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向來都是我整年當中,靈魂最躁動的時刻,今年五月即將過去,卻發生了一些衝擊,像是老天出的考題,測試著自以為明白的道理,是否真的領悟了。



【歡 樂】


四月二十九日早上,是四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天,大地鋪著陽光,氣溫還算宜人,巷弄間比平日多些熱鬧,就像往常的例假日,跨上單車後,就朝著烏來的方向前行,出門前,把家中一隻小吉娃娃阿弟仔,抱出屋外放置院中,這個動作是每天出門時的例行公式。







中午過後,流了一身汗回到家中,兩隻大狗出來搖尾迎接,阿弟仔向來絕不會踏出家中院子,牠很懂得趨吉避凶,馬路的凶險讓牠足不出院,講難聽一點,也就是好逸惡勞,牠通常只會站在圍欄邊狂吠示意。只是這一天,沒聽見阿弟仔的吠聲,也不算是意外,因為如果牠正在入夢,大概也只有雷聲才能驚動得了牠。

簡單用過午餐後,走出屋外要招喚阿弟仔時,找遍整個院子前後卻不見牠的身影,心頭間有股隱隱的不安,慢慢繞到窄小的後院排水溝,只見牠縮在牆角,身體不停顫抖著,手才剛觸碰到牠身體,就開始驚恐大叫,抱出來後只見牠背上有灘血漬,擦拭過後卻不見傷口,一邊狐疑著一邊放牠進入屋內,只見牠立即爬向自己的小窩中,把身體都埋進被子裡。







兩隻大狗小戊和阿噗,都是領養來的米克斯,不但聰穎而且機靈忠誠,原本壓根沒想過要養吉娃娃這樣的寵物犬,沒想到六年前一次前往熟識的狗店買飼料時,突然看見櫥窗籠內有幾隻吉娃娃幼犬,逗著牠們玩卻都沒有狗要理我,只有其中一隻乳牛色的幼犬,突然從睡夢中蹣跚爬起,見到我後便把前肢伸出籠外,揮舞著像要握手一般,老闆娘說:「牠和你好像蠻有緣的耶,其他小狗都有人訂了,剩下牠還沒有,如果你有興趣,就算你特別價。」

對養狗這件事,我的態度是十分謹慎,評估再三才會決定,誰知那天,就像是被人下了迷藥般,糊里糊塗就把阿弟仔拎回家了。







養了一陣子才發現,阿弟仔應該是來自繁殖場近親交配的結果,牠的智力有些許問題,不太愛玩只熱衷吃和睡兩件事,一歲後因為牙齒長歪了連舌頭也縮不回去,或許也就因為它的缺陷,看起來憨憨呆呆的,反而特別得到S的寵愛,就像小兒子般對牠呵護照顧。但是對牠,我卻反而更加嚴厲,每當牠犯錯時要訓斥牠,牠就會鑽到S的腳下,用無辜的大眼望著我,也由於牠的白目,常會惹到屋外公狗阿噗發怒,被狠狠的教訓一番。

這次一度也曾懷疑又是阿噗幹的,通常阿弟仔遇到這樣的情況,總會驚嚇的躲在被窩中一整天不吃不喝,然後一覺醒來後什麼都忘了,傻愣愣的繼續吃喝。原本以為這次依然如此,誰知事發隔天,牠的驚恐依舊,瞪大著圓圓的雙眼似乎根本不曾闔眼。後來,遇到鄰居不經意聊了起來,才知道原來當天早上我外出騎車時,有一隻社區鄰居養的哈士奇闖入家中院內,隨後跟來兩個男人,似乎是哈士奇的主人,只是他們死命拉,卻拉不走那隻哈士奇,一場混亂中只聽到阿弟仔不停大叫,後來據隔壁鄰居的說法,兩人離開時其中一人似乎手上多了個傷口,還流血不止,其間到底發生什麼事,鄰居也沒能看清楚,聞訊後有些不安,雖然阿弟仔沒嚴重的外傷,但卻可能有不明的內傷,事發後一天,阿弟仔終於跛著腳爬出被窩,不停的喝水。







五月一日勞動節一大早,和S決定抱著阿弟仔到動物醫院,這天因為是休假,排隊候診的寵物特別多,排在我們前面的好心太太,還特別讓我們插隊,等待的過程中,在S懷中的阿弟仔似乎有些不舒服,發出幾聲大叫,S趕忙不斷安撫,不到五分鐘後終於輪到我們,當S把阿弟抱上看診台那一刻,醫生只看了一眼,便露出訝異的神情說:「怎麼這樣,牠已經走了。」

S聽後焦急的爭辯:「醫生,不可能,不可能,牠剛剛還在叫啊。」

醫生用裹著阿弟的小被將牠的頭覆蓋,緩緩的說:「這些都已不重要了,這刻就已是結果了,牠身體很嬌小,就葬在你們山上吧。」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還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一切來的太突然,S捧著阿弟仔淚流不止。在剛得知阿弟仔因外狗入侵而受傷時,曾一度氣憤難耐,很想去管委會調閱監視器,看看是哪家狗闖下的禍。然而,此時卻不再這麼想了,就如醫生所言,一切都已不重要了,隔著空氣我對著阿弟仔說:「不要怨恨那隻哈士奇,也不要再感到害怕,我相信哈士奇也是無心的,牠會無端來到院中,或許就是注定的事情,也是你命中無法躲避的意外,你要去原諒牠,放下一切,讓仇恨的因果就到此為止。」

在林間我挖了一個小坑,放下阿弟仔時牠身體已變硬,但樣子就彷彿活著似的,還是那麼圓潤可愛,只是這回牠張著汪汪大的眼,吐著招牌的舌頭,卻永遠不會再有回應了。當我把泥土覆在牠身上時,心卻是痛著,我告訴身旁哭紅雙眼的S,緣份有其長短,不要執著於生死,牽掛著離別的痛苦,我們反要謝謝阿弟仔,是牠當年先找到了我,並陪伴我們一起生活了許多年,帶來許多美好的回憶,而最後在S懷中的那幾聲虛弱的叫聲,則是牠向我們的告別,能在最親的人懷中闔逝,牠一生始終都是隻福氣的狗。







蓋上泥土後,我們在上面放兩顆石頭,是對牠的祝福和感謝,並提醒著自己,今後如果想念阿弟仔時,要記得六年間因他而有的歡樂,不會再悲傷了。




【幸 福】


阿弟仔事件之後,才驚覺生命中最苦的事,不是突發的意外,而是被迫去改變以為永遠不會變的習慣,和阿弟仔一起生活多年,彼此間有太多熟悉的互動,如今卻要努力的去擺脫,準備食物時還是會一時忘記而留下一份牠的,望著牠的窩會想著牠又淘氣躲在哪裡,看電視時依然會縮著腳,就怕牠又會來舔腳趾,每次蒸好東西要從電鍋取出來時,都要小心翼翼的蓋上電鍋,因為一有鍋蓋聲,阿弟仔就會從被窩裡衝到廚房口………這些已寫進生活的記憶,會一再地刺痛自己,提醒著牠已不在的現實。







五月十一日,同樣的星期假日,相距阿弟的死十天整,早上又去廣興騎車,想要在不停的改變中,努力去維繫一些不變的事,下午走進音響室,放上一張帕爾曼與阿胥肯納演奏的黑膠唱片,聽著聽著就陷入昏睡,後來被唱針走完的噪音給吵醒,想來振作做一些事,卻又提不起勁,索性把車開出來沖洗,小戊和阿噗最愛我洗車的時刻,因為牠們又能跑進車庫裡廝混,這會兒,才剛要開始洗輪圈時,一台陌生的轎車緩緩迎面駛來,家中位於封閉的社區,地處山旁的邊間,路也僅通到家門前為止,除了訪客之外,不太會有外車來此地,那台轎車上似乎坐滿了人,隔著車窗對著一排房舍指指點點,心想應該是來看屋的人吧,於是停下手邊的動作,起身等著他們迴轉。

就在他們駛離我家十多公尺,突然聽見小戊慘烈的哀鳴,一轉頭便目睹了小戊硬生生從車的底盤下滾出來,痛苦的縮著腳哀嚎,當下被嚇傻了,立即衝到小戊的身旁,車上慌張走下一位中年男子,拍著我的背並不停道歉,說自已車速並不快,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目睹整個事件的鄰居,直指他的車太快了,小戊在這巷中走動生活了十多年,從不曾被車撞過!







肇事的車主表示願意負責,由於也是無心之過,態度也算誠懇,我留下他的手機號碼後就讓他先行離去,嗚嗚聲中小戊努力想爬起來,卻有一隻腳無法著地,拿起電話撥去動物醫院,卻因假日而無人接聽,抱起小戊沉重的身體後,蹣跚的爬上樓梯,心中真是百感交集,深怕阿弟仔的打擊又要重現。

隔天一大早,立刻帶小戊去醫院照X光,牠是混有狼狗血統的大狗,卻極怕進醫院,加上已不良於行,進進出出只能用力抱著牠,汗水滴在牠無辜的臉上,內心有千百個不捨,片子清楚可見牠的右髖骨脫臼,醫生確定脫臼位置後將牠後肢高高舉起,把脫開的腿骨重新卡回去,並要求嚴格限制牠的活動範圍。醫治牠的吳醫生,十多年來看著小戊從幼犬變大狗,以前去看診時,他都會虧我:「別人家的狗,像飼料雞軟趴趴,你家小戊整天遊山玩水,壯的像隻放山雞。」如今他對著悶悶的小戊說:「你也已經老囉,從小戊變成老戊了喔。」







小戊是我2000年剛搬來山上時,在吳興街動物收容所領養的狗,那兒的狗都是被抓進來的流浪狗,一段時間沒人領養就會被安樂死,回想起在那裡的感受,仍令人餘悸猶存。籠內的狗一見到有人來,就像見到最後的生機,會哭天喊地的扯著喉嚨嗚鳴叫,一些仍懵懂的小狗,只顧拚著命吃東西,也不知牠們餓了多久,窄小的籠內塞了一堆狗,排泄物互相沾在彼此身上,初見到小戊時牠貼著鐵籠,愣愣的盯著我看,像識得我一般,因此最後決定帶牠走,離開前見到幾雙哀怨的眼神,心中有股很沉的歉疚。

領養時,小戊過磅才1.8公斤,我還被要求要抱著牠合影,留下飼主照片建檔,我問所內的人員,牠會長到多大,只見那人摸摸小戊前腿說:「牠的骨骼不粗,成犬頂多在八公斤左右。」不知他是否怕說出真相,我會臨時取消收養,這個誤差實在太巨大了,小戊後來成了二十五公斤的大狗。







小戊從小就不信任人,或許年幼曾被人傷害過,也或許牠來自地獄般的收容所,心中那塊陰影太深,但牠始終注意著我的一舉一動,無論我走到哪裡去,牠一定會坐在離我不遠處,有時想要摸摸牠的頭,牠也會毫不領情的躲開,牠的眼神很深邃,常若有所思的看著遠方,讓牠能自由進出的養在院中,12年來牠不曾離過家一夜,隨時留意細微的騷動,無論晴雨日夜都不層懈怠,牠給人一種安定的力量。見過牠的朋友都說牠深鎖的眉宇,不像狗卻反像是人,我始終相信牠的前世是人,並和我有著深厚的淵源,今世注定要相廝守。

小戊受傷後,走路不方便,每天懶洋洋的趴著,偶爾喝水,卻不太吃東西,為了刺激牠的食慾,每天都要想盡辦法弄一些牠愛吃的東西,有時把食物放到他面前時,牠還會嘔氣的用鼻子把它撥開,每天早晚我都要抱著牠下樓,陪牠到路邊的草地去活動,這段牠受傷的期間,也是牠和我最親近的一刻。







事發三天後,我傳了封簡訊給肇事的車主,因為我相信他也是無心之過,或許這是小戊命中注定的災厄,事發那一刻肇事車主或許也只是命運的工具,再多的賠償也無法改變既成的事實,一旦追究起索賠金額,無論少給或多拿,怎樣都不會是公平,只會徒增一方的怨念,在我還能承受得起的情況下,決定不向他求償任何東西,誠心接受他的道歉,也希望他能放下內疚,讓這事件就到此落幕。







這番接連的意外,或許是老天給我的考題,讓我去實證自己常勸人的一句話,「看似壞的事情,或許躲藏著美好」,就像阿弟仔的驟逝,已不再覺得那是壞事,生命終有起滅,緣份亦有長短,能相伴走上一段路,無論是悲是喜,都該因那共有的曾經,而感受著幸福。




【月 夜】






時間拉回4月28日下午,和我年紀相仿的鄰居夫婦,頭一次來我們家中做客,那天屋外飄著雨,遠方的層層的霧氣特別美,他們分享著對佛法的探索與修行,開啟了我許多觀念,大夥暢所欲言的聊到晚上,席間阿弟仔不斷穿梭全場,追著大家的腳腳趾舔,留下愉悅而知性的一晚,只是誰也不知道,那卻是最後歡樂的團圓夜,隔天,阿弟仔就出事了。

人可以把幸福寄望未來,卻無法握緊當下的歡樂,心中不止一次懊惱著,如果那天我沒出去騎車,如果那天我沒有洗車,如果我能更敏銳一些,這些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些自以為能被改寫的事情,成了心中無法超越的圍籬,一直緊緊的困住自己。






人似乎要歷經離別、悲痛、放下後才會明白,生命是一個自我探索的過程,是無法掌那個起始和結束,一切都像是已註寫好的劇本,際遇好比一串串的啟發,讓我們更明白曾擁有什麼,或者知道該珍惜什麼,而不是活在失去的恐懼中。人世間永遠都不會有「早知道」這件事,永恆是因消逝而誕生。







這個不安的五月,天象出現了一些特殊的景緻,七日是天文罕見的超大月亮,那夜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我坐在天臺的椅子上,無心於月亮的樣貌,反而看著幽黑的山谷,被它皎潔的茫光穿透,映出暗夜中生命的嬌媚。





(攝影‧文字/陳建仲)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留言列表 (46)

發表留言
  • 小布
  • R.I.P 阿弟仔..
    阿弟仔把他的一生都給了你們 , 現在他到了天堂了...
    你們一定也幫阿弟仔拍了不少照片 , 很多方式都能緬懷他
    也許明年度的 Calendar 就是阿弟仔特輯?

    加油!
  • 悄悄話
  • 悄悄話
  • Trillion
  • 生命的起承轉合總沒有一定的長度,這簡單的道理卻在年輕的歲月中少有機會去體會,若不是曾經陪貓咪狗
    兒走過一段,曾經擁抱著溫暖的生命走向冰冷,珍惜與當下的意義就不會如此的深刻。

    我想這就是貓咪狗兒的報恩吧!用他們的離去來提醒著我們,要愛要擁抱真的要及時,每一次的揮手,都可
    能是最後一次。

    ~~
    煙斗兄!
    這篇文章對於生命中曾有過貓咪狗兒陪伴過的朋友來說,感觸會更深!
  • 悄悄話
  • johnwu63
  • 家中的一隻白狗Jenny 陪我們17年 前兩年走了 從我17歲的青春期緣起---到34歲緣滅---陪我走過人生的變化無常 我變了很多 沒變的是Jenny的忠心 跟熱情..
    到現在常常還想起..
  • 悄悄話
  • 悄悄話
  • Violet
  • 阿弟仔是幸福的/安然死在愛牠的溫暖胳膊中
    老戊也是幸福的/不但死裡逃生/主人還對肇事者發簡訊無償寬宥
    這一家人--包括無事的阿噗/正復原的老戊/在天堂的阿弟仔
    都會得到諸佛菩薩無遠弗屆無時無刻的福佑
  • neil494
  • 支持一下喔
    寫的真好,也來我的地盤指導我一下喔raulmannincrysta20,,歡迎來參觀喔!
    <a href="http://www.wide.com.tw">SEO</a>
  • 有得必有失 凡事都會一正一負 阿弟在這個世界修行已了 煙斗兄要了解擁有與放下 就像自己的手掌一縮一放
  • dano
  • 每次看煙斗大哥的文字,總是讓人低頭省思。請您多保重!!
  • Daphne
  • 請好好保重,陳大哥!
  • shinfu57
  • 陳兄:生命無常,沒有不散的親友,此刻希望您能放下..阿彌陀佛
  • 悄悄話
  • Sylvia
  • 看著前半段阿弟仔發生的事,眼淚不知不覺得落下;然而,再繼續跟著文字前進,到最後,卻有一股暖意,從心底湧起。那是
    一種很深的愛和信任,讓我整個人也跟著沈靜了下來........
  • 傷痛失去的當下..只會讓我們更珍惜現在所擁有的!
  • uio96321
  • 你相信家裡養的狗是來報恩有此一說嗎
    我曾為目前家裡養的西施寶妹求神拜佛
    原由牠身上有長瘤因有先天心臟病
    醫生說只能觀察不宜動刀
    師父告訴我說牠是上輩子人頭胎來報恩的
    為我家擋災要我們順期自然不強求
    聽到此更難過因為牠就像是我們家人般
    很難想像沒牠的日子~

    ps也許有人看完之後不以為難
    認為愛狗人士大都如此吧哈哈哈~~~
    在養寶妹之前我家在每個不同階段
    也養過數隻不同大小狗
    對於狗一向只能遠看偶爾摸一下需要保持距離的不然會起肖的我
    竟會是現在如此畫面會帶寶妹兜風 把屎把尿 抱抱
    甚至買或DIY牠衣服玩具外出袋等等
    全因牠熱情糾糾纏 個性可愛無辜眼神給溶化
    從不知自己也會有淪陷這一天呢哈哈哈~~也許這就是命中緣份吧~
  • qq5831169
  • 我們家養了一隻博美狗,是黑色的,所以叫小黑,跟我們一起生活了十八年,是家中的一份子,

    平時照顧小黑的工作都是由老公在做,沒想到老公走後,沒多久,小黑也跟著去了,我想牠應該是去陪伴主人了,

    雖然不捨,但腦子裡出現了他們兩個一起的畫面,覺得很欣慰很心安,小哥你覺得呢?

    阿婆
  • 大概一個月前,我在路邊撿到一隻吉娃娃,叫做皮皮
    帶牠去看醫生後,醫生說牠有很嚴重的心絲蟲病,可能活不久
    當下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毅然決然把牠帶回去養
    過了兩天牠好像不太舒服,帶牠去打治療心絲蟲的針
    後來因為要去台北忙畢業展的關係,我們把皮皮請一個義工阿姨幫我們照顧幾天
    這段期間阿姨還跟我們說皮皮狀況越來越好,有慢慢要康復的跡象

    但就在一個星期後,當我要把牠領回去的那個中午
    阿姨打來跟我說,皮皮今天早上悄悄的走了
    當下實在是很難接受,一個小小的生命就這樣消逝了
    後來我想想,也許是牠為了怕我們看到會難過吧,於是提前先走了一步
    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至少在牠生命最後的這段路上並不孤單

    希望阿弟仔跟皮皮在天上都能過得更好....
  • hhan1206
  • 看完之後好想哭喔
    我自己也碰過 狗狗突然離開我的事

    我也很不能接受

    不過 不管如何 雖然他們離開了 我們的靈魂依然是在一起的
  • chfcch
  • 老戊現在還好嗎?
  • nym
  • 我相信狗狗來到家裏是有緣份的
    從小到大被野狗咬過好多次
    但還沒被自家的狗咬過
    狗狗在外面跑
    耳朵很容易長蝨子
    我都一隻隻用鑷子夾出來
    有時傷口的血還會噴到我臉上
    她總是乖乖讓我清理

    也是意外走的
    我一邊哭一邊騎著機車
    火速把她載去醫院
    還沒到達
    就悄悄在車上走了
    不知情的我還被獸醫趕出門
    心都碎了

    從此以後我就都不太養動物了
    之前也真的是養太多了.....:P
  • ezmango107
  • Dear 斗哥:

    這次的文章勾起我許多兒時回憶,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大阿姨養的博美生了幾隻小狗,那時候她抱了一隻剛出生2天未開眼的幼犬來給我,那
    時候對它軟嫩的身體感到不安與害怕,但是當牠張開眼看見我,嘴裡發出細細的叫聲時,我知道牠已經是我的責任了,餵奶到洗澡到睡覺,只要
    一放學就跟牠玩,那段日子就像擁有個弟弟般的感覺,用小三所懂得愛與情感去陪伴牠,只要騎腳踏車牠就會跟在後面跑,因為是幼犬而且毛茸
    茸的,整條巷子的小孩都喜歡跟牠玩,成了我們的寶.....但就如斗哥說的:生命終有起滅,緣份亦有長短,就在一天的夜晚,我出門和表姊們
    去逛夜市,叔叔幫牠洗澡後,把牠放在洗手檯轉身拿毛巾時,不知為何牠從上面跳下,就這樣......

    我叔叔非常內疚,而我哭了一個星期,從此.....我不再養寵物,或許就如您所言:無論是悲是喜,都該因那共有的曾經,而感受著幸福。
    那段騎車跟在我後面跑的日子,一起躲在被窩裡的夜晚,出門上課在門口搖尾巴的早晨....其實我也感受著那幸福

    只是我們能共有的回憶太少,但是關於對我養寵物的心態影響甚深,就把牠當成兒時寶貴的回憶吧!!

    謝謝你的文字魔力,讓我想起兒時的-可樂
  • 悄悄話
  • nuskin1
  • 雖然 多年前也養過吉娃娃
    時間雖短 但是直到現在 還是會想起牠

    很難過阿弟仔走了 那種感覺真的不好受
    但煙斗哥的另一種觀點的看法 也解緩了那份不捨
    能跟這些狗狗們一起生活相處 也是我們修來的福分
    希望煙斗哥跟S 能好好保重!!
    9樓的 說的好貼切呢!! 也希望煙斗哥的老戊跟阿噗一切平安
    祝老戊早日康復!!!
  • kursk
  • 多年的養狗經驗,看到您的喪狗之痛,小弟也是心有戚戚焉,但願帶給我们喜樂的狗兒都能往生極樂
    淨土.ps另外想請教一下這首迷人的背景音樂是那一片cd專輯?現在還買得到嗎?好美的郭德堡變奏
    曲.
  • godlonglin
  • 依稀記得我以前家裡的兩隻老狗一公一母,母的是撿來的叫皮皮,親戚沒辦法養後來給我們家養
    牠在走之前身體一直都很虛弱,不知道為何她一直很怕陌生人,剛來我家的時候全家都被咬過好幾輪
    所以被關在籠子裡好一陣子,忘記某一天牠居然可以在家裡到處走動了,也不再咬我們家人,反而會幫我們注意
    家裡外面的動靜,曾經幫我們趕走過一次小偷,牠走之前幾小時候原本躺在地上無法動,忽然起身走動,彷彿在跟我們道別似的
    另一隻公狗叫班班,一出生就在我們家的狗,名字還是我取的,活了很長一段時間,從我小學到出社會幾年後牠才走了
    記得有一次因為搬家因素把牠放到我外婆家養,結果隔天外婆說"班班不見了"我們到處找了一個星期左右,一直沒有找到
    第八天牠居然自己走回外婆家,身上髒了許多,沒有外傷,我媽媽說"牠應該是去找回我們家的路"
    對這兩隻狗特別懷念,尤其一隻又是自己取的名字,跟煙斗哥小小分享
  • 悄悄話
  • 悄悄話
  • geohsu
  • 就像你的腳踏車
    左腳(還是右腳)
    人狗都會失足
    別跌成千古恨
    如果有人扶一把 那真是上帝安排的
  • 悄悄話
  • yumf2828
  • 養狗的是否都要有心理準備呢!我也有隻盡責的土狗,我家的成員之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chfcch
  • 煙斗失蹤好一陣子了,還好嗎??
  • shan7553
  • 我又來打擾啦~~煙斗兄~~ XD
    哇,圓圓的月亮被你拍的好有感覺唷
    然後我突然又想家啦
  • 悄悄話
  • DATOLON
  • 相思樹是因為相思嗎!
  • 悄悄話
  • lastwords29
  • 嗨~ 建仲哥 , 最近可安好?

    想必很忙囉~好久沒看你寫心得了~
  • 悄悄話
  • mg600
  • 好棒好深邃的分享~!!
  • wretchpeople
  • 煙斗大哥你好~~
    有一陣子未來這裡了 在深夜時刻看著這篇文章 心中無限激盪 十幾年前 家中也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被拋棄的混種小
    杜賓 在我堅持之下留了下來 十幾年過後 小杜賓也變成老杜賓 從家人的不接受到變成家中一分子 他與我們共同生
    活 就在他將離去的那晚 看著她失溫的身體 我用盡一切方式幫她保溫 取暖 想讓他度過最不安的一夜 看著他慢慢睡
    著才放下了心中的擔心 但終究他還是走了 再走之前 他竟然拖著原本連站都站不穩的腳步 走進了最疼愛她的外婆
    房間 叫了兩聲 走出房門 生命結束於家中大廳
    看見阿弟的離別叫聲 心中喚起無限的思念 不管是人是動物 我想有緣再一起就應該好好珍惜一切 我相信在天上的他
    們也一定很珍惜與我們在一起的時光
    祝福你!!!
  • nature5410
  • 你傳簡訊給肇事車主的內容以及小戊受傷後你為牠所做的一切都很感人
    當你逗著其他狗玩沒人理你
    阿弟仔卻突然從夢睡中蹣跚爬起來過來親近你的那個畫面也很動人
    當你要訓斥牠時牠就躲到S的腳下尋求保護
    驚嚇過後一覺醒來似乎什麼都忘了繼續吃喝正常過日子
    我覺得牠還蠻聰明的呀

    可以感受你們失去阿弟仔的不捨
    也可以感受那因牠而存在多年的習慣卻變成一再提醒你牠已不在的痛
    我相信和你們相處的那段日子一定是牠這輩子最輕鬆自在最快樂的日子
    牠很幸運碰上了這麼疼愛牠的主人
    也很有福氣的能在你們懷裡跟你們告別
    希望你對牠說的那些話牠聽到了

    小時候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我沒有玩伴
    我的玩伴就是二隻相當有人性聰明懂事乖巧的家犬
    只有牠們願意接納我願意聽我傾訴陪我玩耍
    可是這麼有人性這麼懂事貼心的牠們最後還是難逃我爸的毒手
    幼小的我即使哭求著見錢眼開的他放牠們一馬饒牠們一命
    還是無法改變牠們悲慘的下場...
    當我需要牠們的時候牠們永遠支持我不吝於給我溫暖
    可是當牠們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不在牠們身邊...
    當我想像著牠們臨死前恐懼無助的眼神與痛苦的哀號聲......
  • Francis Phua
  • Hi! Just a note to let you know that I love your photos and your wr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