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思考許久,不知該把這文歸在哪一類,暫時先放在神鬼之間,因為我不知道要找的人存在嗎?也不知找她理由為何?……

2005年的三月間,那時工作壓力很大,特地挪了一個時間,想去溪頭散散心,因年少時就與溪頭有很深的淵原,在寒暑假時曾在溪頭當駐地記者,採訪救國團在這裡的梯隊,先後住了約兩個星期,沒事時就喜歡四處遊走,著名的大學池,鳳凰山都非常熟悉。但很奇怪的是,這二十年間卻不再有往過溪頭,只有兩次因工作的關係,匆匆當天往返而已。

去溪頭的時間刻意避開假日,出發時由於已過中午,到那邊時已是傍晚,因非假日加上溪頭似乎不再熱門,人比我想的還冷清許多,我選了當年曾住過的小木屋投宿,曾經和很多學員共擠在一間,大家一起吃泡麵,也愛一起不睡覺聊整夜。

拿著鑰匙打開了房間,是一間雙倂的木造房,走進屋內聞到潮濕的霉味,感覺不是非常清潔,而床的旁邊有一扇大窗戶,外面是林間和步道,我很不喜歡住這樣的房間,感覺外面的人能直視屋內,非常沒有安全感,但僅過一夜而已,也就不再計較,趕緊將行裡放好,趁天黑前四處走動一下。

三月溪頭的傍晚,氣候是非常宜人,暖中帶涼,大股吸進胸中的空氣,會有沁涼的暢快,這種舒坦的感覺,是城市永遠所缺少的。

尋著記憶的腳步慢慢四處走動,來到了當年的大禮堂,感覺荒涼了不少,不見當年燈火通明,絡繹的學員,只見昏暗的空間疊著厚厚的灰。一路走到我當年最愛的露天廣場,總愛在晚飯到此來一根煙,寬闊空地交織著人網,黑夜前的湛藍的時光最是迷人,煙味裹著林間的芳香,這裡曾是埋下我第一顆戀愛種子的場所。

夜漸漸深了,氣溫也急轉直下,草草用過晚餐後,偌大的溪頭更顯冷清,幾乎難得才會遇見一組散步的人,走回房間去後,看著窗外深黑的樹林,渾身都不自在,像被人監視般,趕緊拉上窗簾,由於一天的舟車勞頓,看不到一小時電視就開始疲倦,不到11點左右就準備上床,睡前我習慣把窗簾都拉開,這是我多年的老毛病,喜歡躺在全黑的房中,看著窗外的景色入睡,我相信有日月有菁華,期待睡眠時能吸收到一些。



不知過了多久,躺在床上翻來覆去,非常難睡,外面的樹林非常的躁動,一直傳出鋸木的聲響,雌牙裂嘴的攪亂寧靜的夜,原以為一下子就會停了,沒想到卻鋸個不停,幾度不耐的嘟囔著:都幾點啦還在那裏鋸木,大家還真能忍!!!

沒多久,鋸木的聲音依舊,只是退到更遠處的地方,窗外開始有人影走動,偶爾夾著輕聲的對話,正望的出神時,突然一個人站在窗前,趴在紗窗上向內望,差點把我嚇的魂飛魄散,仔細一看是位穿著原住民服飾的少女,她張望了一下就兀自離去,接著有許多穿著原住民服飾的年輕男女走過,好奇起床偷瞄了一下,他們在林間整齊排好,嚴肅的表情似乎要拍照,心裡直覺得怪,為何在大半夜的拍合照,接著就繼續去睡。

夜一下突然靜下來,就瀕臨睡著之際,惱人的鋸木聲又出現了,吵得令人頭疼愈裂,半醒之間我聽見有人在說日語,趕緊起床往窗外一看,見到幾個人扛著巨木在走動,後面有一個人操著日語指揮,他們的穿著很詭異,不像當代的人,本想撥內線給飯店總機,請他們來了解一下,但心想鋸木聲這麼大,也不見有人出來制止,應該只是例行的工作,只是這樣真的太擾民。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間清醒,眼睛盯著斜著的天花板發呆,窗外森林暫時恢復了寧靜,天色也漸漸有些騷動,感覺像清晨四點左右,突然間我見的房門居然被人推開了,一個中年的女士走了進來,嚇的我不知該如何是好,她朝著我床的方向走來,然後蹲在我的床頭旁,眼睛盯著我看,驚恐之虞連忙起身坐起,顫抖的問她:你是誰,要幹甚麼?

她興奮的看著我說:你看得見我對不對,真的好開心,我等你這樣的人好久好久了!!!

她感受我的恐懼,接著安慰我說:別擔心,我不是個壞人。

那一刻我才敢看著她昏暗中的相貌,她身高不矮,略為有些清瘦,穿著紅色休閒衫,裹著白色的領子,配上白色的長褲,小捲的頭髮到肩膀,瘦小的臉龐掛了一副復古的透明膠框眼鏡,皮膚感覺得到一些歲月的痕跡,像個四五十歲的婦人。

我連忙問:那你突然闖有甚麼事呢 ?

她環顧了四周慢慢說著:我以前是這屋的房管,這裡是我的管轄,你去問就會知道。

還有一件事要拜託你,我名叫鄧XX,你一定要記住,我等你這樣的人好久好久了。

我接著問:為什麼要記住你的名字?

她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一再誠懇的重覆:千萬要記下我的名字,不能忘記!!

為了怕自己忘記,我一直覆誦著她的名字,只見她在旁微笑的點著頭。


(上圖:我在溪頭住的房間,離去前拍下的照片。)

早晨的太陽直映臉龐,令人亮的睜不開眼睛,惺忪中忽然醒來,立即從棉被爬起來,昨天那是一場夢嗎?但怎麼又像是真的事情,因為時間和空間都是這裡,當我低頭看到自己衣服時,才發現有些不對,夜裡和鄧女士談話時,我記得自己是穿著白色的內衣,但現在身上卻是件藍色的T恤。這如果是夢?那也太過真了,最糟糕的是,怎樣都想不起她的名字,只記起她姓鄧。

還沒吃早餐就立即先趕到櫃台,向一位男性的接待員詢問,有沒有一位姓鄧的女士在這裡工作?他狐疑的聽著我的提問,一臉一頭霧水,我沒辦法只好全盤託出昨夜那如幻似真的夢,聽後他有些大吃一驚,顯然也勾起他的好奇,便表示他的年資太淺,不到兩年資歷不曾記得有這個人,接著就起身問旁邊另一位工作十幾年的同事,那人沉默寡言,年約四十好幾,身體精壯結實,有黝黑的皮膚和很深的輪廓,一眼就看出他是原住民,顯然一直在聽我所描述的夢境。

他想了一會,口中喃喃念著:姓鄧的女性,在這裡工作的……

突然間他說:這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應該有十幾年了吧,的確是有一個鄧姓的同仁!就是負責清掃你昨夜睡的那間房。

聽後我當場愣住,這未免太過巧合了,急忙追問下去:那有人知道她的現況嗎?

那中年男士沒再回應我,倒是櫃檯前那年輕男子顯然也想知道答案。

他說:等一下我去問這裡最資深的人,他在這工作超過了二十年,你等一會再來,我把問的結果告訴你!!

我聽了之後,不由得興奮起來,於是回應他:那我先去吃早餐,等下再過來,對了,還有一件事,有人在半夜裡用電鋸在鋸樹,還有一堆人樹林裡活動,吵得人根本無法入睡,這事你們例行工作嗎?難道都沒有人提出抱怨嗎?

只見他困惑的盯著我說:昨夜是我值班,沒有任何人在鋸木,昨天也沒有團體來,怎會有人半夜活動呢?

聽後我傻在那裏,那再真實不過的聲音與場景,難道也是場夢嗎?我非常的困惑!!


快速用過早餐後,迫不及待走來到櫃台,詢問他問的結果如何?,卻見他一反之前的態度,收起原本親切的笑容,邊忙手邊的工作,邊冷冷的回應:喔,你剛剛問的事,我已問過同事了,根本沒有姓鄧的女同事。

他的言詞有些閃爍,直覺告訴我是有蹊翹,當下立即反問:剛剛那先生明明就說有,還說清楚指出她曾是我住那房間的清潔人員,為何現在又說沒有呢?

他抬頭看了我一下說:對不起,剛剛是他搞錯,我已確認過,絕對沒有這個人。

在這短短十分鐘他態度的由熱速冷卻,不是他被警告就是另有隱情,我很清楚是再也問不出什麼了,道謝後匆匆離去。

在離開的途中,努力的去回想鄧女仕告訴我的全名,拼湊了幾個可能的組合,卻沒一個是篤定的,回到家中立即在google搜尋有關的地點和姓氏,一連試了好幾天,搞得精疲力盡,卻是毫無斬穫,我想是再也找不到鄧女士了。



這事件已經過了四年,雖然已漸漸淡忘,但偶爾間想起,都覺得愧於別人的託付,不由的惶惶不安。前幾天睡前又突然想起這事,也想起這一年多來,在我blog中曾和很多失散的朋友相遇,有兒時玩伴,念書的同學,當兵的弟兄,工作的同事,最不可思議的,其中還有我二十年前偶然間拍到的人,很多生命錯綜複雜的網絡,似乎都慢慢會在這裡交集。於是我產生了一個的念頭,想在這裡登一篇尋人啟示,去找一個以為永遠找不到的人,不論是否真有其人,也許只是個夢或另有隱情,在捉摸不定的虛實之間,只想釐清一件事,如果是真有其人,那她一直叫我記住她的名字,是為了什麼?這個謎已超出我能力,只能藉著外力來幫我一起找到答案。


PS.請讀過此文朋友,有任何相關資訊煩請來信告知,或於板上留言,感激不盡!!謝謝大家!!!corner_pro@yahoo.com.tw
創作者介紹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6) 人氣()


留言列表 (66)

發表留言
  • holicow
  • 那她的全名是?
  • 我就是忘記了
    否則就請媒體朋友去警局幫我查了
    謝謝你的詢問

    apophoto 於 2009/02/18 13:11 回覆

  • le0917124977
  • 這一段奇遇
    一定隱藏著某種訊息
    期待煙斗兄能找到答案
  • 我也深深覺得
    所以才會寫出這篇
    每次在google搜尋時,身體會很不舒服
    昨天貼文前,胸口悶的不得了
    半夜才順利貼出,但胸口卻頓時輕鬆了

    apophoto 於 2009/02/18 13:10 回覆

  • chibc200
  • 整個看完真的有不知是人是鬼或是什麼靈的感覺

    不過,投石問路也就是如此吧
    也說,或者,說不定,可能,就有回應了

    沒回應也有連漪,也吸引幾個好奇的路人
    該做的事還是做了會比較舒坦吧...

    這波流感很強,小心中標喔...(破少年的我已經中標了 = =+ ,大叔要保重)
  • 哈哈....保重保重!!
    因為礙於網路尺度
    我只能去模糊各種的可能性
    所已很難說這事是甚麼樣的狀況
    但我自己心中有譜
    謝謝關心,也祝你早日康復

    apophoto 於 2009/02/18 13:08 回覆

  • qga33
  • 有心人
  • 謝謝啦,總覺得一直想弄清楚這事情!

    apophoto 於 2009/02/18 13:05 回覆

  • workhardkono
  • 或許就是因為夢境都這麼重視,
    才能夠擁有這麼多精彩的故事吧....
  • 我有一些事沒寫,因為我不覺得只是夢
    但又不想危言聳聽,只能點到為止
    我想這事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apophoto 於 2009/02/18 13:04 回覆

  • mavislee7406
  • 雖然你沒能記住她的名字
    但卻認真的記得了這件事
    相信總有一天你會想起來的
    夢裡的事 有很多都是從生活中
    慢慢找到答案
    如果可以的話再回到那個地方
    也許答案就能找到了
  • 我也是這麼想
    下個月會再去舊地重遊
    也許答案就在其中
    你的建議很不錯
    看樣子下集是免不了
    謝謝啦!!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48 回覆

  • holisong2002
  • 都怪妳體質太差~~~連查詢都會出狀況~
    我看不買給妳"雙燕牌安腦丸"不行了

    我勒~智障弟弟~
    哈哈哈~~妳沒看到我頭髮變捲鬍子有留了~
    越來越像摟~~皓呆哥
    想不到我知名度~~會越來越高阿
    有興趣的妹妹可以來我留言版找我~
    如果是男的就免了~~因為我不想菊花天天痛^^

    才停了一回~~你又開始寫些感傷憂鬱的文
    真的不好好教你~你是不會知道"快樂"是怎ㄇ寫
    來來來~~我已準備10箱阿比~準備和你拼個輸贏
    看看我ㄇ倆~誰能幹掉周潤發當上新一代~代言人
  • 你真是"症頭"不少
    上下都有問題,難怪對這些補藥如數家珍
    我幫你接一個通告,來拍使用前使用後如何
    只怕會被廠商告,越吃越害~~哈哈

    看你這麼寂寞,我把你大頭貼送到各大0204去了
    這幾天小心電話會接到手軟,趕快去買膀胱丸才是真的

    好笑的就交給你好了,搞憂鬱才是我的專長!!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45 回覆

  • LiLingHsueh
  • 我想當時的工作人員.欲言又止.態度前後改變
    隱情該是有的.
    可能是被警告不可多言.傳出去可是會影響住宿生意
    換是我這膽小的人
    若是看到我過世老媽可能還可心臟凍
  • LiLingHsueh
  • 還沒寫完就自動傳出去了.大概我老媽看到來跟我 say hi !
    續上頁...凍A條.換其他人我是真會昏倒
    只是姓鄧婦女我也好奇.是否她有事相求?
    希望你也能早日找到解答!
  • 我就兩篇一起回覆....
    其實我在寫這文時很掙扎
    因為不希望這夢去影響到別人
    於是我隱瞞了一些真實的感受
    不去用神鬼的態度來分析這事情
    只能就所發生的事情,據實的描述
    我想答案不難出來,就差臨門一腳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38 回覆

  • dodo31934
  • 很喜歡你的文章
    總能觸動我
    讓心靈沉澱下來
    以及你所拍的照片
    很有感覺
    剛看了你的首頁
    發現
    我生日跟你同一天耶
    真巧
  • 真是巧啊....哈哈
    這天生的人還有一個藝人
    華倫比提,他可是花心大情聖
    我們要引以為鑑
    千萬不能變成那樣
    歡迎有空常來!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33 回覆

  • 悄悄話
  • nuskin1
  • 或許菸斗大哥現在PO文章
    也有它的因緣在~~
    希望能藉由這一篇文章+網路的無遠弗界
    能為鄧女士找到答案
    並且解決菸斗大哥的夢境!!
  • 真的希望是如此
    生活裡會常會出現一些意外的事情
    有些事情是偶然,有些事情是必然
    我喜歡去釐清意外的本身
    似乎也只有如此才能放下這意外
    謝謝你的祝福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21 回覆

  • ava0103
  • 鄧? 鄧 麗 君...
    哎唷!感覺到大哥在我頭殼巴了一下~

    這夢境不知這位鄧女士的出現是『已發生』或者『未發生』?
    大哥是個有靈異體質的人
    相信再你心中99%有答案了
    或許鄧女士有事請你幫忙
    亦或許這是個徵兆 而是未發生的事情呢..

    看你這篇文章我發現ㄧ件事情
    好像夢到靈界之事 都會穿著白色衣服
    你還記得我跟你提到夢到我妹妹的事情嗎?
    白色屋裡相見之事..我穿白色套裝
    上星期我又夢到領我見妹妹的那位穿白襯衫打黑領帶的男子
    我又穿白色運動服
    但是夢中景物完全不一樣了 是有巨大山脈有河流有草原也有陽光的地方
    那位男子對我說:妳真的還是教不懂
    夢中的我似乎知道他又要對我碎碎念要被揍的感覺
    對他吐了個舌頭之後急忙逃之 才發覺到自己處於無重力的空間
    無壓力的跑跑跳跳亦可飄來飄去(終於知道阿飄這二字由來 = =" )
    直到那男子突然出現在我正前方 表情極為嚴肅
    我嚇到醒了過來
    隔天早上在次醒來後我太陽穴劇痛 胃也非常的不舒服
    唏哩嘩啦吐了一早上 上星期掛了兩次急診 急性腸胃炎啦~
    回想自己是否有不妥之事 有啦!ㄧ星期前跑去ㄧ間道館靜坐..
    直覺這夢是真實的 不會是巧合吧!有這麼巧嗎(?亦有可能)
    還有最巧的是夢境醒來大約都在凌晨四點半左右
    經過這兩個月好幾次的夢境後 我真的相信『靈』永遠存在
    亦有靈界的存在..感觸頗深
    想通後 心靈真的清境許多 看周遭人事物和以前真是大大改變
    許多心結似乎慢慢的解開了
    想說:大哥這夢終有一天會有答案 所以
    心別掛礙太多 平常心看待吧!
    祝福您 順心 如意
  • ava
    看樣子台東行擬恢復不少生氣
    雖然有些身體不適,但也都安然度過了
    我們兩是同一種人,能感應到一些四度空間的電波
    但記得要設一道防護線,身體承受不了時要抽離
    老實說我以前感應力比現在強太多
    我因為不堪其擾,用自己身體寧靜的力量
    關掉很多的接收器,目前除非能量很大
    否則我是無法感應的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當你與靈體頻率太近時
    是個危險的警訊,因為你以脫離一般人的軌道
    近神狀態已經遊走在正常與異常的邊緣
    想辦法讓心沉靜,靜坐也好,沉思也罷
    凝聚自己心中的核心,讓它不被外力困擾
    出由放鬆也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18 回覆

  • stung0224
  • 真實與夢境的結合~
    希望能有下集!
  • 我也真的希望
    很多事情一但集中念力
    就會出現轉機
    若有任何線索,我會立即去趟溪頭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08 回覆

  • joanna020723
  • 鄧麗君對不對
  • 瓶子....
    頒發最佳創意獎給你....哈哈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07 回覆

  • mysight
  • 遠在天邊
    近在眼前
    或許吧!
  • 你的話充滿玄機,或許有此可能
    但若是缺少關鍵,距離再近還是相隔天涯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06 回覆

  • John Doe
  • 希望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鄧女士既然這麼執著
    一定有她的理由的
  • 我想也是,但我也只能盡力而已,會不會有答案交給老天吧!

    apophoto 於 2009/02/19 10:04 回覆

  • winterwan
  • 不知為何,看完後有一種超乎現實的感覺...
    鄧女士可能早已不在人間了,但卻有遺願想要請你幫忙吧!
    直覺飯店的人一定知道此事~
    不如再度尋訪,用閒暇聊天的方式詢問也許有蛛絲馬跡...

    感覺面對這樣的靈動力你已經不會恐懼了~
    哪像我,是個超級膽小鬼,連睡覺都不敢全關燈~
    所以對你甚是佩服呀~ ^^~

    相信終有一天水落石出的小婉
  • 哈哈....他們應該已經對我有戒心
    下次你有機會去溪頭,能不能幫我去聊天套話
    妳是女生別人不會設防,成功機率較大

    有些攝影人都是和靈界磁場接近
    他們有些靈感是來自那裡,通常從照片可看出來
    以前我有些走火入魔,想拍台灣著名的鬼屋
    總覺得那些事物都有層紗在渲染,想親睹它們的真貌

    apophoto 於 2009/02/20 07:41 回覆

  • mavislee7406
  • 心情放輕鬆的去找答案
    才不會倍感壓力
    有時愈想知道答案
    答案就愈會與背道而馳
    既然事情讓你現在想起
    答案應該就會找到了吧
  • 謝謝你的建議,基本上我覺得一時半刻不會有答案
    很多事情要時間的醞釀,才會漸漸清晰
    所以我只會被動的等待徵兆,由命運來連結

    apophoto 於 2009/02/20 07:36 回覆

  • 悄悄話
  • siwanana
  • 你跟原住民那麼有緣
    用第六感到最近的部落找答案吧
    或許會有異想不到的事喔 !
  • 你的說法很有意思,是去部落感受祖靈給我的指示嗎?
    烏來的泰雅部落離我家非常近,假日來去走走
    多謝你給我的建議。

    apophoto 於 2009/02/20 07:25 回覆

  • likepenny999
  • 我想 如果是某種因緣牽動 聯繫了這條線...

    因緣際會讓你進入了那磁場 且"遇見"
    內心"慈悲"的能量"她"定能察覺
    在5種覺知裡 有些人比他人又多存在一種"感知"
    定有一種道理與原由

    "她"困在"定點"應該很久了吧
    俗世裡的執著 帶入異度空間 綑綁她的魂魄
    因緣的流動讓"她"遇見你慈悲胸懷

    等你說"法"等你引渡 等你點破她執著的"念"
    指引她離開困住魂魄的點

    4年前的你 跟4年後的你 對這些不思議的存在
    應有更成熟的見解與看法 相對
    也有更"寬容的慈悲"



    這是我5感之外另一感的覺知
    想說的.......
  • 謝謝你很深入的註解,我很喜歡你的說法
    在這事件中,姑且不論事實的真假
    我和你有個共同的想法
    為何她被困在那裏,每天都去相同的地方
    去尋找能感受他的人,要別人記住他的名字
    是一種怕被遺忘的孤寂,還是透露一些訊息
    這個過程非常模糊,不像是申冤反像是害怕孤單
    也許我是該去一趟,再深入了解事情原委
    非常謝謝你精闢解釋,有了更深的醒悟

    apophoto 於 2009/02/20 07:20 回覆

  • 悄悄話
  • Rickychang
  • 老哥,很好聽的音樂,可是請恕我的愚昧,我google了半天,都不確定是
    否為您的版本,可否請您在提示更詳細的資訊。感謝您。
  • 我剛好目前手邊沒這專輯,這是一家歐洲小廠的出品,大提琴家是 AAGE KVALBEIN 我有很多他與鋼琴的合奏專輯

    apophoto 於 2009/02/20 08:05 回覆

  • 悄悄話
  • noraro
  • 我想有天應該就會自動解開的吧~~

    時機到了自然就會明瞭~
  • 我慢慢也這麼想了,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
    謝謝啦~~

    apophoto 於 2009/02/22 11:1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不要叫我大嫂~
  • 一直都在逛你的部落格~很喜歡你的文章跟相片~真的第一次覺得相片是有生命的~
    我的相片一直都是YA而已~~一直想跟你說些什麼~又不知該說些什麼~所以~就不要說好
    了~有故事的人都有一顆很強的心臟~我相信你的心臟一定很好~~
    你的這個故事勾起了我十多年前的回憶~~我們高中畢業旅行時(這樣就洩露了我的年紀)
    有一晚我們也住溪頭~不過我們是住四間合起來的木屋有一個客廳~那晚我們整班女生都
    在客廳聊天~大面落地窗外也是一片黑鴉鴉的樹林~就跟你的感覺一樣~不是很好~突然~
    我們老師就說看到窗外有人~一臉很驚恐的樣子~我們就都很緊張~就去找班上的男生來
    壯膽~結果~整晚他們就全部在客廳打地舖~害怕了一整晚~我是個神經大條的人~覺得我
    們老師小題大作很無聊~就跑進房間睡~不過~房間內有個同學跟你的體質一樣~他覺得人
    不舒服~有告訴我房間內的某一張床不要睡~我懂他的意思就和另一個生病的同學選了另
    外二張床睡了~現在想想~那時的神經真的很大條哦~只覺得他們太誇張了~沒認何感應~
    不知跟你遇到的是同個人嗎~
  • 你的署名很特殊
    該不會是我認得人的老婆或女友吧!!!
    不過別擔心,我還沒有叫過她們大嫂

    你的經歷很深動,溪頭真的靈異指數算是高的
    有些零異體質的人,歡迎前往溪頭去練膽子
    不過溪頭的靈都不惡,甚至還有一些充滿靈性
    我覺得那裏是適合修心的地方,能藉助日月天地精華
    幫自己的層次再更提升一些。

    靈體無處不在,有好也有壞,但只要能堅定意志,真的毫無所懼
    我在靈魂不滅中已經清楚表達我對靈魂的看法
    所以~~不管是不是,我想都是無心的

    apophoto 於 2009/02/22 11:46 回覆

  • ashly
  • 聽這音樂 又靜下來

    或許 很多人事 早有命定
    時間 真是 唯一答案

    就像 怎麼找也找不到的 東西
    可能 不找時 才出現
    甚至 發現 在自己臉上

    然而 有時候 錯過
    是 再也回不去 當下
    所以 一切 真的只能
    盡人事 聽天命

    祝福 鄧女士
    也希望 大哥 心得以 寧靜
  • 這音樂是比較貼近我,之前的是比較大眾一些
    但也沒甚麼不好,我開始有些向大眾靠近一些
    因為很久沒像這一年般,和這麼多的朋友聊上天

    最近我這裡有位0320出現,看是不是你識得的人
    錯過未必就沒有未來,只要它的定義不在狹隘

    apophoto 於 2009/02/22 11:50 回覆

  • likepenny999
  • [怕被遺忘的孤寂..]應是存在俗世的我們
    有血肉 有慾望 有貪婪
    他們已無形 無體 "孤寂"應不會是罣礙了

    它的訊息定牽連著她還在世的親人
    或許她驟然離去 讓愛她的親人仍無法放下 無法釋懷
    生者埋藏心底深深的痛 有時也牽絆著徃者


    你的因緣"遇見" 啟動你再次踏上她的故鄉
    你的心一定溫暖又飽滿 悲憫胸懷

    如果她母親還健在...
    告訴她你"遇見"的故事
    有些傷痛深埋了以為會消失
    其實只有讓痛苦加劇
    面對"實相" 用慈悲對待無法改變的"果"


    她要你記住她的名 也許 她知道
    你會遺忘 將她遺忘 她也在等機緣成熟
    知道 你能幫她 及爱她的人"心靈解脫"
    因你
    她們彼此才能得到心靈救贖.....
  • 你的第一段寫的真好.....
    你的說法讓我很震驚
    她只告訴我名字,並希望我記住
    可是她並沒有告訴我發生何事
    她看起來非常平靜,也不像有冤屈的人
    應該就如你所說
    希望我能記住她的名字,有機會去找她家人
    然後告訴她們我遇見她的事情
    並告知她看來一切都很安好

    真是感謝你的解釋,給了我一個新的詮釋
    已前總往冤氣方面去想,居然忽略了傳遞溫情的事
    真心謝謝....

    apophoto 於 2009/02/22 11:11 回覆

  • auqa
  • 看來就得透過網路

    才能之後後續的發展囉

    希望有好的結果囉
  • 經過幾天,我開始有些不積極了
    還是相信命中註寫好的事
    有些意外不該涉入,也不該清楚
    會不會有結果,就看命運的安排吧

    apophoto 於 2009/02/22 11:02 回覆

  • YHJ
  • 曾經在溪頭打工過一段不算短的日子,
    那裡晚上真的蠻多好兄弟的,
    尤其是大學池...

    不過我很喜歡那裡的磁場,
    在那裡睡覺,
    隔天總是精神飽滿。

    本來有門路幫你問那個工作人員的,
    不過...
    唉,因為一些遺憾的事...
    祝你能找到解答!
  • 大學池超陰的沒錯....
    我在鋸木的夢中,看見很多日本人在伐木
    也見到一些原住民青年被迫在那當綑木工人
    很多人在合照後,畫面會變淡而消失
    我真的不清楚在溪頭一帶是否隱藏什麼歷史
    但是那一帶真的靈體非常多
    感覺都是一些少年少女

    apophoto 於 2009/02/22 10:59 回覆

  • 網路苦行蛋
  • 上帝:「別以為灑錢給窮八蛋的福利國政客傷你不深,名
    目上的減稅是為掩飾公司重稅所造成的低薪。」《*網*蛋
    *福p音b234cc》
  • 我真的看不太懂你的意思,應該是對政策的抱怨沒錯吧!
    但這和福音好像有些遠.....哈哈

    apophoto 於 2009/02/22 10:55 回覆

  • kk690707
  • 斗哥.
    夏天即將來到.
    快排出你的空檔.
    該是相見的日子了.

    我在將軍嶼
  • 還有好幾個月哩....
    暫定在七八月你覺得怎樣
    還是那時你最忙,移到九月也可以

    apophoto 於 2009/02/22 10:53 回覆

  • diny0737
  • 我剛剛在看這篇文章時,
    身旁突然有一陣陰風吹來。
    好涼喔,但今天是晴天。

    我不是靈異體質,更沒有去過溪頭。
    但還是給予你和那位鄧女士祝福囉,
    願你能早日找出真相並化解它。加油!
  • 謝謝你的鼓勵
    真相我慢慢不期待了
    會知道的閃不過,但是謎的也永遠不會知
    有這個過程我會安心一些

    apophoto 於 2009/02/22 10:52 回覆

  • hsw523
  • Hi~ 濳水很久沒留言了 哈~

    您有試著從靈魂導師那得到答案嗎?
    讀這篇文,讓我又想起了靈魂導師。
    希望您能早日找到您的答案。
  • 我試過幾次,但都沒結果
    我想這應該是偶遇而非宿命
    所以很難去給我什麼建議
    你最近還好嗎,真的很久沒對上話了 !

    apophoto 於 2009/02/22 10:50 回覆

  • chikai228
  • 煙斗兄說鬼故事?!
  • 我可沒說這是鬼故事,請大家自由心證!!

    apophoto 於 2009/02/22 10:47 回覆

  • diny0737
  • 順其自然吧!
    如果她真的需要你的幫助,
    就一定還會在出現你夢中。

    緣分淺薄,就看未來的造化吧:)
    祝一切順利。
  • 我也這麼覺得,人與人有宿命與緣份
    陰陽之間也是運行這個道理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09/02/23 22:48 回覆

  • likepenny999
  • 逝去的歷史裡 隱藏許許多多的滄桑
    飄邈的魂在林間裡喟嘆..
    執著在屬於"他們"的悲傷

    時間漸漸抹去人們的記憶
    "他們"仍在逝去的歷史裡 迴轉

    看見你33樓的回應 我的心情 百感交集
    如果 因緣際會 啟動那頻率
    我到了那"遇見"的點

    我願意載滿所有慈悲
    去解放"他們"心中罣礙 執著一世又一世的"念"

    還有這因緣遇見的故事
    也許讓你心門的"識"
    開啟了另一層次的智慧
    如你說"我的說法讓你震驚"

    你應是 存在著"超感應"能力之人
    "冤氣"只存在會呼吸的人


    我說的你能了解 很訝異也很高興
  • 你的留言總會讓人沉思許久
    我相信這片土地上,有很多的地方
    都有一些執著的靈,放不下時代的包袱
    迴盪在已非的時空裡喟嘆
    我想你有一顆慈悲的心
    想去鬆綁那些困住他們的鏈
    如果我有能力,也願意這樣的付出

    人的智慧是無限,一次次在經驗中體悟
    的確沒有怨氣比人更高
    我要時時切記保持謙卑的心
    才能感受到萬物美麗之姿
    謝謝你深刻的話

    apophoto 於 2009/02/23 22:44 回覆

  • hsw523
  • 最近還好呀
    只是幾個月前接了新增的工作任務
    這二個月同事去生產,又要幫忙代班
    身心俱疲
    在這不景氣的大環境,也只能默默接受了 @_@
    不過還是有不定時上來讀讀文章聽聽音樂的呦

    昨晚狠下心買了想了很久的20吋小摺
    哈哈,我的戶外運動計劃即將開始~
  • 加油喔,說了好久你終於買車啦
    既然擁有就要好好去實踐踩踏的生活
    我也要多些些單車遊記來好好鼓勵大家

    apophoto 於 2009/02/23 22:38 回覆

  • vivis320
  • 有心人
    情意夠 厚重 欣賞你啦
    大哥我我建議你 <上次都永遠在我上面寫東西的那位阿B仔阿>
    不妨你出一各好價碼 重賞他
    重賞必有勇夫
    他應該會代吉米出動的))))))
    我搞笑了ㄚ
  • 那阿B仔其實長的還人五人六的
    可惜人瘋瘋癲癲,嚇跑一堆人
    要不然他若沒女友,我還想幫他物色
    找他來幫忙協尋,我看算了吧
    他膽小如鼠,還要準備一些紙尿布應急
    有天體營的活動再來找他好了

    apophoto 於 2009/02/25 11:29 回覆

  • 悄悄話
  • bluefishy
  • 煙斗兄好巧哪~
    最近溪頭這地方一直在耳邊出現,
    才在跟璇討論說要不這幾週來安排去溪頭走走,
    就巧遇你這篇鬼魂氣息極重的文章!
    我看這趟首次溪頭之旅在看到煙斗兄的尋人啟事後更顯的有情境了,
    可惜南投離我們台中還滿近的,要不有機會我也想住住你那房間,
    感覺照片裡頭的窗戶外可以直窺森林的黑暗處,
    彷彿有什麼會竄出來似的,看起來還真有神秘感哪~
    (問一下房間照片中窗戶外頭左方有各木造小屋,你還記得那是什麼用途嗎?)
  • 姐姐妳也應是靈異體質,去幫我找感應一下啦
    搞不好要我們攜手合作才能找到真像喔
    那個是涼亭,夢中那裏面有好多人
    如我沒寄錯房號應是小木屋203 OR 205
    或是你拿圖片給房管說要住這間
    我保證那裏沒有害人的東西,請放心

    apophoto 於 2009/02/25 11:14 回覆

  • bluefishy
  • 搞不好唷@@~
    真盼望有結局出來的那一刻~
    不然有機會真的可以攜手合作去揭開真相!!
    就好像偵探遊戲一樣><哇塞!

    原來那是涼亭哪!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太美了
    總覺得那裏負離子很多很舒服
    好像龍貓裏面的森林
    哈哈!!太美了~~
    我看我這次先去勘查地形好嚕
    當觀光先~

    房間號碼我跟你賭是203
    這幾年跟23還滿有緣的
    問題!它是在哪各地點的哪各小木屋??
    我都沒去過耶~= =
    沒關係!我反正先去溪頭勘查地形
    到時候回來我再問你好了
    這樣比較有畫面~
  • 我記得也是203耶.....
    是<救國團溪頭活動中心>
    真的有機會去感受一下
    溪頭真的很美,以前住在這裡什麼都不想做
    就只想安靜的聽風吹動樹梢的沙沙聲
    會感覺生命純在的美好

    別忘了拍照來分享喔!!

    apophoto 於 2009/02/26 11:09 回覆

  • 鄧小姐
  • 不要叫我鄧女士
    我是鄧小姐
    我是一個很容易被忘記的人
    不想還是一個總是被遺忘的靈魂
    我也想忘記
    忘了我才能離開
    可偏偏忘不掉
    還要等多久
    我才能忘記這一切???
  • 鄧小姐
    不知這是妳的情感舒發
    藉此文來表達你的想法
    還是和本文描述有相關?
    不過就如妳所言一般
    很多時後是自己困住自己
    當心成為自己的囚牢時
    是很難去掙脫的
    有時一些意外的打擊
    反而會把我們撞離原地
    雖然痛卻可以離開牢房

    apophoto 於 2009/02/27 09:39 回覆

  • MANGO720119
  • 那張圖~是做鞋子的工廠ㄇ~
  • 好眼力,那是在拍鞋子的故事時,向鞋廠借的場景。

    apophoto 於 2009/02/27 23:24 回覆

  • w9angelica
  • 這種情形有人稱為"現場夢境"(不知道這麼說是否正確)
    溪頭在日據時期為重要的"伐木據地"以及"演習場"
    所謂的"現場夢"是同一地點 而時空交錯 通常是回到過去的時空
    而那位"鄧"女士應該算是"夢境守門員"
    沒有她叫你(點醒你)你可能還會繼續夢下去
    所以和她說完話就會醒來
    至於鄧女士為什麼 要你記得她的名字 可能以後會有用到(日後有解)
    不用擔心醒來忘了她的全名啦 潛意式 還是會記得的

    有部電影"1408"約翰.庫薩克主演 蠻 驚悚的 可以參考看
  • 你的解釋讓我很震驚,我其實一直懷疑我回到日據時代
    因為那些夢中的穿著和現代有很大的落差
    只是不太懂溪頭的歷史,也只能當成一個奇特的夢
    而你的解釋讓我清楚自己的疑慮了,非常的謝謝!!

    關於鄧女仕的問題,我以盡力做我所能做的
    如果現在沒答案可能是時候未到吧
    我會耐心的等候,電影我會去租來看,感謝!!

    apophoto 於 2009/03/08 10:46 回覆

  • 數十年前的太極峽谷山難~很多人罹難~

    我們跟所有相關人士並無任何淵源~




    我母親也在數年後因為感應到其中某一位受難人士的請託~~~

    從一開始認定是夢境無法相信~~半信半疑地想忘記~最後卻無意間證實後也輾轉幫忙處理了一些事情~~~

    事情已經過很多年了~~~

    到現在母親與我們都認為不可思議的緣份是要我們擁有某些福份的開始~~

    請放寬心~真需要你的援手~她會出現的~無論任何形式~
  • 當年太極峽谷事件我還年幼,記憶猶存
    轟動整個社會,記得死傷很多,這裡後來好像還封閉了一段時間
    你的例子讓我想到許多事,921之後我常夢到亡靈來我夢中
    當時我在家中有供奉地藏菩薩,多次請菩薩幫忙引渡這些亡魂
    我不怕這些靈體,若有能幫上忙的地方,也會珍惜這緣分的

    apophoto 於 2009/03/15 18:55 回覆

  • PAULINE0311
  • 看到一半,全身似有電流通過,一陣的麻....

    我想..她只是想讓人記起她,無害的
  • 我的想法和你類似,應該是怕被遺忘吧!!

    apophoto 於 2009/03/21 08:44 回覆

  • Jin8012594
  • 大叔的體質比較敏感,這算好還是不好呢?

    不過若真的讓大叔找著了些眉目,也算是幫助了鄧女士,

    一件好事。

    慢慢來吧!只要有心,很多事冥冥之中自有定數的!
  • 我以前很困擾,現在卻覺得還不錯
    因為我也曾因為這體質幫助過人
    我想這相遇是偶然,或許未必是她的求助
    可能只是發現有人感受到她,覺得高興而已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09/04/16 09:31 回覆

  • 你可以再回去一次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篇文章時突然一陣感動且一直掉淚,心中一直有個感應,希望你再回去一
    次。
  • 老實說,你寫出了我一個心事
    今年夏天我應該會再去一次,並住同樣的房間
    我會認真的來釐清這事件透漏的訊息
    謝謝你的建議

    apophoto 於 2009/05/17 12:01 回覆

  • oliviadream
  • 有情有義的煙斗兄~

    不過真好奇那邊的工作人員為何不肯說
    還是那位女士
    常常出來找朋友有緣人呢?

    看你的文章卻被自己電腦的音樂嚇到~差點摔了NB

    p.S 第一張照片拍的很適合這個故事呢!
  • 謝謝你~~
    每個位置都有他們難言的苦衷
    我想很多人是選擇用遺忘來面對過去
    如果這是一個現實無法解的結
    真實似乎也帶來了更多的無奈

    apophoto 於 2009/05/17 12:04 回覆

  • ccasofi
  • 我想,你應該已經幫了那婦人的忙了吧!
    當你因為她的叮嚀而使你積極問他人時,她已經完成她未了的心願了,你好可愛!還為此尋人,也許你跟我
    ㄧ樣是好奇寶寶!
    比起我的飯店驚魂記,你的真是溫和一萬倍!我也經常會在飯店遇到這種事的,記得有一次到台東知本參
    加研習,那次很晚才到飯店,就直接進住房間了,夜裏來了ㄧ個縱火的女子,我追了出去,她到處躲我到處
    追,追到飯店外面斜坡,她冷不防回頭狠狠地瞪我,真是打死我也記得她的長相,她返身過來掐我的脖子,
    我死命反擊,一邊持咒一邊與她搏鬥,打得七葷八素...我忘了後來誰贏了?! 總之我醒來虛脫無力,我告
    訴飯店的人昨夜的事,飯店馬上幫我換房間,還請法師去那個房間作法.同行台東文化局的同仁說:妳好兇
    啊!我在拿行李離開那個房間時,還很嚴肅地告訴她:不要再出來害人了!(後來才知道那家飯店曾經發生
    大火重新整修,還換了老闆)

    呵呵~ 我真得很兇喔!!.....我怎麼在你家寫起自己的故事了?! ><
  • 蘇菲....你都挑一些老文留言
    但每天我只會顯示二十篇留言
    如果因此而疏忽了你的留言,千萬要見諒!!

    我有些看不懂你的文.....
    和你對打的人到底是人還是鬼啊
    如果是人那幹嘛要請法師呢??
    你真的也是閱歷豐富的人
    感謝你的精彩分享
    我已經說太多話了,非常歡迎換人來說故事
    謝謝你的分享!!精彩!!

    apophoto 於 2009/05/30 12:34 回覆

  • ccasofi
  • 哈~我寫得很像真得嗎?
    那是"真實"的夢境!
    奇怪我這麼善良的人
    老是碰到找麻煩的鬼
    有一次還不是在夢境.....

    晚點還會再來喔!
    我最近愛上了你這裡!! ^^
  • 昏倒....這是百日前的留言了
    看來鬼月還是不要太多言
    悄悄來去就好.....

    apophoto 於 2009/09/04 11:29 回覆

  • 依照我的經驗,會胸悶等等不舒服,是和靈界有連線,再去同房間睡上一夜,
    或許就更清楚,只是你以為還有必要嗎?她只是來打個招呼也有可能!
  • 有機會的話,我是想再去那房睡一晚,應該會更清楚

    apophoto 於 2009/09/04 11:30 回覆

  • ccasofi
  • 哈~ 煙斗
    鬼月講什麼百日, 你要嚇死我啊!
    你我都是那種阿飄喜歡跟隨的人
    可別你跟我一起人嚇人喔!

    噢 ~ 我還是很愛到你這裡的
    無論是一百日, 二百日, 三百日....
    (不過我現在有氣質多了,不會天天來留言撒野啦! ><)
  • 哈哈....
    我想是你家賀客讓你離不開身吧
    人真的蠻奇特,不同時間會有不同關係
    看到你的大頭,會有親切的感覺
    雖然我還是對你當年的蒙面女郎
    記憶猶新,但我總覺得是兩個人

    apophoto 於 2009/09/07 19:34 回覆

  • 小水滴
  • 聽說四點是人鬼交會的時間。
    大哥還能交談,勇哉!
    所以。。。大哥又去溪頭了嗎?

    不過能進入日據時代的時空,
    老實說,有點小羨慕。
    我就算有這機會,
    也只會聽到鋸木聲而已,
    因為之後被自己的想像力嚇昏了。
  • 在交談時我不知她是陰間還是陽間的人
    我那次之後沒再去溪頭了
    有些事只能盡力而為
    我相信很多事情,要在對的時間才能釐清
    也就不再刻意去探索真相了

    apophoto 於 2009/10/22 08:27 回覆

  • 凱凱
  • 再去那個房間住一晚~
  • 老實說,我不敢了!!

    apophoto 於 2010/09/21 11:05 回覆

  • 德國人
  • 一件約莫在20年前的事.
    當時拿到駕照.也很愛開車.
    在得知阿里山.有一旅館.是由舊式小火車改裝而成.
    心想一定要找機會住宿.順便開趟長程加山路.
    那時約了一位.在嘉義當警察的同學.
    記得當時晚餐是以泡麵裹腹.看一下電視.就準備就寢.
    寫到這裡.我先形容.車廂改的房間...
    房間很窄.床只能頭對頭或腳對腳.整列車廂旅館就放置在裝置鐵軌上.
    那時夜深.一切安靜.
    我卻冷的發抖.因為下午的一場雨.讓我的褲管濕了.
    旅館的棉被又不保暖.
    心想和同學一擠.只要我側睡即可.
    一擠不得了!又太熱!
    怕再叨擾同學.
    我只有小心打開車廂窗戶.手伸出窗外.求個涼快.
    約莫深夜3點.忽然聽見車外.有一位約莫60歲的阿伯聲音.
    他講著閩南語:快點!快點!火車要開了.
    聽到這聲.我急忙縮手.掄起拳.
    接著車廂就動起來了.
    我一直忍著.因為一翻動.我同學可能會從窄床掉下去.
    我暗數秒.而我同學的BB call(呼叫器)這時也響起無號碼顯示.
    我甚麼也沒說.一直到隔天.回嘉義市才提起.
    當下我就覺得.如果是地震.為何無人知曉.
    車廂起動.是阿伯講完才動.而且只有他一人聲音.
    這也是無解.我就當成巧合.
  • mirror
  • 菸斗兄:
    這是我第一次在別人的部落格留言,
    實在是您的文章與照片都太引人入勝,
    此篇文章讓我忍不住發言,希望菸斗兄能早日揭開謎題,
    是否試過詢問溪頭當地的派出所,詢問較資深的警員,
    或是試試催眠呢?
    聽說催眠可以幫助你進入當時的情境,
    記起當時的夢境完整內容!
    期待續集或者應該說是完結篇!
  • 第一次留言的朋友,是需要大大的鼓勵
    也非常歡迎你常來,能夠分享一些事情
    這件事也可能只是我的夢,沒任何證據下
    要去請警察幫忙似乎很困難
    就徑後時間發酵吧,時間到終會水落石出

    apophoto 於 2011/03/16 10:31 回覆

  • gogepan
  • 小弟認真看完這篇你的巧遇
    也看完所有人的回應.這真的是很特別的故事
    人都對未知有好奇心~而謎也因此迷人
    小弟覺得我看到此篇的感受是
    這個朋友應該是你千百年的至親或朋友
    只是時空的輪迴.你們沒能一起來到人世間相遇
    而你們的見面真的沒太大的意義.可能只為了一句約定而相遇
    尤其事過境遷~你應該也知道.它終將是一個迷
    記不得名字也很正常.你更知道很多夢都無法在夢醒還記憶猶
    新.
    誰是誰真的對(此生)來說不會太重要了.那只是一個緣的延
    續罷了.
    如果有一顆樹能讓你站在樹下仰望而感動感嘆.我也會覺得它
    或許在等待一個個能讓它感動的人類.但又不代表任何意義.
    而樹又為什麼能感動某些人?而不是每一個人?
    我想是因為這些被感動的人.有某種的需要.而被填補..
  • 我很同意你的看法,夢有時會超越時空
    連結生生世世和靈魂相關的人
    但是這次夢很奇怪,像是她有事相求
    同樣的場景,感覺是靈體的進入溝通
    我也希望這事件有天能真相大白

    apophoto 於 2011/04/28 09:52 回覆

  • AcidGarden
  • 依時間推算 可能要找當時
    有參加過救國團 溪阿縱走、曲冰拓荒等營隊的人
    或者曾經是『嚕啦啦』服務人員 幫忙回想看看
    有無鄧姓的房管人員

    P.S 失聯的五專室友 在1991~1993年
    參加過救國團這兩個營隊 後來成為『嚕啦啦』服務人員
    因此才聯想到 或許可以從這裡著手
  • 這事我覺得時間一到,一定會水落石出
    如果你有和朋友連絡上,幫我問一下
    1987年我也曾在溪頭待兩個禮拜
    當時認識了一些救國團的幹部
    如今也不知該如何找起....
    有機會一定會來釐清這困惑
    謝謝你的意見

    apophoto 於 2011/05/09 08:25 回覆

  • kevin5820520
  • 因尋找太極峽谷事件而逛到這個無名,看到文章心中有許多感觸,以及被煙斗哥的文字吸引,花了一個下午看了許多文章,心中頓時感
    觸良多。
    人要多久的時間,才有這麼多的歷練。這是我內心的感嘆。
    我沒有煙斗哥的靈異體質,說實在,我也滿想遇遇好兄弟的 .. 常常夜半,心中有許多事情說不出,也找不到人說,若能跟一個像『遇見
    菩薩』中的另一個煙斗哥 - 另一個自己對話,心中或許會輕鬆許多。
    我無意間來到一個小站,不起眼也不刻意起眼的小站,瀏覽一回,驚覺此處比那些金錢堆起來的高樓 .. 更有價值 ...
  • 謝謝你的來訪,我喜歡不期而遇,所以一直沒刻意想曝光
    這裡是我和很多人相遇的地方,多了偶然與巧合
    歷練是人最重要的資產,往往和人貪圖的安逸是被道而馳
    但若要重來一次,我未必想這樣活著

    apophoto 於 2012/02/02 11:30 回覆

  • a515tw
  • 煙斗哥您好:
    看完此篇文章後,不由得毛骨悚然呢.....
    不過,換個角度想,能有這特別的經驗,真是令人羨慕呢!!!
  • 人所存在的世界,或許還有另一個平行空間
    當自己感應能力夠強時,會和那個世界發生交集
    人的恐懼是來自無知,當明白死只是個必然的過程
    似乎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apophoto 於 2012/02/02 11:33 回覆

  • gunship
  • 也許鄧女士所希望的很簡單,就是這個世界不要拋棄她,如果世界上再沒有人知道她的存在,或是這個名字再也不存在於大家的心中,就是真的被世界拋棄了吧。日本有種說法,言語、文字有相當
    大的靈力(言靈),名字更是有他特有的力量(動畫 神隱少女 中也引用了這樣的概念),不知道中間有沒有關係就是了。
  • 人總會有所牽掛,當放不下時就會型成懸念
    鄧女士想告訴我什麼,雖然至今仍不解
    但我靜候時機對的時刻,自然就真象大白了

    apophoto 於 2012/02/02 11: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