像
    真的希望有緣於山間相遇,千萬要過來打聲招呼啊!

    apophoto 於 2016/05/01 16:2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ohana0915
  • 哈,車越沒騎是會越不想騎的,在三月中也把我的愛車CB1300賣掉了,是台北的車友買的,這台車是我人生中第一部重機,雖然擁有的時間不長,但也乘載了我們父子三人的回憶(之前都三貼載兩個小子上課,哈),兩個小子可是比我還捨不得賣車呢!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又會為自己找台重機吧...
    妙的是會來到建仲大哥的部落格也是因為搜尋重機文章,但卻被大哥那寫實的文筆所吸引,每次讀您的文時.....總好似您在旁邊輕輕的吐了口煙,而故事就跟著那如夢似幻的煙霧,一字一字的娓娓道來,讀完文章後,心裡總是平靜許多,也因為店裡擺了大哥的書認識了幾位客人呢,哈;重機旅行是很愉快的事,小弟也喜歡獨騎或約個默契相通的好友騎車,或許是年紀漸長的關係,總喜歡享受孤獨的自在,也唯有孤獨的時候,更能聽見心裡真實的聲音感受活著的每一刻,小弟在台中有個小背包客棧,如果建仲大哥有機會到台中,歡迎來小地方坐坐!!祝您享受每一次油門收放的暢快,每一次移動靈魂的旅行!!
  • 騎車真是一件奇特的感覺,不論是重機或是單車,對我而言都不是一種娛樂
    每次在騎車時種會有很多想法冒出來,多半是被四周景物引發的聯想
    有時是一種懷舊,更多時是一種對當下的感觸,也因此我似乎註定要獨騎
    或許一旦打破平日早已習慣的速度,才有辦法激盪出新的生命火花
    真羨慕你有個不錯的地方,也謝謝你長期的鼓勵,日後若有機緣
    也是很想認識你這個朋友!

    apophoto 於 2016/06/07 20:35 回覆

  • johnny pig
  • 老哥生活瑣事讓我忘記這裡了~~對不起我先喝一打鳥頭牌~~

    再來就是你騎車去大雪山不是要約我嗎? 下次再偷跑我要漏你的後輪氣

    我會去買個幾本老哥的書~~真該死竟然沒上來發漏你出書的事

    月底要去花蓮遊~~有機會來~~小酌

    祝你順利安好

    我怎變那樣正經........
  • 你真不夠意思,一個人躲起來偷喝鳥頭牌,也不相約一下
    大雪山是先探路,下次換單車時再來找你
    不過,鳥頭牌,大鵰之類的藥酒先準備好,邊喝邊騎才叫暢快
    你應該和我一樣年過四十了吧,就是只剩下一張嘴的實力!

    apophoto 於 2016/06/07 20:39 回覆

  • leftear0509
  • 吼~~瘋狂強尼~~你終於現身了
    真該死~~老哥的書你沒買就算了
    竟然連他出書都不知道~
    罰你送他兩箱鳥頭牌給他補補身子
    (你也知道老哥上了年紀~要好好保養一下)


    話說~你現在是生幾個了?忙成那樣
    我一直在這裡痴痴的等~等到頭髮都白了
    身為你的鐵粉~~應該送我一些姑嫂丸來吃吃吧!

    看你變那麼正經真不習慣~~還我以前的瘋狂強尼來啊~~




  • 看來這部是留給我的,就悄悄路過就好
    不過我這不是愛情公寓,相要眉目傳情還是低調點
    你怎麼知道他也吃姑嫂丸,這就是他變正經的原因
    唉~~折損了一名鐵漢!

    apophoto 於 2016/06/07 20:43 回覆

  • Johnny pig
  • wow樓上的粉絲一號妳好....好久不見

    對不起啦真的忙到忘記上來..好吧我就姑嫂丸加鳥頭牌加阿桐伯明日地黃丸...自己陪個不是
    目前只生一位呀...但小寶寶麻凡事都很忙...哈哈....

    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老哥出書...改天逛誠品時在買幾本回來墊桌腳..打麻將高低腳難打....喂...不是啦...要好好細細品味新作...

    樓上粉絲美女近來是否也安好
  • 別人沒買書我不介意,你沒買就太不夠意思,虧我還是你多年膀胱丸,鳥頭牌的藥友
    快去買啦,偷偷跟你說個好康的,這我可從沒跟人說過
    拿幾本光影人生來墊在大同電鍋下,煮出來的飯特別香甜,真的不唬爛快試試看!

    apophoto 於 2016/06/07 20:48 回覆

  • JACK
  • hello! 我也是騎 hornet 900的,去年買的時候有部分是看到你的網誌!! 讓我更想買這台車,我是接手一位大哥的04年大銀!!
  • hornet 900真是台不錯的車,不貴又很帥氣,性能也很不錯
    不過今年後就要一年兩驗了,想來還真的有些困擾
    雖然如此,我還是想不出三十幾萬中,比這台更全面的重機

    apophoto 於 2016/06/07 20:5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Chang Han Wu
  • 和煙斗客結緣應該是在2012年的時候。
    那時我人在香港工作,卻總是心心念念著我在台灣的摩托車。
    因此一有空在網路上總會不斷蒐尋著有關重機或摩托車旅行的文章來解解癮。
    因緣際會下來到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當時的我還不是那麼清楚騎車這檔事會那麼吸引我的原因。
    在學生時代只是覺得騎重機很帥,所以做了好幾年重機夢。
    工作一段時間後圓夢了,但隨之夢也醒了一半
    我記得很清楚,交車的當下我並沒有原先預期的感動或是喜悅。
    上路後的一段時間我也像您一樣對自己的車反而會懼怕。
    我騎的是Kawasaki ZZR1400。
    等到稍為熟悉車重及動力後與車友出遊。
    說老實話...和一般的旅遊一樣,出發前很期待,回家後卻有同樣的一股空虛。
    那時心裡也悄悄疑惑過,我曾那樣夢想過的重機人生原來也不過如此?
    不過或許是另一股不甘心或不願就此罷手。
    我無視這樣的疑惑,甘心躲在”重機騎士”這一個看似光鮮的外殼下故作模樣。
    然而就在我繼續無目的的轉動油門中,另一股模糊的感覺也隨著每一次騎乘漸漸占據了我內心深處的角落。
    它隱藏得極深,因此我也說不上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
    只是每當我獨自徘徊,又開始質疑起騎車的意義究竟何在時。
    內心深處的這份感覺就像一位孤獨的戰士挺身而出,沉默地對抗著。
    那時的我說不出...每當別人問我為何騎車時,我總說不出來。
    而這份感覺是如此模糊,只有每次我轉動油門,當世界只剩下人,車,路的時候
    它才會在黑暗裡一閃而逝的光影中現身,但那時的我仍看不清。
    因此一有機會我總是跨上摩托車,追逐著那一股不知所謂。
    那是初次在網路上遇見煙斗客的我。

    後來我深深的沉浸在您的文字與照片中。
    其實在踏進這個園地沒多久後我就有一股很強烈的感覺。
    我們是很像的人!

    除了對一些事件的看法雷同外,最讓我感受強烈的就是對於過往人生經歷的省思。
    不論是情感上的緬懷,人生哲理的剖析,還有希望在這花花世界中仍能誠實面對自己的那一份執著。
    雖然在人生經歷的表像上我們大不相同,但在底下那股趨動的本質,我可以感受到很大的熟悉與親切。
    而且,那時的我除了抽煙斗以外,我喜歡騎車,也喜歡拍照。
    我非常喜歡你在攝影中找到自己的經歷,這讓你的照片有一股誠實的魔力。
    它實實在在,不譁眾取寵,卻能撼動人心。
    這也是我一直希望能達到的目標。
    因此我從重機日記看到光影人生然後又到每個不同的角落駐足。
    當時的我仍隱隱有著人生勝利組的驕傲。
    外派海外工作,也在當地遇到很好的對象。
    就在一切都看似光明美好的那一刻。
    我被甩了!

    一瞬間,所有的志得意滿破碎成為不堪。
    我以為我已經夠好了,但原來還遠遠不夠。
    強烈的被人否定感同時帶來自我的否定,在內心排山倒海的否定中我失去了自己。
    失去自己後我無法獨處,只要在家一個人就滿腦子亂想。
    那時除了靠家人靠朋友,您的許多故事也是在大海中支撐我的浮木。
    不過最痛苦的其實是我根本無法意識到原來這一切的根源是因為我失去了自己。
    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真實意義,更遑論價值,我無法再跟自己對話,因此我只能不斷找人傾訴,當時的我完全無法抵擋孤獨。
    曾經,享受獨處,不怕孤單是我引以為傲的能力。
    而這黑暗中的曙光來自於那之後第一次回台灣休假時的獨跑。
    當我跨上車發動油門來到熟悉的山道,當這世界又只剩下人,車,路。
    小黑(我摩托車的暱稱)龐大的重量與加速力道讓我無暇再去分神。
    專注在每個彎道的車輛操作當下,霎時間那些紛擾的思緒就像被蒸發一樣再無蹤影。
    而我曾經追尋已久的那個模糊身影再一次從內心深處浮現。
    我看到了自己。

    在那次的獨跑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失去了什麼
    而後又在一次次的騎車旅行中我才逐漸把自己找回來。
    總算,我可以大聲的回答所有人為什麼我要騎車。
    人們總說騎士是自由的,但我說這份自由奠基在孤獨之上。
    騎車是孤獨的活動,即便你和車隊出遊也一樣,當你握上龍頭轉動油門。
    當你的世界只剩下人,車,路的時候。
    接下來的方向完完全全由你自己決定,後果也完全由你承擔。
    沒有人可以干擾你,也沒有人可以幫助你,更不會有人分享承擔你的感受。
    孤獨是騎車這檔事的本質,它是必然的!
    因為它要把你帶回家,讓你找到自己。

    明白了騎車帶給我的意義後,我更能享受每一趟旅程。
    騎車和抽煙斗很像又很不一樣。
    騎車時雖然身體處於快速的移動下,但內心是極度寧靜的,那是一段與自己深沉的對話。
    抽煙斗雖然身體乍看是靜止的,但思緒卻是可以四處飛舞的,可以是與自己激辯,也能隨著目光探索問題的深處。
    是的,從香港回來後因為煙斗客的關係,加上某次窮極無聊之下的嘗試,果然一試成主顧
    雖然以前沒抽紙煙,但現在也能享受那一斗悠閒沉澱的時間。
    騎車到喜歡的地方抽上一斗是我閒暇時的最愛,若那時能有個值得好好思考的問題就更棒了。
    曾經在約莫兩年多前於坪林香草天空遇見過您,不過那時見您還有同行友人且正在享受煙草就不好意思上前打擾。
    希望之後有機會能一起騎車再好好抽上一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