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230505  

近日來心中存有許多困惑,於是靜下心來探索這些念頭的究竟,雖然只有部分紓解,但更清楚了悟是需要更多的事件來體證。

 

【無 常】

自從一月底父親過世後,法會一場接一場,親友們都會熱心的提供意見,提醒著往生後四十九天的「中陰時間」是個非常重要的關鍵,決定了靈魂是提升還是沉淪,這個說法心底雖存疑,但礙於民間常理也不敢忤逆,該花錢請人念經,該買的三牲四果、元寶、庫錢、蓮花,一樣也沒少,但每次誦經時,心中困惑卻越深。

 

 

_1190310   

 

心裡一直思考著,人一生當中的善惡因果,不是蓋棺那刻即已論定,如果透過外力能改變靈魂狀態的話,那對於一些無能力或如我一般無信仰的人,不是太不公平嗎?一個有錢人生前為富不仁惡事幹盡,死後家人花上大錢,天天請來最貴法力最強的高僧誦經迴向,並燒予大量冥紙、屋舍、丫鬟、轎車等物資,那他的靈魂就能繼續榮華富貴嗎?反過來說,一個樂善好施的人,往生後兩袖清風一無所有,落得無人替其超度立牌,那他的靈魂就該受困於窮凶惡極之道嗎?

 

 _1050758    

  

這樣的論點很難說服我,感覺這些都是一種迷信,從頭到尾都是用人的思維行事,用物質與階級的枷鎖,套在活著與死去的人身上,或許真正會影響的,是那些起心動念的善心,因果仍屬生者,和亡者已無關聯。

 

二十多年前母親往生時,她的牌位與骨灰罈放在北部的廟裡,記得全部花了八萬多元,這次也想將父親放於該廟,讓睽違的兩人能再次相逢,前往詢問後才知價格已漲到十五萬,深思之後還是決定要這麼做。挑選完塔位後向廟方登記時,經手的師姐問我,要不要連牌位也一起買?

 

當下我訝異的反問,這價格不是應全部都包含嗎?

 

師姐回答說,當然沒有,牌位最低也是十五萬,越靠近中央就越貴,菩薩身旁的那個位置要三十萬元。

 

離開廟後,心中帶著些許憤怒,當宗教本身對貧富也有了分別心,這對那些飽受貧苦病痛折磨、卻虔誠依託信仰的人,不是件殘酷的事嗎?於是徹底打消了將父親置於廟中的念頭,最後和哥哥挑了一間離我們家最近的公墓,塔位加牌位只要三萬多元,景色卻比廟內更莊嚴秀麗。

 

_1050791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外公,他一輩子住在台中東勢,晚年過著恬淡幽靜的田園生活,每次來台北就急著想趕快回家,在東勢老家那兒有他一輩子的朋友和親戚,每一寸土地都牽繫著記憶,但就在他往生後,親人們卻將他置於北區一個豪華靈骨塔中,每次要去拜祭他,得先穿過富麗堂皇的大殿,和許多精雕細琢的大小廳堂,感受著巨塔的壯碩與雄偉,由於量體太過龐大,要透過專人查詢才能找到位置。

 

 _1000702  

 

每回站在外公的罈前,總會感覺他的孤寂,他這一生簡樸知足,奢華向來離他遙遠,在排列成山的華麗塔位中,沒有一個是他熟悉的人,有時後,倒羨慕起我的爺爺,他安放在東勢的公塔中,裡面的許多人都曾是他的生命的部分。

 

 _1050815  

 

偏偏這些決定,都是源自親人們的善心,寧願花上更多的錢,只希望外公能住在更舒適的地方,不自覺被感知所制約,不停追求表徵的美好,而忽略本質中的單純,他們也都陸續斥資數十萬甚至上百萬,買下大師所設計的塔位,備齊未來一家人要長居的淨土。或許買的是對未知的想像,能讓自己更無懼的走近死亡,但這種唯物的意識,所建構出的死後藍圖,卻令我覺得像是恐懼的迷惘,銷售與購買都是活生的人,但勾勒的卻是死後的未知。當所念都已隨著生命消失時,又何必再被這些生前我執禁錮。

 

 _1190307  

 

中國傳統社會中,出殯時要兒子「捧斗」的觀念,已根深蒂固走入每個家庭,也造成數千年來社會的重男輕女,讓太多婦女吃盡苦頭受盡卑屈。一個以傳宗接代為核心的家庭價值,造就了太多血緣的偏執,窮盡一生來犧牲奉獻,維繫了生物傳承的小我,卻輕忽了血親之外的無我,錯失更多徹悟生命的當下。今日處心積慮所要維護的親人,經過百年之後,也都成了子孫心中再陌生不過的人,終將走上被人遺忘的宿命,而一些捐棄己私而成就的大愛,卻能生生世世流傳下去。

 

 

 _1050355  

 

心想,某天自己往生後,不再需要任何的法會與儀式,只要將骨灰灑於樹下,也無需再立牌納骨,受制於有形的框架中,苦候久久一次的探望。我想和這愛戀的世間永別,徹底的從肉身之中解脫,回歸孕育的天地裡。

 

父親的往生,許多人提醒著,儀式要怎樣才是正確的,形式背後像是一種恫嚇,不容怠慢和質疑,否則不但讓亡者靈魂受苦,也會延禍在世子孫,這樣的教規和戒律,充斥在太多婚喪喜氣中。我深感納悶,這些都是誰所制定的規範,我想道行在高的法師或高僧,都沒人能回答我的問題,但我們卻因此深信不疑奉行不悖,太多人深陷在儀式的枝微末節,卻輕忽了事件本身要傳遞的精髓。

 

 _1220415  

 

在父親的後事中,感受到另一種意義,不是該為他做些什麼,而是體會他用一生來告訴我什麼,他經歷了人所必經的生、老、病、死,揭示出生命的真相,沒有任何事情是永恆,所有的事物都逃不掉生滅。而他一生不停的為錢和面子打拚,年輕時就賺到鉅額財富,成了人人欣羨的對象,卻也因為不停貪戀與抓取,患得患失悲喜交織,接連被一些奉承阿諛的朋友倒帳,從無到有輪迴數十次,這些以為的惡果,何嘗不是來自那些原本的善因,慾望就像一個生命的缺口,能夠讓所想進來也必定會流失。

 

父親中風的當下,一心懸念的還是生意與女友,無奈命運捉弄人,不但錯失將到手的大單,女友也在幾天之後悄然離去,最後他落得兩袖清風孑然一身。在他身上我見到無常與空,也就是生命的實相,汲汲營營所追尋的目標,往往也成掏空生命元凶。

 

 _1440660  

 

是人就會有貪戀的事物,像是親情、愛情、金錢、名譽、物質,但總不知節制的去貪多,而對於討厭的事,像老病、爭執、意外、挫折,卻不斷厭惡與逃避,得失之間也就形成牽掛與苦悶;這些自以為能掌控制的事,擁有的當下也壯大對立,愛恨、陰陽、悲喜、善惡、貪嗔、始終都是一體的兩面,不停的在那反覆對抗,笑容或淚水只是意境下的覺知,當生命走向終止時,一切也將剎那消失,無論生前何等富貴或貧苦,不分性別、地位、財富、階級為何,再多的一切都只會剩棺材的寬度。

 

 _1120790  

 

父親的死,顯示了生命的無常,看見了一種糾結的對立,也感受了某個片刻真實的當下,不再牽繫過去和期望未來,只有展現於眼前的盎然生命,無常不再只是一個安慰人的口號,更不是一個偶發的意外,它根本就是生命的本身,也讓我明白,因自己貪念而緊握不放的美好,原來才是痛苦的根源。

 

 

(文字、攝影/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