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好長一段時間,我回來了,先置頂這篇對我意義很大的舊文,朋友們的留言與對話也發人深省,新文將陸續刊登!

 

首次刊登時間 2012/07/11

 

像是再清楚不過的事了,身體內住著兩個人,一個像白晝般充滿熱情、能量、光明,另一個卻如黑夜般隱晦、陰鬱、深沉,我要常盯著自己,別讓哪一個人去消滅了對方。



經過了鬱鬱五月接二連三的衝擊後,白晝的我逐漸黯淡,但六月之後卻開始逆轉,出現一個非常積極的性格,會在三更半夜拎起相機,開車駛上寂靜的鄉間道上,荒涼景色卻壓抑不住內心的激昂,似乎重拾了年輕時的感覺,努力要衝出這段黑暗的長路,駛向那個透著霞光的地平線。






整個六月,頂著炎熱的溽暑,走了北部幾段海岸線,翻越了幾座山巔,騎上單車探訪一些幽靜的小徑,整天下來衣服總是乾乾濕濕,過程雖艱辛卻也暢快淋漓,彷彿一個荒蕪許久的美麗世界,又活靈的重生過來。其間,也花了許多積蓄,買下了覬覦很久的東西,逐漸我體會出一件事:投注在熱情上的錢,花費再多都是值得,但用在無感的事物上,一分一毫都嫌浪費。


這個月來,是近年來最舒坦的時期,或許像是一種平衡,反撲心中那個越來越強大的黑影。偶爾會回到自己Blog中,卻像陌生的旁觀者,看到了許多朋友的關心,心中感覺溫暖不已,想要回覆卻又收手,不想讓好不容易抽離的情緒,再踏入那個晦暗的角落,只想圖個寧靜片刻,不想再寫任何的隻字片語,藉此,也向關心我的朋友,獻上我最大的歉意和感謝,點點滴滴都會銘記於心。



【圖 騰】





我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卻深信著生命的輪迴,在累世綿長的時空之旅,要超越上一世遺留的迷障,也要摸索靈魂未達之境,或許生命中所謂的意外,都在檢視著自以為懂、或考驗不曾懂的事,少了宗教的支撐,就像一個失去羅盤的扁舟,獨自飄行於浩瀚的汪洋,也因迷航而顯得無拘無束,但難免會有徬徨無措時,也會寄望能有人幫我解惑、來安撫慌亂的心情,並寬恕我曾經的罪孽,哪怕只有一個溫暖的擁抱。

對很多事情的認知,也只有在真正受傷後,那個血淚交融的傷疤,才讓我懵懂的理解了些什麼,在我心中,卻是有那麼一個符號,不時會拿來提醒著自己,圖騰背後所呈現的宗教,內心是一無所知,只是單純被那個符號所吸引,一步步探索著無疆的生命。






在象徵道教太極圖形中,給了我很深的啟悟,一個象徵圓滿的圓形中,有著完美弧線畫下的黑與白,看似分明卻又那樣的圓融,白中世界有黑,黑中世界有白,黑點讓白不再虛無飄渺,白點也讓黑不再黯淡深邃,顛倒的黑與白是完全互補,任何一方貪多了些,圓也將不再是圓,比例也破壞殆盡,太極的天地陰陽,如同日月星辰黑夜白晝,彼此交融共生,育化出生生不息的萬象。






從小到大所受的教育裡,只學到了如何去追尋光明,提醒著我們要積極、開朗、正義、勇敢、努力、悲憫……卻沒人教我們如何和黑暗共生,任由暗藏其中的憤怒、忌妒、憂鬱、悲傷、孤獨到處亂竄,只知道不斷用口號和催眠,不停加強光的亮度來粉飾黑暗,殊不知心中的那塊陰影,卻躲在更深黑的角落。



【汙 點】


記憶中曾有過兩件事,給我很大的衝擊,改變我對善惡的分界....






國小五六級時,我在班上的成績一直是處在後段的位置,從來就不是老師或同學在意的角色,當時班上有兩位感情很好的女同學,小惠和小臻,她們兩人考試永遠排名前五名,外表總是白淨可愛,小惠綁著長辮子,小臻則留著俏麗的短髮,身上的制服永遠像是剛熨過般直挺,談吐謙恭有禮,渾身散發著亮麗的朝氣,不但深得老師喜愛,更獲取同學們的好人緣,光是班長和模範生的角色,兩人就不知當過幾次。以當年的價值觀,課業成績差的人,幾乎等同於不良的操行,兩相比較下,我成了品不優、學也不精的那類人,好比一團皺巴巴的衛生紙,連和她們說上話都會覺得自卑。






有次期末考,剛好坐在她們兩個後面,考卷寫不到一半我就開始發呆,因為考題有一半我不會寫,突然間,座椅下傳來隱隱的騷動,像是有人在踢椅腳,我一時好奇便側過頭看了前方的桌腳,卻驚見她們兩個分別將手慢慢的垂下來,小心翼翼的交換著紙條,此景讓我當場傻住,一個念頭閃過,她們在作弊嗎?


考完試後,回家的路上,腦中不斷浮現她們的鬼祟,很難釋懷我當下所見的那一幕,在心中她們是如此乖巧聰穎的人,無法想像會做這樣的事,更何況兩人成績已是如此的優秀,成績遠遠不及她們的我,就像被人賞了一記耳光似的,覺得難堪不已。或許我的成績只是三流,但每一分都拿得心安理得,於是,疑惑轉成了一種憤怒,盤根錯節的蜷在心中。

那天之後,我沒再和她們說上一句話,也沒和任何人提起這事,之後無論她們上台領什麼獎,笑的如何燦爛,心中想到卻是虛偽和欺瞞,看著她們身上那身雪白的制服,就像有著一塊永遠也洗不掉的墨漬。






或許是老天要讓我明白什麼,經常會讓我偶遇小臻,我和她念同一所國中,高中時她就讀北一女,也曾在公車上與她驚鴻一瞥,時間一久,或許心中已不再有怨,卻難抹去當年她作弊的那幕。十二年前,剛搬到山上來住不久,一天傍晚外出騎車時,社區裡迎面走來一位挺著大肚子的女人,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蹣跚而行,遠遠的我就看出是小臻,而她並沒有認出我來,我們就這樣錯身而過,沿路我不禁想著,為何會一而再的遇見她?






幾年後,我在社區外的公車亭,再度見到小臻,懷中抱著一個大男孩,二十多年來,看著她從開朗的小女生,變成雙十年華的少女,如今成了一個中年媽媽,她那素淨的臉上,不再光鮮亮麗,也不見燦爛的笑容,歲月在她身上留下了滄桑,她一手緊抱著依偎的男孩,另一手撥著被風打亂的髮絲。

突然間,我感到一股羞愧,多年前目睹的那個作弊事件,困住的原來是自己的偏執,自以為是的正義扭曲了善惡,這些年來,自已又做了多少比作弊更惡劣的事?面對別人的缺失,永遠都用最高標準檢視,但面對自己曾犯的錯,卻始終有說不完的藉口。






或許當年的小臻,在我心中,是一張無瑕的白紙,放大那個瑕疵的,是我心中的妒忌,也許她當年為了迎合人們的期待與壓力,只得逼自己要更優秀,那個停留的黑影,反像是風拂去飄落的枯葉,點綴出更真實的人性。



【光 點】


民國78年,我在桃園大園服役,那時部隊中龍蛇雜處,有廚師、黑手、小工、混混、和剛從學校畢業的大專兵。由於大專兵才佔7%的比例,所以非常搶手,一分發部隊就會被各業務單位挑去當文書,而大專兵善於鑽營,享有許多業務特權,不但能靠洽公離營摸魚,也不用出公差。長久下來,引起其他兵的不滿,有時晚上他們喝多了便會想找大專兵的麻煩,而大專兵對一般兵也很不屑,覺得那些人都是低等人,是看不到未來的人。






那段時間,我應是全營中唯一沒有接到文書工作的大專兵,幾次被業務單位挑中,但兵籍資料一送到政戰室,全因安全考核沒過而被退回。我的黑記錄來自於在成功領集訓時,曾在莒光日上發表太多對政府的針貶,因此這樣的不良記錄就一直跟著我。於是,一般兵該做的事,我一件也逃不掉,出操、掃地、洗廁所、清飯鍋、倒廚餘……和一般兵相處久了也建立出感情,晚上他們常邀我一起小酌,幾次酒酣耳熱過後,每當他們準備集體去揍人時,都被我動之以情擋了下來,老實說,他們不像大專兵那樣工於心計,他們要的只不過是尊重和義氣。






由於我比較會說道理,表達能力也比他們好,有時還會教大家如何回覆筆友寫來的信,或是在他們遇到困難時出些意見,因此漸漸開始有人會趁我站哨時來找我,把我當成良師益友的角色,向我娓娓道來內心的故事。有一天,一位叫阿義的一般兵來找我,他全身上下刺龍刺鳳,入伍前是個流氓,入伍後曾有逃兵的記錄,後來關出來繼續服未完的兵役,由於他是回役兵,無法拿槍,只能待在廚房當伙房。

那天,他在我面前喝了很多酒,不斷在我面前大罵輔仔(輔導長的簡稱),他說他在鄉下的媽媽生病住院了,向輔仔請假回家探親,卻被羞辱一番,輔仔對他說:「你之前記錄太壞,不要再來編理由假肖,去多燒幾柱香較實在,看菩薩能不能保佑你平安退伍。」






他發完長長的牢騷後,離去前用力捏扁手中的啤酒罐,口中大罵著:「幹你娘!死輔仔!」然後一腳將啤酒罐踢向前方草地,踉蹌的離去。阿義雖曾當過流氓,但從小在純樸的農家長大,本性非常憨直,從小就幫他爸爸務農,因而無法兼顧課業,上了國中就被丟到放牛班,老師讓他們自生自滅,後來因為同學被混混欺侮,基於情義加上叛逆期的焰氣,一夥人去幫忙討公道,這麼一打就走上人生的另一條路,他的本質並不壞,不曾見過他在部隊中欺壓任何人。

幾天後,阿義喝酒後不假離營,開著朋友的車在幾公里外撞到電線杆,當場頭骨破裂,生命一度垂危,這件事情震驚了師部,派了高層的政戰、保防軍官要來營區舉辦宣導會,宣揚「不假離營、酒後駕車」的嚴重性,會前連上的政戰官緊張的召來所有士官兵,強調一定要在長官面前踴躍發言,好好斥責阿義這樣違法亂紀的行為。






宣導會上,高官一字排開坐在台上,台下則坐著滿滿的士官兵,陣仗非常驚人,果然許多人為了討好輔導長,不斷有人發言對阿義大加批判,不乏一些整天和他一起混的酒友。等發言逐漸冷卻時,我舉起手,長官點了我發言,我先報上自己的兵籍號碼和名字,接著說:「如果不假離營、酒駕肇事是結果,那造成這事件的原因是什麼?不去解決那個原因,再多的檢討會都是沒有意義的。」

當下我把阿義母親生病的事說了出來,並道出他屢次請假探病卻遭拒,情急下才鑄下如此大錯,最後我說:「這個惡果原是來自善因,只是僵化、迂腐的官僚系統,永遠都不願去傾聽小兵心底的聲音。政戰系統不是士兵的輔導老師嗎?卻只見它監控每個人的思想,秘密的標籤與分化,在士兵最需要它的那刻,卻把大門關上!」

言畢,全場一片寂靜,輔導長不知所措,旁邊有個人也舉手了,他是同為大專兵的好友建仁,平日熱情率直,他延續我發言的內容,針對這令人遺憾的事件,提出許多真知灼見。後來這個宣導會就在這樣倉皇中草草的落幕了。






三個月後,阿義出院了,由於顱骨破裂導致臉有些變形,整個頭全是滿滿的縫線,反應變得遲鈍,說話也出現口吃。經過那次的發言,原以為會遭到政戰系統報復,結果居然相反,因為部隊下基地在即,有非常多繁瑣的戰情業務,而情報官又在外受訓無法歸建,不得已之下竟由我來擔任情報官文書,並以兵代官職。

一天半夜,我還在彙整軍圖時,阿義突然出現在辦公室,手上拎了兩罐啤酒,見到我就說:「肉粽(軍中同袍對我的暱稱),我想要來找你喝一杯。」

我說:「你傷成這麼還能喝嗎?」

他說:「無論如何,這罐是一定要和你喝的啦!」

話畢他就拿起啤酒,拉開後不停仰頭灌著,然後還傻乎乎的把空罐子倒放在頭上笑著喊:「乎乾啦!」

我也拉開另一罐啤酒,學他一口乾罐,口中還不斷碎念著:「起肖才和你這樣喝……」

他要離開時,我送他到門口,他對我說:「肉粽,自小漢我那是做不對歹誌,所有ㄟ人都只會臭我摃我,你是頭一個替我說話的人,真正感謝啦!」

看著他一跛一跛離去的身影,有種說不出的悲。






阿義生長在純樸農家,自幼學到庄腳人的情義,卻在不被期待中長大,用錯了感情的方法和對象,成了所有人眼中那張污黑不堪的紙。然而,當他知道媽媽生病時,卻寧願冒著被關的風險,也要拚命回家一趟,我反思,自己對親情有像他這樣的濃度嗎?

我們所認知的黑,是被眾人抹上去的,還是他原本的色彩?






腦中忘不掉的,是他那晚和我道謝時,那雙泛著淚光的眼睛,就像夜空星辰般剔透。



【黑與白】





在價值混淆的年代,什麼定義叫做黑,什麼又稱之為白?許多有信仰的朋友都勸我要多念佛修業障。不符合他們價值的事,便會以因果報應來威嚇,他們總能引經據典說上一口佛論,卻很少見到實踐於生活之中,宗教之於他們的生命,像是與生活不會交集的平行線,經年累月的讀經修課,卻把生活的壓力和瑣事全給了家人,彷彿修行或信仰是萬不能被干擾,而所累積的智慧與功德,僅受惠於一人世界中的冥想,我常在想,這樣的愛算是一種大愛還是小愛?


也有另一種人,不斷追求光明,做任何決定都要求神問卜,出門辦事要選黃道吉時,交友要合八字論命,他們寧願相信摸不到的事,也不願接受眼睛所見的事實,深怕生命一不小心,就會沾惹到任何髒灰,而這些所謂的正面,所謂的純淨,卻因執念而打造出藩籬,關住的卻是自己的心。






而我,就像是個遊走在黑白之間的邊緣人。對我而言,令人感動的,是穿透黑夜中的燈火,讓人美好的,是映入白雲間的飛鳥,黑與白不應是一種對峙,而是一種融合,相襯出彼此間的美麗,當我以為人生很幸福,而耽溺在以為的美好時,人性的陰暗就會浮現,當我覺得自己在墮落時,我會讓自己繼續的沉淪,因為我知道,摔下的力道有多重,反彈的力量就會有多強。

朋友問我,想要一起修行嗎?我回答他說:「我從來就不曾間斷過,」他反問:「那說來聽聽,你修的是什麼?」



 


我回他:「人間就是我的道場,我從來不去想該走到何方,在意的是這段漫行中的風景,順著心的感觸,盡全力的去愛、去恨、去笑、去哭、去怒、去悲……」因為我知道,當自己真正擁有了這些後,才會知道該如何來放下。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人氣()


留言列表 (57)

發表留言
  • lym3089800mo
  • 在日常生活中修行,隨處都是道場,平常自然便是道。
  •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13 10:11 回覆

  • 阿讓
  • 菸斗大哥
    最近...我似乎也明白我為什麼會常來你這的原因,
    我一直嘗試著跟自己的內心說話,
    卻也總是給了自己有著許多理由,去傷害、逃避、隱藏、囚禁著原始的自己,
    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想跟自己對話,卻都也都得不到回應,
    在你這裡不同時空的故事,在這時差裡頭,我看到了某部分的自己,

    最近在看完謝錦的一本書"做自己是最深刻的反叛"
    裡頭雖然是藉由文學來認識自己,卻也點破了自己的許多問題,
    在我成長過程中的教育,我感受到我那時的教育,並不是把學生當人看,而是只負責教學,
    或許有點以偏概全了,但當時卻也是如同菸斗大哥所說的染上了黑,部分的人或團體可能在不明事理之下就會開始排擠,

    現在我也一點一滴的很清楚再感受自己的所有,包括了自己內心的話以及情緒,
    然後把那些種種心情成了片片風景,也慢慢懂得把片片風景成了種種心情。

    想起之前在一本拍攝西藏的書裡頭,有一位攝影記者長期在那,也在藏廟裡頭接觸各類事務,同時也常與喇嘛接觸,
    書中有一段活佛給他的話:『只要你心裡有了善的根,多做善事,也不用一定強迫自己信佛。』
    這讓我自己在心中的湖水中丟下一顆石頭起了漣漪,其實自己想多做的幫助其他人的心願,也不一定要藉由我非考上的消防隊來實現不可,
    只要自己有心想做,並且實踐去完成,那就是我對自己最初想做的事情了。

    在人間修行的課程裡,我也如同菸斗大哥一樣,雖說每個人所要修行的事情不一定一樣,但我想能讓自己內心歸於平靜,我想我在傾聽自己方面還有好多課程在等著我。
    在這我聽到、見到很多不一樣的點點滴滴藉由您的文字敘說出來,這些都成為一種養分存活在我內心的世界裡頭,謝謝菸斗大哥所分享一切。
  • 謝謝你的分享
    這些年來我一直看自己生命中,所謂錯的事和錯的人
    後來才發現他們反而是給我最多的啟發
    越是身陷黑暗的場域,相對的對光的敏感也就越強
    有時透過黑暗才能看清光的百轉千折,和那照亮黑暗的細膩紋理
    信仰是一件美好的事,能改變我們對事件的看法
    通過宗教的形式,我們會發現每個人與身俱來的神性
    但那個過程卻是一條艱辛的路,我們會產生儀式膜拜
    會激起另一面的人性,會鄙視和我們不同價值的人
    也會貪求所謂的更美好與更圓滿
    當有了渴求後很多的意念都成了慾望
    這是一個解脫慾望的方法,有時卻變成一種目的
    我相信你一定能慢慢的看見自己,好好加油!

    apophoto 於 2012/07/13 10:31 回覆

  • 好一個內心的思維 細膩

    心中有佛 我就是佛

    何需他人諒解

    寧靜致遠
  • 謝謝你的留言
    有時人生最難的事是來自最簡單的意念
    非得通過那個糾結複雜與混亂的過程
    才能逐漸明白簡單的可貴,顯然我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apophoto 於 2012/07/13 10:3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來到這裡就是我的心靈糧食,謝謝您願意無私與我們分享
  • 我從來留言朋友身上獲得更多,也謝謝你們!

    apophoto 於 2012/07/13 10:41 回覆

  • Apple
  • 陳先生:
    跟隨您的腳步
    修行此生自我
    不管呈現黑或白
    都是人生在世一輩子的功課

    很棒的文章 很棒的音樂
    連日的高溫彷彿得到清涼的舒解
    再一次感謝
  • 原本要寫得是一篇單車遊記,都挑好照片了
    一天要睡前突然腦中浮現這個主題,就輾轉難眠想到半夜三點
    隔天一直有聲音提醒我要改快來進行,因為想到的東西漸漸模糊當中
    於是就這樣關了一天完成這原本沒在規劃中的事
    有時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甚麼.....

    apophoto 於 2012/07/13 10:45 回覆

  • elva128
  • 煙斗哥:
    原本是很驚喜的看到新文章沒有想留言..一貫的潛水欣賞你的文章
    我是基督徒 看到 黑與白 下面那張 觀音 我竟感動的哭了 好震撼的照片阿
    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不能說的秘密..
    看完這篇文章 我心中那不能說的秘密 得到了一些慰藉
    真喜歡這理 :)
  • 那尊菩薩原本是白色,但在夕陽的背光下,卻呈現出黑色的剪影
    加上天空分佈的電線,就像糾結的人性般,圍繞著菩薩
    卻看不到它的臉,而是一個莊嚴的黑影.......
    我有去你家看,你對天空的敏感度很高,能夠拍下很多天象細膩的變化
    照片能反映出人的心境,感覺妳是個虔誠的人,不斷在看著天所捎給你訊息
    但是你的地面比例卻少了一些些,少了一些天空之下的人間
    或許你可以試試把鏡頭下移一些,或許能看見一個全新的世界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13 10:57 回覆

  • jerry6127
  • 終於等到新文了...虔誠的信仰活動在我的內心理一直有個大大的問號的.真的是有拜才會得到保佑.沒拜的就不能保佑嗎.平常的為人處事呢.又為甚麼拜了事情還會發生.
    善良的跟乖巧的卻得不到幸福.做盡壞事的卻可消遙法外{世間的法及祂法}我也喜歡觀察人世間事物{沒有大哥來的敏銳}...上次也跟大哥提到這難道又要歸於因果嗎
    神在人世間就儘是扮演那個角色呢...沒有不敬只是不解
  • 關於信仰部分,其實是個自由心證的問題
    我朋友喜歡探索生命的奧秘,用過各種方式來信仰與修行
    結果他遇到許多奇人,每個人對生命的註解都不盡相同
    有時他會困惑,哪一個才是真正的真理
    我只告訴他,只有是肉身之軀所說出的話,無論它是高僧,靈媒,法師,修行者
    都只能當作參考,因為那是他們在人間用肉身所體悟的道理,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你只能挑一個最符合你心境的方式來相信,並不斷的在生活來印證檢視
    人只要有肉身,就要吃和睡,有慾念和利益,這是避不掉的人性
    有時我們只是需要一個能說服自己的方式,來解釋一生所遇到的困厄
    心走到哪就理解到哪,我已不奢求去知曉自己經驗以外的事了
    學無止境,這堂課沒有終止的一天

    apophoto 於 2012/07/13 11:09 回覆

  • winni
  • 真的是期待已久,終於又等到煙斗兄發新文了
    最後一段的結尾,回答的真好,寫的真好
    可能跟我婆婆是篤信佛教也有關吧.
    我比較能接受斗兄的說法,
    我婆婆會時常與我們說教,也要我們吃素,
    可是偏偏我骨子裡的抵抗聲一直出來反抗.
    我覺得宗教是隨緣,因緣到了,自然就信了
    何必強求人了
  • 我身旁也有每天吃素念佛的親人
    讓我有興趣的往往不是這些形式
    而是形式之後的所求為何
    如果求得免除災厄來求善果或福報
    或許這個動念功利了些,何嘗不是一種真實的人性
    信仰未必要拘泥於形式中,一根草一點露
    都能見到神的話語

    apophoto 於 2012/07/13 11:16 回覆

  • eiema
  • 人生的修行好深澳
    每個人都可以帶我許多美好和給許多功課
    我也逐漸學習著一一檢視自己的想法
    黑與白的共存
    謝謝煙斗大哥的分享與提點 :)
  • 所有的東西都有正負兩面
    白天黑夜,地球的磁場,使用的電池
    彼此之間不是對抗,而是一種能量的運轉
    很多人喜歡豔陽,但卻無法逃避夜的來臨
    與其說我們不斷積極的去求什麼
    不如說讓我們擁有不再畏懼勇氣
    人生真是太深奧,但卻好像簡單一字就能道盡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13 14:04 回覆

  • ava
  • 等了好久終於盼到大哥貼新文

    我身旁有這樣的人
    精通佛學易經八字
    說了一口好佛
    卻依著農民曆過日子
    依著八字來判斷身旁所有人事物
    不顧一切的追求一個結果
    卻遺失了其他生活上重要的東西
    固執的思想僵化了善與惡、好與壞
    慢慢的我發現他早已把佛法修行和生活修行分開
    我心想這好似個"佛呆子"
    不是批評只是覺得這樣的人把自己的路越走越窄
    每個人都應該容納不同的人事物
    而非生活在那小小空間裡

    好喜歡大哥最後一段話
    順著人生風景全力去愛去恨去哭去笑..這樣享受著一切
    最後才知道如何放下
    真的好棒!
  • 前一陣子太逍遙,好不容易才走回來.....哈哈
    每個人身旁都有類似這樣的朋友,他們也都是出於一片善心
    只是要把自己所認為對的事情來規勸親友
    但有時太過執著,太專注於形式,而變得有些咄咄逼人
    我常想,我們以為的善,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善
    還是那是一種自我的催眠,或者是區彼此的落差
    一個有常勸人求真,求善的人,是否就比別人具備那兩樣東西
    還是那個過程是另一個迷障,讓自己以為真的擁有那些
    我覺得書上的東西,永遠只是一個概念
    要經過生命實證後,才會成為一個價值
    這裡說的也只是我當下的體悟,也許再經一番風霜後,又會有不同的觀點
    最後一段想說的是,得到和失去是一體兩面
    想要真正的放下它,就應無懼的去擁抱吧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13 14:1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Kems
  • 老師,借我分享你的文章好嗎 ...
  • 你是上過我課的同學嗎?感覺有些面熟....
    分長的歡迎,是我的榮幸,謝謝!!

    apophoto 於 2012/07/16 10:13 回覆

  • buddingrabbit
  • 如果沒有菸斗哥的文章
    一定會有不少人覺得寂寞
    這篇文章比引經據典說些不著邊際的大道理實用多了
    人被啟發,需要的是動容的感受力
    而非諸多由雲端向下訓斥的八股文
    我一直都被菸斗哥用"心"寫作的文章感動著
    反覆讀著,用心再反芻
    收穫很多
  • 每個人建立價值的方式不同
    我向來就不是從閱讀或是課程中得到啟發
    而是從各樣真實的人身上,找到很多心中的疑惑
    這些事件不是一下就能懂得,而是默默藏在心中數十年
    等到日後漸漸有能力時,才會一一的又被拿出來檢視
    所以說歲月的智慧,未必是幫我找到未來的路
    而是更清楚的看見走過的路
    很多生命的奧秘也就在那些足印中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鼓勵,謝謝!

    apophoto 於 2012/07/16 10:21 回覆

  • qq5831169
  • 小哥你好

    現今的社會,都會有很多的講座,法會,主要的目的讓大家增加各方面的知識,或是在身心方面有所遵循,

    我已過了花甲之年,走過的路,經歷的事,因為時代的不斷變遷,環境的改變,讓我不斷的在成長,

    我也常常在想,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懂得也不算少,不管是人際關係,為人處事,或是身心修行,

    但是真正能做得到的卻是不多,看完這篇文章,讓我深深的覺得,人生的歷練不在年齡的多少,而是用多少心去體會,

    謝謝你的用心,讓我上了一堂課。阿婆
  • 阿姨
    年紀越長越會感覺時間有限
    遇到的挫折也越多,有時會覺得自己沒有年輕時無懼
    容易被感動,也容易的感傷......
    於是開始謙卑的面對生命的無知
    而不斷的想去釐清各種困惑
    把很多的無法理解的感受,寄託在宗教,心靈的課程中
    我發現有時參予越多反而困惑越多,每一種方式都堅稱自己的正確性
    有時,我們只能選擇一種能說服自己的來相信,信的越深似乎救贖就越大
    日積月累中,不知自己是變的更堅強還是更依賴.....
    人生的很多所謂的黑暗情緒,其實都是一種課程
    一種幫助我們尋找光明的的訓練
    看似越森黑的環境,其實對光的敏感度越高
    就這樣我們一路走過許多幽谷,也走在許多豔陽高照的山間
    回首過去的那段路,那充滿愛恨的道路,已經告訴我們太多太多的事了
    我的一生能力與智慧有限,有時圖的,不過是一種無憾的感受
    阿姨,你的生命已有許多寶物,值得慢慢來和我們分享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16 10:36 回覆

  • 33
  • 圖像好 文字意涵深刻有情 謝謝有你存在 感謝
    說的好 太極的黑白絕非對立成圓 應是聯合成圓
    如是融合黑白而成太極 世界大同的意境太好了
  • 哈哈...謝謝你的描述
    這真是一個美好的世界
    只不過人心太貪,有還會希望更多
    常常會因此壓迫另一方,而造成更大力量的反撲
    現在的物質比三十年前更好,資源更豐沛,科技更新穎,生活更舒適,資訊更開化
    但是幸福感有比當年更多嗎?越來越多的精神疾病,失眠,憂鬱,焦躁,恐慌...正慢慢擴大當中
    擁有的越多,似乎就要失去更多,才能維繫那個平衡
    起和滅是同一時間誕生的,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16 10:49 回覆

  • 莎朗媽
  • 好喜歡第一張照片唷......
    不知該如何形容,望著照片好久...

    最後的一句,寫得真好
    若沒真正無私去愛,怎會知道甚麼是愛呢?

    送給建仲兄一個超大溫暖大擁抱*^_____^*
  • 在每天所見的許多畫面中
    有些會反映出內心的感觸
    第一章照片是某餐廳的造景
    卻在裊裊的乾冰中,見到黑與白美麗的結合
    或許這也像是一種試探
    探測自己對很多事物的感知
    謝謝你的擁抱啦....真令人開心!

    apophoto 於 2012/07/18 22:05 回覆

  • chibc
  • 好久不見,一回來看到心有戚戚焉的文字和沈穩的音樂,又讓我去回想初心囉
    祝安好

    暗月之鏡
  • 你真是我的這兒的開國元老
    轉眼之間你應該超過三十歲了吧
    從老妹妹變成輕熟女了...哈哈
    近來一切可好!也祝你一切順心

    apophoto 於 2012/07/18 22:07 回覆

  • nuskin1
  • 人間 就是道場 好貼切又微妙的一段話
    想起自己的狹隘 真的是需要好好的一番磨練
    好棒的文章喔! 煙斗哥
  • 真是如此啊,無論怎麼修心修性
    最後還是要在生活中被檢證
    很多事情我們明白,但卻未必做到
    從觀念到行為,是有一大段距離的
    萬物都有其法則,無論信仰為何
    總是遵循著一種類似的價值
    生命,如果是一個悟的過程
    人間,就是一個修心的道場

    apophoto 於 2012/07/18 22:1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noyes
  • 每次到山上,常對著那些閃也閃不掉的電線桿、電線、檳榔樹、陽光下很刺眼的不鏽鋼水塔感
    到非常無奈,今天看著您那幅剪影觀音的作品,令我有些頓悟,想盡辦法擷取心中打定的一方
    美景,也只不過是利用光學鏡頭裁剪出的虛幻,這些電線桿、電線、檳榔樹、不鏽鋼水塔...皆
    是引我修心的道場,謝謝您!
  • 曾經我也是一個活在恐懼中的人
    相信風水,相信徵兆,每天活的謹慎小心
    你說得很好,對比起攝影的心態,就像是一種切割
    把一些醜陋的東西,完全的切除在畫面之外
    留下的東西雖然美麗,卻少了一些人間的滄桑
    後來我發現,一些以為不美好的事物
    卻有另一面看見更多活生的人性
    在特定的時間中,會呈現出另一種糾纏的美感
    我再怎麼小心生活,生命的意外還是避不掉
    與其花一生來擔心受怕,不如坦然來面對這些事物
    當不再刻意去切除什麼時,才發現所看的世界更寬廣了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26 09:29 回覆

  • godlonglin
  • 每次來煙斗哥這看文章都有很深的感觸Q_Q"
    自小的學習 , 大人們似乎真的只教我們如何邁向光明 , 如何出人頭地 , 哪些人是好人 , 應該要成為哪些人 , 不要成為哪些人
    人性往往有白有黑有正面情緒有負面情緒 , 一直以來都沒有人教我們如果去面對,悲,哀,怒等負面狀態
    我甚至記得我第一次失戀的時候非常悲傷而且心情低落到不行的狀態 , 還是老弟跟我徹夜長談想法才有所改變XD
    慢慢長大以後 , 自己所得到的資訊不再是從大人口中得知 , 我想這時候才是真的開始學習如何與"黑暗"相處
  • 有時我會想,黑暗所帶給人負面的感受,是它天生的屬性
    還是人們為了強調所謂的光明,而刻意去對它的排擠和扭曲
    在人類歷史中,黑暗卻是時代最大的進步力量
    一些偉大的著作幾乎都會不是歌功頌德,而是一種人性的思辯與掙扎
    而人心對和平與自由的渴望,也都是慘烈的戰爭後而被啟發
    所以說,當我們開始絕望無助時,也就開始蔓延另一種反作用力
    坊間很多教導我們該如何成功的書,我是一點也沒興趣去讀
    但是我卻真心希望,能有一本教我們該如何面對失敗的書
    人生是一個循環,就如同海水的潮汐一般,無法躲避高潮和低潮
    接受並面對我們身處的狀態,下一刻未必會是更好
    但是我們要有顆無畏的心

    apophoto 於 2012/07/26 09:41 回覆

  • 悄悄話
  • Max
  • 仲兄:

    看到您為阿義的直言,讓我感到羞愧,雖然這羞愧我也老早了然於胸。您與我是同一年入伍服役的,在那之前,我在大學裡
    秉持著某種事後看來只是展現自我優越的抗衡學校政治威權,所以同夥全被硬生拉下預官資格,不是被發放警備總部、就是
    被流放邊地的特種部隊折磨。然而,根據米歇爾‧傅柯,一個人在受威脅的情況下仍能、仍願向威權說真話
    (Parrhesiate),方是表裡合一的哲人;而我們當年那種模式,只不過是年少輕狂的嶄露自我罷了,多年後回思,只能私
    下汗顏。

    就像您提到的宗教修行,我最近也頗有所感。周遭很多滿口彌陀佛經者,其實際生活言行卻是乖張霸道(可能包括我自
    己?);而前些時日新聞報載:某九七高齡老翁於雨中發生車禍,在等待救護車的時候,有七位路人為翁撐傘、膚慰、指揮
    交通,最後老翁仍傷重不治,但在他人生最後的時刻,想必是帶著溫暖的記憶離開的,這種看似不起眼的人在沒有太刻意的
    情形下做出似乎不起眼的事,方是金剛經說的〝無相佈施〞,那刻善心之功德不知超越我等自稱佛子者多少恆河沙數?!

    我現在,再不敢自稱佛子,因為我內心清楚:有某些黑暗面始終強烈而霸道地盤據在我的內心深處,在某種特殊的際遇會爆
    發出來,若不是每次在未擴大前就在怒氣中念佛強壓下來,恐不知已衍生多少事端!自己『定』的工夫實在太差,實在無資
    格自稱學佛人;而一個真正的佛子,應當是自身的言行、品格(自己內心最清楚!)自然而然散發出高潔與淡定,無須嘴巴
    上一直說自己懂多少佛理、吃多久素食。
  • max兄
    久未見你留言,但每次你的話,都能讓我收到醍醐灌頂之效
    多年來我一直也在想權力的問題,一個有能力幫人仗義直言的人
    是否也藉著著個方式,標示出自身的優越感與超越弱勢的權力位階
    很多我們以為的正義,都是來自本身的私心與小愛,不可避免的我曾經也是這樣的人
    一個無法施予同情與憐憫的人,似乎才是最弱勢的底層,我以為的正義也像是一個展示位階的符號
    你的話讓人深思,也讓我反省起自己的態度,感覺到那一絲絲的偽善
    但是社會的進步有時就在這樣各取所需中,慢慢的進化到另一個層次
    以前批評政府罵總統是烈士,如今卻像是一種流行的運動
    時代是一點一滴的轉變,曾經最慘烈的人也是如今受餽最深的人

    關於信仰,你的接觸比我深,也點出許多我所看不見的東西
    人似乎一過四十,不得不承認生命開始往歸途前行
    很多人也就開始變的虔誠起來,像是要替接踵而至的生離死別,找到一個釋懷的說法
    有時我很想知道,在修行人的眼中,我的功過相抵之下,到底該去天堂還是下地獄
    謝謝你總會來提出一些真知灼見,需要向你學習的事還很多
    有機會多多提出一些見解,嘉惠一些來這的朋友們

    apophoto 於 2012/07/26 10:14 回覆

  • macro12271
  • 我們總是那麼容易就原諒自己的過錯
    對於喜歡的人事物更是盲目的縱容
    任道聽塗說偽裝正義的使者
    讓是是非非汙衊真理道德
    曾經寄望的司法...
    那座天枰總偏重在自己的政治前途
    被謀殺的永遠是良善弱勢

    是呢,誰跟錢過不去?
    燒了,丟棄..
    還不都是逼急了,不得已..
    不是嗎?

    而我心裡,人就是人.
    只有快樂或是不快樂的分別
    就是修行再高深,也會被不喜歡與討厭
    因為...
    我們都習慣先挑惕別人開始
    而忘了..
    自己也被這樣檢視呢

    日安~朋友!
  • 你說的沒錯,人性中有嗜血的特性
    對於自身以外的事,喜歡透過強烈的反差,去放大人性中的善與惡
    我常想一個做了99件好事的人,最後犯了一件不該的錯誤
    那他的好事全會煙消雲散,留下一個露出本性的最終評價
    相反的一個十惡不赦的人,也可能因為一件善舉
    而被人門歸類於迷途知返,良心發現的最佳教材
    一件壞事可以毀掉一個人,一件好事也能救贖一個人
    這是我們所期待出的答案,並非論斷一人功過的準繩
    像是阿扁,一直是我心目中台灣政壇上
    最認真的立委,和最有魄力的市長,但這些都不重要了
    因為它留在人心和歷史的評價,就只剩一個貪腐的總統
    這樣的標準,我們習慣去評估每件事,也讓很多是非正義成了一種情緒的出口
    每個人都會犯錯,但看待別人的錯時,卻都成了高道德者
    我會有一種標準來看事情,當我把自己放在那個人的位置上時
    自己能不能檔的住那樣的誘惑,能否不被撩撥貪婪之心
    如果一時半刻我無法確定,那我就不再對這事提出看法
    人心嗜血卻也偽善,很多罵很兇的人
    自己正在做的行為是更不堪的
    這是一個完美的切割,也是對真誠的一種漠然
    你說得很對,檢驗別人的尺,要先來丈量自己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27 10:35 回覆

  • holisong2002
  • 就是太久沒跟皓呆哥~ㄎㄠ一杯了~先來乾了(鳥頭牌加密魯)

    我又現身拉~~哈哈~久久來看老朋友~

    來鄉下有空也來槓一槓拉~有機會回東勢~通知我~

    再跟你去谷關尬車(腳踏車) 先說好你要讓我先騎1小時

    祝福你:順心ㄚ~~哈哈~
  • 你會找我去騎車,不會吧!!
    甚麼時候變那麼陽光了
    是不是最近金錢豹被斷電才轉性
    不過尬車去谷關我興趣不高
    騎單車我是怕陡不怕長
    去東勢林場我倒是有意願
    建議你先去練練看.....
    先說好水壺不能偷加鳥頭牌
    也祝你一切平安
    有開發新喇叭先找我來試聽啦!

    apophoto 於 2012/07/27 21:32 回覆

  • 悄悄話
  • eeyph
  • 煙斗兄您好, 週日愉快!
    前天借車給同事外出洽公, 對方還車後就只簡短道了聲謝謝就走了.
    後來才發現他把我掛在後視鏡上的行車記錄器的一個小零件用壞了,而臨時勉強的以一簡單的小東西代替...
    當下本想去電詢問, 後來想想 ~ 換作我是他, 當時肯定是很緊張的吧, 可能也手足無措的不知該如何開口勇於坦誠
    自己的疏失...........所以, 就算了啦!
    就如您所言 "人心嗜血卻也偽善" , 那些猛指著別人狂罵的人, 說不定自己正也做著不堪的醜事呢 !
    反省自己, 不由得心虛了起來...
    非常感謝煙斗兄您一針見血的提醐灌頂啊!
    又想到, 人們常說 "車, 是男人心目中唯一的小老婆", 請問煙斗兄您會捨得把愛車借人嗎?
  • 你這個問題真是有意思
    以前年輕不知如何拒絕人
    對別人相借一些相機都是會答應,其實內心是很不願
    但後來發現機器回來後,上面都會一些小小傷痕
    這會讓自己既懊悔又心疼好久.......
    我從不否認自己是個戀物狂,對心愛的東西是容不得瑕疵
    當然我知道這是我今生最深的業障,還有太多無知和盲點要克服
    但是,我心的智慧也僅到於此,似乎也勉強不來去改變
    還有一段修心修性的路,來幫我參透物質的迷障
    我很愛身邊的東西,如相機,單車,重機,音響,車.....等等
    如今絕不再鄉愿當個爛好人,以上東西任何人要來相借,絕對說不!
    當然我也是絕不會去向別人借上述東西......
    就讓別人當我是個小氣又無可藥救的戀物癖吧...哈哈

    apophoto 於 2012/07/31 11:09 回覆

  • Trillion
  • 小時候考試總有是非題,是非題做多了,就以為世界不是黑就是白,道理不是對就是錯,而人不是好人就是
    壞人。

    直到人生路走了一半才發現,我們其實都在善惡的兩端擺盪,有時候惡會多了一些,有時候善又會多了一
    些,雖然都不致於大惡,但卻也離大善很遙遠,只不過畫圈畫叉畢竟是比較容易的事情,殊不知"絕對

    善"只是奮鬥的目標,而"絕對的惡"並不存在世間。

    所以該是脫離寫是非題習慣的時候了,畢竟人生的難處是篇一言難盡的文章,又豈是圈圈叉叉能畫得出來
    呢?


    煙斗兄,好文又一篇,謝謝!
  • 很多人為了營造表面的善,去努力壓抑心中的惡
    事實上惡也是人性的一部分,是需要疏導而非壓制
    當箝制的力量越大時,反彈的力道也就越深
    很多的大善人,往往會犯令人無法置信的錯
    我一直試著去平衡心中的善惡,去反芻輿論所謂的對錯
    不想再維護形式偽善,但心中卻充滿惡念的人
    這兩者看是對立其實是相運而生,拿掉那條界線後
    善不再是善,惡也就不再惡了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7/31 11:19 回覆

  • coffeepuzzle
  • 這裡一直是我心靈休憩的角落.令人感動的照片,優美的音樂及能安撫我那
    不安心靈的文字
    一直用純真的心靈去看待人 直到40多歲 一直受傷 被人心所傷
    我似乎有點堅持不下去了 想到荀子說的 人性本惡
    看到自己的 人善被人欺 太多的無奈
    也只有來到這裡 能讓自己再靜一下 安心的休息
    謝謝您 煙斗兄
  • 看樣子你似乎真的受傷很深
    人生的貴人有兩種,一種是幫你的人,另一種是傷你的人
    老實說,後者對我人生有更大的啟悟
    有時一條荊棘的路,會讓我們更無畏無懼
    別氣餒,也別對自己失望!加油!

    apophoto 於 2012/07/31 11:22 回覆

  • ezmango107
  • Dear 斗哥:
    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發表新的文章了吧!現在才知道,原來您正在走離晦暗的角落!

    每每徘徊在這虛擬間,看到您用鍵盤敲出的文字力量
    在此依然感受深刻,熟閱許多篇後,發現當兵的那段日子,真的給您不少體認與回憶,無論是在守夜哨時想起的女子還是阿義的真心道謝,這是
    一段無法抹去的記憶‧
    最近工作上遇到很多問題,對於我來說,一個管理者需要的智慧與勇氣,總是可以在您的文字間找尋到能量,也能為自己的情緒找到出口,真誠
    的感謝您

    如您說:人間就是個道場,而我也在這之中修行

    祝您順心
  • 謝謝你的留言,真是令人窩心
    以前女性朋友說,男人在聊當兵的事,就是一直都沒有成長
    老實說,這說法我並不認同,那是一個無奈的歲月
    去問每一個服過兵役的男人,應該是百分百都不願再去過那樣的生活
    但是卻有很多人,是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個時光
    因為那個年紀,那個無奈,那個際遇,那個扶持....是一輩子都不會再有的
    那段時間像一個沉澱的過程,放下我心中很多的痛楚,也看見以為邊界外的世界
    每個人都有一段時間,是一種心靈的放逐
    它未必建立任何豐功偉業的事,卻幫自己更清楚自己

    apophoto 於 2012/07/31 11:30 回覆

  • nym
  • 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一個偽善的人
    很多事在時間或長或短的走過之後
    總是選擇遺忘或是不去在意
    也許是因為自己也沒辦法做到很完美的原因吧
    當我讀到污點那段文
    心中有一種很難以言喻的感動
    文末的一字一句
    像是鐘鳴一聲一聲敲在我心上
    好像自己就在那當下
    因為你的體悟
    而感到無限的喜悅與開闊
    願我們未來的日子
    能夠充滿這樣的平和
    也祝福你
  • 承認自己的缺點要比隱瞞更難
    但也只有面對才有可能改過
    以前我在別人面前,都極力想維繫最好的面向
    日子一久覺得這樣生活太辛苦,何不誠實面對自己
    天下沒有真正的完美,更不會有不會犯錯的人
    正視缺點反而讓我們明白自己的優點
    謝謝你真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08/07 21:10 回覆

  • janc
  • 人生路如同你在海濱路說的
    同一條路就算走上百回,還是有不一樣的風景
    人生永遠有做不完功課吧
  • 同樣的時間與空間,看似規律沒變化的日子
    沒想到猛然一看才發現變化的事自己的容顏
    人生的功課有沒有盡頭,我真的不知道
    但只求這一生別留下遺憾

    apophoto 於 2012/08/30 12:40 回覆

  • cgsjh
  • 放下!?真的請你放下你所擁有的一切時,你是否真的可以坦然的放下?

    謝謝你的文,點了我好幾下;但放下真的好難,心好難.....
  • 放下的確很難很難....
    但不放下卻很苦很苦...

    apophoto 於 2012/08/30 12:37 回覆

  • Andrew
  • 陳大哥~ 自從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你的攝影作品, 然後邀請你來公司演講, 到現在~ 我都會不時地來看看你的文章. 我記得當我分享你的
    文章給我的一個好朋友看的時候, 他跟我說他很希望他的身邊也有像這樣的朋友, 因為他就像明鏡一樣可以讓我們好好檢視自己. 我現在
    短期在美國出差中, 但是想到的時候還是會點來看看你有沒有新的文章. 對我來說~ 你的文章總是會提醒我, 要好好地"感覺"自己的生
    活, 不要讓習慣剝奪了自己感性的一面. 祝你順心^^
  • 謝謝你上次的邀約
    老覺得自己說得不好,畢竟生活領域相差很多
    應該講些實際的攝影技巧,對你們會比較有些幫助
    謝謝你持續的關心,歡迎有空多來聊聊

    apophoto 於 2012/09/15 08:49 回覆

  • 筱萭
  • 人生要從來 有時連再來一次的機會都渺茫
    面對失敗時 有時連再站起來的力量都盡失

    面對困難和痛苦時
    多希望有人可以拉我一拔

    卻只看到冷漠的眼神
    鄙視的神情

    人情的冷暖
    有如一把利劍刺向我
    血淋淋要我必須接受這樣的事實
    也好
    看清了
    總比一直存著等待的希望好吧!

    原來....
    人生不過如此......
  • 以前我害怕病痛恨失敗和挫折
    在每天的祈禱中,都希望自己能平安順心
    但是弔詭的是,卻發現所有成長的開始
    都不是來自成功當下,而是來自於失敗當中
    也曾怨嘆自己運氣不好,或者期望有人來相助
    但往往卻都是沒人能幫我,非得等到自己有天看透這個失敗時
    才能真正的振作起來,在迷失的黑暗中尋找光源
    後來失敗多了我才發現,當越過每一個失敗後,就能具備一種能力
    原來那些是成功所必須歷練的事情
    如今,偶爾還是會陷入黑暗的隧道內
    但是已不再心慌了,因為心中知道走得進來,就會有出去的路
    當不再恐懼黑時,已沒有東西能把我困住了
    別氣餒,沒人幫你不是禍,或許老天知道你的能力
    要你去用自己的力量爬起來

    apophoto 於 2012/09/26 11:15 回覆

  • Andrew
  • 陳大哥你客氣了, 其實我就是知道你不像是會講解攝影技巧的講師, 才會想邀請你的.
    對於攝影的技巧, 我覺得大多數人都可以很容易的學會.
    但運用攝影技巧背後的想法, 攝影者按下快門當時的心境, 才是我有興趣的.
    也許你豐富的人生歷練和細膩的情感, 才是你可以拍出那些好作品的原因.
    這是我希望給社員不同衝擊的部分, 我們要的也許不是去斤斤計較光圈快門要多精準...
    所以你的方向其實沒有錯, 也是我預期的分享, 所以也不需要做甚麼調整啦~
    我想會找你講座的人, 應該都是跟我一樣的想法才是. ^_^
  • 能聽見你這樣說真是欣慰不已
    我其實也不是反對技巧,任何一種專業首要琢磨的就是技術
    只是技術能夠透過自修的方式改善,但是觀念的啟發卻很難
    很多學攝影的朋友都太依賴技術和器材,一味的追尋原本就該具備的東西
    反而被技術駕馭了,拍下只見其形不見其義的畫面,實在是非常的可惜
    每個人都有其擅長,在攝影的專業也只剛好滿足我目前所需
    若是思想有進一步的想法,技法自然會追逐觀念而生
    希望領我拍照的動力,是由心靈來領導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10/01 17:58 回覆

  • yuan
  • 煙斗哥
    你好,我七年級中班生,其實我對信仰是有很嚴重的偏見,但我並不覺得信仰是不好的,畢竟他們真的給很多人力量與寄託,也幫助了
    不少人。在我的工作環境中都是長輩,幾位同事是虔誠的信徒,我身旁的女同事,也曾對我傳教,我也表明了對信仰的反感與想法,她
    回答我"愚痴"我只有微笑回應,在日後的許多問答,我多半都以“我愚痴〞應答(笑),我也沒想傷和氣,何況對方是長輩。

    其實我常在想問宗教的本意不是尊重與包容嗎?

    我們從小學習的教育就是要謙卑。

    為善不欲人知。

    有時候我真的感覺不到牠的好,也許是我太年輕太偏執。

    您經歲月洗鍊下的文字與影像很棒!
    背景音樂很好聽,請問曲名是!?
  • 任何一種偏見,都會像是一種矇蔽
    我們試想看看,為何在生命遭遇重大起落的人
    之後都會開始建立起信仰,在痛苦中也見到自我的渺小
    信仰本身就是一種體悟生命的方式
    只是人們有時在信仰中,夾帶了太多個人的私慾
    祈求得健康,平安,財富,順心........
    當我們透過信仰而開始渴望,並深信不疑的那刻
    也就相信我們所信仰的神,是有能力施予或剝奪我們的一切
    一個以善念出發的源頭,卻成了一種膜拜與畏懼
    很多人間的喜樂與悲,簡單到只剩施捨與承受
    我所認為的信仰,不會給予任何的賞善罰惡
    而只是改變我看事情的態度
    我看似沒有信仰,其實是有的
    都寫在神鬼之間(遇見菩薩)一文中
    你還年輕,要開放心胸來看和自己不同價值的事
    如果有所謂的神,我認為祂是愛你的
    因為祂用另一種方式,去釋疑你心中的的虛妄
    會有那麼一天,你會感受到的

    這首曲是土耳其民族音樂,曲名在播放表中有列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2/10/01 19:11 回覆

  • 翊倫
  • 這篇文章真的好感動,我看了眼睛都有淚水在飄,有時候在批著宗教的外衣之下,才知道甚麼叫做不堪,
    為了自己與家族利益,對於非我族類者的是非黑白,都是顛三倒四,我深深覺得,反省在一些人的觀念中
    卻是不會做的,當號稱一個教會學校與任何宗教辦學的,都說不脫離本身教義,實際上根本就是與事實脫
    節,當傷害一個人,還大言不慚說,這是給他的反省,那樣的嘴臉卻讓人產生懷疑,會問說自己究竟犯了
    甚麼錯?單純的工作卻要被迫捲入是非對錯,人的黑與白卻是人自己去做出來的,在白中有黑,黑中有白,
    我們卻忘記了許多,甚麼叫單純,甚麼叫純真,這些都是我們欠缺的。
  • 謝謝你的留言
    信仰是靈魂淨化的方式
    但一但自認提升之後,卻產生了階級意識
    產生了膜拜與鄙視,很多我見到所謂的憐憫
    是一種自我優越的展現
    信仰是一種和自己靈魂交流的方式
    而很多的儀式和形式,卻模糊最原始的意涵
    萬物沒有絕對,生死善惡,開始結束,都是共生的
    抹去了黑,白也就不是白了

    apophoto 於 2012/10/12 11:3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fbi12340
  • 學長好 我也在就讀世新大學在職專班的學生 經由朋友介紹看你的部落格 看了你的人生體驗及感性的照片
    非常感動 例如 黑與白 還有篇 講你對母親的故事 我也看也很感動因為我母親也不在雖然故事遭遇不一樣
    但非常喜歡學長的文章 我也在努力寫短篇文章 哈哈
  • 不好意思,回覆晚了一年半

    我應該不算你的學長,因為我被開除了
    不過是我自己選擇的結果
    社發所長年打者左派社會意識,對資本化有著強烈敵意
    有時上課像紅衛兵的批鬥大會,
    一些沒出過社會的學生,會對於那些任職於企業工作的同學
    提出很無情的批判,我覺得非常的荒謬
    台灣資本化,全球化早已發展數十載,我們都是在這樣結構中被育孕
    如今卻因自以為是的正義,攻擊那些在體制下工作的同學
    真有能力要對抗的應是趨勢,而非蠻橫的標籤與分化

    那樣的課程我真得念不下去了
    即使拿到文憑,也不會因此而覺得榮耀
    卻因為自己的離去,而覺得欣慰

    希望你們現在環境有好一些!

    apophoto 於 2014/06/07 13:28 回覆

  • nature5410
  • "想要回覆卻又收手"
    順著感覺走
    裡面有著單純的美
    單純的幸福與滿滿的能量


    1.突然間,我感到一股羞愧......
    2.有時還會教大家如何回覆筆友寫來的信,
    3.在他們遇到困難時出些意見,把我當成良師益友的角色,向我娓娓道來內心的故事
    4.每當他們準備集體去揍人時,都被我動之以情擋了下來
    5.我舉起手,長官點了我發言...
    6.言畢,全場一片寂靜,輔導長不知所措,旁邊有個人也舉手了他是同為大專兵的好友建仁,
    平日熱情率直,他延續我發言的內容,針對這令人遺憾的事件,提出許多真知灼見。
    7.一天半夜,我還在彙整軍圖時,阿義突然出現在辦公室,手上拎了兩罐啤酒,見到我就說:「肉粽(軍中同袍對我
    的暱稱),我想要來找你喝一杯。」
    我也拉開另一罐啤酒,學他一口乾罐,口中還不斷碎念著:「起肖才和你這樣喝……」
    他要離開時,我送他到門口,他對我說:「肉粽,自小漢我那是做不對歹誌,所有ㄟ人都只會臭我摃我,你是
    頭一個替我說話的人,真正感謝啦!」
    腦中忘不掉的,是他那晚和我道謝時,那雙泛著淚光的眼睛,就像夜空星辰般剔透。

    這些畫面都好美好感人


    "朋友問我,想要一起修行嗎?我回答他說:
    「我從來就不曾間斷過,」他反問:「那說來聽聽,你修的是什麼?」"
    好有趣的對話^^


    進入黑暗才能穿過黑暗
    穿過黑暗才能遇見光明
    進入"恨"是為了學會"愛"
    進入"哭"是為了學會"笑"
    進入"憤怒"是為了學會"快樂"
    進入"悲傷"是為了學會"慈悲"

    "光明"與"黑暗"
    都有它們各自的美
    都有它們存在的意義
    少了其中一個就不完美了
    少了"黑暗"就顯不出"光明"的美
    少了"光明"也看不出"黑暗"的美
  • 這篇留言之前沒看到

    你所描述的
    進入黑暗才能穿過黑暗
    穿過黑暗才能遇見光明
    進入"恨"是為了學會"愛"
    進入"哭"是為了學會"笑"
    進入"憤怒"是為了學會"快樂"
    進入"悲傷"是為了學會"慈悲

    也是一個很美的過程,謝謝你!!
    剛剛看了所有人在這篇的留言,真的是熱淚盈眶!
    有很多我回答的話,是我寫得出自己未必做得到的

    生命剛剛經歷過一段黑暗期,很痛苦很傷痛
    人們總是會被美好的回憶牽絆,並貪婪的希望那是永恆
    但是生命是一個過程,沒有任何一刻能被停止
    今日的美好,也只是昨日的記憶

    應該更勇敢的去擁有那種無畏的精神,別怕孤單和寂寞
    他們不也標示出,曾經擁有的價值
    黑與白之間,本來就是彼此應運而生
    如同開始也註定了結束

    如果結束已是命定的事實,那又有何可畏及傷悲
    重點是這段起滅之間,心底留下了什麼

    apophoto 於 2014/06/07 09:04 回覆

  • Francis phua
  • Very good post!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ouingoo31859613
  • 安安^^好棒的文章分享~音樂也是~
    自己認為值得的花再多都值得^^
    因為生活是自己在過的~
  • 真是如你所言,但那樣會不會太溺愛自己了....哈哈
    有時那些想擁有卻得不到的東西,好像才是最有價值的東西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4/09/10 2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