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人生異常的忙碌。離開工作多年的媒體界,也和好友創立了公司,其間還接了兩個很奇特的案子……(上圖為特力屋/資深經理/楊淑郁)

當年,現任的廣播名嘴鄭村棋,在馬英九當台北市長時,出任勞工局局長,由於鄭村棋是搞工運出身,對於一些勞工的主體意識特別重視,於是他想在五一勞動節時,舉辦一個勞工影像的攝影展。

於是他委託資深攝影記者蘇俊郎,希望能由他組一個攝影小組來完成此項展覽,就在那時蘇俊郎找上我,同時也找了另外三位很優秀的攝影師,希望能藉五人分工來完成這個計畫。



(國父紀念館/媒體連絡人/彭婷婷)


第一次開會時,要決定每個人拍攝的內容,於是大致將勞工區分為五類,希望由不同人去掌鏡,像弱勢的勞工、外籍勞工、傳統產業勞工,及退休勞工等。這些題目的影像本身就很精彩,會有很多專注而動人的身影,過去我也拍過許多類似的題目,執行起來駕輕就熟。

但偏偏我卻選了一個陌生族群,一個我過去完全不熟悉的題材。就是:白領勞工。

什麼叫白領勞工?只要是坐辦公室裡,有勞保者應該都算吧!不論在科技界、出版業、金融界還是服務業界…都是是白領勞工的一份子。當時我自以為是的接下這題目時,腦中卻是一片空白,該拍什麼及如何拍,竟然一點想法也沒有。



(易立信/專案協理/周世文)


上班族的穿著大都相似,男生為西裝領帶,女生就是套裝洋服,實在無法聯想要如何用影像去呈現其間差異。最糟糕的是,當時除了報社的正職外,私底下還接了陳水扁《總統開門》寫真集的拍攝工作,光這件事就弄得我焦頭爛額,現在又再加上限時三星期完成20位白領勞工的影像,排山倒海的精神折磨,讓我每天睡不到三小時,幾乎已到崩潰邊緣。

一天清晨醒來,頭疼欲裂,自覺得把所有事混在一起根本不行,於是我向報社請假一星期,決定一次專心面對一個難題就好,先將白領勞工拋在一旁,一心一意去應付最艱困的總統寫真集,那真是一場空前的壓力戰,動員龐大的人力物力,完全不允許有任何的失敗與閃失。



(媒體思考/專案經理/陳方岳)


寫真集照片在日夜趕工下終於交出了,但可怕的事接踵而來,整整兩個星期過去了,離白領勞工截稿日只剩下一星期,我連一個人也沒拍。這其間我還得要確定人選、拍照、挑片、沖放照片,猛然驚覺要開天窗了,立即徹夜排出行程,把時間一壓再壓,唯一能犧牲的只有睡眠。並嚴格照表操課,中間若有個差錯就毀了。

透過朋友的介紹廣召人選,再依行業別過濾掉相似的職業,然後開始密集以電話邀約拍照時間,扣掉不願拍照及時間不合者,每天可安排拍攝五組人,拿出筆記本抄下每個人的時間地址,騎著一台機車,抓緊時間追著人跑,拍過就立即做上記號,就這樣四天內我拍完20人。



(GM汽車/經理/魏樹聲)


接下來的三天最為慘烈,全程我都使用黑白底片,自己個性又龜毛,沖放之事從不假他人之手,於是我花了整整三天,日夜待在當時的第五座黑宮,手工衝出近60捲底片,放大數十張24吋大照片。

其間總統攝影集的出版商也來湊熱鬧,臨時要加洗一批照片,但那批尺寸的相紙之前都已耗盡,但根本無法離開暗房去買相紙,只能懇求出版社編輯幫我代買,然後再花數百搭計程車送上山來。在一陣兵荒馬亂中,沒日沒夜的狂洗照片,那幾天真的不知晝夜是何物,終於在最後一刻準時送出作品。事後人完全虛脫,倒在床上整整昏睡了一天,醒來時慶幸自己還活著。



(DKNY/行銷經理/唐桂芬)


這組作品中的被攝者環境都太類似,就是一個辦公室和辦公桌椅,於是我決定放棄紀錄的觀點,改採肖像安排的方式。

當我踏進每個人辦公室那刻,腦中像一個快數運轉的電腦,必需立刻在他周邊的景物去尋找連結,找出與他工作最適當且相關的位置。另一方面也要不停的和被攝者聊天,瓦解他們對鏡頭的防禦,這一切只能允許30分鐘來搞定。



(星巴克/值班經理/陳虹吟)


在影像呈現上,我使用過去從沒用來拍過人像的15mm超廣角鏡頭。這鏡頭物理特性強,會產生一種環境的疏離,能表現出都會人的冷靜,也能突顯每人不同的性格,但它像脫韁野馬不好駕馭,構圖一定要比特質還強,為此我特地向報社主管林國彰借了這顆15mm鏡頭。

可惜此鏡是Nikon,與我Canon系統不合,索性我連機身都一起借來,就在完成這兩個任務,歸還器材時才發現,自己除濕箱中滿滿的相機,居然都錯失這兩場慘烈的戰役,只有一台曾讓阿扁白跑三圈的相機參與這一役(見【總統關門】一文。現在想來真該拿來高價賣給藍營好友,讓他們去打上「為民出氣」金牌貼於機上)。



(金革唱片/行銷經理/陳日新)


回想起那段時間,一下子追著元首的腳步,享盡一切特權,搭專機、進官邸,感受萬人空巷的場面,一下子又得回頭面對都會中最大宗的中產階級,看那些人是如何努力在自己工作中,嶄露自信與光采,其間的落差讓我看見社會的鍊,每個人都像鍊中一環,包括我在內,彼此緊緊相扣,套在一部巨大的機器上,日以繼夜的轉動著。

只是事隔多年,越來越多人不再是鍊中的一份子,已脫節於運轉之外。而當年的鍊首,如今卻已成階下囚,或許這是咎由自取的果,但這鍊正快速的崩解,只見機器越轉越慢,拖鍊的人卻負擔越來越沉,很多人已回不到鍊中,成了漂流物。



(博客來網路書店/行銷經理/李文興)


在同一時間裡,我幫現今對立的兩個人工作,我在意的只有工作的內容,政治從來不曾是我的考量,當拒絕被政治箝制時,才能發現就在週遭,有那麼多認真而可貴的人。



(水都溫泉會館/經理/邱彪)



(寶來投顧/財經主播/葉憶華)



(數位時代/企劃部經理/柯小琳)



(秀威資訊/總經理/宋政坤)



(城市設計/室內設計師/陳冠州)



(新舞台/公關部經理/黃麗宇)



(震旦行/財務經理/邱啟洲)


PS.本文中的圖片人物,所屬的公司及職務皆為2002年3月間,現今大部分人已離職或高昇。

(攝影‧文字/陳建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ophoto 的頭像
apophoto

apophoto煙斗客的重機日記

apopho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1) 人氣()