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450620.jpg   

隨著部落格的搬遷,來到一個讓人陌生的地方,就像被蒙上了一層紗,阻隔了別人也遮蔽了自己。

 

最近開始整理記憶,想起大約在一年前的此時,一件突發的意外後,身心就開始疲憊,接連又陸續發生些事,波折的情緒很難靜心書寫,只能用擱置來逃避,原以為這樣就能遺忘,部落格也就荒蕪了一段時日,但一年之間卻像走入無窗的密室,吸的是才剛吐出去的空氣。

突然間自覺,逃避的事物就像損毀的齒輪,拿掉之後也讓一切停擺,如今,又來到了相同的時節,想把那顆齒輪修復好,再重新的安裝回去,讓一切都能繼續運轉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 由】

 

去年農曆年前,疼愛我的外公才剛過世,為了怕觸景傷情,年夜飯只跟親友簡單圍爐,年後才獨自去東勢探望外婆,就在要開車出發時,看見家中阿噗悶悶的趴在馬路中,和牠平日搖尾迎送大不同,趨前才發現牠大腿正滲著血,心裡嘀咕,怎麼如此淘氣,這已不知是牠第幾次受傷,將牠抱回院中請家人照料,就依計畫出發了。

 

   

 

阿噗是條養驍勇善戰的流浪公狗,每年到發春的時節,便會無端的失蹤很長一段時間,最後帶著滿身汙泥和傷口爬回家,意志消沉幾天後,又恢復活繃亂跳。從小到大,牠不曾被綁過,幼犬時牠亂跑曾試圖栓過,牠卻發狂似的拼命撞牆,弄的一頭是傷,也要扯斷脖上的繩子,驚嚇之餘再也沒綁過牠,只當牠是隻放山雞來養,一天中有超過一半的時間不在家中,常跑入山中不知去了哪裡,傷痕成了牠三天兩頭的印記,次數一多也不以為意,畢竟這是牠所選擇的生活。

兩天後,從東勢返家,才剛踏進院中,就見到阿噗消沉依舊,而且胃口全無,感覺這次傷得較重,當下直接將牠抱上車,臨行前個性沉穩的老狗小戊,反常的對著遠去的車嗚叫不已,就這樣一路駛往動物醫院,當醫生解開牠包紮止血的布,發現傷口已經浮腫化膿。

他皺著眉頭說:發炎太嚴重要住院打抗生素,如果隔日沒有改善,要切開進行傷口清創才行。

當場被醫生的話嚇住,原以為擦個藥包紮後即可回家,之前牠頭還曾被咬過一個洞,腿也曾受傷跛了幾天,感覺都比這次還嚴重,但總是休息一下後能又四處雲遊,壓根沒想到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臨行前看了一下阿噗,牠無神的把頭靠在檯面上,靜靜的目送我的離去。

 

   

 

回家的路上,心中有滿滿的懊惱,要是發現牠受傷那天,就立即載牠來醫院,或許傷口就不會惡化,或許我太自信牠的強韌,總覺得牠是一隻最自由、最開朗、最活潑,也最建康的狗,任何的逆境總會自己安然度過,沒想到信任有時成了一種傷害,除了默默替牠祈福外,已不知還能幫些什麼。

隔天動物醫院來電,說清創時發現阿噗左腿肌肉已潰爛,要立即切除否則連右腿也會不保,聽完後腦中一片空白。只是不停的反問:還有沒有別的方法,一定要這麼做嗎?

 

 _A080324.jpg  

 

掛上電話後癱在沙發上,心底無限悔恨,自幼就給了阿噗最需要的自由,卻因此而殘酷奪去他的右腿,難以想像當牠發現後腿不見時,下半生只能癱在院中,再也無法縱情山間時,那種悲傷的感受,已不光只是拿掉牠的腿,而是剝奪牠曾有過的生活。

幾個小時的煎熬後,動物醫院再度來電,告知阿噗的腿已經拿掉了,目前生命狀態一切穩定,正在恢復等麻藥退去,掛上電話後,想著醫生的話:阿噗腿已經拿下了……簡單的幾個字,卻是發生在共同生活八年、朝夕與共風雨同眠、情感如親人的阿噗身上,腦海浮現一幕幕牠那傲然昂首的姿態,在街頭巷尾間快速奔馳的畫面,醫生的話,已徹底粉碎那最後的期待了。

 

    

 

晚上十點多,電話聲畫破寂靜山間,醫生用微顫的聲音說:阿噗心跳突然轉弱,已盡全力搶救後,卻依然沒有改善,剛剛已斷氣了。

再度走進醫院時,看到的阿噗蜷曲著身軀,下半身被批上一條被子,蓋住已殘破的身軀,神情卻非常的祥和,像正酣睡中的模樣,每次牠離家返回後,隔日總會睡得如此香甜,我常站在落地窗前,盯著這一幕不下千百回,是再熟悉不過的畫面。只是,不同的是,這次要離開的卻是我,要將牠永遠的留在那裡,摸著牠依舊柔順的毛髮,終於忍不住慟哭起來,曾以為自己夠堅強面對命運,撫摸牠時才知道,最令人悲痛的不是離別,而是沒有道別的機會。

 

 _7300159.jpg    

 

我對阿噗說著;我知道這是你的決定,你這一生每一刻都是自在,如今依然是如此,又能無憂無慮的跑跳,八年前從這間醫院領養了你,如今也要在這裡放手還你自由,無論你跑了多遠,都要記得有一個家,會等待著你回來。

離去途中想起有次阿噗離家十五天之久,我每天都騎車繞著山路尋覓,有天在一個林間發現了牠,正和十幾隻流浪狗玩在一起,彼此間相互追逐嬉戲,那神采奕奕的模樣,是在家中從未見過的,當時沒驚動牠就離開了。那時我才明白,那才是牠熱愛的生活,一段時間會回到家中,反而是牠捨不下我們。

胡亂開車繞至天黑才返家,就在車子抵達家門口時,車燈前突然晃過一個黑影,像極了阿噗迎接我的情景,趕忙搖下車窗一看,一隻小黑貓和我對望著,時間停頓了幾秒後,牠倏然的躍進林間。

 

 _1120091.jpg  

 

這已是一年前的事了,至今我仍相信,那是阿噗和我最後的道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憂 鬱】

 

自從阿噗走後,原本就沉悶的小戊變得更加憂傷了。

 

 _MG_9680.jpg  

 

13年前搬離都市住到山上,記得當第一個黑夜來臨時,窗外世界是一片漆黑,從小就在都會打滾,已習慣了燈火與車聲,突然陷入寂靜的黑暗,會有太多想像與驚慌,風吹草動就令人不安,那一夜我幾乎無法入眠。

煎熬幾天後,就前往動物收容所,領養了一隻幼犬小戊,初見面時牠和二十幾隻幼犬關在同籠,正逢中午發放飼料的時間,每隻幼犬都像餓死鬼般,狂踩著彼此身上搶食,只有一隻小狗盯著我看,並將牠細瘦前肢伸出籠外,揮舞著就像打招呼一般,我握著牠的小腳,告訴一旁的管理員,那就領養牠吧。 

臨行前,很多狗為了最後生存的機會,竭盡的嗚鳴著,聽了很讓人鼻酸。

小戊和阿噗的性格截然不同,牠個性內斂且對人極度的不信任,或許是在收容所中被凌虐的記憶太深,養了牠十幾年始終無法將牠喚到身旁,但私底下牠卻默默注意我的舉動,只要我人站在哪裡,牠會偷偷的待在不遠處,一旦企圖想要去摸牠,只見牠無情的逃開,老覺得牠太不像狗,體內裝的是人靈魂,才會終日如此抑鬱,或許這是我和牠前世的因緣,今世才會以如此方式共處。

 

 P1170920.jpg  

 

小戊雖不信任人,但對小狗卻充滿母愛,每一個初來家中的幼犬,小賓、阿弟、阿噗,幾乎都是由牠呵護帶大,天晴時會領著牠們去樹林,淋雨時會幫牠們舔去雨水,天冷時會用身體蜷起牠們,食物永遠都是讓牠們先吃,最後才吃牠們剩下的,卻無奈地,一再面對這些如孩子般的幼犬,成長後卻一隻隻的先牠而去,這次阿噗突然的意外,牠似乎再也沉受不住,突然間變的又瘦又憔悴。

 

 lucky    

 圖說:臨犬lucky比小戊大一歲,鄰居說牠原本是隔壁的狗,搬家後無法再養才請他們代為照顧,臨終前牠在大雨中用盡最後力氣,回到牠最初的家門前。

 

兩年間巷內的狗不斷的凋零,先是家中吉娃娃阿弟突然遭遇不明外力,最後內出血不治驟逝,接著牠相識十多年的鄰犬黑豹、Lucky也因年邁壽終正寢,而自幼和牠情同姊妹的阿丁,也因病而突然往生,最後是和牠八年朝夕與共的阿噗,也在意外中身亡,小戊這一生所結識的朋友,都在這段時間內全部往生,只剩牠孤單的活著,常見牠出神望著空蕩的巷子,原本的憂鬱變的更深沉了。

一年多前牠也遭遇橫禍,就在阿弟過世後一星期,一台到巷底迴轉的轎車從牠身上駛過去,幸好沒有被輪胎壓到只造成大腿脫臼,雖然立即送醫接回,但從那刻起牠的後腿就逐漸沒力,阿噗走後牠索性連樓梯都不爬了,整天就趴在院子中不動,聽覺和視力都因年邁而逐漸尚失,最後連小便都失禁了。

 

 _1000572.jpg  

 

見牠日漸萎迷不是辦法,早晚和家人都牽牠到巷裡散步,由於牠的朋友都已不再,路上會吸引牠的事物也不多了,總是低頭緩步慢行,偶爾還會被鄰居揶揄:小戊看起來真是老態龍鐘,是不是有人類的九十歲啦。

有時牠遇見流浪貓狗出沒,會眼睛一亮加速想去打招呼,但牠們幾乎都懶得理睬,一溜煙的就跑開了,後來鄰居在山邊架起一個鐵籠,裡面養了兩隻雞,小戊一到散步時間就會往那走去,然後停留很長一段時間,雞成了牠僅有的朋友了。

一天半夜戶外發生騷動,林內冒出數條壯碩的流浪狗,團團圍住雞籠狂吠,雞被嚇的不停舞翅鳴叫,我被驚醒後一見此幕,趕忙丟擲石頭驅狗,但雞已被其中一隻咬住翅膀,活生生的被扯出籠外,群狗撲上後將雞撕成了碎片。

 

 _1000748.jpg    

 

沒多久群狗鳥獸散去,夜晚又回到歸寧靜,路燈下映著散落一地的羽毛,已經無法再入眠,腦中不停想著,就是牠們傷害了阿噗嗎?老天讓我目睹這一幕,是讓我明白生存的殘酷嗎?還是要我看清生命的無常,抑或要我釋懷積壓已久的怨恨?

一個風和日麗的秋晨,小戊懶洋洋趴在狗屋旁曬太陽,連續五天牠不再吃任何東西,趨前去摸著牠的頭,這次牠不再閃躲了,感覺眼皮就快闔上了卻還努力撐著,這半年多來時常牽牠散步幫牠擦澡,是十多年來和牠最親近的時光,從我住到山上起牠就相隨,陪我度過恐懼和驚慌,才有今日的自在寬心,牠比誰都戀家,不曾有過一晚離家,夜晚幾乎不曾好眠,隨時都在警覺周遭的一草一木,在我心底早已深深依賴牠所給予的安定。

 

 小戊最後身影      

圖說:和小戊共處的最後一個早晨

 

走進屋內拿出相機,拍了牠許多照片,並對著牠說:在你還是娃娃時,曾經得過犬瘟熱,整天陷入昏迷,手腳都已變硬,連醫生都說你活不了,那時天天鼓勵你,叫你一定要堅強,要勇敢的撐過去,結果你做到了,成了這裡最長壽的狗,現在要告訴你,這些年來你守護這個家太辛苦,也應該累壞了,別再掛念了,放下心中所有的鬱悶,好好的闔上眼睡一覺,醒來之後就會看見你所有的朋友,我會永遠想念你,謝謝你當年找到了我。

隔天傍晚,小戊趴在後院的角落,安詳的長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1000088.jpg    

 

這些神傷的日子,努力的想著,生命是一種美好還是殘酷,阿弟天生怯懦,卻死於驚恐的傷害;阿噗酷愛自由,卻為它付出了生命;小戊最怕孤單,卻在寂寞中渡完餘生。靈魂終需通過試煉,如同行走鋼索之上,執著會令人盲目,恐懼也讓人迷惘,過與不及都是深淵,看似殘忍的考驗,卻只是要讓自己去相信,鋼索是放在平坦路面上,就能自在悠遊的走過。

 

 P1180092.jpg  

 

兩年前,院子內有三條狗在相互追逐,在一旁看著牠們嬉戲,覺得自己是個幸福的人,此時此刻,三隻愛犬相繼離開,狗屋已在風雨中殘破,庭院石地也被雜草覆蓋,空中只剩風的聲音,但院中卻有滿滿牠們的影子,幸福的感覺依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