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一台陌生的公車後,卻意外來開啟一段新視野,前後約10年的光陰,那裡卻像我的另一個故鄉……

先要將時間往前撥回20年,回到民國76年元旦,那年我19歲,還是五專四年級學生。

站在東勢的客運站,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進出,身上背著一包沉甸甸的相機,面對看板上許多陌生的地名,不知該何去何從。

當時我的心很徬徨,才剛剛結束一段只維持了三週的戀情。

這段短暫的戀情,源自前一年暑假畢業旅行時意外認識一個在杉林溪工作的女生阿珠,之後彼此偶有通信,某天意外接到她的電話,原來她千里迢迢從山上來到台北找工作。這意外的驚喜,讓我和她越走越近,只是一切正要開始時,卻悄然結束,因為她到台北後變得非常忙,總有做不完的事和赴不完的約,一次的口角後,彼此就沒再連絡了。

也因此這一年的元旦連假,只想逃離沉悶的台北,出去透透氣。

在一堆陌生的地名中,我決定搭上開往雪山坑的公車,那裡是哪裡,我毫無概念。用感覺來決定目的地,已成為我選擇目標的方法。車上放眼望去幾乎都是原住民,後來才知道沿途都是一些環山部落。那時對部落很陌生,心裡喜憂參半,車子穿過許多高峻山谷,風景壯麗,只是一路上無心觀賞,直擔心車子的終點會是何處。

約一個半小時後,公車在一個台地上停了下來,司機熄了火。原來已經到了終點站─雪山坑。


(上圖:這就是第一次到雪山坑後,第一卷底片的影像。)


大家依序下車,車外突然傳來一個女生的呼叫聲「姑姑!姑姑!」她的國語非常標準,沒有特殊口音,好奇的順著聲音方向望去,看見一個很清秀甜美的女生,她高興拉著一個剛下車的中年婦人。當時對這清秀的小女生望得出神,對她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雖是第一次見到她,卻不知為何備感親切……

不一會兒,所有下車的乘客便向四面八方散去,只剩我還站在原地發呆,不知該往哪裡走,索性便跟著那女孩和她姑姑的身後走。走了約20分鐘的小山路,穿過一座約300公尺的大吊橋,來到一個小型聚落,後來我才知道過橋後,就從台中縣變成苗栗縣,這是苗栗泰安鄉最南的士林部落。

進了部落後,她們的身影就消失在一個小坡上,我也沒再繼續跟下去。


(上圖:雪山坑與士林村間隔一段小山路,也是部落老人往返必經之路。)


初見傳統部落,像進入異國般驚喜,俯拾間充滿好多動人的身影,有人席地而坐大口喝酒,有人在門口生火烤肉,一群孩子在溪邊玩水……還有很美的田園景色。


(上圖:初入部落時看到不同於都市的景物。)


部落的人都非常友善,會主動和我寒暄打招呼,有許多人見到黝黑的我,還以為是久未返家的族人,直追問我的爸爸是誰。他們的熱情讓我放下了不安,走到溪邊和一群孩子玩了起來,因用相機留下許多生動的影像。



離開河畔後,在部落裡四處亂晃,心裡不知怎麼卻一直惦著剛才見到少女的身影,記得她穿了一雙有朵大花的拖鞋,於是邊逛邊探頭看每戶人家的門口,試圖想找這到雙拖鞋。但直到下午三點多,全身汗流浹背,仍一無所獲,眼見離最後一班4點30分的公車越來越近,只好順著車站的方向走回去,就在抵達一間國小時,突然聽見操場圍籬上有人在叫:「年輕人,過來幫我們拍照啊!」定神一看,喊我的正是那位少女的姑姑,而那女孩就站在她身旁,朝著我這邊看。

婦人一見到我,就指著身旁少女說:「瑄是我們部落最美的女生,你要幫她拍照啊!」

只見那少女生害羞的往後退,我見機不可失,不斷的在旁聳恿,最後少女才點頭答應,當我從觀景窗看著她時,手還在顫抖,按了幾張後,也和少女合拍一張。直到要抄寫她的地址以便日後寄送照片時,全身上下卻摸不到一張紙,當下只能抽出胸口的煙盒,請少女在上面寫下名字和住址,這時才知道她的名字,瑄。

告別了他們後,眼見即將錯失最後一班車,一路上開始狂奔,當跑過危顛的吊橋時,橋身晃得兇,心中不但沒有恐懼,反而只有溢滿出來的喜悅,在千鈞一刻趕上了公車。在車上我拿出煙盒,仔細端詳上面的字,並小心翼翼的收好。


(上圖:這座吊橋出奇的長,連結了兩個縣市。)


當時台北街頭,正好爆發一場示威抗議,許多團體在華西街巷道遊行抗議,痛訴人口販子蓄奴販娼,將魔爪伸入部落未成年少女身上,遊行中一些女生用母語對著緊閉的娼寮門口呼叫哭喊,希望躲在裡面的姊妹能聽到……

這個事件讓我想起了瑄,她同樣是部落未成年的少女,那時我開始開始大量研讀許多關於雛妓的報導,才深切的瞭解很多部落美好背後的苦難。我將照片和報導寄給了瑄,希望她能清楚社會的險惡,但始終沒收到她任何回音,也不知道她到底收到沒有。


(上圖:年輕時雖青澀,但很多影像是我現在拍不出來的。)


當年的寒假,我往到東勢的外公家,三天兩頭就往士林村跑。剛開始的動力,或許就是因為瑄,但隨著認識的人增多,滿滿的人情和豐富的影像,讓我已分辨不出究竟私心為何?只知道有個力量一直將我的心留在那裡。

曾經偶遇過瑄幾次,彼此只是生澀的互相點點頭,她很少和大家在一起玩,因為她父親是國小校長,自幼課業就不錯,再加上長得清秀美麗,在部落中有不少追求者,或許是父母特別寵愛,她身上比別人多了些嬌縱。


(上圖:部落中的一名老婦人,名叫李春花,個性相當開朗,總會擺各總姿態讓我拍,多年前已過世了。)


入伍前幾個月,我決定要將在村內聽聞的一個女孩的故事,寫成一篇小說。於是躲到淡水開始提筆,由於這個故事沒有投射對像很難啟筆,瑄就自然成了我心中的女主角,常寫得淚眼涔涔,在三更半夜跑到渡船頭漫步,等情緒平緩後才能繼續寫下去。

誰知命運開了我一個大玩笑,這篇長達10萬字的小說居然像一本自己的預言錄,完稿封存起來後才意外有機會接觸華西街,並走進另一位苦命原住民少女小雨的世界(文見「風中的花瓣」)。而我居然成了自己筆下的男主角,經歷書中描述的一切,還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巧合,居然被我事先書寫下來!

屆臨退伍時開始想找工作,毛遂自薦寄了幾張作品給心儀的五家雜誌社,沒想到居然有四家打電話來要求面談。其中我最鐘意的《大地地理雜誌》,是由當時的總編輯鄭明華親自與我晤談,他表示很喜歡我拍的士林部落,希望我能提供更豐富的圖文,以發展成為一個專題。


(上圖:後來使用於《大地地理雜誌》封面的泰雅族祖靈祭照片。)


於是我帶著滿滿的信心重回士林村,距離上次到臨已是兩年後了。卻意外趕上疼愛小弟志偉的喪裡(見「約定」一文),並不捨的用相機陪他走了最後一段路,那幾夜我常在部落中和大家一起喝酒,或許開始感受到命運的無奈,也慢慢體會為何部落的人天天喝酒,酒似乎真能讓人忘卻生活中的不堪現實。


(上圖:原住民族很喜歡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樂天是他們的天性,即便生活有苦,也會樂觀以對。)


重回泰安鄉那次,部落發生一件大事,鄉長居然要辦祖靈祭!

或許在別族中這只是司空見慣的事,但泰雅族漢化已深,招喚祖靈的儀式早已中輟40年,突然決定要辦祖靈祭,一開始根本是千頭萬緒不知從哪裡下手。


(上圖:黥面刺青是泰雅族獨有的文化,會在少女出嫁時於臉上刺上紋理。這傳統已廢除數十年,黥面婦女多半年歲已高,並快速凋零當中,她們是這段歷史的唯一見證。)


於是部落開始動員,民族學者也介入其中,大量訪談高齡黥面耆老,藉由他們的記憶,找回40年前招喚祖靈的方法,當時我也參與其中,於是索性晚上就睡在士林村村長家中,記錄所有的過程。部落中每個人既期待又恐懼,擔心和睽違40年的祖靈重逢時,會不會因而被責罰。




(上圖:泰雅族祖靈祭前每天下午四點都在國小操場排練,這是全村的大事。)




祖靈祭終於來到,在苗栗文水國小的操場舉行,泰安鄉八村都到齊,現場村民加遊客湧入數千人。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場地中大雨下個不停,但方圓三公里之外的地方卻一滴雨也沒有,村民都說這是因為太久沒有召喚祖靈,雨是祂的眼淚,只是不知是感動還是憤怒……




半夜山上氣溫其低無比,只能靠檳榔和酒來禦寒,場中只剩火炬和零星的泰雅長老,大家都四散找地方地而睡休憩,我跑到司令台上躲雨,當時旁邊有一位穿著泰雅服裝的美麗少女,她是這次活動的工作人員,幾乎站了一整天沒休息,我搬了張椅子給她,她卻笑著表示,能親眼見到族人失傳的祭典很感動,想站著感受這一切,於是我就站著陪她聊天。





她有雙美麗大眼睛,非常文靜慧詰,叫小玲,是南投仁愛鄉的泰雅族人,因為剛好在苗栗念護校,才能有幸參與這次祭典,在徹骨寒夜中,映著火炬的光芒,我們開心聊了一整夜。

當天色由黑轉白,雨勢也漸小了,小玲突然對我說:「我們去場中跳舞好不好?」她牽著我的手,圍著營火舞蹈,之後便陸續有人加入營火圈中,由幾個人到十幾個人,隨著吟唱歌聲變大,越來越多人醒來後也紛紛加入。不到一小時,人數瞬間爆增,大家手拉手圍成一圈又一圈,當清晨陽光露出時,所有的人圍著營火繞成一個大圓。場中我見到民族學者胡台麗、導演虞戡平,還有很多影像工作者,大家都放下手邊的工作,一同歌唱,一起舞蹈,所有人間不再有省籍,更沒有尊卑,彼此就像家人般,共同將嘹亮的歌聲送進山谷,看著牽著手的小玲,她笑彎了的眼角帶著感動的淚,我也是……



(上圖:當時也有其他攝影同好前來拍攝。但我不太喜歡他們強勢的態度,並要求被攝者擺出他們期望的姿勢。)


祭典結束後,帶著一夜沒睡的疲倦不堪,每個人都歸心似箭,現場一片混亂,在人潮中我失去了小玲的蹤影,還沒來得及告別就匆匆搭上了士林村的小貨車離去。

回途中車子經過險峻的小山路,在顛簸路上我昏昏睡睡,車上村民們用母語唱歌,那歌聲像聖樂,伴著峽谷和山風,聲聲流進心坎中,當時同行的一男兩女也都深受感動,其中一位女生甚至從未到過部落。此行之後,便決定長期在部落蹲點研究,並和住民們一起參風露宿去狩獵……

當年我們才20歲出頭,很多的經歷都是第一次,有太多感動來不及去盛……

(未完。因篇幅太長,下集待續。)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9) 人氣()


留言列表 (69)

發表留言
  • josie
  • <給關於愛情06的迴響>:
    活在當下很容易說卻不容易做....失去的光陰雖不能追回,永恆的交
    集卻深植人心...直到萬代!我想只要過了20歲的人們想起自己的年輕
    史還是會激動莫名,煙斗兄真是個好男兒啊,能這麼年輕就深入社會的
    黑暗角落....佩服,是個好樣喔!!!!!!
  • 老友josie,你真是來無影去無蹤
    很多人卻我向前看,不要老活在回憶中
    我卻覺得日子不能過了就算
    如果不能在過往找出到生命的意義
    哪能知道未來該走向何處.....

    感謝你總是會用我的立場看事情
    人的價值也就是在不斷消失的時間中
    慢慢被累積出來的....

    apophoto 於 2008/09/21 09:56 回覆

  • karikang
  • 有幸能夠看到這篇紀錄
    回首起來 這些影像真是彌足珍貴阿
    一段段扣人心弦的故事
    期待後續囉!!!
  • 謝謝你的留言
    這段往事成就了我很多事情,當年如果沒失戀
    就不會坐上這班公車,載我到了士林村
    人生少了這段,雖然不知道會是甚麼來填補
    但我想,很難有事比這對我的影響更深遠了。

    apophoto 於 2008/09/21 09:51 回覆

  • angelmetoo
  • 不管到了幾歲都還是可以保有一顆赤子之心的
    :)

    我也要開始深入原住民部落來拍照
  • 20年前在部落拍照記錄時,有次到隔壁象鼻村走動,見到一個女攝影工作者,和大家席地而坐大口喝酒,後來才知道,她是非常優秀的女攝影師張詠捷,當年我們年紀相仿,相機都是彼此的生命之窗。

    apophoto 於 2008/09/21 09:47 回覆

  • angelmetoo
  • 女生與男生的觀景窗看出去的世界很不相同
    這是我幾個男性攝影同好告訴我的

    當個女攝影師對我來說有極大吸引力也很夢幻
    但是我也因為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所以覺得還是隨性拍拍就好

    剛好有個朋友專門在走訪原住民部落拍紀錄片
    我想我以後 會以紀錄寫實方式呈現我眼中的部落 ^^
  • 當年我拍了許多人的照片,很多人都不解
    為何要拍這些陌生人,為何不拍些美麗的事物
    當時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是獨排眾議做我想做的事
    但經過歲月的洗禮,這些照片的重量才出來
    當年的孩子已經成人,當年的老人多半已不再
    而部落的風貌也不再如此,那些黥面的老人
    將永遠只能在圖鑑上才看得到
    記錄這件事不光士記錄別人
    更多時刻士記錄自己當時的心
    好好加油,以你充滿感情的敏銳
    會有不同於別人的東西呈現

    apophoto 於 2008/09/21 11:25 回覆

  • goda32
  • 雖然我對攝影是外行~
    但我很認同你對於'不強求他人'的做法
    我覺得拍攝出最自然、最真實的照片
    才有辦法感動別人!
  • 每次祭典就會有很多攝影學會人趕至
    他們不太會用旁觀的角度來記錄
    會無禮粗暴的要求被攝者擺出想要的動作
    在拿這些圖片去參加比賽,用得獎來換得自己威信
    這事情我見過不少,某些程度我頗不以為然
    還是一句老話,要先找到讓自己感動的源頭
    才能將它傳遞出去....

    apophoto 於 2008/09/21 11:32 回覆

  • kao34310
  • 昨晚看了你的角落映像,欲罷不能,雖然兩眼刺痛,還是忍耐看了
    許多篇,發覺每個時代的攝影不同。早期1960年左右,好像只是畫
    面的美,純藝術。一路過來,一直在進步,尤其你的作品,幾乎拍
    到心靈深處,讓人心悸感動,非常不容易,那真是要經歷過生離死
    別,才能抓到內在剎那間的鏡頭。
    我懷疑曾提到過的那些老照片是否值的一秀,倒是當時他們攝影協
    會來時,一些有趣的故事,也許可寫下讓大家瞧瞧,何況有位裸體
    模特兒,可想那個年代會是如何轟動。
  • 感謝妳那麼認真的看這些作品,真令人感動
    角落映像就是我的圖片回憶錄
    而我目前在做的是將重要的人事
    重新用文字來詮釋,也用了許多以前沒用的照片
    或許不是那麼完美的影像,確是很真實

    老實說我還是想看那些照片,如果你願意分享的話
    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味道,60年代是含蓄而單純
    我成長中的80年代是熱血開始沸騰的時代
    因此觀念和方法是不盡相同,或許也因為這樣
    才凸顯時間的軌跡,而不是拿來相比的

    apophoto 於 2008/09/21 21:30 回覆

  • Annie5320
  • 認真看完
    期待續集中...

    對於部落的照片我也很有興趣,感覺有種經歷風霜的美
    10幾年前常去南投信義鄉,當地原住民真的很熱情隨和
    把都市人的武裝面具都卸下了。

    我很討厭你說的那種攝影師
    強勢的態度證明粗俗又自大的個性而已
    一點都不懂得尊重人...

    這篇有張照片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那揹著木頭杵著柺杖彎腰走在無人小路的老婦...
    這不只是一張照片而已,而有著生命力在裡頭
    我忘不了這個畫面。

    這篇上集雖然是把故事輪廓先描繪起來而已
    但是隱約看得見你的心情有些沉重與起伏

    老爸!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加油!
  • 安妮~~謝謝妳的鼓勵!
    真是雪中送碳,真快累死了
    有時連這裡都快不想來了...
    這樣不行,過一陣子要暫時休息

    這篇算是歷史劇,要交帶一些事情的前因後果
    下集才是文藝劇,會直指三人之後的關係來寫
    我發現這些事已有些糢糊,再不寫就石沉大海

    妳說的那張照片,我也很愛
    這駝木的老婦人,道盡他們生活的艱困
    但也看到它們堅毅的生命韌性

    謝謝啦~~我會撐下去的 !!

    apophoto 於 2008/09/21 21:2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nuskin1
  • 黑白照 是最能表達生命的強韌
    和歲月的軌跡~
    好幾張照片 真的很美
    很有生命力跟豐富的情感
    生命中的偶遇 或許是上天已經安排好的
    看過煙斗大哥之前發表的文章
    可以了解到.. 這段山中歲月
    對你影響之大 層面之寬
    牽動這現在的記憶跟生活的點滴
    要訴說這樣的深層回憶
    一定很辛苦 很累的喔!
    期待煙斗大哥的續篇
    要好好的撐下去寫完喔~!!
    拖多久都無所謂的!!嘻~
    加油 加油!!
  • 人與人的關係,或許真是命中註定
    這所有的事都扣在一時的動念上
    我至今都不知道為何當時買得是雪山坑的票
    明明我已決定要去卓蘭,但買票當時卻說出雪山坑
    寫這些事,原本是沒預料會有觀眾
    如今有一堆朋友的關心,很擔心會讓大家久等或失望
    這才是累得來源吧!!
    感謝你的體諒,能遇到像你這樣一路支持的朋友
    也是在我意料之外....哈哈

    apophoto 於 2008/09/22 19:27 回覆

  • correy0939
  • 我喜歡那些照片
    裡頭有說不出的生命
    照片記錄著過去也記錄著生命
    人生不一定要很精彩
    只要活過
    人人都會事故事裡的主角
    不是嗎?

    路過
  • 在拍下別人的影像同時,也紀錄了自己的當下
    很多人在生命中來來去去,自己也是很多人的過客
    有時這剎那的相遇,卻有無比的能量
    真希望別人在寫回憶時,也會提到我
    謝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08/09/22 19:21 回覆

  • e353304
  • 晚一些在慢慢的觀看這次的文章~
    但原住民的平時的生活我想有機會去體會看看
  • 悄悄話
  • 悄悄話
  • erin516
  • 呼呼 情人太多了齁...
    因為最近都睡不好ㄚ
    所以愛睏相 還有朋友說
    有被偷拍跟喝酒喝到茫的感覺
    你們的感覺都很妙!

    大哥好像有很多說不完的愛情故事
    這也算是種人生經歷 風景
    雖然我沒這福分
    但讀你的故事 至少可以有這麼點想像

    :)
  • 我的故事其實很一般,只是我用自己觀點寫下來
    很多來這和我分享心情的朋友,他們的故事才是驚天地泣鬼神
    你去回想每段的源頭,都會發現很善很純的部份
    只是後來現實的風霜與離別,讓我們不願再回首
    把當下的位置當成旁觀者,去觀察曾經的妳
    才會發現你原來遺漏了那麼多東西

    apophoto 於 2008/09/22 22:04 回覆

  • 悄悄話
  • edwin1202
  • 建仲老師的故事真讓我好奇,真期待續集:>
  • 這兩天睡不到三小時,快累斃了
    如無意外應該星期四晚上可登場

    apophoto 於 2008/09/23 21:52 回覆

  • erin516
  • 這番位置的揣摩 抽離
    對於現在的我 好像沒法做到

    不過還是相信
    人與人之間 最初的悸動
    是最珍也最真
    之後就是與複雜現實間的拉鋸戰
    愛情 終經不起現實的考驗...
  • 哈哈....別這麼悲觀啦
    真正有結果的感情不多
    多半都是無疾而終
    有時看看那些過程,才只可貴是何物
    放開心胸,自然有美麗旋律流入

    apophoto 於 2008/09/23 21:55 回覆

  • daisychang08
  • 鯨面老人臉上的皺紋
    似乎不用言語
    也可讀出在他身上的故事
    透過他的深思不語的瞳孔
    走入那遙遠泛黃的的年代...

    深山部落的原住民
    似乎來的比我們這些住在平地的
    更懂得如何生活
    樂天知足
    尊天敬神與自然共生
    他們的眼神更散發了不一樣的靈性...
    很難想像這是斗叔透過20歲的
    眼睛拍攝的
    似乎看到的不只是表像
    更是內心情感的堆疊
    這樣的作品真的很吸引人
    單純的眼睛單純的心靈
    真的可以看見不一樣的靈魂...
  • 你雖然年紀輕輕,但想法和觀念卻很成熟
    我在你這年歲也是有雙炯炯的眼神
    好像能夠看透很多事情一般
    但如今好像覺得很多事都能放下了
    包括未完的理想....或許是失望讓我學會了妥協

    apophoto 於 2008/09/23 21:58 回覆

  • 悄悄話
  • Amy
  • 大叔
    認真的從頭看過了
    看來這篇是風雨前的寧靜
    下一集是愛恨交加 纏綿悱惻嗎 ??
    像辛樂克般驚天動地 而泣鬼神 ??
    很懷念吊橋 我也住鄉下 勾起人不少的回憶
    太累就休息呗 五年級也要開始保養自己的身子了
    不管你休息多久 我們都會等你的~
  • 沒錯,真是如此
    這篇一切指點到為止,像霧裡看花
    下一篇就是人生真實的血淚了
    應該再兩天.....就能動手寫了

    apophoto 於 2008/09/23 22:0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erin516
  • 謝謝你的鼓勵!
    就像你說的 可貴的是
    過程中我們得到了什麼感受 學到了什麼道理

    屢次的失敗
    往往很容易將人推入失望 悲觀的困境
    就算是殘酷的 疼痛的

    美麗的事 我們也都還是渴望
    懷抱一絲絲希望 的去等待著下一個悸動的發生
    希望它 不會成為一種奢侈的想望

    :)
  • 那可能要去看看失敗的定義
    很多人一生戀愛無數,但婚姻卻"可能"只有一次
    如果失敗的定義是分離的話,那婚姻就是成功的果囉
    但事實卻好像不是如此,我看到太多人在這枯索的成功中掙扎
    人有死亡就沒有真正永恆的關係,永恆是心底的一份期望
    如同快樂一般,它是襯出苦之後的甜蜜
    有希望就會有失望,然而沒希望呢?
    那連失望的能力也沒有,勇敢一些些
    加油喔!!!

    apophoto 於 2008/09/24 22:51 回覆

  • LiLingHsueh
  • 想像的出你每篇文事前的準備工作.
    除了文章還要整理相片..
    再加上回憶.難怪你會精力交瘁.
    不過給讀者的真是美的事物.
    我們輕鬆的得.你辛苦的付.感恩啦.
    .
    我不用大腦寫的文是輕鬆多了.
  • 你真的說出我的痛苦了
    每次寫長文,短則半天長則一天
    最可怕的是要不斷去翻攪沉澱在記憶中的事
    那心力的交瘁才是真的疲憊
    至於圖片,要在我數千張照片中
    找到每次應景的影象真是大工程
    但每完成一篇,就像正式典藏一段記憶
    那其中的甘甜也是難以形容的....

    apophoto 於 2008/09/24 22:41 回覆

  • 悄悄話
  • joan817
  • 感覺煙斗哥感情很細膩...

    看過你買屋賣屋的過程,總覺得就像心想事成...
  •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書中有一句話
    大意如下"當你決心想做一件事時,全宇宙的力量都會來幫你"
    可以和你分享喔!

    apophoto 於 2008/09/24 22:23 回覆

  • cd640314cd
  • 路過~
    用最自然、純真的相片說故事
    探索人性的另一面
    文章很令人悸動
    有空也來我家坐坐吧~
  • 看你這圖想不去也難喔!!哈哈!!

    apophoto 於 2008/09/24 22:21 回覆

  • erin516
  • 被你說的真好
    "沒希望 就連失望的能力也沒有了"
    有被鼓勵到!
    謝謝煙斗大哥!
    :)
  • 有幫助就好,真開心!!
    我要出國了,新文有心得要寫下告知
    是一篇感情的長文,或許對你有些幫助

    apophoto 於 2008/09/26 10:22 回覆

  • joan817
  • 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很棒~這句話很棒~
    我想打敗自己的通常都是自己吧~

    看過你的打造黑宮,
    暗房猶如你的人生...
    真的是一步一腳印...
  • 感謝啦~~~那書是我生命的天書
    教會了我太多的事情!

    apophoto 於 2008/09/26 10:1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hsw523
  • 大哥
    這些文以後可以出成一本”煙斗客的回憶錄”了
    真佩服您有勇氣去回意、反省過去
    不論是好的回憶或是壞的回憶
    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去做到的
    有動人的文章、又有美圖陪襯
    真是個不一樣的回憶錄

    您這兒每天都有很多人會喜歡來回應
    是因為您對每個人的回應是有問必答
    有種力量會吸引人再回來這裡
    有時我真得不敢回應,造成您的回覆付擔
    知道您很累,但是還是要對您說加油、加油
    您一定有辦法撐下去的啦
  • 我離那天還遠的哩 ~~~
    可能要等到作古後親友來幫我出
    等下就要上飛機了,現在還再回你留言
    感動吧!!!!哈哈

    apophoto 於 2008/09/26 10:14 回覆

  • joanna020723
  • 我喜歡吊橋那一張
    "天人合一"

    要上學ㄌ
    回來再看下集
  • 有些事情對你而言,還太小了,可能不會體悟
    但慢慢就會懂!!

    apophoto 於 2008/10/31 09:18 回覆

  • 悄悄話
  • aq1126
  • 很多時候的很多事情

    並不是一定要經歷過社會的洗禮

    才能體驗到

    往往在青春時,經歷過"真實"的感受是一種想找也找不回
  • annie
  • 贊美的話想必你聽多了.只想告訴你.我羨慕你.在那貧瘠的年代你擁有了相機.並且保留
    了相片.很多小時候的影相雖然仍在腦海.但都模糊了.你的相片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人.
    事.物.背著竹簍的外婆.永遠酒醉的鄉人.而你筆下的人物像村中的姐妹.雖然幸運的我沒
    成為那樣.卻少了認同感.甚至不及你....我羨慕那些留下影相且能訴說故事的人.謝謝你
    讓我看到小時候的一切.謝謝!!!
  • 所以說妳也是原住民囉....
    故鄉是在泰安八村嗎?
    以前部落中常可見到黥面一ㄚㄐ一
    但我上個月看新聞象鼻村的一個黥面阿嬤也過世了
    全台黥面老人只剩下四人,幾年內應該都會不在了吧
    以前的時代,物資雖苦,人情卻濃
    常在部落出入那段時光
    大概是我最懷念的日子

    apophoto 於 2008/12/15 19:59 回覆

  • maomaosky
  • 每次看斗哥的分享
    也覺得心有戚戚焉
    我曾在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待過一陣子
    就像你說的
    聚落小小的 卻是有著濃濃的人情味
    當然酒味是我印象最深
    大口喝酒 大聲唱歌 甚至喝醉了 就倒著休息
    呵呵
    這在都市 應不可能吧?
    雖然我每年也都會回山上躲一躲
    去感受山裡的恬靜還有人的熱情
    但是還是有些小小遺憾
    就是沒有辦法看到一些很傳統的事物出現
    也跟你一樣吧
    曾被誤認是原住民
    因為我的身高跟他們很像...
  • 哈哈...你還有一些些像布農族人
    我是比較像泰雅族人
    再部落的感覺很棒
    原住民的生活價值我很欣賞
    他們是最懂和自然共息,最懂過生活的人
    每次部落回來都會感到失落
    曾幾何時忙成了都市人的榮耀
    閒成了恥辱的印記.....
    握立志將來要當閒人
    走進山岳和海洋間
    體會天地間的生活

    apophoto 於 2009/01/16 17:11 回覆

  • 悄悄話
  • siwanana
  • 想跟你要一張相片
    倒數第七張,是我大伯母與奶奶
    你這張相片拍得很漂亮
  • 看到你的留言都會有說不出的驚喜
    我拍過上萬人說不出名字的人
    每次都希望有人能發現我曾經拍過它
    哪怕是十年貨二十年後.....
    我一定會將照片洗好送給他
    已前意外拍的人,卻是你熟悉的親人
    那感覺真是棒,緣份真是奇妙
    你用悄悄話給我一個地址
    我會把當年地一次洗的照片找出來
    可能會有些些歷史的痕跡
    但那是它們最接近真實的時刻
    我一定會寄給你的,也會給你電子檔
    我過年會回東勢,想去烏石坑找朋友
    如果有去士林村,我會放在下部落的警察局

    apophoto 於 2009/01/22 22:2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danny123168
  • 泰安鄉
    我那美麗的家
    我是象鼻部落的

    路過......
  • 沒看到這留言,抱歉失禮了
    你家真的是非常漂亮,以後還要去走走
    謝謝你的光臨

    apophoto 於 2009/05/05 01:25 回覆

  • CCCCCC
  • 當時台北街頭,正好爆發一場示威抗議,許多團體在華西街巷道遊行抗議,痛訴人口販子
    蓄奴販娼,將魔爪伸入部落未成年少女身上,遊行中一些女生用母語對著緊閉的娼寮門口
    呼叫哭喊,希望躲在裡面的姊妹能聽到……
    ===============================================================

    萬華華西街的紅燈戶在民國79年完全廢除,廢除前已歷史悠久,原住民人口少,假如真的是
    很大比例是原住民,那還得了......我想應該是平地妓女比例較高( 網上有的文章是這
    麼說的 )

    http://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8/nienhsilin-
    prostitutes-1/#more-451

    黑道經營特種營業,而華西街的角頭則是芳明館..平地人到芳明館的場子里賭博賭輸,被
    迫賣兒鬻女...有可能

    無論山地平地,雛妓問題都不是色情問題,而是虐童問題, 畜牲 !!
  • 我的問題統一回覆在下面
    你第一段的引述,不是我捏造的
    是真正發生的一個新聞事件
    才讓這私娼及受害原住民少女問題曝光
    也促使我去深入研究華西街的問題
    很抱歉我不想去看你的連結
    網路甚麼謬誤都會有
    但我當時是參與這歷史中
    平地雛妓連在我觀察連山地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這的確不是娼妓問題,而是人性的問題

    apophoto 於 2010/01/20 09:32 回覆

  • CCCCCC
  • 這是剛廢娼那陣子(民國77-79年)的事, 字里行間, 華西街公娼生活似乎沒像傳聞中那
    樣悲慘

    http://www.ettoday.com/2001/03/26/708-410530.htm

    http://www.nownews.com/2001/03/27/952-406910.htm

    http://www.nownews.com/2001/03/27/952-406910.htm

    http://www.nownews.com/2001/03/27/952-411051.htm

    http://www.nownews.com/2001/03/27/952-406896.htm

    http://www.nownews.com/2001/03/27/952-406896.htm

    http://www.nownews.com/2001/03/27/952-406884.htm

    似乎,廢娼期間出來抗爭的公娼,不是你在比那更早的時候在華西街所看到的...人不一樣

    雖也有原住民,但應該不是高比例,也應該沒有人口販子魔爪專門朝向山地部落,一批批的
    原住民少女的慘事...( 如果沒那麼慘會感覺心理好過一點 ), 在台灣,哪個團體都是有
    平地人也有原住民..原住民和平地人(閩南 客家 外省 )混血的也很多 ...畢竟在台灣,
    閩南 客家 原住民 外省裔 都是一家人

    話說回來,從娼生涯真的對年輕女性很不好,那是葬送青春,即使從娼生活沒那麼糟,這生
    涯總是糟的....歸綏街的老小姐可為借鏡.. 做傳播妹,酒店小姐,也是一樣,沒比紅燈戶
    或應召站好到哪去

    另外,阿扁雖很多地方沒做對,但其廢娼是值得嘉許的... 假如沒有廢娼,我想,現在的華
    西街紅燈戶可能是 大陸妹,東南亞妹,在倚門拉客了
  • 謝謝你提供的資訊
    對於華西街得認知,我真正密集的投入了解
    也是在77年~78年那段時間,大約一年左右
    我的資訊來源有兩個
    第一個是親自進入華西街了解實況
    第二就是從部落進入了解
    老實說就我在華西街的觀察
    在背販賣的雛妓之中,原住民有八成之多
    在我在部落的了解,很多同齡的少女國中畢業時
    就被人口販子鎖定,直接被以介紹工作方式擄走

    華西街幾乎都是私娼,就是所謂無牌的少女
    但每家店都有向有牌的公娼來租牌,這樣才能設管營業
    但她們多半年紀已大,不受嫖客青睞,多半是以租牌方式維生
    但維持娼寮營運的多是年輕貌美的私娼少女
    我曾在店內遇到臨檢,所有女孩事前都知道
    警察一來大家就爬到屋頂去躲,我也曾在其中
    而店中公娼事先就知道消息,會在店中出現應付警察
    讓娼寮看起來一切合法經營.......

    很抱歉,我得認知和你提供資訊有落差
    人口販子真的是把魔爪深入部落
    花蓮秀林鄉曾經國中畢業典禮完,遊覽車載走大部分畢業少女
    只要是民國七十幾年曾去過華西街的,都應該會知道那時幾乎全街都是原住民少女
    光我認識的人起碼就有十人以上......
    你可以看我關於愛情系列中"風中花瓣"那篇
    更何況阿扁應是83年才上台當市長,79年根本不可能廢娼
    因為我還常去華西街一代走動
    所以你的資訊應該有些出入
    有些歷史我不希望被扭曲了
    讓那些真正受迫害的人無法昭雪冤情
    蓄奴販娼是台灣道地的一段血淚史

    apophoto 於 2010/01/20 09:26 回覆

  • 更何況阿扁應是83年才上台當市長,79年根本不可能廢娼
    =====================================

    算錯了..西元2000年,應是民國 89 年

    呵呵,我出國很久了, 在加拿大

    去年過農曆新年回過台灣,也搭捷運在萬華下車,去看了一遍華西街,一
    片冷清..

    阿扁廢娼時,出來抗爭的公娼應該是大稻埕的為多,華西街的即使有,也
    不再是你在
    民國七十多年代看過的美眉們 ...

    PS..你說的另一篇 小雨的故事,看過了,感動得想哭
  • 關於公娼問題是公共議題
    那是性工作者的工作權益
    姑且不說我的態度是如何
    但我對這件事有自己的想法
    可是當年以公娼掩護私娼是事實
    政府發出的公娼牌年代都以久遠
    而且數量非常少,據我所知店家至少要有三位以上有牌公娼
    才有資格開設娼院來營業,但多半也只是掛羊頭賣狗肉
    當是參與其中的黑白勢力,是龐大到你無法想像
    民代,警察,黑道,仕紳力量都混在期中
    很多人都是這事件的共犯結構之一
    出來抗議的當然不是華西街當年的私娼
    她們永遠是這事件背隱沒的壓迫者
    過著一段沒有名字的生活

    apophoto 於 2010/01/20 11:04 回覆

  • CCCCCC
  • 網路上的資料是說,當年公娼館用公娼拉客,進去後再安排雛妓(不再是原先門口看
    到的公娼 )

    不過,民國七十多年代的華西街,全是美眉們拉客,客人在門口選定哪位美眉, 就跟
    著選定的那位美眉上樓了...

    我沒進去,我不忍心,雖然我當時也是十幾歲的小孩( 不但不會想做那事,連輕撫,
    摟抱也不忍心,畢竟男女授受不親 )..在小雨那篇,你也說你進去只是聊天...原
    住民的文化中, 女孩子的矜持和貞節概念比漢人還重( 相信你知道 因為交原住民
    朋友 )....

    記憶中,環河南路和華西街之間的煙花巷里,大部份公娼館都是美眉直接招攬客人,
    客人跟著選定的上樓,就是她..有一家倒是比較獨特,門口沒那麼多美眉,只有兩
    位小姐招攬客人(個頭較高,人也看起來比較老氣,風塵氣很重, 其他家的美眉們
    則清純得多),我想這可能就是傳聞中的 公娼拉客 進去再安排私娼...巷中最靠
    近環河南路的第一家比較熱鬧(好像是叫美春樓,也許你有印像),美眉清純(跟那
    種下三濫地方完全不搭調),看到過一位黥面的中年歐巴桑從里面出來( 可能就是
    老鴇,黥面就是泰雅族),門外的凳子上坐著一個流氓模樣的年輕男子(應該就是保
    鑣了)..美眉們跟那位疑為保鑣的男子隔窗有說有笑的,好像小妹妹們跟一個大哥
    哥開心地聊天,貌似那位保鑣只保護她們安全,不打她們只打欺負她們的惡客...
    但也有可能,到了打烊結帳時,就會變臉了,向接客數不足的美眉拳腳相向.(如果
    那些龜鴇虐妓的傳聞是真的 )
  • 我必須直言說,網路消息錯的很離譜.....
    關於華西街生態,真正參與極了解的人很少
    我也曾接受過一些人的訪問,談我所見到的真相
    當年娼寮都是讓私娼站門口拉客,一站就是十幾小時
    不但嚴刑拷打要逼交牌,還嚴密監控每位少女的生活
    在那條街上討生活的人,有太多的的人
    包含一些賣早點的老兵,隔壁賣性病私藥的商家,和街頭擺桌下注的混混
    我親眼見到有人一言不合,當場追逐開槍的畫面
    我有一本筆記本密密麻麻寫下我很多觀察到的事
    如果要寫起碼可以寫下幾萬字的故事
    華西街的確分好幾區,娼寮年紀不同的分佈也不相同
    有幾家是專門在經營未成年少女,有些是期約已滿還想繼續工作的熟女
    那兒的保鑣我也認識一個,或許他們也有人性的一面
    會和小姐談戀愛,也會照顧起她們安危
    但是在這龐大利益的其中,卻是擔任加害人的腳色
    我曾背好心保鑣警告,小姐們都再傳我的行徑
    勸我暫時不要再去了,聽後雖會擔心但我依然故我
    因為那裡面有太多令人動容的故事,也見到太多人性的扭曲
    這段歷史不堪回首,卻是血淋淋的事情

    apophoto 於 2010/01/20 11:24 回覆

  • CCCCC
  • 你 當時 是做什麼工作的,以至可以接觸並了解到那些 ?

    除了小雨,還認識幾位其他當時在那里的美眉...也認識保鑣( 保鑣是不是都是芳明館的
    兄弟? )

    被一位略有交情的保鑣好心提醒,美眉們都在傳你的行徑..你會有什麼行徑? 還不就是去
    過那里幾次,去也是花錢的客人,怎會有危險?

    原住民少女的慘劇哪一年結束? 我民國82年(1993)出的國..阿扁廢娼時出來抗爭的不是
    她們...歸綏街的公娼館雖無逼良為娼情事,比較單純,出了事也是勸勸架了事或請警察去
    處理,但從官秀琴的故事即知,那是人生已無希望的可憐婦女...華西街太沒人性了,怎麼
    可以讓旭日東升的少女去走上那條路..

    美眉的氣質(印象中)跟那種下三濫地方,阿里不達殘破不堪的煙花巷太不搭調了,完全錯
    置..( 這是我的感覺)...比起一般刻板印象中那相對落後的年代的阿里不達的地方的娼
    妓(譬如西門町和中南部的茶室)粗鄙不堪又傲慢欺客,華西街看到的美眉可愛太多了,好
    叫人疼的....她們真不該出現在那里

    想不到逼良為娼龜鴇虐妓的傳聞竟然是真的,咒那些畜牲下地獄...如果要寫一篇喪心病
    狂的小說,再高的想像力也想像不出來...

    不能茍同這篇文章,似也是出自民國七十年代去過的人之手,太美化華西街了
  • 也謝謝有這機會,能來澄清一些網路上的謬誤
    我會踏進華西街,是因為我愛上了一個泰雅女孩
    也因為這感情,去真正關係她的未來
    後來聽到的故事太多就寫了一篇小說
    在小說完成後,我才決定要去感受筆下的世界
    卻遇到一位善良的女孩小雨,之後我們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在那段時間幾乎店中小姐,都知道我是一個花錢來聊天的朋友
    也慢慢的知道我是真心的關心她們,時常在房中會有姊妹敲門
    來一起聊天,更有兩次她們吃消夜時,我還和大家一起在桌邊吃
    那時就認識一個年輕的保鑣,他是高雄人,店是他遠房阿姨開的
    因為他和小姐年紀相仿,也有愛慕的女生,彼此會玩在一起
    而我的事情他早就聽聞,有一個客人還會買書來給小姐看
    卻從不和她們發生關係,也在那次聊天後比較熟識
    嚴格來說,付錢買鐘點,我是和一般人無意
    但在她們心裡中,見到都是一個個進門猴急脫褲的男人
    或許我的存在,讓他們早已被扭曲的心,多了一些不同的聲音

    網路談華西街的事我從不看
    因為我是用年輕的生命
    去參與她們這段時代的劇痛
    如今燈已熄,當年少女也漸入中年
    或許生兒育女,或許仍在為生存奔波
    心中的陰影.....
    像是永遠抹不掉的汙斑....

    apophoto 於 2010/01/20 12:54 回覆

  • CCCCC
  • 如今燈已熄,當年少女也漸入中年
    或許生兒育女,或許仍在為生存奔波
    ===========

    默禱祝她們幸福

    除了小雨,你知道你在華西街的其他比較熟識的美眉的結局嗎?


    PS..

    很喜歡山地部落..以前在台灣時 所參加過的旅行中,以去高山( 譬如梨山環山武陵,杉林
    溪,清境農場 )最快樂
  • 都已經事隔太久了
    雖然我知道一些女孩的老家
    但在她們期約滿離開後
    除了小雨外我沒有再試圖去探訪
    或許她們需要一個沒人打擾的重新開始
    台灣有最豐碩的山林,和最美的林間部落
    裊裊薄霧中,像是仙境般清新
    但在這美好的後面,卻寫下一些血淚交織的青春

    apophoto 於 2010/01/20 16:15 回覆

  • 前面說到共犯結構..我也經過民國七十年代, 知道 桂林分局就在咫尺
  • 那真是一個荒謬的地緣組合....

    apophoto 於 2010/02/03 00:48 回覆

  • 其他型態的特種營業( 現在叫什麼八大行業 ) 有沒有 民國七八十年代的華西街的 龜
    鴇虐妓 情事 ? 是不是也跟當年華西街的美眉一樣受到控制甚至拷打 ...到了那邊保鑣
    老鴇改名為經理圍事

    那時候的台灣,其他型態的特種營業是 西門町的理容院 咖啡館(其實是茶室) 中山北路
    林森北路的日式酒廊club

    去年回台灣過年 扭開電視看到一綜藝節目 上節目的來賓之一是個年輕美麗的美眉 職
    業是在竹科附近的視聽中心當傳播妹 服務對象以單身竹科工程師為主( 陪聊 )主持人
    開玩笑問說會不會跟竹科工程師發生感情 美眉說 公司規定只限陪聊 ( 是不是越界會
    挨打 ?)
  • 私娼和酒店小姐,或傳播妹是截然不同的情況
    這要細說真的很複雜,網路上應該有些描述
    台灣的情色發展很多元,各式各樣的型態都有
    但最慘的就是私娼了

    apophoto 於 2010/02/08 20:24 回覆

  • ccasofi
  • 這篇文章未曾仔細看過
    今乍看之下,尤其黑白照片
    覺得有很有西藏民族的味道
    也有很多人以為我是原住民耶
    尤其當他們聽到我是花蓮人時...

    我想至少在心裡層面百分之百肯定是
    那成天到老死都在渴望心靈自由的人
    這組部落照片真得很教人感動!
  • 其實台灣人很多人有原住民血統的
    當年平埔族全部漢化之後,早已融入許多人血液中
    像我媽媽是客家人,聚落多半在山城,那可能性更高了
    年少時我始終認為自己是原住民,去部落就像回故鄉
    所以很多攝影角度,我是以族人的立場去拍
    謝謝你關心這文,都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apophoto 於 2010/02/08 20:29 回覆

  • 公娼年紀已大 不受嫖客青睞

    ========================================

    那也頂多二十多歲,比至少四十靠邊的歐吉桑級嫖客小多了..

    真是泯滅人性的世界

    另外,如果每天都得交出一定數量的牌,並且還有各種其他原因挨打,那小姐們豈不天天挨
    打...女孩子比較不耐疼,又年紀那麼小, 豈不天天被打哭...
  • 很多的弱勢,是被強勢所結構在那位置的
    包含愛心的付出,也是凸顯強勢的優越感
    但這一切都應該在人性的架構中被檢視
    台灣有些價值太重是錢,也因此踐踏很多人性

    apophoto 於 2010/02/09 23:10 回覆

  • CCCCCC
  • to: 58,59樓之間的版主回應

    呵呵..我是外省人,( 泰雅語中的 tilu 哈哈 ), 然, 我父親祖籍浙江麗水(浙閩兩省
    間的山區),浙境多山尤其南部, 據說台灣原住民有一部份跟古代歷史中的百越有淵源,
    句踐和西施都不是畫中的中國古人的衣冠打扮,而是原住民的打扮..當然後來的江浙漢
    化了....... 母親的祖籍則是雲南( 是漢人,但有當地山里的少數民族血統 )古史中的
    百越也包括西南的苗子

    難怪我看了台灣的山區部落..到山地鄉旅行時, 也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以前路經華西街,看到當時紅燈區景像時, 非常難受, 有種類似山村里的鄰家姐妹被迫
    沉淪於此的感覺

    令堂客家人..如果是南投 台東 屏東的高地 ...有可能, 那邊是客原混居區...張惠
    妹的漢名就很像客家女子名
  • 謝謝你的真情分享
    台灣原住民是比較接近南島語系
    一些部落朋友告訴我,一些菲律賓的原住民
    和他們有些語言是共通的

    apophoto 於 2010/02/09 23:07 回覆

  • CCCCCC
  • 魯凱布農等族皮膚黑黝,像菲律賓,印尼,馬來亞,泰國等東南亞民族的樣子

    泰雅太魯閣等族似乎皮膚較白,有的除了臉部輪廓深 眼睛又大又亮外,黑髮黃膚(甚至白
    皙)跟南方閩粵漢人差不多...

    南方和北方漢人有顯著之差異,可能是北方的接近塞北胡人,南方的接近馬來人..美洲的
    印地安人像東方人,然北美的像中國北方人(譬如山東大漢)南美的則像東南亞和台灣原住
    民... 南島民族是否有一部份源自大陸南方不得而知( 各學者專家也莫衷一是 ), 然,
    整個南太平洋,包括菲律賓印尼,關島大溪地,玻里尼西亞,紐西蘭的毛利人,馬爾地夫等都
    是跟台灣原住民一脈的南島語族..

    菲律賓有少數民族,然,不知所謂的菲律賓原住民 是相對菲律賓主流民族(馬來人)而言
    還是 相對菲境華僑而言( 若是相對華僑而言,原民就是指菲律賓主流社會的主要民族了)
    這麼說來, 若不是大量漢人從大陸移民台灣, 今天的台灣可能是像菲律賓印尼那樣的東
    南亞國家了...在印尼,華僑是相對弱勢的
  • CCCCCC
  • 很多的弱勢,是被強勢所結構在那位置的
    -----------------------------------

    當時 ,所謂強勢就是"漢人"

    在印尼,跟台灣原住民同血緣的馬來人是強勢,"漢人"則是弱勢
  • CCCCCC
  • 無論如何 憑血統決定強弱 是不公平的 一個人何德何能 就因血統同主流社會就比人家
    強 是沒道理的

    加拿大的原住民,現在情況越來越好,因著受教育機會增加,以及能夠向主流社會的白人政
    府爭回土地, 白人政府也通情理, 為祖先愧對原住民而道歉並釋出善意....再者,因著
    高出生率, 當然也就族群年輕化了.....因而蓬勃....( 我在加拿大)

    美國的原住民狀況如何倒不清楚

    不過 美國加拿大的白人跟歐洲白人樣子並不一樣 因為混血

    同樣的 台灣的閩南人和大陸的福建人也是長相不同的 我在國外也常遇到來自對岸廈
    門 泉州漳州的大陸人 ... 除了能講台語外, 其他都和台灣閩南人不一樣的
  • CCCCCC
  • 我認識的原住民朋友(不多)樣子都是皮膚黝黑個子不高的南島族樣子,講話有一聽就知是
    台灣原住民的特殊口音(也就是一般認知的台灣原住民樣子)

    然而,他們當中好像也有不大像那個樣子,皮膚也沒那麼黑,外表跟一般東方人沒兩樣的(
    好像是 泰雅,太魯閣,賽夏 等族,比較有外表看不大出來的,沒那麼黑的 ) 大概是住的地
    方比較偏北的緣故...看過 宜蘭,桃竹苗等地的部落的原住民的圖片.... 湯蘭花,徐若
    瑄,蔡依林也不黑....就是 東方美女 的樣子

    民國七十七八年經過華西街時看到的,印象中,皮膚黑的是看到幾個,大部份的美眉則似乎
    沒那麼黑, 外表跟一般 東方美少女 無異..所以想可能是平地人多...然而,從版主的文
    章和留言板來看, 似乎當時真的是 原住民多( 不黑的也是 ), 黑手不斷大量從山區部落
    找尋少女
  • 凱凱
  • 東勢人~ 老家在哪邊? 沒想到我的故鄉竟然有這樣文筆出眾,才華洋溢的人~
  • 其中,河畔看到一少女隱約記得腳上一雙大花拖鞋,挨家挨戶看誰家門口放著這麼雙拖鞋 的情節

    想到

    很多台灣人有原住民血統的印證之一 就是赤腳的習慣 冬天和崎嶇道路下也能赤腳 拖鞋不是室內穿而是
    擺門口玄關 ( 室內則是光腳 ) 台灣的大多閩南客家人都有此習 可能就是因為原住民的血統 外省人則
    不大習慣赤腳
  • Tana
  • 你好,我最近有在做一些復振部落傳統文化的工作,有一項是蒐集老舊照片,把歷史的痕跡蒐集起來。我偶然發現一些老舊照片,也看見我的奶奶在其中,回憶浮現腦海,我很感動還有這些照片。
    我希望可以跟你要這些照片,留住當時的回憶,跟部落的族人分享,並留傳下去。
  • 您好,我非常樂意分享這些照片,在當時因緣下拍到這些影像,也是我彌足珍貴的記憶
    你方便留一個信箱給我嗎?我來整理一下然後寄給你,感謝你的留言

    apophoto 於 2016/08/02 23:04 回覆

  • 悄悄話
  • Papadog
  • 一名學生,在搜集泰雅族資料做報告,看到這些照片非常感動,因為很多網路上的照片已經失去久遠傳統的味道。希望能取用一些照片來使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